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菜市场里的高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05本章字数:2809字

    老太太走过来问:“大妹子,你是做什么的?”

    义婶说:“昨天被你们气吐血的那位是我的丈夫,我是他老婆。”

    阿荣耐着性子说:“我还是叫你一声阿姨。阿姨,你那个丈夫不地道啊,派手下人给我们捣乱,现在我过世的父亲无法超度无法往生,还是孤魂野鬼。我大姐又被鬼上身,你说怎么办吧?你们是赔钱还是关门,总得有个说法。”

    义婶没和他打嘴仗,指指圈里鬼上身的女人说:“我看看行吗?”

    阿荣看他妈,老太太点头:“让大妹子看看,或许有办法。”

    义婶走到圈外,拍拍玉师傅的肩膀,玉师傅下意识一闪:“这位女士,你想做什么?”

    “我知道你们有能耐,可你们这么对付一个鬼上身的女人,未免手段太过暴戾。我看看中不中?”义婶说。

    玉师傅脸色阴晴不定,义婶这番话似乎说到点子上了,他停下铃铛:“给这位女士闪开一条路。”

    两个道士站起来,圈子马上出现豁口,义婶走进去。鬼上身的女人此时坐在地上,黑发披散,看不清面目,气喘吁吁,胸口一起一伏。

    义婶蹲在她的面前,啧啧说道:“好好的丫头,折磨成这样。”说着,伸手去撩动女人额前的长发。

    女人突然一声长叫,伸手去挠义婶,义婶反抓住她的手。女人的手腕没有血色,一片铁青。

    义婶冷笑:“好好跟你说,你长脸了是不是?连我都想碰!你趁早别祸祸人了,赶紧离开这个可怜的女人,要不然我让你灰飞烟灭。”

    义婶嗓音洪亮,灵堂里所有人都听得清楚,开始还以为她在和女人说话,后来才听出来,她这是在说鬼话,应该是和上身的小鬼谈判。

    女人听了义婶的话,一声声怪笑,不歇气不断篇,笑得尖锐阴森,像是精神分裂了一般。

    义婶突然做了个举动,把在场的人全都吓了一跳。她一个大嘴巴扇过去,正给那女人来个脆的。

    老太太在旁边看的心疼,“哎呦”一声。阿荣暴跳如雷,过去想拽义婶。

    说来也怪,大嘴巴扇过去,女人不笑了,捂着脸,怔怔看着眼前的义婶,好像明白过来什么。

    义婶站起来,走出圈外,对玉师傅说:“你们这些道士,能驱鬼就驱,不能驱就别硬逞强,真要出什么事,这个责任你们不好承担。”

    玉师傅脸色阴晴不定,冷冷说:“哪来的疯女人,你懂什么。我们全真七子行走大江南北,降妖伏魔,你是什么身份,来说这些话。”

    义婶抱着肩膀笑:“怎么,台湾人也会耍臭无赖?”

    玉师傅暴怒,对阿荣说:“把这个女人赶走,否则我们就走,你们掂量着办!”

    义婶拉过旁边一把椅子,翘着二郎腿坐下,悠哉悠哉说:“驱鬼这件事他们道士不行,只会越搞越糟,只能我们来。你们斟酌着看,是选他们还是选我们。”

    我站在义婶身后,这个提气啊。义婶一来,马上黑成白,倒转乾坤,现在我们握了主动。

    我看出一点门道了,义婶是打蛇打七寸,她现在唯一能和这家人谈判的筹码,就是鬼上身的女人。这女人是家里的长女,老太太的掌上明珠,拿她说事,是我们翻身的唯一机会。

    阿荣和其他人都没了主意,到底还是年轻,他们把目光集中到老太太身上。

    老太太走到义婶面前,轻轻问:“大妹子,剩下的事你都能处理吗?”

    “保证给你们收拾得明明白白。”义婶信心十足:“这件事说起来我们有责任,就帮你们善后。两家都吃了亏,恩怨就此勾销。完事之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两不相欠。”

    老太太点头:“大妹子是明白人。”她把阿荣和长子叫过来,咬了咬耳朵。阿荣有些不服气,老太太一脸疲惫:“去办吧。”

    阿荣过去和玉师傅说了什么,玉师傅恼怒异常:“你们信这个疯婆子的,不信我们全真七子?你们这些肉眼凡胎,不识金镶玉。”

    义婶拿起桌上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自顾自扭开,悠然地说:“道士,差不多得了,给个台阶就下吧,别演大了不好收场。”

    玉师傅大怒:“既然你们相信这个疯婆子,以后再出什么事我们全真七子概不负责!走!收拾东西,今天回去。”

    老太太说:“阿荣,该给师傅们的钱一分不能少,让工作人员帮着订台湾的机票,今天订不着就订明天的,晚上请师傅们到酒店下榻,好吃好喝伺候着,不能慢待喽。”

    阿荣叹口气:“师傅们,走吧,我送你们出去。”

    全真七子收拾好东西,背着行囊,气呼呼地都走了。

    义婶瞅着他们背影笑,摇摇头,对老太太说:“老大姐,我们还有个员工被你们扣下了,是不是放出来让我看看?”

    老太太点点头,挥手示意下面人去做。

    说实话,王庸这种行为真不好处理,他没触犯法律,送公安局没法定罪,只能说是恶作剧。扣在家里吧,算是非法拘禁,打不得骂不得。不过人家有钱有势真要收拾你,也不是没办法,私下找黑社会的把你臭揍一顿,打断两条腿,扔在荒郊野外,告都没地告。

    时间不长,王庸被人推进来,他受了不少罪,头发蓬乱,脸色铁青,眼角嘴边还有淤血,看来没少挨揍。

    他走到义婶身前,哭丧着脸:“婶。”

    义婶站起来,二话没说,劈头盖脸就是一个大嘴巴,“啪”打得王庸原地转三圈,槽牙都打松了。

    王庸“哇”哭了,跪在义婶面前,捂着肿胀的脸放声大嚎:“婶啊,我对不起你。”

    “你最对不起的不是我,是你叔。”义婶青着脸,完全没有刚才的从容气度:“滚一边去,完事再算账。”

    义婶走到鬼上身的女人面前,把她扶起来,搀扶到老太太面前:“老大姐,你女儿现在身上跟着三个鬼儿,其中还有一个小孩,处理起来非常棘手,我做这个不在行。”

    老太太脸色变了,皱眉没说话。

    “不过我们这里,有人能做这个。”义婶突然把手指向我:“就是他。”

    我脑子嗡了一下,赶忙道:“婶啊,别开玩笑,我哪会驱鬼。”

    义婶道:“谁给我拿支笔?”

    老太太狐疑看着她,示意手下人拿来一支圆珠笔。义婶对我说:“把手伸出来。”

    我伸出手掌,义婶在我的掌心快速写下一串字,然后道:“去找这个人,务必要快,时间就是金钱,现在就去!”

    我“唉”了一声转身要走,被工作人员拦下:“你们要走?”

    义婶笑盈盈地说:“小哥,放心吧,我押在这。只是让这小伙子跑个腿,去请高人。我给你们当人质,行不?”

    老太太挥挥手:“做事大度点,我看大妹子不像说话不着调的人,放他走。”

    几个人把道路闪开,我顾不得许多,撒腿往外跑。出了大门,窜上金杯车,心怦怦跳。我看看手掌上的字,上面写着“燕门大市场,306台位,雪”

    燕门大市场我知道,是本市非常大的一家批发商城,卖什么的都有,五花八门。义婶的意思是让我到市场里找一个柜台,那“雪”是什么意思?

    算了,不管了,去了再说。

    时间就是金钱,我发动车子,直奔大市场。等到了市场门口,门前全是人,这里天天都像过年似的,客流量特别多。

    我开着车艰难找着车位,好不容易停下车,进了市场。

    一楼是卖食品的,分成若干个区,我看着手掌心,挨家挨户打听,好不容易找到三区。

    三区是卖散酒和烟草的,这里洋溢着酒香和烟草香,各色品种应有尽有。我找到306柜台,这里一半是酒,一半是烟草,可是没有户主,柜台里空空的。

    我向旁边人打听,这家店主在哪?

    那人招着手,向远处喊:“小雪,来客户了,赶紧的。”

    我顺着声音看去,远远的从厕所出来一个女人,长得很漂亮,长发飘飘,只是脸色苍白,没有笑容。她叼着烟,一边走一边提着裤子,当着那么多人,旁若无人系着裤腰带。那副模样,看不出下作和猥琐,反而带着一种懒洋洋睥睨天下的派头。

    她走到我面前,吐着烟圈说:“我是小雪,你找我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