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藏着很多不知道的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06本章字数:2925字

    这个小女人淘到了好房子,又和大明星尔夫拍了照,高兴得意忘形,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说自己和老公的爱情长跑终于可以功德圆满,证领了,过些日子就要举办婚礼,特热情地邀请我们参加。

    尔夫面无表情,喝着咖啡。王思燕劝住小女人,暗示我们这些朋友还要聊点私事。

    老公拉住她,冲我们道歉:“我老婆太高兴了,碰到谁都说结婚的事,不好意思,打扰了。”说着,拽自己媳妇往外走。

    黑哥不由自主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小媳妇看见了,走过来问:“先生,你也是尔夫的朋友吗?”

    黑哥不置可否,点点头。小媳妇道:“我刚才听说你负责处理麦瑞小姐的后事?”

    黑哥“嗯”了一声,看看腕上的手表,这个举动告诉对方,我时间紧迫,你识点相,赶紧走吧。

    小媳妇忽然说了一句话,把我们都惊住了。她说:“先生,一看你就很厉害的样子,你会看风水吗,看看我们买的这间房子怎么样?”

    尔夫本来恹恹欲睡的模样,一听这话,眼睛里陡然散发出锐利的光芒,他看着黑哥。

    我也想看看黑哥在这种情况下,是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的。

    谁知道黑哥听到就像没听到,看都不看小媳妇,自顾自对尔夫介绍葬礼的流程。尔夫也是个极聪明的人,两人心照不宣,像说相声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相谈甚欢,把那小媳妇当成透明人。

    我开始正视黑哥了,他这个举动相当高明,小媳妇问的问题,他怎么回答都有毛病,索性就当没听见。高,实在是高。

    男人过来拉住自己媳妇,尴尬地笑:“你们忙,你们忙。”小两口撕扯起来,互相拌嘴,一边吵架一边出了门。王思燕看外人走了,把门关上。

    门一关,王思燕的黄毛男朋友放声大笑,尔夫也笑了,黑哥更是喜笑颜开。我坐在黑哥后面,心里挺不是滋味。

    尔夫站起来,十分郑重地冲着黑哥伸出手,黑哥赶紧跟他握握。

    尔夫夸赞:“黑先生很厉害,聪明,精明,业务娴熟,值得委托!现在我们就可以签合同,麦瑞的后事就交给你们了。”

    黑哥朗声大笑:“啥也别说了,尔夫老弟,我是东北人,活的就是一个敞亮,一个义气。你选我就选对了,我肯定把麦瑞小姐的后事办得漂漂亮亮。”

    尔夫坐下,喝口咖啡,缓缓道:“葬礼你们看着办,该多少钱就多少钱。不过有件事,对于我如鲠在喉,黑先生在处理丧事的时候一定要帮我处理到了。”

    “你说。”

    尔夫沉吟,没有说话。我们静静等着,过了一会儿,他搅动着咖啡,看着桌子说:“我女朋友麦瑞的死因,黑先生知不知道?”

    黑哥看我,我摇摇头。

    尔夫道:“思燕,你和黑先生说说。”

    王思燕说:“麦瑞在临死前吸食了毒品,她独自一人死在尔夫的公寓里,当时谁也不在,只有她自己,这一点警方已经调查清楚了。”

    “她的死赖不着别人。”尔夫加了一句。

    黑哥没说话,静静听着。

    “据警方调查,麦瑞是吸食毒品过量,产生了幻觉,她……”王思燕顿了顿:“在睡梦中,自己把自己给掐死了。”

    黑哥不动声色:“然后呢?”

    尔夫道:“最麻烦的是两点,麦瑞才二十岁出头,这属于横死夭折吧。再一个,她死前穿着红睡衣,听说特别邪,死后不入轮回。这几天我吃不好睡不好,一想起她死时的样子,心口像是堵了块大石头。黑先生,你们处理丧事的时候,看看能不能请来高僧道士之类的高人,帮麦瑞超度一下,不让她成孤魂野鬼。当然了,钱不是问题,说个数就可以。”

    黑哥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在场的人眼巴巴看着他,黑哥自顾自摸出烟盒,慢条斯理抽出一根烟。

    “是有些麻烦。”黑哥说:“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全世界一天天死的人多了,年轻人也不在少数,哪能都变成凶神恶鬼,好说好说。”

    尔夫站起来,突然对着黑哥鞠了一躬:“那就拜托你了。”

    我在旁边看得纳闷,总觉得这里有问题,尔夫这么爱自己的女朋友?为了女友顺利超度,不惜放下身段,给我们鞠躬。

    黑哥抽着烟,看着尔夫,竟然不躲不让,甘受了他一拜。他道:“尔夫老弟,你这串手链不错。”

    尔夫右手戴着一串手链,一直藏在袖筒里,刚才鞠躬,露了出来。尔夫道:“这是檀木手链,家母信佛,我也跟着信了一些。每天晚上都要捻着手链读《地藏经》,这是功课。”

    “好,好,功德无量。”黑哥说。

    我们当场谈妥,尔夫不计较细节,当场签字,另外交了五千块钱的定金。看样子,他是真的非常信任黑哥了。

    我和黑哥办完事从小区出来,坐回车上。黑哥让我先别开车,他把车窗摇下来,一直在抽烟,眉头锁着,陷入了沉思。

    等了一会儿,我轻轻问:“黑哥,咋的了?”

    “有问题。”黑哥敲敲烟灰。

    隔了一会儿,他说:“尔夫手腕上戴着的手链根本不是檀木的。”

    “那是什么?”我愕然。

    “是桃木的。”黑哥道:“桃木辟邪,他在辟邪。”

    我倒吸一口冷气,没敢说话,黑哥咳嗽两声,把烟头弹出车窗,嘱咐我开车。

    在路上,他问我:“小齐,整件事你能不能看出点什么?”

    我想了想说:“目前所知道的尔夫两处房产里都死过人,高级公寓里死了他的女友麦瑞,我们刚才去的小区房子里也是个凶宅,死的是谁还不清楚,这两起命案都和尔夫有关系。麦瑞死的时候,房间是密室,尔夫不在场,死亡和他没有直接关联,整件事透着蹊跷。还有,尔夫一再强调让咱们找高僧为死者麦瑞超度,甚至给你鞠躬,到底为了什么?”

    “再联系到他的桃木手链。”黑哥给我补充。

    我心下明澈:“难道说,尔夫被横死的女友缠上了?他撞邪了?”

    黑哥道:“他急着变卖这里所有的房产,要逃到南方生活,很说明问题。这里肯定藏着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

    “黑哥,我们能超度吗?”我问:“一旦超度没有作用,尔夫还是被鬼缠,他会不会和我们翻脸?”

    黑哥闭目养神:“我刚才很仔细地打量尔夫的面相,此人命带煞气,官印极重,现在正是他大红大紫,如日中天的时候,走的是命中鸿运,鬼也怕恶人,他现在虽然说撞邪,却并无大碍。不过等再过几年,他鸿运过去,运势走低,那时候会怎么样,就不好说喽。咱们只管他这一时,肯定不会管他一世,眼前事只要对付过去就行了。具体怎么做,我心里有数,你不要问了。”

    “黑哥,你还会看面相,你给我看看,我怎么样?”我开玩笑说。

    黑哥还真就睁开眼,仔细给我相相面,微微笑:“你未来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但近期会发生什么,我一目了然。”

    “怎么呢?”我问。

    “你如果不好好干,就会有炒鱿鱼失去工作的危险。”黑哥嘿嘿笑。

    这一句话堵得我好半天没喘上气,心里这个腻歪,不再和他说话,开车径直回到单位。

    其后几天,工作的重点就是忙活麦瑞的葬礼,她的父母从外地来了。麦瑞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爸爸妈妈都是学校的中层干部,据说女孩从小就温文尔雅,因为长得高,身材好,兼职做了模特。虽然说嫩模名声不好,家里人却很开明,支持女孩自食其力。麦瑞乖乖巧巧的,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能看出尔夫对于麦瑞确实一往情深,在告别厅,他一个大明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嚎啕大哭,泣不成声。参加葬礼的不乏娱记,把这感人的一幕拍下来,发到微博微信上。我偷着刷了刷微博,网上已经有粉丝在自发组织悼念麦瑞的活动,还为她点了蜡烛。

    许多歌迷都路转粉,纷纷表示尔夫这歌星有情有义,不像某某结了那么多次婚,也不像某某搞婚外情。

    尔夫的人气直线上升,当然也不乏有喷子质疑,这只是一场炒作。

    葬礼进行得有条不紊,进行到火化这一步,众人进了火化厅。按照流程,尸体火化后要捡骨灰,尔夫主动请缨,麦瑞的父母岁数不小了,受不了这个刺激,就没让他们看。

    火化间是殡仪馆重地,那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黑哥带着我,还有尔夫,我们三人进到火化间。

    麦瑞化得美美的,穿着一身漂亮衣服,躺在传送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