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两面三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3本章字数:3165字

    一晃眼的功夫,快要过年了,方老太太在季可可家已经住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矛盾自然是有的,只不过都是在季可可和母亲两个人的宽容和忍耐中,逐渐的化作了乌有,毕竟,方志果是不会向着她们娘俩说话,在李春花的思想里,总是希望他们四口人能成为真真正正的一家人,她宁愿容忍,原谅,一如既往的去照顾好方老太太。

    季可可的生日很小,是过年的前一天。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的庆祝过生日,自从认识朱楚生的一刻,一直到和朱楚生分开,这几年的时间里,季可可连自己的生日都快要忘记。逢年过节,朱楚生家还是该玩玩,该打麻将的打麻将,该泡网吧泡网吧,该吃咸菜吃咸菜,连放鞭炮的习俗都没有。

    更别说是会有‘过生日’的习惯了。

    季可可连一份可怜巴巴的生日礼物都没有收到过,她在那种环境下耳濡目染了许久,已经忘却节日的重要性。

    然而,提前两天的时间,她就收到了许楠木的电话。

    “可可,你过生日那天,能不能抽空出来,一起聚一下,吃个饭。”许楠木征求她的意见。

    “白天肯定是不行,白天我要在家里照顾奶奶,晚上的话,不能太晚,八九点钟就要回家。”

    许楠木想了想,笑道:“那好,我们定在晚上四点钟左右,我会到你们家的小区门口接你,怎么样?到时候,我会给你惊喜,记得一定要来,千万不要放我鸽子哦!”

    许楠木的语气里充满了期待和欣慰,似乎筹备着一场盛大的活动般,对于和季可可一起过生日,成就感十足。

    “恩,好的,你放心,我四点左右会准时的在小区门口等你,谢谢你啊,楠木,还记得我的生日。”季可可是由衷的感激许楠木,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记住她生日的朋友。

    除了自己的母亲,许楠木是第二个记住她生日的人。

    等到春节的前一天,季可可心情大好,自己的生日,又马上是除夕夜,她觉得整个世界都被新年的喜悦气息笼罩,偶尔窗外传来的鞭炮声,让季可可感受到了久违的年味儿。

    母亲和继父早早的就去超市打理生意。

    春节超市要关门到初五,他们上午去忙乎一番,下午回家办年货。

    季可可一个人和方老太太在家,她准备好了蜂蜜水,用温开水冲好了递给方老太太品尝。这是季可可每天必须要做的任务,方老太太喜欢喝蜂蜜水,听说经常的和蜂蜜水,能养生保健。

    所以,母亲李春花为了她的婆婆,特意从农村的蜂蜜园里,花钱买了上等的好蜂蜜。

    季可可每天上午都用温好的开水,给方老太太冲上一杯浓浓的蜂蜜汁。

    “奶奶,今天是我的生日。”季可可像个孩子似的,兴高采烈的说。

    “啥?”方老太太喝光了杯子里的蜂蜜水,还给季可可,瞪着眼睛问。

    季可可把水杯放回到桌子上,一边说:“奶奶,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过生日。”

    方老太太瞅着季可可,撇了撇下垂的嘴角:“哦,过生日……”

    “恩!”季可可的音调高昂,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方老太太伸长脖子,扯着嗓子问:“小姑娘,你过生日,你妈给了你多少钱?”

    季可可愣了愣,她过生日,母亲并没有给钱啊!

    便摇摇头,实话实说:“没有给。”

    “哦。”方老太太的语气里,似乎是有些不信任,又问,“那,你妈妈给你买了什么好东西?花了多少钱?”

    季可可一怔,这下子,她恍然大悟。

    原来奶奶追问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你过生日,是不是你妈往你的身上花钱了!或者说:是不是花了她儿子的钱?

    “我妈什么都没给我买!”季可可大声嚷了句。

    这一清早上的好心情,就这样被方老太太给搅和的一扫而光。

    她真真是好讨厌这个人!

    很厌恶这个人!

    “啥都没买……”

    季可可回到小屋,生着闷气的躺在她的小床上,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过。

    客厅,她还能听到奶奶在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嘟嘟囔囔:“还过生日?我们家人,从来都不过生日,小小年纪,过什么生日!?过生日,还花钱!哪有钱给她过生日!哼!过个p生日!哼!她妈,不知道又偷着给她买啥了!哼!又偷着给她钱了吧!艹!”

    奶奶生气的时候,会骂人,爆粗口。

    这一点,倒是大大的出乎了季可可的预料。

    在她的理解中,奶奶这个岁数的人,早就看透了一切红尘,哪怕不慈祥,不善良,不积德行善,起码不会骂人,不应该说些难以入耳的脏话。

    第一次发现奶奶这个毛病,是在母亲做菜,不小心做咸了。

    菜咸了,奶奶很气愤。

    她勉强的吃了两口,然后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扔:“我不吃了!我不吃!”

    方志果不在家,如果在家,或许奶奶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母亲陪着笑脸:“妈,怎么了?不和你的口味啊?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季可可真真是佩服母亲的孝心!

    “我不吃!我啥都不吃!”

    母亲一看,奶奶这么生气,就笑眯眯的劝她:“妈,我先去给志果送饭,顺便给你买点排骨回家吃,你最喜欢吃排骨汤炖的白菜,又清单又有营养,我晚上给你做。”

    等到母亲出了家门,季可可收拾碗筷的时候,她听到了让她至今都记忆犹新的一句话。

    “艹!这几吧菜做的,吊咸!骺(hou)死人!呴(hou)几吧的咸!艹!咸死我了!故意的,就是故意的!吊几吧的咸……”

    季可可彻底的惊呆。

    母亲辛辛苦苦的照顾奶奶,不求别的,哪怕她再去算计,再去把母亲当做外人,季可可都能理解,毕竟她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女,真正的孙女是方芷嫣。

    但是,奶奶总不能这样的骂人啊!骂的这么难听,这么让人心寒。

    这话,季可可直到如今,都不敢告诉母亲,她不忍心看见母亲心拔凉拔凉的样子。

    晚上,母亲就买好了排骨,用高压锅压好了,炖了一锅纯正的排骨汤。又放在炒勺里和白菜再炖一遍,把肉都切得碎碎的,放在汤里给她的婆婆吃。

    一口汤,一口肉,美味无极限。

    季可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真真是替母亲感到不值得。

    晚上母亲洗澡的时候,方志果在客厅的沙发上,陪着方老太太聊天。

    “小李呢?”方老太太问。

    “洗澡了!”方志果回答。

    “哦。”方老太太点点头,紧接着,把头凑近了方志果的耳畔,“小李,是不是天天给小姑娘买东西?是不是偷着给小姑娘花钱?你挣得钱,你都自己留着,自己看住了,别让她偷着拿给小姑娘花!”

    季可可躺在屋里的床上,她假装在睡觉,实际上,竖着耳朵听。

    “……”方志果什么都没有说,他心里怎么想的,季可可全然不知。

    随即,方老太太又开始告状:“这个小姑娘,一天天能吃能拉的,她妈总给她炖排骨吃,每天都炖排骨汤给她吃。我吃的,都是白菜,她吃的,都是骨头。”

    季可可猛地坐起来,她站在小屋的门前,气汹汹的瞅着方老太太。

    人讲话,不可以如此的没良心!

    季可可对天发誓,自己吃的都是白菜!自己吃的骨头,都是被母亲把肉剃下来,剩下的一点点。那些剃下来的肉,全都被母亲切碎,放在奶奶的骨头汤里。

    她这每次一口汤,一口肉,什么时候吃到过一叶的白菜!?

    母亲只是告诉她,这是白菜炖的骨头汤,她就记住了是不是!?

    方志果没想到季可可并没有睡觉,急忙说:“妈,你快点睡吧,别管这些没用的事儿了!”

    “切!你就不听我的!你赶紧让小嫣回家!那小姑娘,天天花你的钱呢!吃的是你的钱!喝的是你的钱!切!”方老太太没有注意到季可可,还在嚷嚷。

    方志果急忙站起身,直接走向季可可,尴尬的笑了下:“你奶奶岁数大了,说话糊涂了,你别和你奶奶生气。毕竟是老人,八十岁了,你该怎么孝顺,还是要做到位。你是善良的孩子,还是要和以前一样,好好的照顾你奶奶,你对她的好,她都知道。”

    季可可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她刚想反驳,刚想发怒。

    听见母亲从洗手间走出来的声音,她吞下了这口气:“我知道了,爸爸,我不和奶奶生气。”

    是啊,她如果大闹一场,其实最痛苦的人,最为难的人,还不是亲妈么?

    方老太太不喜欢自己,季可可能理解,毕竟,她是和方芷嫣争夺家产的存在。

    其实,她没想过去争什么,去抢什么。

    只是方老太太心里这样想别人,就觉得别人一定是和她一样阴险狡猾的人。

    但,方老太太连母亲都讨厌,都算计,这是最让季可可生气的事情了。

    前两天,母亲洗头的时候,把洗手间弄上了水。

    母亲着急去厨房做饭,忙得脚打后脑勺,没顾上把洗手间地面的水擦干净。

    结果,奶奶去上厕所的时候,她踩到了地面的水迹。

    “艹!”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季可可听见,急忙跑出来看个究竟。

    而后,她听到的是不堪入耳的话:“故意的,用水滑我?想让我滑倒?故意的,娘俩都是故意的,b养的!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