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百年传奇往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05本章字数:2886字

    老家这些亲戚非常热情,这个大姨那个姑姑的,看到城市来的王思燕,恨不得抱在怀里亲。

    他们都有共同的曾祖父,就是清末的大富豪王恩,现在百年已过,岁月沧桑,王氏家族开枝散叶,早已不复当年的荣耀,有的只是浓浓的亲情。老家的亲戚们,听说王思燕带着父亲的骨灰来,要落叶归根,都夸她是孝顺姑娘。

    有个姑姑告诉我们,前些年,王氏家族的后裔进行集资,包了老家后面一座山,作为老王家的祖坟。只要是王氏子孙,都有资格埋入这里。现在天色已晚,她说明天一大早,带我们过去看看。

    王思燕明显对祖坟不感兴趣,她拐弯抹角问:“我在老家的资料上,看到咱们先祖曾经提到过一处风水佳穴,叫枯龙喷火,那是怎么回事?”

    众亲戚面面相觑,很多人摇头,表示不清楚。有个五十多岁的大叔说:“族谱上好像记载过,不过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是道听途说,谁也不当真。你要是就想打听,恐怕只有问王阿婆了。”

    “王阿婆是谁?”王思燕问。

    姑姑说:“是咱们王家的老寿星,现在有八十九岁了,眼不聋耳不花,天天还帮着孙子孙女喂鸡养鸭,或许她知道。”

    王思燕知道不能急,先留下来休息。

    第二天早上,我们吃过早饭,被热情的姑姑领到了后山。这座山不高,严格地说就是个土包子,地势和风景却着实不错,四面开阔。现在是冬天,树木凋敝,听姑姑介绍,转过春如果再来看,那时候就美了,树木开新枝,漫山遍野都是鲜花小草,风那么一吹,树叶哗哗作响,不啻为人间仙境。

    之所以选在这里做祖坟,是经高人指点,风水的效果也不错,王氏家族老家这一代人,特别有出息,大官出了好几个,还有做生意的,国外念书的,最差也是小武哥这样,乡镇企业的中层干部。

    我心念一动,问道:“姑姑,我问句不该问的话,家里有没有那个……横死或是不得善终的情况。”

    姑姑脸色顿时不好看,打量我,冷冷说:“你什么意思?我们家里人都挺好,小伙子你可别咒我们。”

    能看出她说的是实话。这就怪了,为什么和王思燕家里情况不一样呢?他们老王家共有一个先祖,按说风水如果出了问题,所有人都逃不掉,为什么不得善终这种情况只延续到王思燕这一族呢?

    我看着王思燕,女孩很聪明,估计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她做个手势,示意我不要说话。

    姑姑带我们在王氏陵园转了转,就算我不懂风水,也觉得这地方不错。最起码让人心旷神怡,有种莫名的气场。

    气场这东西,说起来其实挺主观的,不管是挑阴宅,还是买房子租房子的选阳宅,先看自己在这个地方呆着舒不舒服,讲究第一感觉的眼缘。如果就是别扭,还不如趁早换房子。

    我忽然生出一个念头,其实老王家先祖的风水确实出了大问题,但这些后代把尸骨埋在这座陵园里,仗着这里的好风水,可以抵消先祖坏风水的影响。而王思燕一族,并没有在这里落葬,所以就延祸到了他们身上。

    逛了一上午,回到别墅吃了午饭。找了机会,我把王思燕拉到没人地方,把想法说了。

    王思燕点点头:“你说的不错,我也想到了。把父亲的骨灰落葬在祖坟,这是备选计划。如果找不到枯龙喷火穴,退而求其次再考虑这个。”

    这丫头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就想找到那处佳穴。

    到了下午,在王思燕的强烈要求下,姑姑帮我们找到了王阿婆的家。王阿婆住在村子另一头,她是老王家目前岁数最大的人瑞,和长孙住在一起。长孙都五十多岁了,家里五世同堂。我们到的时候,看到院里有个几岁大的小孩子正蹬着儿童车,鼻涕流得老长。这是王阿婆的五代玄孙。

    天有些凉,祖孙几代人都不怕冷,男男女女在院里做着家务,说说笑笑,家庭气氛很浓。

    我一眼就看到王阿婆,她满头银发,脸皱如桃,佝偻着腰,大概不到一米四的样子,腰里扎着皮围裙,在热水盆里拔鸡毛,干得热火朝天,动作极其麻利。

    姑姑熟门熟路,大家都认识,互相打着招呼。她说明来意,全家人特别热情,请我们到屋里喝热水,慢慢说。

    屋里摆了小桌子,面对面放着几把藤椅,王阿婆擦了手坐过来。

    王思燕对老太太说,想打听很早以前的事情,曾祖王恩的父亲,他的尸骨埋在什么地方?枯龙喷火穴又是怎么回事?

    王阿婆眯着眼睛,从皮围裙里翻出纸烟,麻利地裹上烟丝,点上火抽起来。她一开口我们就傻了眼,老太太不会说普通话,讲的是家乡方言,而且人上岁数了,牙掉光了,嘴里漏风,一个字都听不懂。

    孙媳妇还不错,看我们发愁,主动坐过来翻译。

    老太太说一句,她翻一句,话说得支零破碎,我拿着小本记着,听了好半天,才把这些碎片勉强拼在一起。

    王恩在世的时候,老太太还是小小姑娘,估摸她那时候可能只有几岁大。老太太记忆非常好,前面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关于老王家的盛世排场,她说得颠三倒四,也不知多少是真的,多少是这么多年后的臆想。总而言之,王恩活着的时候,老王家那叫一个牛逼,占了梅花巷整整一条街,日常行走坐卧都的好几个丫鬟和老妈子伺候,厨子是淮阴名楼聘请来的。

    王恩那时候喜欢逛窑子,看中一个窑姐,一掷千金,买了金镏子金项链不要钱一样往那窑姐身上扔。后来局势风云变幻,太平年代没有了,为了躲避战祸,王恩举家搬迁,一离开梅花巷的祖宅,倒霉事就开始接连不断。后来遭遇劫匪,老太太当时就跟在回乡的队伍里,隐约记得那些土匪都凶神恶煞一般,她妈妈把她裹进被子,藏在车里,躲过一劫。

    要不然她一个小姑娘被土匪盯上,能落到啥下场真不好说。

    老王家后来就破败了,树倒猢狲散,老太太跟着妈妈还有其他一些亲戚回到老家,一住就是八十年。现在村里这些姓王的,大部分都是老太太的子子孙孙。从这个角度讲,她也算福气不小了。

    王思燕心里着急,她并不是来听这些往事的,又不便催促老太太。这人岁数大了,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顾自暇,她就讲自己的。

    讲着讲着话锋一转,她讲到了风水问题,我们精神一振。

    她说王恩这个人是不孝子,他有这样的下场,是咎由自取。他爸爸临死前曾经留下遗嘱,让王恩把自己的尸骨埋到一个山洞里。王恩当时嫌麻烦,只扔到山洞口,结果好好的风水用糟践了,而且他爸爸还留有遗言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了梅花巷这片祖业根基。

    先祖交待的这两条,王恩是一条都没兑现,活该他日后家败人亡。

    王思燕眼睛一亮,声音发甜:“太奶奶,你还记得那个山洞在哪吗?”

    老太太浑浊的眼睛转了转,用手指着远处的大山,含糊不清地说:“在山里。王恩曾经传下四句诗,我还记得。枯龙行迹亦无踪,只见凤禽不见龙,凤禽已飞非佳穴,万草皆枯才是龙。”

    王思燕还要继续问,老太太又转了话题,开始絮絮叨叨说自己喜欢抽什么烟丝,又是如何拔鸡毛的,颠三倒四,又说土匪拿着机关枪,把他们老王家人都给突突了。满嘴胡说八道。

    孙媳妇对我们说,奶奶累了,今天就到这吧。

    从这户人家出来,王思燕就向姑姑打听那座山怎么走。姑姑颇为诧异:“丫头,你一来就打听陈年往事,到底图个啥啊。那些都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没个准谱,都是传说。现在入冬,山里很冷,你们又不熟悉路,别出什么意外。听姑的,在这踏踏实实住着,咱们这过年可热闹了。”

    我也赶紧劝王思燕,让她别折腾。

    王思燕狠狠瞪了我一眼,对姑姑撒谎说,她在国外上大学要交论文,论文的主题就是编修中国乡村族谱,找到家族的迁移规律。她说得这么高大上,姑姑果然镇住了,说道:“你们如果非要进山,我让小武子跟着一起,给你们做个向导,他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对山里情况很熟。”

    王思燕决定明天一早出发,进山寻找传说中的枯龙喷火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