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敢做不敢当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2本章字数:1894字

    丈夫回家了,季可可胸腔内的怒火,并没有消失。她比任何时候都冷静,都愤怒,她甚至有一种想要杀掉眼前这个男人的冲动,她抑制住燥怒的脾气,只是冷冰冰的望着他。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打电话为什么不接?”季可可打开电灯,问他。

    朱楚生有些疲惫,拖了外套爬上炕,看都不稀罕看季可可一眼,回答道:“我玩游戏呢,玩游戏哪有时间和你说话?你拖拖拉拉没完没了的和我扯些没用的,我没工夫。”

    “你没工夫和我说,把话都留给别的女人是不是?”季可可歇斯底里的怒嚎,眼泪鼻涕,一起流,她就像是一头发飙了失控的母老虎,所有女人该有的温柔,都消失殆尽。

    朱楚生一脸的厌恶,他是那么的讨厌眼前的女人,他一张口,就有一种想要骂她的感觉。

    “你是不是神经病?你瞅一瞅你的死样儿,简直恶心死我了!你能过就过,不能过赶紧滚,我真是服了你了!艹,我一天天和你吵吵,这日子过得够够的了!你有啥?你是富二代吗?你有钱吗?你有能耐出去挣钱,在家里和我吵个jb?靠,¥@¥……”

    季可可习惯了被他辱骂,被他祖宗八辈的问候,只是拿起手机,放大了那张丈夫和小三的照片,直接戳到了丈夫的脸上,差点戳进了他的眼珠子里,狂吼道:“你自己看!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儿?这是你的照片吧!这女人是谁?你又跑到哪里找了这么个贱人潇洒快活了?!”

    朱楚生瞬间愣住了,他在网吧玩游戏的时候,忍受不了季可可电话的接连催促,所以把手机关机,结果并没有收到季可可发送的这张照片,他并不知道,季可可已经清楚地抓到他找女人的确凿证据。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她是我认的干妹妹,那天说要给我介绍对象,把她姐姐介绍给我认识,当时我不好意思拒绝,就同意了,结果她把她姐姐领来,我一瞅,长得太难看,就介绍给麻子当女朋友,就这么简单。”

    季可可嗤鼻一笑:“真逗,你都是结婚的人,还让别的女人给你介绍对象?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还同意了,然后又介绍给麻子,你们还真是兄弟情深啊!连对象都能‘共同分享’是不是?你的干妹妹,明明知道你结婚了,还给你介绍,她也是个不要脸的贱人!”

    “你说她干什么?她就是技校学习的学生,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妹妹,就是个孩子,她热心肠,我能拒绝吗?我就当做是替我朋友答应她了,能怎么样?你就是怀疑我!你就是肮脏!”

    朱楚生还在死咬着牙不承认,还在狂吼怒叫的指责季可可。

    “你替她说话?你因为她,骂我?你到底做了什么事,你清楚,她热心肠?她要是主动投怀送抱,你也答应吗?你不好意思拒绝,你怎么好意思伤害我呢?你为了别的女人,就忍心伤害我吗?朱楚生,我嫁给你,真是瞎了眼,我这辈子真真是彻底的毁在了你的手里了!”

    朱楚生咧了咧他的四方大口,凹陷的三角眼露出了凶狠的光芒,恶狠狠道:“少往我身上赖!我没逼着你嫁给我,当初是你家着急,和我结婚,怪不了我!”

    一瞧见他幸灾乐祸的表情,恨不得气死季可可不偿命的模样,季可可就仿佛置身于刀山火海中,仿佛下一秒钟就要被扔进油锅里,被滚烫沸腾的油给烧尽般,她的心,疼得快要窒息。

    “朱楚生,你还是不是人?我家对你这么好,你竟然一丁点都不领情!你真的不是人,真不是人,你连畜生都不如,你敢做不敢当,你敢在外面找女人,却不敢承认,证据摆在这里,你还替别的女人说话,你还骂我,因为别的女人骂我,她算个p!”

    季可可边说边哭,她已经从歇斯底里的狂吼,变成了有气无力的抱怨,她喊累了,她活累了,她吵累了,她和朱楚生在一起生活,真的太累了。

    “我都解释清楚了,是你不听,她和我之间,啥事儿都没有,那天照相的时候,她就是请我去她家吃饭,我妹妹觉得挺抱歉的,给我介绍了对象,我不满意,到她家的时候,妹妹告诉我,在技校里,她们这群小姑娘,都把我当做是‘神’一样,传言的就像是天上的‘神明’,把我说的无所不能。”

    “所以呢?你又找到了满足感?你又在她的话里找到了自信?”

    朱楚生满脸的骄傲和自豪,仿佛他真的成为了一群技校小姑娘眼中的神仙,他摇头晃尾的炫耀:“人家女孩子都这么说了,我哪能拒绝,我在她们技校这么有名气,我妹妹希望和我合个影,照个相,发到朋友圈里,让别的女生看一看,羡慕她,不敢欺负她,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我能拒绝吗?她是我妹妹,我必须好好照顾她,罩着她,不能让她被人欺负。”

    “你是脑子有病吗?随便在技校认得干妹妹,就要当做亲妹妹一样好好照顾,你是不是也要拿钱给她买衣服买穿买吃,是不是还要供着她上学生活,将来结婚是不是还要你出面给钱啊?你简直就是个社会的小混混思想,怪不得被浩哥骗,骗你也活该。”

    季可可絮絮叨叨的数落着朱楚生的不是之处,但是,丈夫并没有表现出来有过错的样子,反而,极其不耐烦的用被子捂住了头:“算了算了,我和你这种人,说不清楚,你这种人,活着都是悲哀,都不懂得乐于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