• 第22章:他根本不爱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2本章字数:1082字

    终究,季可可什么都没有买,两手空空,惹了一肚子气,回去了。

    晚上,朱楚生泡网吧,朱楚生的父亲出去喝大酒,母亲出去玩牌,一家人玩得乐呵呵。

    季可可打电话向许楠木哭诉:“他们全家都不把我当回事儿,花着我家的钱,还理直气壮!回到家,朱楚生拿了一百块钱,就去网吧玩!他妈吃了饭,碗一扔,就去隔壁打扑克!我妈刚给的钱,今天就花了一千,一分钱都没花在我自己身上……”

    许楠木安静的听完季可可全部的诉苦。

    他忽然笑了:“季可可,你就是他吗的犯贱!”

    这是季可可从小到大,第一次听许楠木骂人。

    停顿了下,许楠木加重语气:“你真是犯贱!真他吗的发洋贱!”

    “我怎么了?连你都这么骂我?”季可可委屈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许楠木真想把她骂清醒了。

    “你觉得朱楚生爱你吗?他根本不爱你,他就是利用你,榨干你,把你当做免费打泡的工具,当做免费的取款机,当做他们家的免费保姆!他们全家人,都是把你当做奴隶!你付出了,他们看不到,你不付出,他们觉得你在反抗!你还不认清现实?”

    季可可瘪了瘪嘴:“我和朱楚生……毕竟是夫妻,这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能为他付出这么多。将来有一天,他发达了,一定不会忘记我的。以前我赔进去的钱,都会回来的。”

    “放p!”许楠木真的被季可可的幼稚和无知彻底打败了,“等到他发达的一天,能整死你信不信?更何况,他这种坑蒙拐骗的人,这辈子下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发达,他不进监狱,能不蹲笆篱子(看守所的意思)你就烧高香吧!还幻想着跟着他能发家致富?你真是病得不轻!”

    “那我怎么办?你又让我离婚吗?”季可可哭腔的问。

    “坚决离婚,马上离开他,否则,你的下场只有两个。第一,死在朱楚生的手里,被他精神上彻底的折磨崩溃。第二,被他抛弃,他找到新的下家,自然会抛弃你这个备胎。你以为婚姻两个字,对朱楚生来讲,有用吗?他们全家都不懂得什么叫做‘夫妻’,你还傻了吧唧的要点脸不?”

    季可可不晓得如何解释她内心纠结的感情。

    她想过和朱楚生离婚。

    不止一次,想过干脆离开朱楚生算了。

    可惜,一想到母亲兴高采烈的目光,一想到自己达成母亲多年的心愿。季可可真的没有勇气去告诉母亲李春花,她被人骗了,钱骗光了,结婚也是被骗的。

    想一想自从认识了朱楚生,她得到的除了‘气愤’,‘操心’,‘苦累’,连一双袜子都没得到。

    季可可扪心自问,她付出的太多了。

    她这一辈子的感情,她母亲攒了给她结婚用的全部积蓄,她的第一次,她最好的青春年华,别人有吃有喝她却省吃俭用,把钱留给朱楚生玩乐,她付出的,远远超乎想象。

    她甚至辞掉了原本稳定的幼师的工作,为了全心全意的陪伴在朱楚生的身边。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朱楚生是一个骗子。

    这些付出,让她如何割舍?如何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