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可怕的奶奶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3本章字数:1856字

    等到晚上李春花回到家,季可可第一件事情就是悄悄的告诉母亲,关于方老太太质问她的那番话。趁着继父在洗澡的功夫,季可可拉着母亲去小屋,关上门,不乐意的撅着嘴:“妈,你知不知道,你去超市之后,奶奶问了我些什么?”

    李春花自然是猜测不到老太太的心思,好奇道:“问了什么?你这么不高兴?”

    “她问我,小姑娘,你去医院打针,花的是你自己的钱?还是你妈妈的钱?”季可可学习方老太太的语气,“又问我,你妈妈有没有告诉你,以后家里的房子,给谁?以后家里的超市,给谁?给你?还是给你姐姐?”

    李春花一脸的惊愕,她不可置信的瞪圆了双眼:“真的假的?你奶奶这样问?”

    “是啊,这问题,问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你给她洗澡洗头,蹲在地上剪脚趾甲,又给她买了新衣服,伺候的这么周到,结果奶奶还算计你呢!明明知道整天我连工作都不去找,生着病照顾她,还算计我呢!”

    季可可极其不满意的抱怨着,她真是搞不懂这个老太太,哪怕是装一装样子,都不能这样的对待她们娘俩吧。好歹老太太住进来,以后的日子都要指望她们娘俩伺候呢!

    “你奶奶这是算计钱呢。”李春花自然明白婆婆的意思,“你奶奶她啊,是惦记着把东西都给方芷嫣,故意套你的话。可可,你不用担心,这个家不是你奶奶说得算,妈妈心里有数。”

    季可可冷哼了声,学着方老太太的语气:“你都不知道,我回答她说,我妈没和我提过房子和超市的事儿,我不知道,结果奶奶气坏了,嘟嘟囔囔的,唉声叹气的,就好像我撒谎骗了她一样。咱们本来就没有合计过这些分家的问题,她倒是先挑事儿。还问我,可可啊,你和你前夫结婚的时候,你妈给了你多少钱?”

    “你怎么说的?”李春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没料想婆婆竟然是这种人。

    “我说,给了一万,这一万块钱,爸爸知道,不是我妈偷着给的。”

    李春花稍稍松了口气:“恩,答得好,别让你奶奶瞎寻思。”

    季可可翻了个白眼,赌气道:“我当然不想让她瞎寻思,她自己瞎琢磨怪谁?然后,奶奶就问我,你这一万块钱,离婚之后,拿回来了吗?拿没拿回家?”

    “这个老太太真气人,闲的没事儿总是管你,管咱们家干什么?她来住,就消停的好好住,这不是没事儿找茬,非要打仗吗?”李春花都觉得婆婆的想法,着实有些过分了。

    季可可点点头:“对啊,我就告诉她,奶奶,这钱我没拿回来,花没了。结果,奶奶气急眼了,嘟嘟囔囔,骂骂咧咧,不知道在沙发上自己嘀咕了些什么话,我也不和她聊了,直接回屋躺着。本来我心情就不好,让她这样一搅和,心情更加糟糕!”

    “哎!”李春花长叹了口气,貌似事情没有她料想的那般简单容易。

    李春花一直以为,婆婆来了,就好好的照顾她,尽一尽作为儿媳妇的孝心。然后,让女儿可可也好好的伺候婆婆,让丈夫和婆婆都看到她们娘俩的好,把她们当做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能够一条心过日子。

    至于丈夫的亲生女儿方芷嫣,就跟着她妈妈生活去吧,以后尽量少联系为妙。

    结果,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可可,你该怎么伺候你奶奶,还是怎么去伺候她。你奶奶爱说什么,就说什么,你好好照顾她,让你爸爸感动,看见你的好,咱们一家人好好过,别计较太多。”

    李春花依旧抱有希望,毕竟婆婆刚刚来,或许意识不到她的好,李春花要再努力一些,让婆婆真心的接纳她们娘俩。

    季可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母亲。

    不知为何,她在母亲的身上,仿佛看到曾经的自己。

    看到了那个为了家庭,为了丈夫,愿意牺牲自我的性格。为了让家庭和睦,宁愿忍受委屈的性格。

    原来,自己的身上,还真真是遗传了母亲的一些优良传统。

    母亲从小屋刚刚出来,方老太太就从沙发上爬起来,笑呵呵的问:“小李啊,小姑娘的病怎么样了?伺候我这么辛苦,别再累坏了。”

    李春花和季可可同时愣了愣,这哪里像是方老太太嘴里说出来的话?

    “不累,妈,可可没事儿。”李春花赔上笑脸。

    “哎,我啊,心疼小姑娘,可怜的孩子啊。”方老太太连声感叹,哪里像是和季可可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张牙舞爪发横发狠的,精于算计工于心计的老太婆了?!

    方老太太不记得季可可的名字,只是模棱两可的知道,她好像叫‘可可’,还是‘格格’,还是‘珂珂’?所以,索性直接称呼她‘小姑娘’,不容易出错。

    要东西的时候,方老太太一脱口,就叫:“娇娇,给我拿盒酸奶!”

    娇娇是方老太太小儿子家的亲生孙女,在老太太的心中,地位自然不同凡响。

    季可可便语重心长的告诉她:“奶奶,我是可可,不是娇娇。”

    “哦。”方老太太不情不愿的答应了声,和没听见的效果一样。

    季可可心里不爽,当然,这种小事儿,比较方老太太问她‘房子’,‘超市’,‘钱’的问题,简直不值得一提。

    所以季可可也没有告诉母亲,奶奶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