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他是我表哥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61字

    后来某天,靳BOSS悄悄地把温心家的房门钥匙配了好几把。

    简直难以置信,堂堂的靳大BOSS居然会在一张小沙发上蜷缩了一晚。

    其实温心也没怎么睡意,大概是家里突然多了一个男人,到了凌晨三四点,挡不住瞌睡,迷迷糊糊地眯了一下。

    醒来,阳光微暖。

    她习惯性地手臂往身边摸去,被窝空了,朗朗不在。

    小家伙上了几天幼儿园,能够独自穿衣洗簌,她的儿子果然聪明能干,又省心。

    想着想着,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朗朗——”

    她随便套了件外套,走到客厅,蓦然想起,靳亦霆貌似还在她们家。

    说起这件事情,简直是匪夷所思,她明明看过天气预报的,怎么三更半夜下那么大雨……

    正在此时,温朗和靳亦霆有说有笑的开门进来。

    “妈妈,妈妈,你起床了,我和靳叔叔把你的早饭买回来了,有你最喜欢的皮蛋廋肉粥。”朗朗迈着小胳膊,欢快地簇拥上来。

    他得意洋洋的脸上,就差没写着‘快来夸我吧’几个字。

    温心一下子卡词了,本来打算埋怨他几句,不可以随便跟陌生人出去。但小家伙一定会义正言辞的告诉她,靳叔叔不是陌生人。

    所以,她只能作罢。

    “好了,时间不早了,赶快吃早餐吧。”她不动声色地打量了靳亦霆,这家伙身上穿的崭新的西装分明不是昨天那套被打湿了的皱巴巴的啊!

    温心眯起双眼:那么问题来了,衣服是哪来的?

    餐桌上,温心一直不在状态。

    虽然是三人的组合,怎么看怎么别扭,这是从温心角度出发的。

    “妈妈,你怎么不吃?”温朗小朋友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靳叔叔每天都能陪他和妈妈一起吃早餐,那该多好啊!

    “昨天晚上吃的太多,有些积食,宝贝,你多吃点。”

    “哦。”温朗心想,可是,妈妈你老盯着靳叔叔看,难道就饱吗?

    后来,某一天,温朗从幼儿园老师那里学到了一个成语,秀色可餐。

    温朗小朋友对秀色可餐的解释是:妈妈只要一看着靳叔叔帅气的脸蛋,就可以当饭吃了。

    “靳先生的手机忽然有电了?”她斜睨着他,水眸微露审视之意。

    终于来了。

    她开始发难了,反应还不算迟钝。

    靳亦霆抬起深邃含笑的眸子,脸不红气不喘地解释道:“七点钟,助理要是没有联系上我,就会自动启动手机内自带的GPS定位系统,确定具体位置。”

    “还有这功能?”温心多瞥了一眼,什么手机?乌漆麻黑的,也就是比一般手机薄一点,看上去高大上一点。

    好吧,超级有钱人的世界,她果然不懂。

    难不成,刚才他那眼神,是在看白痴的意思?温心窘,好吧,她承认,她是一个物理加数学兼技术文盲。

    看着她犹自疑的神态,靳亦霆非常满意地挑了挑眉,打算趁胜追击,继续道:“温小姐,以为我昨晚在撒谎吗?”

    那灼热的带着些许震慑力的眼神紧紧锁住,温心发觉她是越来越怂了。

    当初,她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傻呼呼地敢当面挑衅靳亦霆。

    温心的头更低了,脸更红了。

    饶是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还是抬起头,坚决否认:“没,怎么会呢,我当然不会。”

    “是么?”靳亦霆淡淡的应着,眼角的笑容更深了。

    她心虚哪,全程没吃了多少东西。就算他说的手机没电,车子没油,大雨总造不了假吧!

    一起出门的时候,遇到一个小插曲。

    对门的李大妈正好也出门买菜,正好撞见了温心三人。

    五六十岁的大妈么,大家懂的。平日里啥爱好没有,最喜欢说东家长,西家短,管闲事,说是非。

    不过要说恶意,是没有的,这只能怪华夏名族持续繁衍和发展而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

    “温小姐,朗朗,你们出门啊?”李大妈嗓门嘹亮,中气十足,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不断地往靳亦霆身上徘徊。

    “李奶奶好。”温朗甜甜地叫了一声。

    “朗朗真乖!”提着菜篮子的李大妈继续热情的问:“温小姐,你丈夫回来了啊,今儿第一次看见,跟你儿子长得真像。”

    靳亦霆但笑不语,也不解释,这句话他听好几个人说过。

    他不禁疑弧,真这般像?

    温心面色发窘,叫她咋说捏?

    如果回答是的,她感觉在靳亦霆面前会抬不起头的。

    如果回答不是,那么请问在大清早,一个身份不明的陌生男子从一个单亲妈妈家走出来……

    那可是她好不容易塑造出来的洁身自好,贤良淑德的形象啊!

    温心的大脑飞快地运转了两秒钟,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大妈,他不是我丈夫,他是我表哥。”

    “李大妈,孩子上学要迟到了,改天聊。”

    温心抱上朗朗,带着靳亦霆迅速地逃离‘案发现场’。

    她真是一个不擅长撒谎的姑娘啊!每次一说谎,就心虚难安,这个习惯真的不好,很不好。

    李大妈喃喃:表哥?不太像啊。

    不过,这帅小伙长得可俊啊,跟电影明星似的。哎,没准真的是哪个明星,待会儿跟王婶一起买菜的时候,好好探讨探讨,商量着要签名什么的。

    “我送你们吧!”

    刚走出小区大门,靳亦霆就打开了一辆深色的迈巴赫车门。

    温心同学虽然说从小家境不错,对于化妆品香水鞋包以及名车名表的奢侈品的概念不强,她只觉得靳亦霆的车好像是换了一辆,但看起来清一色的低调奢华有品味。

    车如其人,这话一点不假。

    “不用麻烦了。”温心欲拒绝,纠缠来纠缠去,可就纠缠不清楚了,她得及时刹车。

    “随你。”出乎意料的,对方亦没有刻意强求。

    他只是随便地站在车边,那大长腿,高颜值,完全秒杀一线国际男模,尤其是那精致绝伦的五官,不知让多少过路的,上至五六十岁的大妈,下到十来岁的小学生,回头了又回头。

    他眼眸中透出的几分慵懒与隐约高冷的气息完美的结合。

    那一刻,阳光太晃眼。

    人的心理往往是犯贱的,之前靳亦霆一直有莫名其妙接近她和朗朗的意图。说死缠烂打,谈不上,人家明明没表态,一切都做的合情合理,丝丝入扣,恰当好处。

    若说为啥对她们母子那么好,难道是因为朗朗的缘故?

    “妈妈,我快要迟到了,能不能让靳叔叔送我们?”小家伙拽了拽她的袖子,软软糯糯的声音恳求道:“妈妈,幼儿园的老师说,迟到会扣我的小红花。”

    唉,没办法,谁让她对朗朗这熊孩子完全木有抵抗力啊。

    “靳叔叔再见。”

    下车后,朗朗凑到车窗前,和靳亦霆两个人窸窸窣窣地说了几句话。

    可疑,有鬼。

    温心好像闻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这两人,一搭一唱的,会不会是串通好的?

    待靳亦霆的车开走了,温心笑眯眯的问:“朗朗,刚才你和靳叔叔说什么了?”

    朗朗抬起头,天真的说:“妈妈,你现在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像‘不怀好意’这个成语。”

    温心笑容一僵,自从她每天让朗朗背成语,这熊孩子越来越会用成语了,可惜,没用对地方,有他这样损自己亲妈的么!昂!

    她耐心的纠正:“朗朗,妈妈刚才那叫和蔼可亲,语重心长。不怀好意是形容那些打算对你做坏事的人的奸诈的笑容,明白了吗?”

    “哦。”朗朗虚心地点点头。

    温心不打算跳过那个话题,趁热打铁:“朗朗,我们跟靳叔叔不一样的,是有距离的,以后大概也不会见面了。”

    所以她不希望朗朗跟靳亦霆太亲近,尤其是,她意识到,朗朗错误地下意识地把一个比较友好的成年男性定义到爸爸的身份上。

    “妈妈,朗朗知道了。”

    小家伙乖巧的应道,但温心分明瞧见了他失落的眼神。

    她揉了揉温朗的小脑袋,这孩子,太懂事了。

    可嘴上答应的好好的,转眼跟靳亦霆又会玩在一起,就像他上次说,不喜欢靳叔叔,完全是口是心非的作派。

    罢了罢了!

    小孩子就是存有逆反心里的,过几天,没见到人,兴许就忘记了。

    温心对于昨天,温朗被一个随随便便的陌生男子给接走了,对朗朗的班主任老师表示强烈的不满。

    “对不起,温朗家长,是我没有弄清楚情况,非常抱歉……”老师的态度非常诚恳,一个劲儿地道歉,本来火气非常大的温心顿时气消了一大半。

    温心真的没打算闹事,孩子们进了教室里,可周围零零星星的还有几个家长在围观,引起了一些骚动。

    这个时候,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穿着职业装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她面容甜美,气质姣好,并自称是园长,在了解了情况之后,一脸歉意的道:“温小姐,很抱歉,因为我们的失误,让孩子陷入了危险之中,我可以保证,今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她顿了顿,道:“另外,我会对孩子的班主任老师,做出开除的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