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暗潮汹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6本章字数:3056字

    “心心,你跟我说实话,温朗到底是谁的孩子?”从一开始,冯媛就存在疑虑,当年温心那么喜欢凌启昊,怎么可能一转身就跟别的男人怀了孩子,这一点,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媛媛,我——”温心欲言又止,水眸中晦涩不已,似有难言之隐。

    这个时候,温朗醒了,妈妈妈妈的叫。

    二人的话题就此打断,温心实实在在地松了一口气,她的儿子醒的真及时。

    在冯媛看来,温心初到人生地不熟的国外一定受尽了委屈和苦难,八成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所以才吞吞吐吐的,也就不执著地追问,深怕勾起对方的伤心旧疤。

    日子有条不紊地过着,温朗在新的幼儿园里熟悉了几天,和小朋友们相处地十分融洽。

    三天后。

    E市盛廷大酒店。

    温氏与凌氏合并成的凌天房产成立一周年晚会,就在这里举办。

    温锦涛身为凌天的二股东董事,在业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是首当其冲。

    穿着一身裸色晚礼服的温心纳闷,老头子为什么非得让她来参加。电话里,温锦涛是下了圣旨口令完全不给人拒绝余地的,今晚不来,以后都别认他这个父亲。

    末了,还叮嘱道,那个孩子就不要带来了。

    温心敢怒不敢言啊,她的孩子难道见不得人么!

    无论如何,她硬着头皮来了,而且做好了与凌启昊会面的尴尬准备。

    后来,当温锦涛把一个公司的青年才俊介绍给她的时候,她终于回过神来,原来爸爸是打算给她拉皮条,不,介绍对象相亲。

    宴会大厅明亮奢华,地板光可鉴人,上流社会的男人女人们盛装出席,衣香鬓影,谈笑间觥筹交错,绅士又透着矜贵。

    即便是五年前,温心亦很少参加这种类似的宴会,不适应是肯定的,还不至于显得小家子气,总的来说,可圈可点,仪容大方,她的妆容与穿着并不会让她显得鹤立鸡群,过分引人注目。

    “温小姐,你好,我是销售部的经理何俊。”

    “你好,我叫温心。”

    温锦涛把人撂下了,二人彼此交换了姓名,握了手。温心发现,对方确实是一个根正苗红,前途无量,长得还一表人才的好对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温锦涛的眼光挺到位的。

    这样一个身心健康又十分健谈的青年才俊,能接受带着一个孩子的她?温心表示怀疑,八成是爸爸隐瞒了一些实情吧。

    温心正打算委婉地问,你丫是不是被骗的了时候,一把骄傲的女声冷不丁凑了进来。

    “哟,瞧,这不是温心姐姐么,这么多年,你可一点都没变老啊,快三十的人看上去跟二十出头似的,听说你刚回国了,我是你妹妹的好朋友唐丽莎,还记得我吗?”

    温心皱着眉从头到脚打量了穿着一袭玫红色短款礼服,妆容明艳的女人,终于快三十了?胡说八道,她明明才26好么!真是的!

    和印象中整天跟在温瑶旁边张扬的唐家千金联系在了一起,原来是她。

    “唐丽莎,好久不见。”出于礼貌,她打了声招呼。对唐丽莎,温心确实没什么好印象,当年温瑶会打凌启昊的主意,少不了这个女人的教唆和挑拨。

    唐丽莎美眸在二人身上转了转,温心就感觉此女不安好心,果然,下一秒,她把矛头对准了何俊:“这位先生,有点眼生啊。”

    “唐小姐,您好,我是凌天集团销售部的经理,何俊。”

    唐丽莎的大名,一般人想不知道都难,一个过气家族的千金,整天打扮地像只花蝴蝶似的,想方设法地攀上这个总裁啊那个豪门公子……说她是朵交际花,一点都不为过。这种场合,自然少不了她。

    一个经理的级别,唐丽莎哪里会看得上,连手懒得伸出去,扯着嗓子轻讽道:“温心姐,何俊先生不会就是你的丈夫吧,我可听瑶瑶说了,你的儿子都有五岁了呢。咦,不对啊,你不是在国外生的么,何先生在国内,是我误会了,温心姐是未婚先孕,孩子是谁的我们还不知道呢!”

    话落,何俊的面色尴尬了一下,温锦涛可没告诉他,温小姐是生过孩子的。

    怪不得,他怎么可能高攀上温家的千金小姐呢!

    温心暗道:这女人,果然是来者不善,口无遮拦。

    她一个锐利的眼神刨了过去,尼玛不说话当我是乖顺的小喵咪啊,她笑容得体,言辞辛辣地回击:“非常感谢唐小姐对我的关心,我离异带着一个孩子最起码行的端做得正,行为检点,总比某些人到处红旗遍地彩旗飘飘到处勾搭来的好吧。”

    “你什么意思?”果然,唐丽莎美眸一变,气呼呼的,嗓门再度大了一个分贝,“你说清楚,谁勾搭了?”

    “唐小姐,你可不要误会,我又没说你,你这么激动干嘛?”温心皮笑肉不笑的道,这个唐丽莎咋咋呼呼的,弄那么大动静,不知道丢人现眼的是谁呢!

    这边出现了骚动,众人窃窃私语,温锦涛王美琴以及温瑶凌启昊闻声过来了,一时间,她们成了晚宴上的焦点人物。

    温心一个头两个大,何俊夹在中间亦是左右为难。

    “姐姐,丽莎,发生什么事了?”温瑶疑惑的问,她身后是脸上仍带着些淤青的凌启昊。

    温瑶一来,唐丽莎便借题发挥,委屈的道:“瑶瑶,我不过就说了你姐姐有孩子的事么,她就恼羞成怒了,还骂我到处勾搭,你来给我评评理。”

    众人掩嘴:你到处勾搭本来就是事实啊。

    温瑶嘴角勾起一记冷笑,拍了拍唐丽莎的肩膀,劝道:“丽莎,我姐姐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了,她独自养大一个孩子够不容易了。”

    唐丽莎闻言后不语,温瑶见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了,一脸抱歉的对何俊道:“何经理,虽说姐姐以前年轻不懂事,遇人不淑,被人欺骗,才会未婚先孕,她可是一个好女人,你要好好的珍惜。”

    她表面上听起来是在给温心说话,实则就是要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下不了台。

    何俊则冒了一脑门的热汗,他还能怎么办,只能干干地应声。

    心中打定了主意,待会他就要跟温董事说清楚,他并没有深入交往下去的意愿……即便惹恼了温董事,也罢了。

    众人窃窃私语,对温心或指指点点或嘲笑,温锦涛的脸色极是不好看,一个两个的,都不给他安生,今天是什么日子,就知道吵吵闹闹惹是生非!

    温瑶冷笑,姐姐,过了今天,恐怕整个E市,但凡顾忌名声的男人,可是都不敢娶你了。

    就连何俊这种普通男人都嫌弃你,更何况凌启昊呢!

    温心手中拳头紧握,别以为她不知道,王美琴和唐丽莎正等着看她的笑话呢。她岂会轻易认输,灰溜溜的逃走?既然你丫都不在乎爸爸的面子,我何必对你客气,她蓦地抬起头,面露坦荡,落落大方,正视对方道:

    “妹妹,你可别信口雌黄,我是离异,跟你口中的未婚先孕有着本质的区别,对了,我差点忘了,你高中的语文成绩是比较差,所以才会连E大都没考上,你要是有空的话,还是得多读书,免得在公司里总被人当成跳伞兵,让人看我们温家姐妹的笑话,是不是?”

    温心不动声色的一番回击,把温瑶呛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顿时哑口无言。

    虽说富家千金买个文凭是很稀松平常的事,但大家都是要面子的,被摆在明面上说出来,自然是难堪的。

    众人谈论的焦点很快转移到了凌家的准儿媳妇,温瑶身上。

    凌父凌母听了,面子上隐隐有几分挂不住,温家的姐妹俩到底在搞什么!

    凌启昊久久没有站出来给自己的未婚妻说话,自然是因为前几天的事情,理亏而底气不足。

    “温心,够了,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自己的妹妹呢!”沉不住气的王美琴喝斥道。

    温心有点无奈,这一个两个,死命地揪着她不放。但凡明事理的都知道到底是谁在挑事,谁咬着谁不放。

    “各位,抱歉,我先失陪了。”跟女人吵架是一件天底下最累人的事,温心觉得厌烦,最大的原因还是她看到父亲阴鸷而发黑的脸色,决定息事宁人,给父亲留点面子,不让事情恶化下去。

    她知道,再闹下去,凌启昊一定会被牵扯进来,到时候,好好的周年晚会就被搞砸了。

    她以为事情可以告一个段落。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

    “妈妈——”脆生生的童音传来,奏响了整个大厅新一轮的高潮。

    众人循声望去,发出一道唏嘘声。

    这种场合,按理说是不会出现小孩子的,所以大家才会如此诧异与关注。

    温心神情一怔,是温朗的声音,只见那小胳膊小腿,背着小书包的小人儿小脸雀跃中带着一丝巍颤颤地跑了过来。

    “妈妈。”

    “朗朗,你怎么来了?”他今天应该是寄宿在幼儿园里的啊,怎么会出现在酒店里。

    “是那个人带我来的,他说,他是我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