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亲子活动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39字

    “上车。”副驾驶的车门大开,传来了靳亦霆低沉好听的男音。

    温心愣怔,继而拧眉,他到底是良心发现,还是真心在耍她?

    温心糊涂了,她自问看人不准,遇人不淑,这一点,从凌启昊身上就可以体现得淋漓尽致。

    如果良心发现倒还好说,如果是耍她……

    “最近新闻里好像有报道说,凌晨十二点左右是公路色狼时常出没的犯罪时间段,到现在为止已有不少妙龄女子遇害……”

    靳亦霆见她犹豫的表情,唇角一勾,似漫不经心地说道,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方向盘上打着圈圈。

    纳尼?

    闻言,温心顿感周围冷风嗖嗖,灯影树影幢幢,暗沉的月色中出现一记绵长而恐怖的狼叫声。

    受害者都是妙龄女子!!!不是温心往自己脸上贴金,谁让她长得嫩呢。

    此地不宜久留啊!

    一道纤细的身形几乎是没有迟疑地,便爬上了副驾驶座,关好了车门。

    靳亦霆眉睫低垂,墨色的眸子闪过一抹愉悦的表情,唇瓣微抿,立即发动了引擎。

    夜色分外痴缠,橘色的路灯下,随着车速的加快,尾部卷起了层层的烟雾与飞沙。

    靳BOSS又多了一样恶趣味:这女人,真的很好骗。

    所以,以后多骗骗,骗骗更健康。

    ……

    第二天,温心气势汹汹地到了公司,准备找黄总监秋后算账。

    岂料,一走进写字楼里,同事们这一堆,那一簇,交头接耳,神色凝重,气氛颇为不寻常。

    她正要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只见总监办公室里走出来一个绑着绷带石膏,一瘸一拐,拖着一个纸箱的男人。

    如果她没有看错,那种纸箱子一般是辞职或被炒鱿鱼的员工,的必备用品。

    虽然此人鼻青脸肿,到处都是淤青,但温心还是把人给辨认出来了,赫然是她兴师问罪的对象黄涛黄总监。

    他怎么成了这幅惨样?

    这么一来,搞得温心不知所措。

    黄涛一看见温心,不知是心虚使然还是别的原因,面露惊恐之色,加快了慌慌张张的脚步,这一快不打紧,本就腿脚不利索,一不小心,摔了一个狗吃屎,纸盒子里的随身物品跌落满地。

    神马用过的纸巾,一次性筷子不算新鲜,居然连套子,内裤,不明药物‘金戈’都蹦出来。

    霎时,所有的人轰然大笑。

    没曾想,黄总监看起来蛮强壮的,原来那方面无力呢,还需要用药。

    黄涛本就身居总监的高位,此时弄得狼狈离职,更兼隐私被暴露在大庭广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温心哭笑不得,连报复此人的欲望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直到总经理办公室秘书走出来严肃喝斥道:“上班时间,都站着看什么,还不回去做事!”

    一声发作,这一个个地迅速回座位,假装忙碌起来,但眼角余光仍不住地扫到地上呲牙咧嘴的黄涛,幸灾乐祸的偷着乐。

    “温心,来一趟总经理办公室。”

    “哦。”

    总经理居然为昨天晚上黄总监假公济私陷害同事,破坏公司形象,损坏公司名誉的行为而向她这个小小员工道歉,态度莫名的良好,温心受宠若惊,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作为补偿,总经理还问她想调到哪个部门,除了部长以上的职位,通通好商量。

    饶是如此,对于温心这个职场新人而言,哪里敢自不量力,痴心妄想高位,故而她客客气气的拒绝:“总经理您看着办吧,我服从公司所有的安排。”

    事后,总经理对温心是赞不绝口:年轻人哪,不骄不躁,肯脚踏实地,将来定有一番大作为。

    最后,她的辞职信就直接扔垃圾桶里了。

    一整天下来,温心捏捏自己的脸,当真跟做梦似的,踩在地上头重脚轻,轻飘飘的。

    公司是怎么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的?

    黄涛身上的伤是谁打的?

    她脑中有一系列的疑问,靳亦霆英俊得令人窒息的面孔猝不及防地钻进来,会是他么!

    回想起昨晚靳亦霆的所作所为,每每想感谢他吧,偏偏过会毒舌得能气到她跳脚,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

    在你对他好感值往上涨的时候,狠狠地推翻和颠覆。

    综上所述,靳亦霆得的不是生理上的功能疾病,而是心理上的间歇性精神抽风障碍疾病。

    性格上更是忽冷忽热,捉摸不定。

    唉,不去想了,既来之则安之。

    黄涛离职了,总监之位总不能空着吧,太阳自然是要朝起暮落的,所以总经理从别的部门调过来一个资深老员工,而且是个女的。

    女上司比男上司难相处,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

    新来的总监人称眉姐,三十多岁,一副高冷御姐范,看上去生人勿进,温心作为助理,与她的相处谈不上精诚合作的愉快,也算是按部就班,相安无事,日子恢复平静。

    没几天,黄涛就彻底从公司众人的话题中消失了。

    转眼,朗朗在幼儿园待了将近半个月,表现十分良好,老师对朗朗赞不绝口。

    小家伙虽然没有直接兴奋地向她炫耀,望着客厅白色的墙面上多了的几张奖状,温心竟无语凝咽,敢情她家儿子从小就是个腹黑帝。

    “妈妈,星期五幼儿园有户外亲子活动,老师说让家长去参加……”小家伙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软糯糯的声音欲言又止。

    “亲子活动?”温心思忖了一下,揉揉他的头,“那妈妈过两天请个假陪朗朗去好吗?”

    朗朗憋着嘴,闷闷地答应了一声。

    温心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小家伙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蒙头就往房间里去了。

    怎么了,又有谁惹到小家伙了?

    还是他并不喜欢参加集体活动?不对啊,老师明明说朗朗一开始不太爱说话,后来就跟小朋友们打成一片了。

    朗朗外型虽讨喜,却是每每故作少年老成样,摆出一副忧郁小生的面孔。说好听的是懂事,乖巧,实则会藏心事,性格内向。

    不放心的温心打了电话给班主任老师,果然,原来星期五的户外亲子活动每个小朋友必须要两名家属陪同参加,否则有些小游戏将无法进行。

    朗朗是因为没有爸爸单亲的关系,所以情绪才会显得低落。

    夜深了,小家伙侧着身子睡着了,温心轻抚他的脸蛋,凝视着安静的睡颜,眼神发怵,一时间心中惆怅万千。

    她心道:其实也不一定非要爸爸参加吧,比如冯媛就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她就不相信,除了朗朗,就没别的孩子是单亲家庭了。

    母子俩各怀心思过了一夜,而且双方非常默契的没有提及这件事情。

    日子如流水一般,很快到了约定的日子,星期五。

    温心与温朗起了个大早,母子俩穿着白色的运动服运动鞋,清清爽爽的,两人的五官又是得天独厚的精致漂亮,自然是十分养眼。

    来到幼儿园门口,便觉得人声鼎沸,热闹不已。

    那黑压压的人头攒动,密密麻麻地望过去,至少有一百多人。这仅仅是两个班的小朋友和他们的家长。

    温心远远张望,冯媛那个不靠谱的怎么还没来,该不会是睡过头了吧?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朗朗同样踮着脚不断地往马路上一个劲的瞧,眉心紧紧地拧着,面容严肃。

    温心的性子急,跟冯媛是一个德性,所以两个人的关系才会那么要好,她拨通电话,忙道:“我的冯大小姐,说好的八点整幼儿园门口等,你人呢?”

    电话另一头,传来了冯媛抱歉的声音:“对不起啊,心心,本来我早就出门了,可司翰忽然肚子疼得厉害,我现在陪他去医院的路上,亲爱的,等检查完,确定司翰没事,我马上就赶去你那,行吗?”

    “啊,没关系,看病要紧,你陪司翰吧!不用着急,我这里没事,你不用赶过来了。”温心有些羞愧,原来她竟是错怪冯媛了,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怎么事情就是发生的这般巧合。

    是啊,此时坐在驾驶座上开车的冯媛童鞋也想不通。

    副驾驶座上传来了司翰啊呜啊呜的呻吟,捂住肚子翻来覆去。

    “司翰,你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冯媛余光扫了一眼司翰,急的脸上火辣辣的,一路狂踩油门,就差没闯红灯了。

    真是不明白,明明昨天晚上她们两个运动到很晚,司翰的精力也挺旺盛的,怎么好好的就犯病了,难不成是疲劳过度导致的?

    “好的,老婆你慢点开,否则我肚子没疼死,就先被你的漂移给震晕了!”司翰的头昏脑胀明显大于腹内的绞痛。

    在冯媛专心致志开车的时候,司翰的金丝框镜片中闪过一记精光。

    回想起昨天晚上靳亦霆的一通电话,绝对狂拽炫酷的命令式口吻道:“司翰,你听着,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明天早上你必须拖住你老婆,一个上午不许离开你的视线。”

    后来,听冯媛提了一句,明早答应温心去参加幼儿园的亲子活动,七点半可以叫她起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