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一家人?两家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3本章字数:3106字

    季可可放弃了朱楚生的孩子,若是让她生下仇人的孩子,季可可真的会崩溃。

    晚上,母亲李春花甚是心疼她的女儿,便和丈夫方志果商量着:“老公,能不能让咱妈等上半个月再来,可可刚去医院做个小流产的手术,医生告诉她要静养半个月,如果咱妈来了,可可整天伺候咱妈,万一以后身体落下个毛病,可怎么办啊?”

    “能有什么毛病?我和大哥打电话定好的事,咱妈早就收拾好东西,在家里等着明天一早就去接她,难道你让咱妈白等一场吗?”

    方志果根本不顾及李春花的担心和季可可的身体,他固执己见,执意的要求道:“可可伺候咱妈,能有多累?又不是农村下地干活,就是给做个饭,收拾屋子,洗洗衣服,累不到哪里去!再说咱妈这么大岁数了,做儿女的,要先考虑父母的感受。”

    李春花动了动嘴唇,还想要张口争辩些什么。

    可是,当她看到方志果执念的眼睛和有些气愤的神情,终究还是没能说什么。

    方志果的大男子主义严重,就算作为妻子的她不同意,也改变不了任何事实。

    第二天一清早,方志果比起平时去超市看店起得还要早,两个人匆匆忙忙的赶去了方志果的大哥家,按照事先计划好的接着方老太太回来。

    季可可心情沮丧,距离她离婚,只有十几天的时间,这半个月,她经历了离婚,流产,然后,身体不等康复,精神状态不等恢复,又要伺候继父的母亲到她走的一天,没年没月的。

    中午的时候,继父和母亲回家了。

    母亲搀扶着方老太太进屋,继父大包小裹的拎着老太太的衣服包和行李兜。

    季可可呆呆的站在门口,方老太太蓬头垢面,瞬间让季可可回忆起了在麻花沟生活的日子,老太太的形象和麻花沟村头树下东家长,西家短,张口就骂人的老娘们简直如出一辙。

    季可可有一种预感,或许方老太太,真的和那些老娘们一样。

    她感到更加的不安。

    李春花看到季可可一动不动,急忙给她使了个眼色:“可可啊,快点扶着你奶奶进屋,给你奶奶脱了鞋。”

    “哦。”

    季可可赶忙答应了一声,蹲在方老太太的面前,帮她脱了鞋子,又给她穿上拖鞋,扶着她如树皮般苍老褶皱的手,牵着她走到沙发旁坐下。

    方老太太抬起头,视力模模糊糊的看向季可可:“小姑娘,你头发可真长。”

    李春花笑道:“老公你看,咱妈的眼神挺好的,还能看见可可的长头发呢!”

    “就是的,咱妈就是白内障看东西模糊,模棱两可的还能看见点。”方志果笑呵呵的说,这是自从季可可回到家中,方志果第一次露出了欣喜欢快的笑容。

    李春花先帮助方老太太整理衣服,把她的旧衣服都堆放在季可可的小屋,然后把小床上铺好被褥和枕头,以后,这个一米二的小床,就是老太太和季可可两个人一起住了。

    紧接着,李春花用热水器烧好了水,给方老太太洗澡洗头,擦干净身体,又蹲在地上,给方老太太剪脚趾甲,剪手指甲,又拿小剪子,给方老太太剪了剪头发。

    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全新的睡衣睡裤,给方老太太更换上。

    这一切,季可可都看在眼里。

    她的内心一阵感动,母亲作为二婚的儿媳妇,方老太太和方家,从来都没有把母亲和自己当成是一家人。偏偏母亲能做到这个份上,能给老太太洗洗涮涮,打扮的干干净净。

    就连方老太太的大儿子,最最疼爱的亲生儿子,都做不到这一点。

    季可可觉得,母亲真的很善良,很孝顺。

    母亲李春花把方老太太的衣服,全都洗干净晾干。

    又做好了晚饭,由于老太太的牙口不好,母亲把排骨用高压锅炖烂,再放在炒勺里和白菜炖成骨头白菜汤。最后把肉用菜刀切成碎末,放到碗里,连同骨头汤一起,端给老太太吃,主食是米饭。

    老太太用勺子就可以盛到肉末和嫩嫩的白菜叶,还有新鲜的骨头汤。

    吃过饭,李春花累得精疲力竭,她收拾好桌子,牵着方老太太的手说:“妈,我去给方志果送饭,你在家里和可可呆着,可可昨天刚去医院打过针,身体不舒服,妈你有啥需要照顾的地方,等我回来再说,要是想吃什么,想喝水,就让可可给你拿。”

    李春花出门前,不忘记嘱咐好家里的事,不管是婆婆还是女儿,她都要尽可能考虑周全。

    方老太太表现的相当乖巧,她使劲儿的点点头:“恩,恩,我知道。”

    前脚,李春花出了门,

    后脚,方老太太自己捶了捶腿,洗了澡,换了新衣服,嘴里念叨着:“剪剪头,真舒服。”

    季可可给老太太端了一杯温水,递到她嘴边,柔声道:“奶奶,你喝点水漱漱口吧。”

    “恩。”老太太喝了两口,把水杯还给季可可。

    紧接着,方老太太问:“小姑娘,你昨天去医院打针了?”

    可可把杯子放在饭桌上,暗自窃喜,老太太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嘛。

    “恩,奶奶,去打了一针,不严重。”关于小产的事情,除了继父和母亲,季可可不打算让旁人知道,免得亲戚朋友之间传来传去,谣传成别的话,难听又难堪。

    老太太模糊的看见季可可坐在沙发上,就把头凑过去,压低了声音问:“你打针,谁给你拿的钱?你妈给你拿的钱?还是你自个儿拿的钱?”

    季可可愣了愣,这算什么问题?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想了下,季可可回答:“我自己拿的钱,我挣钱呢。”

    “哦,那行。”老太太布满皱纹的脸庞抽动了下,神秘兮兮的再次往前凑乎,“你结婚的时候,你和前夫结婚的时候,你妈给了你多少钱?”

    季可可又一次被问蒙了。

    她眨巴眨巴眼睛,就按照继父知道的数目回答:“给了我一万块钱,爸爸知道这一万块钱,他同意了,我妈才给的。”

    “哦。”方老太太似乎有些不相信,努起嘴巴,“你妈,她就没有偷着再给你点钱?”

    季可可彻底蒙圈了。

    她摇摇头:“没有给,奶奶,家里有多少钱,我妈和爸爸心里都有数,都是明着有账目的。”

    季可可自然不会说真话。

    她忽然觉得,奶奶来到他们家里住,摆明了是来调查情况的。

    说到底,自己不是她的亲孙女,母亲不是她的亲儿媳妇,没有血缘关系,终究是有些隔阂。

    方老太太使劲儿的向下撇着嘴巴:“你妈,有没有和你说,这个房子,以后给谁?给你,还是给你姐姐?”

    这个你姐姐,指的自然是继父的亲生女儿,方老太太的亲孙女方芷嫣。

    继父和前妻离婚之后,方芷嫣一直都跟随着她的母亲生活,继父方志果每个月给方芷嫣五百块钱的生活费用,一直供养到方芷嫣大学毕业,独自工作为止。

    方芷嫣读大学的学费,同样是父亲拿的。

    季可可不知道如何回答老太太的问题,她和母亲,从来都没有讨论过将来房子留给谁。

    “我妈没说。”季可可答得干脆。

    “没说!?”方老太太的眼睛一瞪,整张脸都纠结成一团,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怎么没说呢?你妈,没告诉你,以后家里的超市,给你?还是给你姐姐?”

    “也没说。”季可可真是彻底的无语了。

    “哼!”方老太太恶狠狠的嗤鼻一笑,“哼!‘没说’……切!能不说么?还‘没说’……切!哼!房子和超市,都是志果的东西,又不是你们娘俩的,哼!还‘没说’!?”

    季可可听到方老太太碎碎念叨的话,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是希望把这个小房子和超市,都留给亲孙女方芷嫣啊!

    所以,才担心作为母亲的李春花,给自己花钱,给自己拿钱打针,因为这些钱,都要节省下来给方芷嫣啊!

    季可可回想起母亲说的话:“我要好好孝顺你奶奶,尽一尽作为儿媳妇的孝心。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也是你的奶奶,你要好好照顾她,八十多岁不容易,你做得好,你爸爸看在眼里,你奶奶看在眼里,咱们都是一家人啊!”

    一家人!?

    说到底,方老太太到底何时把母亲和自己当成是一家人了?

    这才搬来第一天,明明亲自享受着母亲贴心的服侍,连季可可这个旁观者瞅在眼里都觉得感动。

    方老太太的脑袋里仍然想着‘钱’,想着‘房子’,想着‘超市’,想着季可可和母亲,千万不要花了家里的一分钱。

    季可可的心底一片凄凉。

    她替母亲感到不值得。

    方老太太虽说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季可可,却看不到她脸上生气不满的神情,接着不讨人喜欢的询问:“你离婚了,你妈给你的一万块钱,拿回家了吗?”

    “没有,花光了!”季可可赌气的说。

    “花了!?”方老太太的音调顿时高了几个分贝,整张俩都纠结成麻花形状,嘴角撇到了下巴的位置,“哎!白瞎了!浪费了!还给花光了!哎!哎!你怎么不攒着拿回来呢?你爸爸挣钱多不容易?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