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高手在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05本章字数:2790字

    “关灯!”玉师傅厉喝一声。

    估计他们事先已经有过安排,命令一出,客厅里所有的灯立即熄灭,四周一片漆黑。只听“嘎吱嘎吱”门响,大门也被关上。众宾客在黑暗中无不惊骇,场景有点诡异,不知道这些道士想做什么。

    玉师傅围着火炉转圈,客厅唯一的光源就是这炉大火,以及供桌上两盏幽幽而燃的长明灯。

    玉师傅对众人说,接下来就是斩鬼王仪式的开始,大家切记不要随意走动。你们身后的大门上,已经悬挂开光风铃,如果有阴魂到,风铃则响,大家勿要惊慌,呆在原地即可。

    不少人低声议论,语调惊恐担忧,都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么恐怖就不来了。

    玉师傅提剑凝神,围着火炉转动,剩下六位道士也都站起来,跟着他的步法,一起围着火炉转。火苗子窜得高,七个道士身形如走马观花,步法诡异多变,身体越转越快。

    晦暗的光线中,造成强烈的视觉误差,感觉这不是七个人,而是一个人,他速度太快,转出了七道残影。

    王庸在黑暗中低声问义叔:“叔,他们在干什么?”

    义叔道:“昨晚我回去查了一下这种仪式,因为叫‘斩鬼王’,看这七个道士现在的状态,已经进入了阴间地狱。地狱里的鬼王会发射喷火的毒箭,他们这种步法是躲避飞箭流矢的攻击,一旦走位失误,就会被箭射中。”

    我似懂非懂,这七个道士快赶上表演杂技了,身体如陀螺一样自转,一般人这么做早就晕吐了。

    转了一会儿,他们身形慢下来,玉师傅挥动桃木剑,上蹿下跳。这人应该有点国术功底,身形利落,飞起窜下,没有丝毫绷挂之处。

    玉师傅挥剑在供桌上一点,剑头挑起黄色符纸,插在炉火里晃了晃,火苗子窜出来,符纸燃烧,冒出金黄色的火光。

    玉师傅稍一沉吟,以剑为笔,在空中写字。

    冒着金黄色火苗的符纸,随着剑头快速移动,形成一道道视觉残影。黑暗中,这种影像非常扎眼,能让人看清每一笔画的走势,还没写完,我就认出来,他写的是一个巨大的“敕”字。

    这个字我一直不明白是什么含义,很多道家符咒里都会出现。

    这个字成形的瞬间,我突然听到义叔低声惊叫:“不好!有邪气侵入。”

    话音刚落,黑暗中,大门口突然响起一串清脆的铃铛声,像是一阵无法觉察的风吹过。大厅里众人顿时一阵大哗,刚才玉师傅曾经说过,风铃响则有鬼到,难道真的来了?

    玉师傅说:“大家莫慌,留在原处,我从地狱已招到鬼王前来。过世的老人家,他的阴魂被鬼王所胁迫,今晚我们全真七子要斩鬼王!”

    他说的这么瘆人,加上气氛阴森,人群里有女孩已经吓哭。

    玉师傅用桃木剑挑动炉子里的火,他俯下身做了一个极为怪异的举动。他对着火苗子猛吸一口气,腮帮子鼓鼓囊囊的,似乎把火吸进了嘴里。

    他把桃木剑挽了个剑花,隐立在手臂后面,然后对着大厅上方,猛然吐去,一股火从他嘴里喷出去,巨大的火球落在空中,瞬间即逝。

    就在这个瞬间,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一幕不可思议的场景。

    原本什么都没有的空地,隐隐出现两个人来。这两个人,前面那个穿着白衣黑裤,肩膀平平的,好像没有头。他身后拖着一条锁链,锁链那头是个老人,身形佝偻,一身黑衣,看不清长相。

    这两人随着火球而现,火灭后即时消失,出现的时间也不过一两秒。本来有说话声的大厅,突然沉寂下来,众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情景阴森得让人无法呼吸。

    “鬼王来了,莫要惊慌。”有个道士喊。

    他们七个人,轮番向空中喷火,桃木剑挥舞。那两个神秘出现的怪人,一个无头人一个老头,身形若隐若现,每一次出现的位置都发生变化,像是在黑暗中遁走的妖精。

    这么一幕大戏,如果是在电影院看电影,那就爽死了,可现在是现场,惊悚感直逼心脏,让人汗毛乍竖。

    我的世界观被完全颠覆,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以前也遇到很多怪事,可从来没见过鬼,顶多是无法理解的超自然事件。现在,眼前活生生出现的这一幕,用现有的知识体系已经完全无法解释了。

    我的双眼花了,只看到火球闪动,人影徘徊,一阵眩晕。

    这时,有人喊了一声:“开灯!”听声音是玉师傅。

    顿时大厅里灯火通明,在黑暗中呆得时间太长,光亮大作,眼睛受不了。所有人都用手掌捂住了眼睛。

    等适应下来,我们看到莲花炉里的火已经熄灭,众道士放下桃木剑,拿起木鱼法钟等物,团团围坐,叮叮当当敲着。有一位道士站在中间,用怪异的发音吟诵着听不懂的经文。

    玉师傅摘下道冠,拿起干净毛巾擦擦头上的汗,说:“斩鬼王结束,阴魂已收,明日超度。”

    他拍了拍供桌上一个毫不起眼的黑色罐子。

    阿荣凑过去问:“老爷子在这个罐子里?”

    “嗯。”玉师傅点点头。罐子口用道符封住,上面插着一根未燃的长香。

    “现在你们在做什么?”阿荣问。

    玉师傅道:“这叫打醮,是道家的一种仪式。我们做的打醮比较特殊,又叫施幽给食。简单来说,刚才作法的时候,开启了地狱门,引来很多孤魂野鬼。既然来了,我们就不能让它们空口而归,总的吃点东西,布施布施,这也是普度众生。”

    有人提出告辞,想赶紧离开这里。玉师傅道:“大家给老爷子上柱香吧,为他明日的超度积攒念力,上完香就可以走了。”

    地上摆着一个大香炉,旁边有香火,来的这些宾客自觉排起队,挨个上前敬香。

    道士们也不管我们,他们围成圈做着打醮的仪式。喃喃声不断,木鱼法钟敲个不停。

    有人上了香要走,门口悬挂的风铃又开始铃铃作响,而且响得特别厉害。

    玉师傅不参与打醮,他坐在一边的太师椅上休息,对我们说:“大家莫要惊慌,这是孤魂野鬼前来打食,和你们没有关系,该走就走。记住,走出这道门,莫要回头,径直出院门,回家去吧。”

    话是这么说,可一些人堵在门口就是不敢开门,女孩们互相依偎着,怕的不行。

    我看着大门口,心里着急,这是多好的机会。如果我在就好了,第一个把门打开,然后做个绅士一般请的手势,把这些女孩护送出去,说不定还能泡到一两个姑娘。能来这里吊唁的,那肯定非富即贵,要是能泡到哪个大老板的千金就妥了。

    正意淫着轮到我们上香,王庸排在我前面。他脱下手套,从香炉旁捡起一根长香,香头在火盆里蘸了蘸,点燃后,默默念叨了两句,然后把香插在炉子里。

    他把手套戴上,我匆匆一瞥,忽然发现不对劲。他的手掌漆黑一片,好像抹了什么东西。

    正要细看,他已把手套戴好,来到门口要出去。

    轮到我了,我捡起香点燃,正要往炉子里插,突然玉师傅一拍椅子把手:“不好!”

    大家都愣了,他站起来,冲着阿荣说:“关门!一个都不能放!”

    阿荣不知怎么回事,还是他大哥反应快,一个箭步窜到大门前,把门关上。

    宾客们都不干了,尤其那些女眷,本来就怕得要命,这时候还不让走,她们的情绪焦躁到了极点。

    阿荣问玉师傅怎么了。

    玉师傅没有说话,默默捧起供桌上封着老爷子阴魂的黑罐子。罐口贴着道符,上面插着一根香。

    那根香不知怎么的,居然自燃起来,以极快的速度往下烧。

    玉师傅探出二指,想去从中间绞断长香,手指还未探到,香头处已燃的香灰突然掉落,落在道符上,嗤嗤燃了起来,把道符腐蚀出一个细小的黑洞。

    从这个洞里嗤嗤往外喷白烟。

    玉师傅脸色凝重,放下黑罐子,环视大厅一周:“哪位高人隐在此处?请现身说个明白,何必藏头藏尾。我们全真七子来的仓促,没有拜会贵地高人,是我们的错,事后必备厚礼。请不要同道反目,罪及阴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