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天大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05本章字数:2604字

    看到那行人越走越远,我赶紧追过去,气喘吁吁加入队伍。

    王思燕看到我,特别高兴:“齐翔,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哪能呢。”我实话实说:“路远,我来回倒车,来晚了一些。”

    王思燕拉住我的手:“来,我给你们介绍介绍。”我还没来得及想怎么回事,就被她小手拉上。女孩的手真细嫩,我一时恍惚,有些心猿意马。

    难道她喜欢上我了?嘿,桃花运来了,挡都挡不住。我懵懵懂懂被她拉着走,来到那个道士身旁,王思燕说:“陈道长,这位是我的老同学,他在大陆做殡葬行业,也是个风水大家,细说起来,你们算同行。”

    道士听她这么说,停了下来,颇有兴趣地看我。

    我哪懂什么风水,王思燕就算喜欢我,也不能这么信口开河吧。我又不能卷她的面子,只好支支吾吾说:“皮毛,皮毛而已。”

    近了看这个道士,我心头咯噔一下,这老伙计长得太丑了吧,脸色发黑,长满疙瘩肉,气场阴森逼人。从气场上判断,此人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高人。

    道士别看丑,人却和善,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名片烫金,文字是中英双语,正面写着“港澳台三地风水联合会名誉主席”“世界风水联盟协会会长”后面还跟着一串闪亮的头衔,此人名字叫陈玉珍,下面留着电话,看前缀的区域号,这几个电话号码应该是国外的联系方式。

    相比之下,我的名片就有点拿不出手了。不过礼尚往来,拿不出手也得拿,这是商务原则。我把名片拿出来递给他。

    陈玉珍很有兴趣地接过来看:“哦,是齐先生。齐先生看起来年龄不是很大嘛,果真年轻有为,青年才俊。我受王家的委托,为仙逝的王桥先生寻一佳穴,齐先生如不介意,咱们一起来参详。”

    王思燕在旁边添油加醋:“齐翔是我的老同学,他拜了名师,风水术相当厉害。我今天请他过来,就是要和陈道长你一起配合。”

    我忽然明白怎么回事,王思燕这丫头鬼精鬼精的,她这是拿我当枪使!好比到电子城买组装机,怕被商家坑,就带一个略懂电脑的朋友装专家,不至于让商家太肆无忌惮地坑钱。

    我看看她,心里不太高兴,你想这么利用我,大可以提前通知一声,我会配合。现在算什么,玩我呢?

    王思燕笑盈盈看着我,表情坦然。

    我一想,既然来都来了,莫不如把这场戏做足,也算帮她忙。

    我这人有个心结,朋友相交最怕对方骗我,有什么大可以摆在明面上说,如果撒谎被我识破,就算不翻脸,心里肯定会生芥蒂。

    陈玉珍道长和我并肩前行:“齐先生,你看吉山墓地这片风水如何?”

    这话就是废话了,吉山墓地是市区最大的三座墓地之一,听说前期光投资就七八个亿。这么大的资金运作,开山建园,修河铸龙,人家投资方肯定勘测过风水,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风水师能定这种盘子。

    我说:“非常不错。”然后绞尽脑汁说:“背山望水,有腾龙之势。”

    陈玉珍瞅我嘿嘿乐,笑得我心里发毛。陈玉珍道:“经过初步的勘探,我看好一块墓地,齐先生咱们一起移步过去看看?”

    “行,瞅瞅就瞅瞅。”

    这时,天空落起毛毛细雨。我们回到车边,取出备用的伞。我来的匆忙,谁能想到下雨,王思燕这次表现还算不错,主动和我打一把。

    我撑着伞,女孩依偎着我,我们走在山间小路上,青石板湿湿的,我一时恍惚。如果不是周围一大片墓碑煞风景,气氛还真有点江南水乡的意思。

    翻过山头,一行人来到一块墓园,这里是中档价位的墓地,王思燕跟我说,这里的墓穴最便宜的也得十二万。我咽了好几口吐沫,轻声问她,你不是对这些东西特别不在乎吗,还说人死如灯灭,不用这么铺张。

    王思燕低声说:“齐翔,我有自己的隐情,现在你不要问。”

    陈玉珍指着一块墓穴说:“王女士,按照你的心理价位,这块墓穴是同等价位中风水最好的。面向群山,背靠大江,周围一片开阔,旁边更兼有两棵松树遮荫,简直是天生的佳穴。王桥先生的骨灰落户于此,后世必受风水荫庇,大吉大利。”

    王思燕点点头,问我:“齐翔,你觉得呢?”

    我认真起来。我不懂风水,落葬阴穴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大事,不知道就不要乱说。逞一己之能,以后真要出什么事,咱承担不起责任。

    我斟酌一下,说道:“你们定,看好就好。”

    王思燕说:“好吧,就这里吧。陈道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陈玉珍做个手势,示意但讲无妨。

    “祖先风水的好坏,真的会影响到后辈吗?”王思燕认真地问:“甚至会影响一个人的运势和健康?”

    陈玉珍表情也郑重起来:“当然。很多人不相信,认为是迷信,其实风水术的奥义在于一个字,那就是‘气’。风水讲究藏风得水以聚气,气是什么?是山川地势周边环境对于尸骨的影响。先祖的尸骨血脉,和后辈一脉相承,‘气’作用于先祖,便会影响到后辈。我在澳门处理过这么一个案例,有人脖子上长了大瘤子,后来究其原因,是他先祖的墓穴裂纹泄露,被周边的脏水灌入,影响了阴宅的‘气’,导致他出现了健康问题。百里之外的墓穴漏水,就会导致后辈长出恶瘤,影响显而易见。”

    陈玉珍讲的头头是道,听起来有几分道理。

    “好吧,今天先到这里。咨询费明天会转账到贵公司。”王思燕说。

    “好说,好说。”陈玉珍笑眯眯的。

    这人一口嗲里嗲气的普通话,真是从香港来的吗,我有点怀疑。

    从吉山墓地出来,王思燕叫住我,让我到她的车上。车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气氛有些暧昧。女孩发动汽车,我正要说什么,她忽然停下来,眼睛发直,瞅着前面的车窗,表情怪异。

    前面发生什么了,我顺着车窗往外看,外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啊。这时,女孩突然从嘴里“噗”喷出一口血,鲜血淋漓,淋在车玻璃上,触目惊心。

    王思燕脸色煞白,左手捂着嘴,血顺着她白皙的手指往外淌,她弯着腰,右手在抽屉里摸出一包纸巾。慌乱撕开包装,扯出两张纸巾,一张擦嘴,一张擦着车玻璃。

    我有点慌了,扶住她:“你怎么了?”

    “齐翔,你开车送我回家。”王思燕颤抖着说。

    “我送你去医院吧。”我怀疑王思燕是不是得了肺结核,怎么咳血呢,这也太吓人了。

    “我不去,去医院没用,开车吧。”女孩疲倦地说。

    我犹豫一下,发动车子,出了墓园。我认识她家的位置,开车途中,王思燕靠着椅背睡着了,特别的疲惫。

    四十分钟后,到了小区门口,我把车停在停车场。王思燕还没有醒,我不忍叫她。掏了烟,下车找个避风的地方抽。抽了一支回来,王思燕揉着眼,迷迷糊糊醒了。

    我打开车门,把她扶下车,问:“你到底怎么了?”

    王思燕拉着我的手,看我的眼睛:“齐翔,今天来的这个陈道长,你认为可不可以信任?”

    我直白地告诉她,我不知道,我对风水一无所知,仅从逻辑上判断,那位陈道长说话办事倒是没毛病。

    “齐翔,”王思燕说:“我要告诉你一件天大的秘密,这件事我心里没谱,又不知找谁商量,想了想,你是最合适的人。”

    “什么秘密?”不知为什么,我心跳开始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