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回娘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3本章字数:3019字

    母亲一连串的询问,像是机关枪一样嘟嘟嘟的,给季可可问蒙了。

    她把行李箱拉进小屋,慵懒的平躺在床上,好久都没有这么舒舒服服的呆着了。

    “我问你话呢?到底怎么回事?朱楚生呢?你拿着箱子回家干吗?”母亲李春花直接追进屋里,不依不饶的想知道答案。

    季可可疲惫的阖上了眼睛,她轻声道:“妈,朱楚生找了别的女人,那女人打电话给我,闹得很厉害,所以我和朱楚生离婚了。我净身出户,拿着我的东西走人。”

    母亲先是一愣,几秒钟之后,猛地反应过来,怒吼道:“他外面有人了!?他才和你结婚多长时间,就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你对他不薄,我对他更是尽全力的好,他这么做,怎么对得起你?他妈都不训斥朱楚生吗?就这样任由你俩闹离婚?”

    “已经离了婚,还能怎么办?”季可可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神情,一想到朱楚生和他母亲的样子,恨得牙根儿直发痒,她尽力表现的冷静平和些,不让母亲担心自己。

    李春花依然是怒不可谒:“离婚怎么了?当然是讨个说法,要回你应得的东西!”

    “妈,哪个当婆婆的,会偏心儿媳妇?哪个当婆婆的,不都是全心全意的心疼自己的儿子吗?朱楚生他妈,一听说儿子找了女人,第一件事就是替儿子辩解,然后顺理成章的和她儿子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两个人联合对付我。离了婚,婆婆还是儿子的妈,却和儿媳妇成了仇家,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还不懂吗?你都是过来人了。”

    李春花瞅着女儿受委屈的模样,内心就好像是刀割的一样疼痛。

    “不行!我要去找他们家算账!他儿子有错在先,就算是打官司,判下来你也不能净身出户,这样把你灰头土脸的赶回家,算怎么回事?他们太欺负人了!太过分了!”

    “妈!你别冲动,他家有人脉有关系,你打官司,根本赢不了,最后只能是咱们家拿出更多的钱,赔进去。再说打离婚官司,让亲戚朋友知道,传出去不好听,就干脆爽快的承认两个人‘和平离婚’,别人也不会说太多的闲话。”

    季可可考虑再三,终究没有把朱楚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这个可怕的事实告诉母亲。

    她每当想到被欺骗的自己,都恨不得杀了朱楚生全家,更何况是母亲。

    所以,她只能谎称‘朱楚生家里有关系有人脉’,让母亲打消打官司的念头。

    至于她如何被骗,被坑,被辱骂,还有编造的一个个骗钱的谎言,还有朱楚生捏造的虚假年龄骗婚,以及他家住在偏远的山区,他母亲的种种不可理喻的行为……

    季可可片字不提。

    她什么都不能说,她要把这些懊恼的委屈和愤怒,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化在岁月里。

    偶尔憋得太心烦,太难受,无处诉苦的时候,季可可就和许楠木发发牢骚,仅此而已。

    她心疼母亲。

    李春花亲自帮女儿整理行李,发现她的箱子里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全是些好多年前的旧衣服,眼泪忍不住掉下来,年近五十岁的女人,泪流纵横……

    “孩子,你瞅瞅你拿回来的东西,哪有一样值钱的?妈妈之前给你那么多的钱,你都给朱楚生花了是不是?妈妈给你的钱,你都孝敬他们家了对不对?你就不能给自己买点好的穿?买点像样的衣服吗?你这样省吃俭用的对待他们家好,最后却落得个离婚的下场,他们全家都不得好死!”

    季可可一看母亲在掉眼泪,她也忍不住跟着哭泣,泪水劈了啪啦的掉了一被单。

    “妈……你别哭了,我没事,我离婚之后,就马上回家了,既然他们家对我不好,朱楚生在外面找了女人,那早离婚,早解脱,总比等到我三十多岁,四十多岁再离婚,要划算。起码现在的我,还算是年轻,不至于太难找对象,我还有精力出去工作,还能开始新的生活。早一点认清现实,就能早一点成熟啊。”

    季可可把那一套套许楠木劝说自己的话,直接搬过来,劝说她的母亲。

    “孩子,你在他们家,做牛做马是不是?你看看你,都累瘦了,皮包骨,本来你就不胖,现在脸色蜡黄,明显是营养不良。朱楚生啊,就是嘴好听,会说些花言巧语,骗你结婚,骗得你团团转,没想到他是这种人,早知道,妈妈绝对不让你嫁给他!”

    其实,季可可心里明白,她和朱楚生的婚姻,母亲也占据了一小部分的责任。

    如果季可可是愚蠢,有百分之七十的责任是自作自受。余下的百分之三十,大概就是家庭生活的环境和母亲急切的愿望,导致最后的结果。

    但是,季可可不能去埋怨母亲,责怪母亲。

    当年,母亲一个人带着她,到处租房子,供她上学,受尽了亲朋好友的白眼,没有谁伸手帮助一把,后来好不容易嫁给现在的丈夫,又每日争吵不断……

    母亲的这一生,够不容易了,季可可不想给母亲施加无谓的压力。

    “你说说你,真傻!就知道给朱楚生花钱,他对你好不好?是不是真心的?你都分辨不出来吗?现在离了婚,连妈妈给你的钱,你都捞不回来,那些钱都是妈妈给你的嫁妆钱啊!妈妈偷偷摸摸没告诉你爸爸(季可可的继父),偷着给你的钱,结果被朱楚生坑走了,下次你再结婚的时候,哪有钱给你了?你就没有攒点私房钱吗?”

    季可可摇摇头。

    “真笨!我告诉过你,嫁到他们家,要掌握好财政大权,要慢慢地捏住了钱,朱楚生花一分钱,都和你伸手要!管住钱,才能管住男人,让你不听话!现在知道妈妈说得有多正确是不是?你这么突然就离婚,妈妈怎么告诉你姥姥家?怎么和你爸爸家(继父)说?”

    母亲李春花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落嘟囔,或许是压力太大,或许是心里太憋屈,或许是太难过,她开始怒骂朱楚生,骂朱楚生一家子,然后训斥女儿没出息没本事,再然后接着骂朱楚生……

    反反复复好久,季可可在母亲的叨扰声睡着了,她太累,好几天都没合眼皮,如今回到家,哪怕被母亲骂一顿,都能睡得喷香喷香。

    晚上,继父方志果从小区的超市里回家,看到季可可的时候,同样露出了惊诧的神情。

    “爸,我回家住一阵子。”季可可很抱歉的笑了下。

    继父和母亲结婚十年,季可可早就改口叫了爸爸,因为她的亲生父亲,离婚之后,就把房子抵押,还了赌债。

    紧接着,不管他女儿的死活,和另外一个女人跑到外地,过起了新的小日子。

    在季可可的印象中,都快要忘记父亲的模样。

    继父有房子,有收入,能接纳她们母子二人,季可可改口叫爸爸,自然是应该的礼节。

    方志果并没有表现出太高兴的样子,他很平淡的问个究竟:“怎么回事?”

    “哎,咱家闺女离婚了,朱楚生在外面找了女人,结果小三找上了家门,闹得不可开交,她婆婆偏袒儿子,最后让咱家闺女净身出户,拎着行李包回家了,今上午刚办完离婚手续。”

    李春花替女儿解释清楚,她的眼睛哭得红肿,由于一下午嘴巴都在不停歇,嗓子都骂哑了。

    “爸,我和朱楚生家,彻底断绝关系,以后没有任何的往来,所以我没地方住,要暂时回家住了……”

    “那你结婚的时候,我给你的一万块钱呢?”方志果生气的质问。

    这些年李春花没少往女儿的身上花钱,只不过,都是瞒着方志果,不敢让他知道。

    唯一被方志果知道的数目,就是结婚的这一万。

    “花光了,对不起啊,爸爸,朱楚生不是个勤俭节约的人,把钱花没了。”

    方志果的脸色更加的难堪,他紧皱着眉头:“那不是赔本了吗?你这离了婚不说,还白白的赔进去一万块钱,哎!”

    季可可何尝不想把家里赔的钱都要回来,假如打官司能要回,她一定这么做。

    关键问题是,朱楚生家真真是穷得叮当响,连一千块钱都费劲儿的家庭,打官司有什么用?赢了能怎么样?最后还是拿不到钱,难不成要一直的告下去吗?

    “老公,咱闺女够委屈的,你别再让她上火,正好我把小屋收拾收拾,让她回来住吧。”

    他们现在的房子是两室一厅,一共五十平米,大屋不算太大,小屋放了个一米二的床,比单人床能大点,客厅也不算大,总之,一家三口住进来,还是正好的。

    方志果点点头:“行,这里就是可可的家,回家住吧。休息几天,再打算工作还是结婚。但是,别在家里呆太久,趁早出去找个工作,早点接触社会,找对象还能容易一些,不能啃老,不能指望老人。”

    “我知道了,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