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眼睛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06本章字数:2691字

    “能确定吗?”义叔问王庸。

    “像。”王庸瑟瑟发抖,这种程度的害怕绝不是装出来的:“一看到这个院子,我就不舒服,心里像压了块大石头。”

    “如果实在不想进,我也不勉强。”义叔说:“但你必须要随我们过去看一眼,进一步确定。”

    王庸答应了,躲在我身后,磨磨蹭蹭跟着我们穿过一大片荒野。

    我们来到庄户院前,四面高墙,大铁门落着锁。透过铁门缝隙看进去,这是普通的农户院,靠墙修着驴棚猪窝,院子当中摆放着几条长桌,上面铺着厚厚的东西,可能是山货。从这些东西来看,这里已经很长时间没人住过,透着萧条和死气沉沉。

    王庸看到院子,反应特别剧烈,近乎歇斯底里,蹲在墙角说什么也不进去,看都不想看一眼。

    可以确定,这个院子真就是出现在他梦里的那座。

    义叔对李素宁道:“小李啊,里面可能有危险,你和小王在外面呆着,哪里也不要去。小齐,”他叫我:“咱们翻进去看看。”

    李素宁对我低声说:“你小心点。”

    女人温柔的语气,让我浑身不舒服,我支支吾吾答应了一声。

    义叔倒退两步,一个加速跑,顺着铁门快速攀爬上去,身形特别利落,很快来到铁门上方,跨进去,一纵身跳进院里。

    我就不行了,踩着铁门上的缝隙,好赖艰难地也翻过去。

    我们在院子里,冲着外面的两人做了个手势,然后转身往里面走。王庸扒着铁门,眼巴巴看着我们,脸上是焦急和害怕的神色。

    院子里寂静无声,本来好好的大白天,忽然飘起了蒙蒙细雨,天本来就冷,更添了几分寒气。

    义叔拉住我,低声说:“有古怪,小心为好。”

    他从挎包里取出一根红蜡,点燃后,来到驴棚前,放在避雨的地方。虽说避雨,却避不了风,一股股寒风吹的蜡烛火苗不停闪动,左摇右摆,忽起忽灭。

    义叔神色有些凝重,我问怎么回事,他说:“人点烛鬼吹灯,这个听说过没有?我这根蜡烛不一般,对阴灵之气特别敏感,你看它的火苗,扑闪扑闪的,说明这间院子和后面的屋子阴气特别重。”

    我紧张起来,语无伦次:“没事吧?”

    “有没有事,走起来看。”义叔让我跟在他的身后。我们穿过院子,上了台阶,来到瓦房前。房门是铝合金的,紧紧锁着,拉不动。

    门上有窗户,不过是毛边玻璃,从外面看不清里面,只能隐约看到屋里黑沉沉没有光亮,再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义叔拉了几下门把手,然后踱到窗前,拢着目光往里看。他拽了拽窗户的把手,同样锁得紧紧的。

    义叔回到门前,快速扭动门把手,门锁发出“咔咔”的声音。他对我说退后。我赶紧倒退两步,义叔屏息凝神,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右脚上,加速跑了几步,对着大门就是一脚。

    “咔嚓”一声,门被踹开,里面黑不隆冬,黑暗中迎面吹出一股阴冷的寒气。义叔反应很快,急速喊道:“退后。”

    我慢了一步,被寒气正吹个结实,全身如坠冰窟,像是无数小刀钻进骨头缝里。

    我情不自禁打了哆嗦,牙齿咯咯响。

    义叔站在门口,伸出手往里探探,惊疑道:“就算地下古墓的阴气,也没有这扇门里的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打着手电往里照,说来也怪,手电在外面好好的,一射进门里,顿时熄灭。义叔赶紧退到门外,犹疑不定。

    我小心翼翼跨进门,里面伸手不见五指,目不视物。只感觉阴冷深邃,似乎这不是房子,而是一个深深的山洞。

    我赶紧退出来,听到“嘀嘀”两声,掏出手机看。手机居然自动关机了。

    我把手机给义叔看:“叔啊,这道门里好像有电子干扰,电子仪器进去都不好用了。”

    义叔被我提醒,他也拿出手机,他的手机也自动关机了。

    义叔倒吸口冷气:“好家伙,不会吧。”

    “怎么呢?”我问。

    义叔道:“你知道法术的阵法,用科学的语言怎么解释吗?”

    我不明白为什么义叔问这个,摇摇头。

    义叔说:“磁场。法术阵法的核心理念就是通过布阵结界,形成磁场,开辟出和周围不同的空间。这间屋子里现在就有一个巨大的磁场,强大到居然能干扰电子仪器。”

    我听明白了:“是法阵吗?”

    义叔摇摇头:“不太清楚。如果仅仅是阴魂之气,就能造成这么强大的磁场,这里得死多少人?!”

    “咱们进吗?”我问。

    义叔上下看看我,狐疑道:“你受了阴寒之气,怎么像没事人一样?”

    “我也不知道。”我愣愣地说:“刚才全身都冷,一会儿就好了。”

    义叔想了想,没说什么,让我跟着他一起进。他从挎包里又拿出一根红蜡,点燃之后交给我,让我跟在他身后照明,进门之后一定要步步相随。

    我们走进门里,我一只手举着蜡烛,另一只手掩住火苗。这里除了冷,是没有风的,而烛火却摆动得非常活跃,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这里虽是一间屋子,却有走在荒郊野外的错觉,空旷感十分强烈。

    我不敢乱走乱动,紧紧跟随义叔,一步一步向前蹭,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想看看表,发现电子表的显示已经花屏了,全是乱码。

    义叔停下,轻声说:“把蜡烛抬高,你看。”

    我来到他的身边,小心翼翼抬起蜡烛,火苗闪动,我看到前面不远是一堵墙,墙边散乱摆放着桌椅。义叔让我看的正是这面墙,因为在墙上挂了一张巨大的图案。

    这个图案是一个造型诡异的符号,线条简单,却有与众不同的劲道。它极像一只人类的眼睛,长长的椭圆形,中间有一枚瞳孔。

    都说画龙点睛,一张人脸,哪怕没有其他五官,仅仅只有两只眼睛,这张人脸也能表露出情感。

    此时墙上这个符号就是这样,虽然只是一只眼睛,但能感觉到眼神深邃饱满,似乎冥冥中造世主正在通过这只眼悲悯地看着世事沧桑。确实有点宗教关怀的味道。

    我盯着这只眼睛看,越看越有感觉,越看越觉得似乎能和眼睛后面的人沟通。

    “你干什么呢?”忽然一声厉喝传来。

    我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用手掩住火苗。黑暗中义叔仅露出一张脸,他皱眉说:“这张图别总是盯着看,有点邪。”

    他越这么说,我的眼神越是控制不住,不由自主往那眼睛上瞄。

    “这个很可能是他们教派的标记,是一种宗教符号。”义叔说。

    “崇拜眼睛?”我喃喃问。

    义叔道:“这枚眼睛的轮廓如此狭长,眼角和眼尾细细长长的,一看就不是咱们中国人的眼睛。看来我的怀疑是有道理的,像东南亚的人种。前些年我和你婶子出国旅游,到过吴哥窟,在那里发现一块石碑,四面全都刻着同一张人脸,那张人脸没有其他器官,只有眼睛,和眼前所见差不多,邪门得厉害。”

    我听得入神,义叔说:“东南亚的巫师善于用降,屋里的东西你别乱碰,到时候中了降头会很麻烦。”

    我咽了下口水,后背发凉。

    义叔带着我继续往里走。我不清楚他靠什么辨认方向,走在这里,一片漆黑,我完全失去了方向感。

    转过墙,走了没多远,他做个手势示意我停下来。

    “怎么了?”我颤抖着声音问。

    义叔翘起下巴,示意我看向前面。我举着蜡烛,凑过去看,面前不远摆了一座灰蒙蒙的神龛,破旧不堪。

    在神龛的最上格,码了一排类似装蜡烛的玻璃底座,足有上百个,每个底座上面,都嵌了一根造型怪异的乳白色蜡烛,密密麻麻的让人脖子发凉。

    “全是蜡烛。”我惊叫一声。

    “这不是蜡烛。”义叔说。

    我凑近了仔细看,顿时如坠冰窟,确实不是蜡烛,是一根根人的手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