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谢谢你,楠木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3本章字数:3206字

    季可可一夜未眠,第二天大清早上,就把火气全都发泄到了母亲的身上,冲着李春花大声嚷嚷:“昨天晚上朱楚生给我发短信了!向我要钱花!不要脸的和我套近乎!我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他了!你猜猜他怎么说,他整一句‘你自己处理吧’!人家根本就没把孩子当回事儿,你还幻想着他能给钱,做梦!”

    “什么?他主动联系的你?他和你要钱?他怎么不和他妈妈要钱?”李春花眼睛瞪得溜圆问,女儿的态度足以说明气愤的程度。

    季可可一阵冷笑:“他妈给他的钱,被朱楚生吃喝玩乐败家光了,不好意思和亲妈要,就添个大脸来向我要,他和我要钱,不是一次两次,你给我的那些钱,我几乎全都花在他的身上了,你看我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吗?都被朱楚生要的精光!现在还不死心呢!”

    “你就是傻!你给他花什么钱?这不是全都打水漂了吗?你告诉他,怀了孩子,让他负责!”

    李春花气不打一处来,好在是丈夫方志果不在家去超市了,否则这些话被方志果听到,指不定会闹腾成什么样子。

    “他不负责,人家朱楚生昨晚说得明明白白,就是我俩没离婚,都不要孩子,要个孩子是累赘。朱楚生告诉我,自己想办法,他没钱,不管。他压根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畜生不如的人渣,你还对他抱有什么希望?就不应该告诉他!还惹得我一肚子的气!”

    李春花又气又恼:“你怪我干什么?我还不是希望你别去医院遭罪!要是有了孩子,又能要来钱,孩子当然要生下来,自己的亲生血脉,谁能想到他不认?他妈怎么说?你给他妈打电话了吗?你和他妈说!”

    “他妈啥样,他儿子啥样!他妈和他儿子一个样!我这么多年和他妈在一起住,我能不了解他妈是什么德行吗?朱楚生敢对我这么嚣张,还不是他妈惯得!我和你说实话,朱楚生要手机,他妈直接告诉他‘你去管可可他妈要’,朱楚生要金项链,他妈直接说‘你让可可他妈给你买’,人家他妈就把咱们家当奴隶看待!你还热脸往人家冷p股上贴什么?”

    季可可的话,说得很难听。她平时不会这样讲,她很少发火顶撞母亲,这次是真的气急眼了,有火没地方发泄。

    李春花也是怒气横生,懊恼道:“那你怎么不早和我说这些话?你要是早告诉我,是不是妈妈当初就不让你俩结婚了!至于走到现在离婚,净身出户的地步吗?“

    “怪我?你天天喊着让我嫁给有钱人!整天让我找个条件好的人家,一听说朱楚生家里有钱有势,马上让我倒贴!现在你怪我?有什么用?”

    季可可歇斯底里的狂喊,一边喊叫一边流泪,她的情绪过于激动,以至于面目狰狞。

    李春花一看女儿流眼泪,她也气得眼泪直流:“妈妈还不是希望你过得好?哪个当妈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有钱?哪个当妈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条件好的男人,不用受苦受累?哪个当妈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当富家太太,整天游玩游乐?妈妈有什么错!”

    “妈,我知道你想让我嫁得好,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要的不是这些啊!”

    “你要什么?没钱拿什么过日子,这世界上只有金钱,才是最实惠的东西,没有物质生活,谈什么精神生活?妈妈对你的好,你就不领情,你怎么不理解妈妈的苦心呢?”

    季可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妈,我嫁给朱楚生,你看我幸福吗?”

    “那也不是我的错!当初,妈妈相信了你的话,是你告诉妈妈,朱楚生对你有多好,朱楚生多在乎你,朱楚生承诺给你多少钱,朱楚生为了你连富家女都不要!现在,朱楚生跑到外面找小三,你才知道他骗了你,难道妈妈有责任吗?”

    季可可一时语塞。

    母亲说得对,结婚,是母亲催促的。

    但是,所有的山盟海誓,都是她学给母亲听的。她坚信不疑的信了朱楚生,然后把朱楚生坑蒙拐骗的话,一字不漏的告诉母亲。

    说到底,怪就怪她自己愚蠢如猪,怪她自己被骗子坑,是她的愚笨,害了自己。

    怪不得别人,只恨骗子骗术高,只恨自己智商低。

    季可可心情沮丧,她约许楠木出来喝酒。

    地点是季可可家附近的餐馆。

    许楠木开车过来,焦急而关切的询问季可可的近况:“你的眼睛怎么红肿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楠木,其实我挺后悔的,我和我妈吵架来着,我知道,我妈这辈子不容易,我却说了很多惹她生气的话,我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特别过分,怎么这样对待妈妈……”

    季可可喃喃自语,一想到母亲为了她的付出和牺牲,一想到母亲受到自己的牵连,把所有的家当和私房钱,全都拿出来交给了朱楚生挥霍,她就心如刀割。

    许楠木轻轻地叹了口气,他随便的点了几个菜,要了两瓶酒,给季可可倒了一杯,缓缓道:“我开车,不能喝酒,你只许喝两瓶,喝多了又该醉了,你喝醉了,你妈妈会更加的担心。”

    季可可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楠木,我怀孕了……”

    她终究还是把这句话讲了出来,她本来不打算告诉任何人的。

    许楠木瞬间石化,他惊呆的凝望着季可可几分钟,动了动几乎僵硬的嘴唇:“可可……你是说……你怀孕了……怀孕了?!在你确定离婚之后,发现你怀了朱楚生……你前夫的孩子……这是真的吗?你确定了?”

    “是啊,我的生活,怎么会变得如此的糟糕呢?我妈妈让我告诉前夫,我怀了他的孩子,我说了,又能怎样?朱楚生根本不管不问,甚至要求我‘自行处理’,我到底要如何做?”

    “这孩子……你打算留下吗?”

    许楠木真真是被惊吓到了。

    季可可摇摇头:“我不知道。”

    沉默,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良久,许楠木忽然意味深长的说:“可可,如果你想要留下这个孩子,你就留下他,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他会接受你的过去,他会接受这个孩子的。”

    许楠木身临其境的思考一番,假如,他和季可可有一天,两个人有缘分走到了一起。他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季可可的孩子和过去的种种,他不会嫌弃她。

    季可可抬眸,凝视着许楠木的眼睛。

    她在他的眼底,看到了浓浓的柔情和温暖的关怀。

    “谢谢你,楠木。”不管许楠木是真情假意,季可可都感谢他的安慰。

    “可可,你知道吗?我刚刚和我的前女友分手的时候,整个人也是受不了打击,快要崩溃了。那时候,我是真心在和她交往,真心的对待她,真心的付出,结果,我们交往了两年的时间,等到我提出来,两个人一起留在外地发展,或者两个人一起回到家乡的时候,她却要分手。”

    许楠木讲诉起了自身的经历,他揭开内心的伤疤,只是为了帮助季可可走出困境。

    “她为什么要和你分手?你那么优秀,她如果不爱你,何苦要和你交往整整两年呢?”

    许楠木的面色平静,语气淡淡的:“是啊,她爱我。然而,她学习的是播音主持的专业,她希望进入电视台工作,所以她在面试的时候,成功的认识了电视台的领导,一步步向上爬,最后她不择手段,又认识了电视台的一把手。我一直都默默的支持她的事业,我尊重她的选择,从来没有阻碍她的前途。谁能设想,她和我分手的第三天,就和电视台的一把手结了婚。”

    季可可惊愕道:“你是说……你的前女友,为了事业和金钱,和你分手,嫁给了她的最大领导,她怎么能这样做?她都不考虑你的感受吗?”

    “这很正常啊!可可,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我觉得两年的感情白费了,我被欺骗了,我甚至不相信爱情,在朋友面前,我颜面扫地。我一个人回到家乡,每天喝酒,喝得酩酊大醉,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最后才慢慢地缓和过来。”

    那段失恋的日子,让许楠木刻骨铭心,前女友是他的初恋,他付出了最单纯的感情,换来了最世俗的结局。

    “你是怎么缓过来的?”季可可好奇的想知道方法。

    “寻找自己新的生活,不要把你的时间浪费在过去,要把你的时间停留在现在,放在未来。我是依靠工作,让工作填满我的时间,这样过去的痛苦,就不会占用我的头脑,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然会清醒。”

    如今,再提起这段往事,许楠木已经变得很坦然,很镇定,仿佛是讲诉着别人的故事那般,没有激动的情绪,没有波澜的心境。

    “可可,你要往前看,每个人都会经历一些事情,一些困难,有的人会经历很多,有的人会经历很少。你可能觉得我一帆风顺,其实我也有失败的感情经历,也被人甩过。就像你上一次说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幸运的人,同样啊,也有很多不幸的人。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好好地活着,过去的婚姻,就过去了,别再让过去占据你的未来,好吗?”

    许楠木的话仿佛充满了魔力,季可可使劲儿的点点头,原本污浊的双眸再次闪现光芒:“我知道了,谢谢你,楠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