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陪酒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38字

    闻言,女老师眼眶哭的红红的,吱吱唔唔地不敢作声,那小模样别提有多可怜了!

    这个年轻女老师,应该是毕业没多久刚刚参加工作,没经验也是可以体谅的么。

    温心是嘴硬心软,一个没忍住,替她说了几句:“顾园长,这个处分会不会太严厉了,能不能给她一次机会,好在孩子也没出什么事。”

    顾园长的态度本来是很坚定的,后来其他几个家长一起给女老师求了情,顾园长才勉强松了口。

    毕竟女老师平时对待孩子的耐心,还有教育等等工作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

    最后顾园长做出了其他较轻的处分,女老师哭得叫那一个感激涕零,感恩戴德啊!以后还不得对孩子们加倍的上心。

    事情得到了圆满的处理,温心便安心了。

    顾园长在听说了学生家长的名字时,眸光不动声色地在温心身上探究,审视了会儿,微笑着提议道:“温小姐,为了表示我的歉意,请你喝杯咖啡如何?”

    原来是她。

    顾清清心中自有一杆天枰。客观评价,长得漂亮却不妖艳,眉间几分倔强,却容易感情用事。

    “啊,我还有点事,园长,不用这么客气。”温心愣了一下,受宠若惊,毕竟她只是一个学生的家长,你一个大园长,日理万机地特意招待,会不会太热情了点?

    热情过头,可就不对劲了。

    说起来,顾清清还真是能干,看她的样子,应该不到三十吧,年纪轻轻就成为一园之长,果然是事业型女强人。

    “温心,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顾清清凑近了她,越过了安全距离。

    “可以。”为毛她觉得顾清清的眸光好犀利,而且她没有理解错,对方分明在刻意套近乎。

    “温小姐跟司翰很熟吗?”

    温心的反应称不上灵敏吧,起码不在笨的范畴,说了那么久的话,终于问到重点了。

    “他是我闺蜜的老公。”看起来顾清清应该是认识司翰的,或者说,朗朗能进这所高大上的幼儿园,是司翰走了园长的后门?

    好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真相了。

    顾清清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像是松了一口气,复又解释道:“我是司翰和亦霆的大学学妹,我比你大不了两岁,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温心敏感地捕捉到了一个重要信息,亦霆?那不是靳BOSS的昵称?她是口误还是故意的?

    “不好意思,温小姐是司翰的朋友,应该认识亦霆吧?”

    温心摇摇头,果断道:“不认识。”

    开玩笑,姐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自找麻烦呢。

    顾清清拐弯抹角的八成是担心她跟靳亦霆有什么关系,唉,人家都说红颜祸水,她看是男色误人,靳亦霆这丫尽会惹桃花。

    二人也算是相谈甚欢,于是交换了电话号码,温心觉得,多认识一个朋友,对自己没啥坏处。

    她前脚出了幼儿园,后脚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一间广告公司的人事部负责人通知她去面试。起因是,她前几天在网上投了许多家简历,找工作这种事情自然是广撒网的好。

    虽然只是个本科,但E大的文凭多少还是有些含金量的。

    这不,活就来了。

    一个小时的面试,轻松搞定了总监助理的位置。好歹,姐也是留过洋的,喝过洋墨水的。

    好吧,她承认,她在异国他乡基本是靠兼职打零工度日的,压根儿没去什么正规单位,最重要的是,你能想象一个人在一个地方住了五年,周围的语言还是没怎么精通的感受么!

    公司通知她,明天就可以上班。

    一个星期过去了,她的工作和生活渐渐步入正轨,温锦涛倒是打了两次电话,让她回家吃饭巴拉巴拉的,她一看到王美琴温瑶就一个头两个大,索性就不回去了。

    而靳亦霆似乎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偶尔还是能从八卦杂志上看到他的新闻,E市人们对于他的性取向问题,争论热议着津津有味,呈两极分化之状。

    温心嘴角抽了抽:真受不了那些人,这有啥好争议的!

    靳亦霆性取向正不正常,功能有无障碍,跟你们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温朗前几天还会提及靳叔叔长靳叔叔短,后来好像是乏了,也就渐渐淡忘了。

    “温心,晚上有个应酬,你陪我去。”总监黄涛是她的直系领导,下班后,对方叫住了她。

    “总监,我家里——”还有一个萌娃要陪呢!温心面露难色,有没有搞错,她一个新来的助理,那种应酬客户的大场面,派她去,真的合适吗?

    黄涛有一双精明的眸子,一看就知道是个八面玲珑处事极为圆滑的人,他拍着她的肩,语重心长地道:“小温啊,知道当时那么多人来面试,为什么我就录取了你吗?”

    温心不动声色地躲开对方的魔爪,扯了扯嘴角,带着些天真的口吻问:“为什么啊?”

    话说,那天面试她也没看到几个人,黄总监这牛逼吹大了吧!

    “因为我看好你啊,小温,年轻人,好好干,将来一定会有前途的!”黄涛说了好一番予以重任的话,那感觉就像把她当作接班人在培养,温心受宠若惊,顿感压力三大。

    “可是,我不会喝酒。”

    “没关系,你只要跟在我身边,撑撑场面就好。”

    “真的吗?”真的只是撑场面?温心皱了皱眉,对他的话表示质疑。

    ……

    毕竟领导开口,反悔已是来不及,她下班了之后马上去幼儿园把朗朗给接了,送到冯媛家。

    只希望晚上能早点结束,否则老是夜不归宿的,麻烦冯媛和司翰多不好意思啊!

    华灯初上,E市娱乐街上一派灯红酒绿,繁华奢靡。

    温心亦步亦趋地跟在黄涛身后,在侍应生的指引下,进入了一间高级娱乐会所的包厢。

    一股烟酒之味混合着香水味扑面而来,温心下意识地想作呕,最后强忍住了,男女调笑声以及杯酒撞击声不断地传出,给整个包厢增添了丝丝旖旎味道。

    衣着暴露风尘味极重的女人与脸上写着纨绔与土豪二字的男人公开的搂搂抱抱,亲吻调情,作风大胆。

    温心越来越开始质疑,黄总监确定不是让她来卖笑的?

    自从她一进来,就感觉有好几道探究的目光直射而来,或探究,或审视,或色迷迷,好吧,她知道穿着职业装来这很怪异,大家也别太小题大做吧。

    黄涛走到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年轻男人面前,态度恭恭敬敬,点头哈腰,十足的谄媚样。想来花衬衫应该是她们要争取签约订单的负责人。

    二人交谈几句后,黄涛便向她招招手,“小温,来,快过来。”

    那表情,那模样,那声音,别提多像古装电视剧里,青楼的龟公,老鸨,扯皮条,……,好吧,她过分了。

    所以,温心稍稍迟疑了下。

    “小黄,你这个新来的助理挺害羞的。”花衬衫眼睛贼溜溜的在温心身上打转。

    那种感觉像是要把她剥光了似的,真特么的猥琐。然后,黄总监在她背后重重推了一把,笑道:“刚毕业的大学生,没什么经验,哈哈……”

    哈哈你妹,姐是有孩子的人了。

    这一跌不打紧,正中下怀,倒在了花衬衫的怀里。

    浓烈的烟味混合着酒精的味道没把她给熏死,她挣扎着起来,却被对方给按住,调笑道:“助理小姐,赏个脸,喝一杯吧!”

    他作势要灌酒,温心忙用手阻挡,趁机坐到了旁边的位置,喊道:“黄总监?”

    说好的撑场面呢?尼玛,把姐姐当成三陪了!

    她目光一转,刚刚的位置上哪里还有黄涛的人影,太坑了,她简直就是被红果果的算计了。

    “助理小姐,今儿这酒你要是不喝,就别想走了。”花衬衫恩威并施,其他几个貌似是特殊职业的女人也跟着瞎起哄。

    “就是啊,太不给吴经理面子了,出来玩就要有出来玩的样子。”

    “切,以为自己是在写字楼里啊,搞角色扮演啊!”

    “……”

    扮演你妹!姐姐这叫传统的职业装好么,而且是小西装加西裤。

    迫于对方人多势众,最关键的是门口一走进来杵着的那两个黑衣人保镖身材实在是太壮硕了,温心觉得硬拼没有好下场,必须以柔克刚,采取迂回战术。

    水眸一转,她豪爽地接过花衬衫手里的酒杯,憋住气,一饮而尽,滴水不漏。

    众人皆是讶然,方才还故作清高的女人,那可是杯烈酒啊,居然一口气就喝下去了,眼睛都不带眨的。

    有人拍手,有人起哄,有人

    “臣哥,臣哥,觉没觉得她跟那个谁很像啊?”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对着沙发正中间的男人说道。

    温心擦了擦嘴角,心道:这人眼神挺毒辣的,没,姐姐我是跟去年挺红的电影女明星长得挺像,不过,人家是整的,我是天然的。

    她强自压下胸口肚子里的火热,面色立现酡红,扬起头,客客气气地道:“对不起,我能不能先去个洗手间,再进来陪大伙喝个尽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