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可可传(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5本章字数:3090字

    我叫季可可,季可可就是我。

    在我的印象里,我十二岁之前,还算是幸福的。

    那个时候,爸爸妈妈没有离婚,家里条件富裕,爸爸做生意,妈妈是家庭主妇。

    我想要什么,爸爸都会买给我,妈妈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我就像是公主一样。

    然而,十三岁,在我上五年级的那一年,爸爸妈妈离婚了。

    我爸爸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人,小学都没有读完,平时讲话也带些骂人的词语。

    而妈妈家,是书香门第,姥爷和姥姥都是会计,家里三个女儿,都是教书育人的老师,在那个年代,都是大学毕业生。

    所以,姥姥家,一直都瞧不起爸爸家,嫌弃爸爸家贫穷。

    门不当户不对,当时,妈妈就认准了和爸爸结婚,然后未婚先孕,有了我。

    那时候,不结婚就先怀了孕,其实是一件丢人的事。

    他们恩恩爱爱的几年,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让他们拥有了几年的热情。

    等到我上小学开始,他们不断的争吵。

    每一次吵架,他们都会动手,爸爸会砸碎家里一切能砸碎的东西,家里的锅碗瓢盆,不知道被砸碎了多少个。

    妈妈每次都只有被打的份儿,爸爸会用拖布,狠狠地打妈妈的后背。

    爸爸会抓住妈妈的头发,把妈妈的头,往墙上一遍遍的撞。

    爸爸会掐住妈妈的脖子,顺着墙壁,一点点的往上拎起,让妈妈的双脚离地,差点窒息死去。

    爸爸会按住妈妈的肩膀,把她按住床上,往死里掐她,扇她,把妈妈的嘴扇到流血不止。

    ……

    永远,都是爸爸在打妈妈,打她,打她……

    每次,我都是在哭,不停的哭,可怜巴巴的哭。

    当我看到,妈妈被打的无力还击的时候,妈妈快要被打死的时候。

    我开始疯狂的喊道:“爸爸!你给我住手!”

    “爸!你住手!”

    这是十岁的我,唯一能做的事。

    现在,三十岁的我,依然记得当时的场景,每每回忆起来,那种心痛的一幕幕,便会如放映电影般的呈现在眼前。

    十岁的我,恨爸爸,我恨他,恨他打我妈。

    我想他干脆死了算了,他这种恶毒的人,凭什么活在世界上。

    后来,我发现妈妈是一个嘴巴不饶人的女人。

    妈妈在家,家庭主妇,爸爸在外面挣钱。

    妈妈总是怀疑,爸爸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

    妈妈会翻查爸爸的钱包,会翻看爸爸的传呼机,那时候还没有手机这种通讯工具,妈妈会把爸爸的衬衫查看干净,寻找有没有别的女人的头发。

    妈妈会一遍遍的和爸爸吵架,吵他不顾家,吵他变了心。说的话,都是些不堪入耳的话,不带一个脏字,却能让人气死的话。

    妈妈会像是疯了一样,骂爸爸。

    爸爸就像是疯了一样,打妈妈。

    离婚的前一年,爸爸真的有了女人。

    那女的,还给妈妈打了电话,宣召原配和小三的战斗。

    这场战斗,妈妈输了。

    我妈妈很可怜,不管这段婚姻中,她是否有错。妈妈都是受害者。

    离婚的妈妈,带着我一个人,净身出户。

    一分钱没有,房子车子票子,所有的所有,全都归属于我的爸爸。

    索性,我不叫他爸爸了,他不配,他叫季成光。

    妈妈只要了我这个女儿,带着我,拿了一个麻袋,麻袋里装着我和妈妈的衣服,就这样灰头土脸的滚回了姥姥家。

    季成光霸占了房子,车子,存款,季成光什么都不给我妈,甚至什么都不给我。

    等我长大了,妈妈告诉我,因为季成光迷恋上了赌博。

    他赌钱,把车子抵押进去,赌钱,存款还了赌债,最后,连房子都赔进了赌场。

    妈妈害怕,她害怕季成光有一天,赌红了眼睛,把我这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卖了,拿钱赌博。

    赌徒输了老婆输了孩子,大有人在。

    妈妈等于是带着我,逃离了这个畜生不如的父亲身边。

    住在姥姥家,并不代表过得幸福。

    妈妈为了供我上学,开始拼命的工作。

    而我呢,每天被老爷骂道:“凭什么养着季家的孩子?季家的孩子,凭什么住在我家!就是养个白眼狼!”

    我和我的哥哥,大姨家的孩子,一起住在姥爷家。

    姥爷会单独给哥哥做好吃的,做些‘小灶’,肉啊蛋啊鱼啊,什么有营养做什么。

    而每当,我的筷子,夹到了哥哥的菜,就会被老爷狠狠地瞪一眼,百般的不乐意。

    后来,姥爷索性让哥哥先吃饭,我后吃饭,我上桌的时候,只有孤零零的我自己,面对着桌子上的咸菜,剩菜,哥哥吃的食物,都被老爷端下去了。

    晚上放学回家,不管我怎么敲门,姥爷都不会给我开门。

    每次,都要等到妈妈下班,妈妈有钥匙,我才能进屋。

    冬天,我坐在楼梯口,漆黑的街道,我一个人,孤单的蜷缩在角落里,很冷,很累,很害怕。

    妈妈会为了我,和姥爷姥姥吵架。

    妈妈嫌弃他们对我不好,他们不能一视同仁的对待我和哥哥。

    姥爷总会连同妈妈,一起怒骂:“要这个孩子干什么!?她拖累你,你不知道吗?她姓啥?她是老季家的孩子!我们凭什么养老季家的孩子!赶紧给她爸送去!让她爸管她!管她爸要钱去!你要个拖油瓶干什么!?”

    半夜,妈妈会抱着我一起哭。

    姥爷姥姥再不好,都是妈妈的亲生父母,妈妈有妈妈的难处。

    终究有一天,我和老爷顶嘴了。

    只是因为一盘锅包肉。

    姥爷给哥哥买了锅包肉,哥哥吃完,姥爷放到厨房,我太馋了。

    我偷偷的溜进了厨房,吃了哥哥的锅包肉,就好像大旱望雨般的感觉。

    姥爷听见动静,发现我在偷吃东西。

    他怒气冲天,他把装着锅包肉的盘子,砰地一声砸到了地上,他等着滚圆的眼睛,朝着十一岁的我,大声喊:“要吃!找你爸要去!死馋死馋的!和你爸一个死样儿!性格就特殊!就和正常人不一样!”

    我被吓哭了。

    我哭着喊:“我凭什么不能吃?我就看你年纪大,我让着你,被你欺负!”

    姥爷爆发了。

    这是我第一次和他犟嘴。

    姥爷冲过来,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打碎了原本快要崩断的那根线。

    我和妈妈,不得已,搬出了姥爷家。

    妈妈和我在外面租房子住,日子变得很清苦。

    妈妈开始拼命的相亲,找对象。

    认识的第一个男人,有妇之夫,那个男人搬到我们租的房子里,住了一个月,拍拍屁股走人了。

    现在想起来,那个该死的臭男人,无非是觉得我妈新鲜,住了一个月就腻了。

    第二个男人,交往了半年的时间,他对我妈还不错,但是,他离婚,带着一个女儿,他向我妈妈提出了一个要求。

    抛弃我,和他,他的女儿一起生活,就买房子结婚。

    他不要我,不要别人家的孩子。

    妈妈忍着心痛放弃了这段感情,因为妈妈不能没有我。

    认识了第三个男人,妈妈有了前两段的经验,这次她选择的标准很明确:第一,没孩子,第二,有房子,第三,离异有收入。

    按照妈妈的标准,婚姻介绍所给妈妈推荐了几个合适的人选。

    妈妈最后和其中的一个男人结了婚。

    这个男人是我现在的爸爸。

    他离了婚,有个儿子。

    我叫他爸爸。

    在一起生活的这些年,终究是吵吵闹闹不断的漫长过程。

    爸爸总是担心,我妈妈偷着给我钱。

    我妈妈给我买衣服,爸爸会生气,我妈妈给我买水果吃,爸爸说:“你这是一国两制!你怎么不给我买水果?”

    爸爸有个儿子,跟着他的前妻。

    爸爸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不养我自己的儿子,我凭什么养着别人家的儿子!?我儿子整天没有爸,我凭什么给你姑娘当爸!”

    妈妈的老婆婆,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她是一个里挑外撅,挑拨是非,教唆儿子和媳妇干仗的恶毒老太太。

    她会当着妈妈面,假装很善良,蔫了吧唧不吱个声。

    背后,她和爸爸说:“你看看,我孙子(爸爸的儿子)多么的可怜,他在外面,冷不冷?他在外面上学,饿不饿?我孙子多可怜,没人管没人问的!你瞅瞅他们娘俩,整天住着你的房子,花着你的钱,整天舒舒服服的,你再瞅瞅我孙子,我都快要心疼死了!”

    然后,她会给爸爸出主意:“别把你的工资,给她们娘俩,你自己留着你的钱,给我孙子花。”

    “你防着点她们娘俩,她妈,别偷着给小姑娘买好吃的,别偷着给小姑娘花钱……”

    总之,那是一场长期的漫长的斗争。

    那时候的妈妈,总是和我说一句话:“宝宝,你快点长大,等着你长大了,找一个有钱的老公。妈妈就和他离婚,妈妈就和你过日子,妈妈住你们家,以后全都指望你了。”

    “你就是妈妈的全部希望,只要你找个有钱的婆家,妈妈就和你享福了。到时候妈妈去给你看孩子,给你们做个饭,妈妈现在是忍辱负重。将来,妈妈的幸福,就全都指望你了。”

    而我,从小只有一个愿望,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不是我的家的家,走的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