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把她扔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56字

    靳亦霆却是连正眼都没瞧他,寒眸往包厢里搜索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了沙发边只穿着一件无袖衬衫的昏迷不醒的女人身上。

    他眸光一凛,神情明显不悦,有人敢打她的主意?有经过他的同意么。

    如利剑般射向旁边尚拿着米白色小外套的保镖,那保镖头皮一紧,就说现在吧,明明对方胸腹肌以及身体强壮程度都不如自己,偏偏周身透出来的压迫感与气场,分分钟让人窒息般的颤抖,更别提他在商场上对对手使用惯有的雷霆手段。

    保镖手一抖,衣服便往下掉。

    花衬衫和贼眉鼠眼面服心不服啊,臣哥在E市称得上有头有脸的风云人物,谁不争相巴结季氏银行这个财神爷,可靳亦霆却把季公子直接当作空屁,不就是个功能障碍者么,长得再狂拽炫酷,装的再哔哔,哪又怎么样?

    “季公子,这位小姐是我们总裁的朋友,如果有失礼之处,还请见谅。”徐恒露出了公式化的微笑,毕恭毕敬却是不卑不亢地对季允臣说道。

    他能说,他早就习惯了BOSS的做事方式么,不是害怕季允臣,只是没必要得罪,但是BOSS大人的脾气,太直接了,连个弯都不拐,所以接洽这种事情自然落到了他的头上。

    季允臣面上没表情,桃花眼眯眯笑着,心里早就风起云涌了。

    到他的包厢里带走他的人,一个小小的助理身份,哼,靳亦霆果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剑拔弩张的一瞬间,娱乐会所的老板额头直冒汗,肥硕的身子往前凑,点头哈腰地跟季允臣讨好告饶的,“季公子,刚到了两个上等的妞,还是处呢,那脸蛋那身段,跟影视红星曼露有的一拼,要不,把人带来您过目?”

    明知道这个家伙是个势利眼,而且他偏向的是靳亦霆,他现在是断然不能撕破脸的。

    “好吧,既然是靳总裁的朋友,本少爷就卖你一个面子。”季允臣心里呕的慌,嘴里仍客客气气地道。

    花衬衫和贼眉鼠眼分明感觉到了季公子眼底隐藏着的不爽,这得多大的耐力,真是捏把汗。

    “谢谢季公子!”

    徐恒大步一迈,将温心扶了起来,撑在肩上,幸好她的份量不重,轻飘飘的,可是,他还是费了一番力气,为了避免触碰到温心的敏感部位。

    虽然暂时不清楚BOSS对温心小姐的打算,他若是冒犯了,总归不好。他跟随靳亦霆多年,真的是头一次见到BOSS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

    徐恒气喘吁吁,BOSS大人走的倒是步履轻盈,背脊笔直。

    “把人放下,你先回去。”靳亦霆瞥了一眼仍在熟睡,且警觉性如此之低的女人,胸口腾地窜起了一点火星子。

    如果不是他凑巧碰到了,是不是她就被其他男人看光,甚至是上了或者把头给撞破……岂有此理,从前生过孩子的事他管不着,至少目前,他还没上手过的女人,让别人给弄脏了,很不舒服。

    靳亦霆给自己的解释是,他有洁癖。

    但见BOSS神情幽暗,阴沉难测,想来是有些怒气未发,徐恒低低地应了一声,果断离开。

    半个小时过后。

    温心幽幽转醒,下意识地捧住头,头疼欲裂,待意识清醒,猛然慌了一瞬,心跳加速,她还没死……幸好……当时她是傻逼了,发生天大的事也不能自杀去啊,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死了多窝囊懦弱。

    直到温心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方回过神。

    耶,她这分明没在包厢,没有轰乱的音乐,和呛人刺鼻的香水酒精味道……而是在车的副驾驶座上。

    “靳……靳亦霆,你我……”

    好吧,她承认她被吓到了,如此完美的一张侧脸,非靳亦霆莫属,她只不过昏了一眨眼的功夫,她怎么就上了靳亦霆的车。

    “想不到几天不见,温小姐居然流连于声色场所,干起了陪酒的工作。”靳亦霆转过脸来,眸色黑沉,毫不留情的冷嘲热讽道。

    “我没,我那是工作需要。”温心激动的解释,你才陪酒,你全家都陪酒。

    她已经很委屈了好不拉,差点就晚节不保,这家伙就不能说几句软语安慰,反而是极其严厉的苛责,真的让人情不自禁的生气,情不自禁的想反驳他,忤逆他。

    可关键是人家及时赶到,把你从狼窝里解救出来。

    于情于理,她是应该感谢对方纡尊降贵和仁慈。

    “把工作给辞了。”他冷冷的道,完全是命令式的口吻。

    温心傻了愣了,微张着唇瓣:霸道总裁发飙了?

    尽管她心里已经把黄总监给叉叉了又圈圈,也打算明天霸气地拍桌子走人,可这话轮不上靳亦霆来说吧。

    她皱了皱眉:“靳先生,我辞不辞职,跟你有关系吗?”

    她用的是和蔼可亲的调调,完全不存在任何挑衅和攻击性。

    没错,那只是温心童鞋单方面一厢情愿的想法,落在靳BOSS的耳朵里就两样了。

    这女人,还真是嘴里不含糊。原以为借宿那天,她的态度有所软化,隔了一个星期,又是那副回避与保持距离的状态,真的是很不听话。

    看来,他有必要好好的调教,直到完全驯服。

    也许有人会觉得他兴师动众,其实不然,但凡他想的,他要的,绝对值得花心思。

    但是,得到和驯服之后,至于把玩时间的长短,那可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二人四目相对,他眸光幽暗,眼底闪过一抹势在必得。

    她水眸润亮,真心不明白,靳亦霆到底有何目的。

    空气中,依稀有火花在无声地碰撞,他们各不相让。

    只不过,这火花过后,双方的呼吸相交,眼神纠缠气氛莫名其妙的变得暧昧了。

    “我只是在建议温小姐,毕竟小孩子没有父亲在身边已经是莫大的不幸,如果他的母亲……”靳亦霆撇了撇性感的唇,却只是恰当好处的点到为止,并无再僭越。

    他想,刚刚是失了分寸,乱了情绪。

    这不是他,靳亦霆从来不是被自我冲动情绪牵着鼻子走的人。

    温心脸一红,但凡她自己出了点什么事,的确是对不起朗朗。

    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理智道:“靳总裁请放心,我的孩子我能照顾好,不会让他以我为耻。今天的事的确是意外,最后,还是非常感谢您的仗义相救。”

    说完,温心推开车门。

    靳亦霆噙着一抹笑,问:“不用我送你?”

    “不必麻烦了。”她未曾停顿,干脆利落的下车关门。

    靳亦霆望着她的背影,性感玫色唇边渐渐漫出了一记邪邪的弧度。

    温心自以为十分潇洒帅气,可是下车后,她就悲剧了。

    尼玛,靳亦霆把车开到了海边。

    这可是海边啊!一望无垠的海边啊!

    E市是海滨城市,大约从市中心开个四十几分钟的车程,就可以到达滨海的沙滩。

    问题是,现在这个季节是春季,夜里气温低,海边当然傻逼的游客,而且,旁边的公路上几乎连的士和私家车都寥寥无几。

    果真是海风呼啸,鸟不拉屎。

    靳亦霆有毛病啊,好好的干嘛带她来这种地方喝西北风。

    貌似,刚才他们的谈话结果有些不愉快,貌似她刚才很有骨气的说了结束语。

    正当温心纠结于如何拉下脸,恳求靳亦霆带自己回去时,靳亦霆的车启动了。

    谁知他把车掉了一个头,嗖地一声,直接开走了。

    没多久,寂寥的路灯尽头,逐渐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什么情况?

    我去!

    靳亦霆真的把她一个人撂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这个人是不是有间歇性精神分裂症,为什么对她忽冷忽热的。

    明明前一刻好心的帮助了她,后一刻却又对她不闻不问,前后派若两人,心思深沉难以琢磨。

    听说这种僻静处是最容易引发和滋生犯罪的场所,最关键的是她只穿了一件无袖衬衫,海风一吹,咯吱咯吱的作冷。

    她越想越是委屈,抱着胳膊瑟瑟发抖,朝着波澜起伏的海面,懊恼的大喊:“靳亦霆,你个混蛋!”

    为什么现在的男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温心想哭,其实并非全然是靳亦霆的缘故,包括头上的伤,包括她在会所包间里软弱无能的自己,她实在是太蠢了,一开始就不该进入那种不正经的娱乐场所,难道就不能动动脑子么,还真特么以为自己是玛丽苏女主,凡事都能逢凶化吉,开金手指么。

    后来她又想,靳亦霆并不欠她,反观之,处处显得自己比较任性。

    搞什么飞机,她干嘛要无缘无故的自我批评。

    唉,看来她今晚真的只有先走回去,然后看看有什么私家车可以拦的,否则就做好走到天亮的准备吧。

    十分钟之后。

    随着轿车疾驰在马路上的声音,强烈的白光乍现。

    蹲在路边休息的温心抬起头,用手挡住了眼睛,心里别提多烦躁了,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无良的司机,靠近行人的时候,就得马上关掉远光换近光,否则该多刺眼啊。

    “滴滴——”两声车鸣响起。

    最后车开到了她的跟前,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