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彻底绝望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2本章字数:1631字

    回家季可可和他吵吵:“我在饭桌上,给你留点面子。当初你坑蒙拐骗的时候,你那帮朋友吃喝玩乐都是我的钱,联合你一起坑钱,我都不计较。现在看我供养不起你们了,开始笑话我,你们真是不要脸到极致了。”

    “哥们,永远是我哥们,女人如衣服,男人如手足,这话你没听过吗?”

    朱楚生一丁点都不向着季可可,反而替他的狐朋狗友解释:“他们都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有钱了,自然不能亏待他们。兄弟,两肋插刀,要女人有什么用?女人的任务就是伺候老爷们,照顾好家庭,多挣钱养家糊口。男人出去应酬,出去交朋友,这才是和谐。”

    “滚一边去,什么破理论?你就是在家里和我有能耐,有本事,和我讲些歪门邪道的破道理头头是道,一出去就像是瘪茄子,连个p都不敢放,当初被浩哥骗的时候,看你的窝囊样儿,不声不响的替他还了债,坑了我家。你啊,把对我的能耐用一半,在外面早就有发展了!”

    季可可和朱楚生聊天,一向是三句话终结,就开始吵架。

    他俩的思想,观点,看法,从来都没有达成一致的时候,往往是说不了两句话,就开始产生偏差,随即朱楚生骂骂咧咧的不高兴,季可可损他几句,不欢而散。

    这种日子,不知何时到头。

    终有一天,当季可可窝在沙发里舒舒服服的看电视的时候。

    她接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

    被女人骂了,又接收到丈夫和非主流女孩的光着身体的照片。

    铁证如山,季可可知道,丈夫有了别的女人。

    她的最后一次,没有管用。

    她的警告,她的教育,都功亏一篑。

    季可可发疯一样的联系朱楚生,丈夫杳无音讯。

    无奈之下,季可可给许楠木打电话,她哭哭啼啼,当初决定留下,不离婚的季可可,现在又一次陷入了离婚的纠结中。

    “离婚吧!我去接你!”许楠木的态度很坚决。

    季可可蜷缩着身体,她彻底的绝望。

    她一次次的抱有希望,又一次次的被朱楚生打入绝望之中。

    这是她自从上一次的‘调查丈夫找多少女人事件’之后,第二次调查朱楚生的QQ,还有空间,还有游戏账号和微信朋友圈等等。

    季可可发现,只要是能加上密码的,朱楚生都加了密,有的甚至用手机验证码进行封锁。

    尽管如此,季可可还是点击进入到了别的女人的空间和朋友圈,有的女人,空间和朋友圈是完全对外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进入和浏览,在她们的‘信息’里,季可可再一次发现丈夫的踪影。

    还是那些不堪入耳的留言……

    “么么哒……”

    “亲爱的老婆,老公爱你哦!”

    “我想你了,真的好想你。”

    “我的就是你的,我的钱就是你的钱。”

    “我是一辈子最爱你的男人。”

    季可可甚至不清楚,打电话的这个女人,到底是其中的哪一个?

    她的忍耐,她的宽容,到达了无法触及的底线。

    她想让丈夫死。

    季可可绝望到在脑海中,浮现出了无数的影像,朱楚生和小三小四,如何恩恩爱爱的滚床单,两个人在电脑屏幕前,用手机,如何秀恩爱,如何说着缠缠绵绵的情话,朱楚生那种猥琐的恶心人的笑容,那种见了女人眼睛发光的表情,让季可可无比的厌恶。

    回想着有一天晚上,季可可睡得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发现丈夫偷偷地拿着手机,悄悄地出去,和某个人聊天,微信语音,当时季可可翻个身接着睡觉,没有多想,现在看来,朱楚生和外面的女人勾勾搭搭的,不是一天两天了。

    回忆着丈夫对待自己的态度,再一想丈夫对待别的女人恭恭敬敬,甜言蜜语的模样,回忆着丈夫对自己的谩骂和轻蔑,再一想丈夫对待别的女人好像忠犬一样咬着尾巴讨好巴结……

    季可可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她自从认识了朱楚生,没有得到过一分钱,一样东西,除了往他们家这个无底洞撒钱之外,就是当牛做马的伺候他,然后惹一肚子气,不赚到一丁点的好处,还要被朱楚生和婆家说三道四的不满意。

    最可恨的是,朱楚生一而再再而三的跑到外面犯贱,找了女人,又找了小三,把所有的关爱都给外面的女人,把温情和柔美都给小三小四。

    用许楠木的话说:“季可可,你就是朱楚生的奴隶,你在他们家,连保姆都不如。保姆包吃包住伺候人,还给工资呢!你是往里倒贴钱,又出力又给钱,你就是古代的奴隶,他们是你的主子。”

    这种婚姻,这种日子,季可可真的无法忍受。

    恍恍惚惚,深更半夜的,季可可听见丈夫回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