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来无影去无踪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06本章字数:2592字

    “靠咱们能行吗?”我担心地说。

    “行不行也得干。”义婶说:“开门做生意,不可能把钱和客户往外推,全天下也没这么个道理。这一百万拿下来,是咱们公司再发展的契机,我一直想开个分店哩。”

    谈到生意经,义婶眼睛发光,那作派和王庸差不多。

    “小雪和二龙都请不到怎么办?”我问。

    义婶说:“还有你义叔,我让那老东西出马。”

    我心里担忧:“义叔受了内伤,还能行吗?”

    义婶笑:“其实这事看怎么操作了,你还年轻,不懂里面的道道儿。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和你叔商量商量。对了,接下来咱们公司的业务主要集中在这件事上,其他业务都停停,我还要给你王婶打个电话。”

    回家之后,我一直想着这件事,一百万啊,看着丰厚,可这里要承担多少责任。要是我,我可不敢接。算了,别多想了,天塌了还有个高的顶着呢,这一百万又不是给我的。

    第二天到班上的时候,看到义叔也在,他正在和义婶商量着什么,俩人颇有点关起门密室谋划天下的味道。看我来了,义叔招呼我:“小齐,一会儿跟我走。”

    “叔,你身体怎么样了?”我问。

    义叔笑:“小齐这孩子有良心,知道担心我的身体。我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运作这件事没有问题。”

    “叔啊,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义叔道:“说吧,别拽词。”

    “整件事我都参与了,”我说:“咱们要面对的问题非常棘手,现在还不知道老爷子的阴魂被禁锢到什么地方,二龙那么大本事都说麻烦,我觉得咱们还是别贪图这几个钱了。”

    义婶道:“贪图几个钱?你可真能说,这是一百万。我问问你,小齐,你现在是不是还租房子?”

    我点点头。

    “没找女朋友吧。”她又问。

    我垂头丧气。

    义婶说:“这单业务一旦做下来,你的提成能有多少,你算过没有?你真想穷一辈子吗?以后找了对象,两个人逛街,对象说我想买这件衣服,你兜里空空的,说买不起。那个时候,你作为一个男人,还有脸面吗?哪个女孩还会跟你?现在的女孩一个比一个现实。小齐,我再给你上一课,做事胆子别太小,这件事明着看确实麻烦,其实就看咱们怎么操作。从空帽子里凭空取兔子那是大神通,但同样的效果魔术师也能做出来。”

    我一激灵,大概听明白了,整件事细说起来算是灵异事件,所谓灵异其实就是虚无缥缈,咋说咋是,你说它有也行,说它没有也不错。台湾的全真七子那么大场面,很难说这里没有故意耍给外行人看热闹的成分。各行有各行的手段,能达成效果就行,谈不上欺诈。

    我眼前像打开了一扇门,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看我在思考,义婶对义叔说:“老马,你今天就带着小齐过去,把老爷子的死因打听明白,咱们再做斟酌。”

    我和义叔出了门,到江边别墅区。这些天,来来回回到这里奔走,道路驾轻就熟。

    我们再进到别墅里,客厅的灵堂已经撤了,看不出殡丧的气氛,收拾得干干净净。我还是发现几个小细节,在梁柱的上方,悬着几面小八卦镜,可能是辟邪用的。

    阿荣接待了我们,义叔让他把老爷子生前的事说说。

    阿荣道:“上次咱们谈到这里,只是开了个话头,没有接下去,我老爸生前确实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我们看他。

    “就在他去世前两个月,被人勒索过。”阿荣说。

    “怎么回事?”义叔问。

    这个老爷子生前歇不住,那么大岁数依然坚持到公司上班。那天早上,他照常到了办公室,拿起资料刚翻开,从里面翩然落下一页纸,上面用毛笔写了一些字。

    本来老爷子没觉得怎么回事,之所以吸引他注意,是这毛笔字写得太漂亮了,他顺手拿起来看,这一看不禁皱了眉头。

    这是一封勒索信,张口要索取一千万的资金,并给了户头。后面是诅咒的话,如果不给钱,将让老爷子死无葬身之地,不得善终,死后阴魂不得安宁。

    这种勒索信没有任何可信度,可上面这个诅咒实在太恶毒,尤其老爷子这么大岁数了,用这个来作为要挟,实在是让人心里不舒服。

    老爷子当时就把秘书叫来,把勒索信给她看,问怎么回事。秘书吓哭了,说这份资料送来的时候,她草草翻了一遍,可以确定就在昨天晚上下班前,资料里并没有什么纸条。

    老爷子狐疑起来,下班之后,公司是电子锁,办公室没有自己的指纹是根本打不开的。也就是说,这里是完全的密室空间,难道这张纸条是凭空出现的?

    他把勒索信揉成团扔进废纸篓里。

    第二天早上,他再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自己紧锁的办公桌抽屉里,多了一张纸条。上面没有别的字,只有一个毛笔字写的“十”。

    老爷子那是商业帝国的缔造者,风云莫测的商海精英,经验和智商都是极高,一看到这个毛笔字的“十”,再联想到昨天的勒索信,他马上做出一个推论,这是勒索者在倒计时。

    问题来了,他可以肯定,昨天办公室他下班的时候,是紧锁着的,不可能有人进来,而且办公桌的钥匙自己随身携带,这张纸条是怎么放进来的呢?

    他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这个勒索者的强大出乎意料。他翻纸篓想找到昨天扔到的勒索信,可纸篓空空,叫过秘书一问,说是收拾卫生的时候倒掉了。

    老爷子心想,可能这也是天意,就是让我不给钱,那就算了。

    从这天开始,每天早上都会多出一张纸,上面写着倒计时的数字。老爷子找私家侦探,在自己办公室里安放摄像头,想抓到这个人。

    可说来也怪,到了早上检查录像的时候,整晚都风平浪静。私家侦探仔细检查录像每一分钟,发现了问题,录像在凌晨2:30到2:35分的五分钟里,是没有的。也就是说行进到2:30时,突然跳转到了2:35分,少了五分钟。这样的缺失,如果不是一分一秒的查找,很难被发现。

    老爷子意识到问题严重了,他雇佣私家侦探,藏匿在他的办公室里,要抓那个勒索者一个现形。

    第二天早上,早来的员工发现私家侦探倒在办公室的地上,赶紧报警。警察来的时候,人已经失去了呼吸,就这么莫名其妙死了。法医检查,发现他死得很怪,私家侦探是自己把自己掐死的。脖子上的勒痕和手印吻合。

    老爷子害怕了,把这件事和家里人说了,一千万确实肉疼,但面对这样无影无形的对手,还是破财免灾的好。可最大的问题是,银行账号已经丢失。

    老爷子想了个主意,晚上在自己办公室里留了纸条,把情况说明白,希望这个人再留下账号,马上把钱打过去。

    可银行账号没有出现,每天早上,还是雷打不动的倒计时,一天天缩短,像是阎王爷的催命符。

    倒计时到了最后一天,家里气氛森然,老爷子坐在客厅,门口是保镖,身边是管家和保姆,所有的儿女都到齐了,把老爷子团团围住。那么多双眼睛紧紧盯着,就不信有人能凭空取走老爷子的性命。

    夜越来越深,眼瞅着逼近到凌晨十二点。凌晨十二点也叫零点,过了那一刻,就是新的一天。

    众人的神经放松下来,本来这件事小辈人就不怎么相信,当是陪老爷子过家家玩了。还差十分钟十二点的时候,出事了。

    老爷子突然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