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太讨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40字

    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变得好漫长。

    温心的精神都是高度紧绷着的,任他外面再喧嚣,她就是埋头不动。

    直到那剧烈晃动的感觉消失了,她一点一点地抬起头,蓦地,数道目光直射而来,脸颊火辣辣的。

    “到终点了?”温心后知后觉的道,整个人的反应一直处于迟钝中。

    “是啊,我以为你舍不得我的怀抱,故意假公济私。”低低的笑声自头顶上方传来,满含揶揄。

    啊?

    她愣。

    往上看,是他线条流畅,棱角分明的下巴,以及微微抬头时,浓黑的睫毛,说起来他真的很像最近某国特别火的华哥,但五官和个子都略胜一筹。

    “看看人家,孩子都那么大了,夫妻之间还那么有情趣。”

    某个女人对自家男人撒娇道。

    男人看了眼自家老婆水桶般的身材,凉凉的反驳:“你要像她这么小鸟依人,我也可以有情趣的。”

    ……

    拜托,二位大哥大姐,你们俩说话能否小声点,生怕别人听不到么。温心已无力吐槽,只觉

    “你,你先放开我。”

    温心窘,脸颊爆红,手忙脚乱的挣扎,真的是丢死人了!

    不过她为毛有一种越挣扎,越推开,越是欲盖弥彰的嫌疑感。

    “好。”

    只听耳边一声低低的应答,温心的身子甫一腾空,竟是像坐自由落体一般,向下失重坠落。

    “你,靳……”

    温心眉心打褶,五官皱成了一团,屁股开花,疼哪!

    她眼泪汪汪地抬起头,狠狠地瞪了那个笑得春光灿烂,毫不避讳地发出爽朗的嗤笑声的某个罪魁祸首!

    “靳亦霆,你太过分了!”温心真的很想爆粗口,尽管她一直觉得自己不是淑女,却是忍住了。

    经过后来的几次三番的相处,发现其实靳亦霆并无恶意,反而一次次的帮助她。如第一次见面那般口无遮拦谩骂诋毁,她是万万不会了。

    靳亦霆收住笑意,悠悠的道:“你让我放手的,不是吗?我只是尊重女士的意愿。”

    温心沉下脸来,坐在地上半响站不起来,咬牙道:“我是让你放手,可我没让你突然放手。”

    刚刚她居然觉得这个家伙很有男子汉的味道,至少对女士还算绅士……她错了,她大错特错了!

    为什么靳亦霆总有本事在你对他好感大增的时候,将美好的感觉破坏得一干二净。

    为什么一下子那么温柔富有魅力,一下子又变得让人超级讨厌。

    究竟什么样的才是最真实的他。

    是的。

    她发现他又笑了。

    笑,笑屁啊!

    她想狠狠地捏他的脸,最好是捏的变了形状。

    即便是如此可恶的靳亦霆,因为长得好看,便让人很难真正的讨厌。

    所以,温心心里矛盾极了。

    温心一定不会知道,靳亦霆此刻的感受,在他眼里的温心是如此生动美丽,自然而俏丽,不需要任何妆容,清水出芙蓉。

    就连她脸上的阵阵红晕,都显得俏皮可爱。

    “来,大家都看着呢,我拉你起来。”靳亦霆半弯下身,伸出修长的手,在温心面前停留着。

    温心堵着一口气,任旁边指指点点,视线密集,就是不动。

    “你确定要一直坐着,不起来?”他好像失去耐心,声音微沉,因为此时的温心颇有几分无赖的既视感。

    温心索性不说话。

    看吧看吧,霸道总裁要发怒的征兆。

    可她的恶趣味心理就似乎偏要对着干。

    她不爽,超级不爽,就让大家认为你在欺负我。而且,本身就是你在欺负我,好么。

    “不起来,是想要我抱你吗?”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他眸光一勾,似真似假地说道。

    话落,温心一下子似火烧屁股一般,弹跳了起来。

    开玩笑,姐姐可不是木偶娃娃,你想抱就能抱的。

    第一次没准备就算了,第二次哪能那么轻松让你得逞。

    昂着头,只见他眼底噙着一抹讪笑,那可恶的眼神分明在说:瞧,这不是起来了么!

    温心气结,脸涨成了猪肝色。

    他是故意的!

    这人怎么会那么讨厌的!

    她气的要死,他却乐得有趣。

    温心十分怀疑靳亦霆的目的,他其实是来报复她的吧!

    这个时候,激烈的掌声响起,原来小朋友的第三棒已经到达终点,全场的家长老师都在为胜利者欢呼喝彩。

    满头大汗的朗朗扑哧扑哧地跑过来,兴奋的大叫:“妈妈,靳叔叔,朗朗赢了,朗朗是第一名!”

    温心望着孩子的笑脸,无法抑制的开心,大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顿时什么气都没了,心都软了,还计较什么。

    “朗朗真棒!我的儿子是最棒的!”温心美滋滋的夸奖。

    靳亦霆揉揉小家伙的头,目露赞许。不知道什么原因,总之,对温朗,他是不由自主地亲近。

    这并非他笼络的手段,他就是要对温朗好。

    ‘一家人’其乐融融,只可惜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明明是温朗第一个到达的终点,前三名里竟然没有他。

    小家伙的脸一下子耷拉了下来,表情木讷,尽管他什么都没说,却无法掩饰大大的眼眸深处的失落与沮丧。

    那委屈的模样,好像眼泪随时会滚落下来。

    温心看在眼里,她气势汹汹地跑到班主任老师处,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的问:“王老师,这个名次,会不会弄错了?”

    王老师回神,面露抱歉:“温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关于你们这一组的名次是存在争议的,因为其中一个环节,温小姐作为第二棒,却没有按照比赛规则来进行,所以评委商量后决定,判你们犯规。”

    “啊,是这样啊,我知道了,谢谢王老师。”

    温心眼神闪过一丝不自然,竟然是她的原因,如果不是她摔倒了,靳亦霆根本不可能抱她,从而犯规,害得朗朗输了比赛。

    满心愧疚的温心不知道该如何跟朗朗解释,小家伙似乎对这次比赛看得很重。虽然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可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大人的一句肯定赞扬比不上一张奖状一块奖杯来的实际。

    “温小姐,温心?”

    一记女声脩然响起,打断了温心的思绪。

    温心抬头,妆容精致又干练的顾清清,踩着黑色大气的高跟鞋,眼神带着几分特有的矜骄出现在眼前。

    “园长,你找我有事吗?”她一时间没有想起来,现在灵光乍现,顾清清之所以来找她,原因一定是靳亦霆。

    她险些忘了,顾清清是靳亦霆和司翰的学妹,所以她当然看到了高调的靳亦霆。

    而且从上次的谈话中,她明显感觉到顾清清对靳亦霆是有想法的。

    你认识亦霆吗?顾清清的问话言犹在耳。

    自己果断地答了:不认识。

    而今天她和靳亦霆以及温朗是以夫妻以及一家三口的身份亮相的,前后口径明显的自相矛盾,这会儿顾清清对于她这个半路杀出的情敌,十有八九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们能聊聊吗?”她浅笑着道,笑容只停留于表面,不达眼底。

    “好。”温心明知道来者不善,还是同意了,女人和女人之间需要交流,更何况,顾清清是朗朗学校的园长,身份特殊。

    瞥了一眼远处一大一小的两道身影,靳亦霆好像是在安慰小家伙吧。

    她跟着顾清清走到教学楼的侧面。

    这个女人穿着高跟鞋,居然脚步‘踢踏’‘踢踏’的,比她穿平跟鞋的还快,正说明着顾清清是个非常理智精明又成熟的女人。

    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个极有品味,懂得享受和生活的人。

    “我们开门见山吧。”顾清清蓦地停下脚步,转头。

    “啊?”温心以为她最起码要铺垫一下。

    装什么傻!顾清清一直以为自己是看走眼了,想不到温心如此工于心计,定是对学长使用了什么手段。

    她叫人办的事没办妥,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便宜了温心。

    “你和亦霆学长到底是什么关系?”顾清清在压抑,她把所有负面的激进的阴暗的情绪抑制下去,她要保持园长的形象。

    “我跟他真的没什么关系。”温心实话实说,面容诚恳。

    “温小姐不要把我当傻瓜,可以吗?”顾清清冷冷地注视着她的脸,眸光犀利地仿佛要穿刺她内心的小秘密。

    温心当然不希望被顾清清当作情敌,要知道女人的妒忌是很可怕的,她的妹妹温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连把男人灌醉,然后主动投怀送抱这种不要脸横刀夺爱和倒贴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园长,我真的没有骗你,今天靳先生来帮忙参加亲子活动,完全是受了温朗的拜托,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什么意思?”

    很显然,温心的解释非但没有用,反而把事情越描越黑。

    “温朗,你儿子,学长为什么要看在他的面子上?”顾清清瞳孔骤然放大,美眸疑狐,“难道——”

    难道温朗和亦霆学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们的关系是——

    “园长请放心,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靳先生只是单纯的很喜欢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