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鬼仔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06本章字数:2607字

    “义叔。”我轻叫了一声。

    义叔一怔,回头看到是我,火光中他的脸色惊恐,做了个手势,示意我不要说话。

    我又恐惧又是好奇,小心翼翼走了过去。

    来到义叔身旁,闻到一股极为难闻的气味,好像是煮什么东西。我往屋里看,里面暗暗的,唯一的光源就是义叔手里的蜡烛。

    蜡烛火苗极其微弱,奄奄欲熄,借着这点光,我勉强看到里面是什么。

    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四面是墙,没有窗户,特别的逼仄狭窄。里面没什么装饰,也没有家具,最怪的是,在房顶倒挂下很多东西。这些东西都是用细绳拴住,从高处垂下来,天花板上全是,乍一看能有百八十个,黑糊糊一大团,光线太暗,具体看不清。

    义叔看我来了,有些不高兴,可来都来了,不再说什么。他指了指最里面,示意我去看。

    我眯缝着眼,使劲往里看,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在屋子的最里面,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全身发白,不知是皮肤白,还是穿着白衣服,身材矮小,可能还不到一米三,骨瘦如柴,应该是个小孩子。

    这个怪人背对着我们,面向墙壁,我们和他之间隔着很多屋顶垂下的东西,像是隔了密密麻麻的竹帘。

    我贴着义叔的耳朵问:“怎么了?”

    义叔和我咬耳朵,他晃了晃罗盘,指着屋里的怪人,轻声说:“他站的地方最阴。”

    他又从兜里拿出老爷子生前用的钢笔,然后道:“我已经勘明,老爷子的魂魄就是被拘禁在那个地方。”

    “那我们怎么办?这个怪人很厉害吗?”我问。

    义叔道:“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问题,”他顿了顿道:“这个人压根就不是人。”

    我看向屋里的怪人,他背对着我们,一动不动。我倒吸口凉气:“不是人?!”

    “他身上的气息特别阴,”义叔说:“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总而言之就不是人。”

    “那……那怎么办?”我磕磕巴巴地问。

    义叔叹口气:“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家婶子收了人家的一百万,我就要帮她圆上,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刚才一直在犹豫,你来了也好。这样,你帮着端蜡烛,不要让火苗熄灭,我过去看看。”

    我不知说什么好,只好道:“你小心些。”

    义叔递给我蜡烛,他把罗盘放进挎包,上下利索,朝手心吹了两口气,小心翼翼往里走。他蹑手蹑脚来到屋里,碰到了第一排天花板垂下的东西,他打量着,小心避开,不敢去碰。

    随着他向里走,我也情不自禁往屋里走了两步,火苗子顿时闪烁起来,像是遭遇到了强烈的风。我赶紧用手掩住,慢慢抬起烛火,渐渐看清了屋顶倒挂的东西。这不看还好,差点没把我吓瘫了。

    屋顶上悬下来的,是一个个小孩的尸骨,每个都大约成人小臂长短,五官俱在,手脚蜷缩在一起,已经风化成黑乎乎的木乃伊。脚上栓了绳子,倒挂在屋顶,垂在半空,乍一看如同一块块烧焦的木头。

    我两条腿都软了,慢慢向后退,可能是阴气太盛,火苗子乱扑闪。这时,我看到义叔已经到了屋子最里面。

    此时此刻,他站在那怪人的身后。怪人像是感知不到他,面壁而立,一动不动。

    义叔从兜里翻出老爷子的钢笔,我隐约看到钢笔上挂着黄色的符咒,他在根据这东西上散发的气息,寻找老爷子的魂魄。

    说来也怪,开始的时候墙根下看不到有东西,而等到义叔一到那里,便隐隐现出一排黑色的罐子。

    这种罐子非常少见,又矮又胖,自罐口往下一寸,是扩出来的大脖子,越往下越细。我想起了王庸的怪梦,在梦里他看到有这样的罐子存在,罐子里装着炼制后的人魂。

    义叔小心翼翼徘徊,不敢惊动那个怪人,他慢慢走到墙角,左右看了看,俯身抱起一个罐子。

    我长舒口气,赶紧离开这里吧,神经都要崩断了。

    这时,屋子里的怪味突然强烈起来,还有咕嘟咕嘟的开水声。我端起蜡烛,朝着声音照过去,另一侧墙角,我们没有注意的地方,又露出一个人来。此人盘膝坐在地上,赤裸上身,特别精瘦,皮肤上遍布纹身,密密麻麻一大片,也不知纹的是什么。

    他面前是搭起来的简易锅台,里面烧着火,上面放着一个白色的精钢盆,盖着盖子,此时有水蒸气从缝隙冒出来,盖子边缘上下弹跳,怪味愈来愈盛。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就是神秘的平头男人,是他吗?

    义叔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一幕也吃惊非小,他抱着黑罐子,有些不知所措。

    烧炉子的这个人一直保持着看向炉子的姿势,特别僵硬,我揉揉眼再仔细看,鸡皮疙瘩起来了。

    烧炉子的并不是人,是一具已经风化的干尸,不知死了多长时间。光线太过昏暗,乍一看还以为是活人。

    我喊了一声:“叔,别怕,那是一具尸体,不是人。”

    义叔正迟疑时,面壁的那个人,突然转过身。这一转身,我们都看到了他的样子,我汗毛齐刷刷竖起来。

    这是个小孩子,光着身子,皮肤雪白,脸上五官只有眼睛和嘴,是黑森森的三个深洞,直直地看着义叔。

    义叔反应很快,蹲下身把黑罐子放到地上,朝着我的方向一滑,喝了声:“接住!快走!”

    地面很滑,黑罐子快速滑行,以极快的速度过来。我把蜡烛放到地上,紧紧盯着罐子。这东西可太金贵了,我们忙活半天,出生入死为的就是这个。

    罐子滑过来,我稳稳拿住。

    这时,我看到小孩子张着黑色的大嘴,尖嚎一声扑向义叔。

    此时此刻,饶是义叔这样的老江湖也紧张到了极点,他大吼一声,拼命想躲没有躲开,小孩紧紧抓住他的挎包。他往回一拉,包“撕啦”一声裂了,里面东西撒了一地,罗盘在地上滚动,滚向正在烧着的炉子,把精钢盆打翻,里面的东西洒了一地。

    屋里顿时怪味弥漫,熏得人睁不开眼。借着火苗的光线,我模模糊糊看到地上那一滩东西,说不清是什么,粘粘糊糊,肉肉堆堆,里面似乎还有器官在一下一下动着。

    我胃里翻涌,一股酸水往嗓子眼冒。

    义叔贴地滑行,哧溜一声来到我的身边。包里那些鸡零狗碎的东西,他也没心思捡了,现在逃命要紧。

    我捧着黑罐子,他一抄手从地上捡起蜡烛,此时这根红蜡已经烧成一小截,眼瞅着就要烧完。这是我们手头唯一的照明工具。

    我们转身正要走,黑森森的前方有一人拦住去路,他慢慢走进火苗照亮的区域,正是刚才屋里的怪小孩。

    难怪义叔说他不是人,这么快就能移形换影,从屋里跑到我们的前面。

    小孩黑森森的眼洞盯着我们,吓得我元神出窍。我下意识退后,回头扫了一眼,差点没把尿吓出来。

    屋里不知何时密密麻麻站满了全身雪白的小孩,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上没有五官,在眼睛和嘴巴的位置是三个黑森森的洞,他们一起面向我们。

    “这是东南亚黑巫术炼制的鬼仔。”义叔道:“至阴至邪。今天恐怕不能善了,小齐,一会我缠住鬼仔,你抱着黑罐子赶紧走,我想办法自己脱身。”

    屋里的鬼仔不说话,朝着我们走过来。

    义叔出手如电,用蜡烛火苗去烧面前的小孩,同时大喝一声:“跑!”

    那鬼仔好像特别怕蜡烛的火,往旁边一闪,我瞅准机会抱着罐子就跑,刚跑了两步没有跑动,衣角被人抓住,鬼仔站在我的后面,紧紧看着我。

    强烈的危机意识袭来,我知道自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