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他跟你不合适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80字

    “温小姐是真心的?”靳亦霆微微侧脸,光洁的额头与五官的组合如行云流水般的流畅,眸色如墨,几分幽深莫测,几分趣意盎然,叫人捉摸不透,又惊心动魄。

    “嗯。”温心发了一秒钟的愣怔,用力点点头。

    “女人,你总算聪明了一次。”他低头轻笑,勾唇时的模样配合上得天独厚的容貌,魅惑无边。

    温心窘:……难道她之前给人的影响很笨吗?

    郁闷,她明明是精明果断型的女人,好么。

    但是,好像现在无法对某人心怀怨恨。

    “啊!靳总裁笑了,他怎么那么迷人啊!”

    “他在看我,他在看我,艾玛我不行了……”

    “……”

    这两个女人说话那么大声靠得那么近是想咋样,靳亦霆这厮倒是脸不红气不喘的,想来对这种恭维花痴已驾轻就熟,温心却是浑身不自在。

    唉,果然是看脸的时代啊。

    女人们只要见到一张迷人脸蛋,连最基本的功能问题都可以忽略不计选择性失忆。如果靳亦霆哪天为自己正了名,恐怕整个E市的少女到师奶都会为之疯狂的。

    温心正愁找个借口脱身,毕竟绯闻这种事情众口铄金,跟靳亦霆扯上关系,绝没有好处。

    妖娆的唐丽莎举着高脚杯娉娉袅袅的凑过来,眼神勾人,要多骚包就有多骚包,一包娇媚的嗓音,没把温心的鸡皮疙瘩给抖落无数。

    “靳总裁,我叫唐丽莎,您可以叫我莎莎……”

    靳亦霆既不答应,也不作声,漫不经心地扫了主动搭讪的女人一眼,眼底带着不一抹转瞬即逝的厌恶。

    那么重的香水味,是打算掩盖原本的俗味么。

    左右感觉多留无意,温心就不打算妨碍某些女人掉金龟婿了,说不定一个干柴一个烈火真能勾搭上,她趁机抱着温朗悄悄的离场。

    虽说把男人的谎言给揭穿了,她这个温家大女儿的风流情史铁定是成了八卦杂志的重点专栏,唉,这次真的是出名了。

    温心在楼下大厅遇到温锦涛,准确的说是温锦涛特意追上来的。

    “心心,等等,爸爸有话要对你说。”温锦涛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发现,自己跟大女儿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爸,很晚了,我想先把朗朗带回去。”温心皱了皱眉头,昂起头,目光很是平静的道。

    朗朗就窝在她的怀里,头靠在她的脖颈间,小家伙好像是睡着了。

    她永远都伪装不了乖巧的女儿,说几句大义凌然以及懂事的话,来宽慰温锦涛。她没有那么伟大,父亲明明就在偏袒温瑶。

    单单是他的态度,就让她很难受。

    “心心,我知道你在怪爸爸,你妹妹她……都是被美琴给纵容惯的,我已经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当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于公于私,爸爸也很为难……”温锦涛越说越是小声,明显的底气不足,眼里带着几分愧疚。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希望爸爸转告她,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温心还是第一次看到温锦涛有如此柔软的一面,在她的印象中,父亲一直是不苟言笑,甚至是凶巴巴的,平时工作忙碌。

    回来后,还是头一遭跟他面对面的好好说话。

    这么一闹,老头子对她失踪五年,并带回了一个孩子的事情,忽略了不少。

    近距离端详,温心发现他的两鬓多了不少白发,眼角的皱纹和抬头纹也多了好几条,即便保养做的再好,毕竟是年过半百五十多岁的人了。

    她的心不禁又软了几分,没有方才的激动与亢奋,那种叫嚣着跟温瑶撕破脸的冲动。

    “不会的,你妹妹她已经认错了,也对我再三保证,她只是害怕你跟启昊——”

    “我跟凌启昊绝对不可能了,所以你让她大可放心。她当成宝贝的男人,别人未必会稀罕。”

    她知道这么说会让温锦涛觉得有几分赌气,而温锦涛还真的就这么认为了,认为她余情未了。

    他瞥了一眼已经熟睡的小人儿,眉略略皱着,声线低沉的问:“孩子的爸爸在哪里?你这五年究竟过的怎么样?”

    温心的手臂不自觉地收紧怀中的温朗,眸光开始躲闪,晦涩不已,“爸,这件事情我以后再告诉你。”

    温锦涛没有深问,只是有些心疼她,这孩子在外面的几年一定是受了很多委屈。他张了张嘴,想让她回来住,可是依温心的脾气,和美琴住在一起,肯定会发生矛盾的。

    温锦涛递了一张银行卡过来,“里面有一笔钱,你先收着,就当是我这个外公给他的见面礼。”

    说完,他的脸色仍带着几分不自然。

    一个长期被大男子主义给占据的说一不二的中年男人,在原则问题上退步了。

    温心眼眸有点发怔,却没有立即伸出手接过,“爸爸,你的意思是接受朗朗了?”其实她想要的不多,她把温朗带回来,并不是准备接受大家的冷嘲热讽与看不起的目光。

    温锦涛的态度转变让她微微有所动容,在自己父亲面前,自尊骨气神马的根本不重要,她不是那种不懂得变通的傻白甜,她苦兮兮的不就便宜了别人。

    正欲接过,却被一双染着大红色指甲的手给捷足先登。

    王美琴用一种沙嗲撒娇的口音道:“对了,锦涛,我在美容院办的年卡过期了,正好给我用吧!”

    说罢,她竟不由分说地把卡给收入了昂贵的香奈儿手包里。

    温心除了皱眉不爽,更是鸡皮疙瘩掉一地。都一把年纪了,她居然好意思学年轻小姑娘,人家是卡哇伊,您这可就成了风骚了。

    “美琴,你给我拿过来!”碍于一楼大厅里人多,温锦涛低喝道,王美琴突然出来捣乱,完全打破了他的设想。

    虽然说温锦涛压抑着低怒的样子有几分可怕,王美琴自然是深知丈夫的脾气,嘴硬心软,事实上也挺好忽悠的,她错开几步,笑着道:“我们温心能耐大着呢,连靳氏总裁这个高枝都攀得上,怎么会看得上这点小钱呢,哎呀,锦涛你就是杞人忧天了!”

    “小妈,当心祸从口出四个字,我跟靳氏总裁不过是认识的朋友罢了,请别把你脑中的龌蹉想法套用到我们的身上,可以吗?”这女人死皮赖脸地抢了爸爸给她的钱不说,居然还想顺带污蔑她,温心不甘示弱地回击。

    她原来以为温瑶是不懂事的小女孩,五年前的所作所为也不过是意气用事,到今天为止,她发现这是有其母必有其女,遗传基因在作祟。

    “锦涛,你看她,这什么态度?我就算是后妈,可也带着一个妈字吧!普通朋友?你才刚刚回国没几天,就和他交上朋友了?”王美琴叉着腰气结,这死丫头得理不饶人,敢情以后是要骑到她头上来了,不给她点颜色看看,怎么给瑶瑶出气!

    她可没忘记,瑶瑶被锦涛训得两个眼睛红红的,都是拜温心所赐。

    “够了,少说两句!”女人一吵起架来,事业型的男人就会显得异常的烦躁,比如温锦涛。

    他素来要面子,大厅里有不少的前台和服务员已经在交头接耳的议论了,刚刚在晚宴上已经够注目了,他不想再节外生枝。

    王美琴就是看准了温锦涛的软肋,顺势借题发挥,假模假样的道:“锦涛,我可是为她好啊,靳总裁是什么人呢,连当红影星和千金名媛都上赶着倒贴的,怎么会看上温心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顶多是想跟她玩玩,到时候惹出什么事来,丢的是我们凌天集团的脸哪!”

    “小妈,既然如此,你帮我转告一声温瑶,别到时候再来挖我的墙角,那才真的是丢凌天集团和爸爸的脸呢!”

    温心明智的没有选择跟王美琴斗嘴,她很累,而且她不想把睡着的朗朗吵醒。

    闻言,王美琴精致妆容下的面色青白交加,岂有此理!

    她正欲反唇相讥,温心有些疲惫地抢先一步道,“爸爸,如果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

    “心心,等等——”温锦涛蓦然想到了什么,警告式地瞪了一眼王美琴,气呼呼地说,回来再找你算账,二话不说追了出去。

    王美琴嘴角却是勾起了一道得意的笑容,温心,跟我斗,你还嫩点,出嫁的女儿想从温家拿钱,门都没有。

    “爸爸,你想说什么?”温心皱了皱眉,到底还是被温锦涛给追上了。

    “心心,今天的事你受委屈了,你小妈的脾气就是那样……你和靳氏的总裁到底怎么回事?”

    温锦涛的神情异常的严肃,好像他之前说了那么多话,铺垫就在此处。

    “我跟他真的没关系。”温心语速极快,回答的次数太多,真心觉得累人。

    “心心,美琴有一句话没说错,你跟靳亦霆你们不合适,且不说高攀,他那样的家庭根本不可能会对你认真的,爸爸是担心你会受到伤害……”

    温锦涛话没说完,就被温心信誓旦旦的保证给打断:“爸,你真的是杞人忧天了,我不喜欢他,而且他肯帮我完全是看在朗朗的面子上,所以你放心吧,以后我跟他也不会有机会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