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不祥之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05本章字数:2764字

    火化后,尸骨敛入骨灰盒。王思燕并没有急着给她父亲买墓地,这个事确实不能着急,要多跑几家墓地,多问问明白人。骨灰盒暂时收敛在殡仪馆的纳骨堂。

    整个流程行进到这里,剩下最后一个环节,那就是集中焚烧供品。王桥生前是社会贤达,亲戚朋友来了一大堆,光花圈就买了几十个。除了花圈,还有童男童女,金山银海,几大箱子的金银元宝,这些东西都要集中焚烧,美其名曰寄存到阴间的银行。

    殡仪馆有个专门提供焚烧供品的区域,呈开放式的圆形,顺着边缘一溜是隔断的槽位,每个槽位下面都是通风的空洞,上面摆供,下面烧纸,构造精巧,烧纸点燃后扔进去便会快速焚烧,火势极旺,扔多少烧多少,绝对不会中途熄灭。

    在槽位的对面,也就是这个圆形区域的圆心,是一处无门无窗的石头房子,上面竖着巨大的烟囱。这个房子专门用来焚烧大型祭品,比如花圈、童男童女、金山银海以及瓜瓜果果之类的东西。石头房子可能很久没人收拾,里面是烧过的祭品残骸,铺满了厚厚的烟灰,散发着一股形容不上来的怪味。

    我指挥王家的亲戚朋友,把死者王桥的遗像找了槽位放好,前面摆上香炉,七个碟子八个碗的供品。今天天空阴沉,寒风凛冽,飘着淡淡的雪花,所有人都冻得缩脖子,急切看着表,希望早点结束。

    这是最后一个环节,我也希望早点结束,让他们到石头房子里把花圈烧掉。

    石头房子太埋汰,又脏又臭,大家在外面把花圈点燃,然后扔到里面。花圈噼里啪啦烧起来,躺在地上越烧越旺,后面不断有人捧着花圈来,往石头房子里一扔。

    我看着担心,一层一层的花圈别把火压灭了,如果火在中途熄灭,虽说没什么,但终归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时,忽然卷起一阵寒风,风也邪门,吹进石头房子里,把满地的烟灰卷起来,浪潮一般往房外涌。一大股黑烟冒出来,遮天蔽日,站在房口的众人,吓得哇哇叫,赶紧戴帽子或是把塑料袋扣脑袋上,黑烟落得人满身都是。

    突然,王思燕惊叫了一声:“爸!”

    我赶紧回头看,靠在墙上的遗像,被风吹得竟然站起来,前后摆动,无所依靠。旁边几个人看的目瞪口呆,谁也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遗像晃了两晃,朝前一扑,正砸在香炉上。

    一连串连锁反应,香炉应声而倒,烟灰洒了一桌子,前面是瓜果鱼肉的供品,被全部推开,有的还落在地上,摔得满地都是。

    我眼皮子剧烈跳动,生出不舒服的预感。这时,不知从哪突然窜出一只斑纹老黄猫,站在遗像上,垂着大肚子,喵喵怪叫,双眼碧绿看着我们。

    旁边有个愣小子,从地上抄起火钎子,对着猫就捅。老猫喵喵叫了两声,别看又肥又大,动作倒是极灵活,往前一纵跳到高处,居高临下看我们。它这个姿势太像攻击状态了,大家一时不敢上前,要被这只猫跳下来抓那么一下,估计就得毁容破相。

    这猫估计是殡仪馆里专吃供品的野猫,看着就让人腻歪,一时那么多人竟然和一只猫僵持住了。

    就在这时,义婶吹着口哨,她不知从哪弄来一条鱼干,一边打着口哨,一边晃给猫看。老猫懒洋洋叫了一声,小眼睛眯起来,盯着义婶。

    义婶把鱼往外面草堆一扔,老猫一个纵跃从那么高的地方跳出去,落入后墙根不见踪影。

    众人面面相觑,今天算是见了西洋景,一时竟无人说话。

    土哥对我使个眼色,我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赶紧过去把遗像扶起来,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遗像表面是玻璃的,经过刚才的重创,玻璃面裂出丝丝的条纹。死者的黑白照片配上上面的玻璃裂纹,呈现出非常诡异的效果。

    这件事可大可小,细说起来属于天灾,跟我没太大关系,但我心里就是不舒服,认为自己的工作出现了巨大的失误。今天有大风,放遗像的时候,完全可以在前面摆上两块砖头进行固定,为什么想不到呢,还是经验值太少。

    我正自责,有人抓住我的胳膊,是王思燕。她非常善解人意,轻声说:“齐翔,这不是你的责任,回头你帮我爸爸把照片换个镜框就行。”

    我看着她,心里一暖,点点头。我强打精神,把整个流程走完。亲戚朋友们办完葬礼,还要凑在一起吃一桌白宴,王家把大饭店的包间都定好了。众人坐着车出发,我准备回公司,王思燕和她妈妈来找我,邀请我一起去吃饭。

    今天如果顺顺当当,我肯定不客气,可刚才遗像的意外,让人心里不舒服,这顿饭吃不下。

    她们娘俩倒是很热情,王思燕说:“齐翔如果你仅仅是殡葬公司的员工,这顿饭你可吃可不吃,我不会勉强,但现在你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我的老同学啊,就必须要去吃了。”

    她妈妈一个劲夸我:“小伙子不错。看着年轻,如此稳重,事情办得条理清楚,井井有条,一点也不毛躁。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

    我心里挺美,实在推不过,和义婶他们打了招呼,便跟着老王家一起去吃饭。

    老王家是有钱,大包间放了三桌,宾客满堂。众人没什么悲戚之色,反而吆五喝六的喝酒划拳攀关系。这就是人生,逝者已逝,活人还要继续活着。

    我坐在主桌,谁也不认识,闷头吃饭。正吃着,王思燕问我:“齐翔,你们公司管不管售后服务?”

    这话问得离奇,问到公事我不能顺口开河,斟酌着说:“看情况吧,一般也没什么售后需求。不过呢,咱们作为私人朋友,有忙我肯定帮,义不容辞。”

    王思燕对这个答案挺满意,不在追问。我也没当回事,吃完白宴,便回到公司。

    义婶在拢帐,告诉我,老王家的殡葬费用已经到帐了,你的提成这个月底就能发出来。

    来了钱总归是好事,我特别高兴,对义婶说,开了工资,请大家吃饭。

    义婶鼻子哼了一声:“你先别乐这么早,今天遗像摔碎了,家属那边有什么反应?”

    我把王思燕和我的同学关系说了一下,然后道:“我这个老同学在欧美留过学,懂事,通情达理,她还主动让我宽心,说换一下镜框就没事了。”

    “这个事没那么简单。”义婶用计算器算着账目:“葬礼上遗像摔裂,这是不祥之兆。”

    “嘿,哪那么邪乎。”我没当回事。

    这一行有一个好处,后事办完就完了,麻烦事比较少。我暗暗打着小算盘,这个月要是再出一单两单的,挣的钱就和大公司的白领差不多了,到时候我也逛逛街,买两件体面衣服。单身久了,该找对象喽。

    想到对象,脑海里浮现王思燕的形象,这丫头倒是不错,长得可以,又善解人意,只是人家是留学生,心高气傲,不知能不能看上我。

    这些事也只是想想,我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有自知之明。

    葬礼之后,又过了一个礼拜,这天我正要下班回家,接到电话,是王思燕打来的。

    明天是周末,她问我有没有时间,她想约我到吉山墓地去。她们家请来了一位香港的风水大师,名头极大,为死者选择落葬的阴宅。

    王思燕家里没人懂这个,她一个女孩子,更不了解什么风水地势,所以让我陪着她,她有个主心骨。

    我明天正好没什么事,欣然应往,是不是桃花运到了呢?我对着镜子搔首弄姿。

    不是公事,我没法用单位的金杯车,吉山墓地离市区非常远。我一大早出门,换了三趟车,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

    到了墓地,远远看到了王思燕,一行能有七八个人,正顺着墓地的山路考察风水。众人穿着黑衣服,只有领头的那个男人,竟然穿了一身红黄相间的道袍。王思燕正在和他说着什么。

    这个男人扎了个发髻,手持八卦镜,说不清多大岁数,四十岁到六十岁都有可能,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