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小小的心愿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3本章字数:1881字

    季可可的好心情,被方老太太要搬进来住的消息给闹没了。

    第二天,趁着继父去外面进货,季可可跑到家里楼下的小超市,和母亲抱怨:“妈,你真打算让奶奶来住吗?这要住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奶奶就是眼神不好,身体啥毛病都没有,起码活个五年六年不成问题。我总不能伺候她五六年吧,说难听点,等到奶奶没有的那一天,我都三十好几了,到时候真的是工作找不到,对象找不到,愁死个人!”

    “哎!你爸爸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向是‘说得算’,倔强的要命,大男子主义特别严重,他让你奶奶来,就是再吵吵,你再不同意,都没用。昨晚我和他软磨硬泡的商量了一晚上,都没劝动他。”

    其实,李春花何尝不希望一家三口人过小日子,偏偏多个老太太,她整天操心女儿的事儿,就够闹腾了,还要再操心老太太,她也不想挨累啊。

    季可可急得直跺脚,好像火烧眉毛般:“妈,你就不能和爸爸吵一架,为什么其余四个儿子都闲得慌,条件好,不伺候,属咱们家最差劲,还要伺候她。再说了,奶奶的亲生孙女孙子一大堆,谁都不去伺候她,为什么我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女,要伺候她到走的一天?”

    虽然,李春花和方志果结婚十年多了,但是季可可和方家一向不亲近,方家的人,也从来都没有把可可当成是他们家的人,毕竟他们姓‘方’,而可可姓‘季’。

    所以,季可可和方老太太之间,见面的次数用一个手都能数过来,如果现在,两个人在大街上碰面,连认出来都很难。

    这种关系下,要求季可可去照顾她,孝敬她,确实有点不近人情。

    李春花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可可啊,好歹方志果是你爸爸,比你亲生爸爸强,这些年你亲爸不管你的死活,方志果还给咱们一个家。你奶奶都八十多岁了,你就照顾照顾她吧。

    妈妈和你爸爸结婚十多年,都没有伺候过你奶奶,没有孝敬过你奶奶,既然你奶奶要过来住,正好妈妈也尽一尽做儿媳妇的孝心,不管是新婚,还是二婚,你奶奶都是妈妈现在的老婆婆,妈妈照顾她也是顺理成章。”

    “妈,你对我爸还真是好,对奶奶一丁点都不算计,你结婚这十多年,老方家有没有把你当成他们家的人?你就好心眼儿吧,这时候你不争不抢了!奶奶来了之后,你们别嫌弃我在家呆着不工作,别嫌弃我没对象就行!”

    季可可一听,母亲都这样讲,都如此的妥协了,自然不好再计较,毕竟是自己的亲妈,她不希望亲妈夹在她和继父之间受夹板气。

    其实季可可明白母亲的心意,母亲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她的传统,源于内心的占有。

    在母亲看来,方志果是她的丈夫,他们就是不折不扣的一家人,毫无保留的一家人,方志果要一心一意的对待她。季可可,就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而方老太太,就是她的亲婆婆。

    母亲不愿意承认离过婚的事实,在她的心中,方志果是这辈子唯一的丈夫,季可可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母亲的想法,就像是很多女人的想法一样,渴望有一个完整无缺的家,这个家就是方志果的家。所以她很多时候,都会迁就着方志果的大男子主义想法,尽量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

    晚上,季可可心情沮丧。

    躺在床上摆弄手机。

    许楠木给她发微信,关切的询问她:“可可,这两天怎么样?家里还好吗?”

    季可可发个笑脸:“放心吧,没事的,妈妈很疼爱我,不忍心让我受委屈,让我在家里安心的住着,每天轻松惬意。”

    “那就好,有什么需要,一定给我打电话。你啊,就是太容易委屈自己,有什么不满,想要发泄,就把我当做你的‘垃圾桶’吧,别把自己的身体憋坏了哦!”

    许楠木说的都是真心话。

    他对季可可的感情,从上学时期的同情和怜悯,逐渐的转变成为一种友谊,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友谊就像是亲情般的存在,他会主动关心她,惦记着她。

    甚至有的时候,许楠木觉得季可可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朋友,他会忍不住想要好好的照顾她,不让别人欺负她。

    “其实,我爸爸让奶奶来住……还有,我怀孕了……”

    季可可快速打了一排字,她瞅着屏幕,手腾在半空中犹豫着,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发送’键,她要如何说得出口,她的处境,再次陷入艰难中。

    季可可把手机丢在床上,整个人仰面成大字型。

    她眺望着天空,眼睛所看到的地方一片漆黑,连一颗星星都没有。若隐若现的云透着神秘,万籁俱静。

    季可可深呼吸,用灵巧的鼻尖透过敞开的窗户,嗅着夜晚凉爽的气息。

    她想要自由。

    她想有个家。

    哪怕很小很小的小窝,她是主人。

    她能自由的来去,能自由的生活,能不用迁就任何人,能为所欲为的窝在她的小家里。

    她不用去考虑别人的想法,不用让自己受委屈。

    她的事,她能自己做主。

    她的人生,她能自己说得算。

    遗憾的是,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对于季可可来讲,都是一种奢求。

    季可可的内心一片怅然。

    人总是这样的无可奈何,身不由己。

    感慨万千的时候,季可可的铃声忽然响了。

    抓起手机一看……

    季可可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竟然是前夫的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