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粉底太厚,没认出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41字

    面对顾清清的主动套近乎,靳亦霆微眯着眼,瞥了满怀期待值的顾清清,说了一句绝对秒杀的话。

    “粉底太厚,没认出来。”

    顾清清的脸色就跟调色盘似的,精彩得不得了。

    温心发誓,她真不想笑的,最多是忍俊不禁,虽然是实话,不知道靳亦霆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这么红果果的诋毁和否定一位女士的妆容,像话吗?

    刚才顾清清在她面前说的暗恋啊交往啊怕都是一厢情愿,自我虚幻的陶醉。名不正言不顺地来警告她,对靳亦霆不要存有非分之想,还真是有点牵强。

    温心极度无语地瞪了他一眼,希望他别再语出惊人了。

    否则园长一不高兴,立马让她带着儿子走人,那就真的杯具了,她死的太冤了。

    “顾清清是吧,我开玩笑的。”

    在顾清清窘迫的几乎站立不住的时候,靳亦霆唇瓣勾起,神色耐人寻味的补充道。

    “学长……那么多年你还是那么幽默……”顾清清努力给自己找回点面子,挤出一丝自信从容的微笑来,她知道,温心现在一定是在看自己的笑话,那又怎么样。

    你先得意着吧,靳亦霆的身边的位置只有她,只能是她顾清清。她不会被任何女人给打败。

    “学长,如果不是温心对我说,我差点以为你早就结婚生孩子了,不过,你今天的打扮,那些家长老师们应该没有认出来。”

    “哦,是么。”靳亦霆回答的很简洁,女人明显的意图他怎么会没看出来,但他不打算解释,累,而且没必要。

    然后温心心里默默的补充:还以为霸道总裁会说,对于我不想看到的新闻,你认为会出现在明天的报纸杂志上么!

    霸道总裁就是那么自信!

    顾清清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接话,感觉越发窘迫,甚至是难堪。

    温心在一旁听着就费劲,霸道总裁的情商实在是太令人捉急!可是她明智的没有插嘴,万一靳亦霆语出惊人,再不小心对她说出充满歧义的话,那可真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怪不得靳亦霆单身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女朋友,简直太不会讨女孩子欢心了。这会儿,她竟有些同情顾清清了,居然能保持处于路人甲的暗恋生涯数年,而坚持不懈,精神可嘉,绝对是真爱。

    “先失陪。”

    靳亦霆似乎不愿多聊,语气客气,冷漠疏离,直接迈着大长腿离开。

    转身的时候,幽深的眸子颇有深意地瞥了温心一眼。

    好吧,温心大致明白是什么意思。

    她从善如流地朝顾清清点头示意告别,一不小心热脸贴了一个冷屁股,对方眼神冷冰冰的,没搭理,应该是仍处于尴尬之中,没回过神来。

    顾清清虽然说话有点儿臭屁,喜欢自作多情,严格来说,还算是通情达理,对她的态度不算糟糕,应该不至于对温朗做出公私不分的事情。

    不过宁愿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这句话永远是真理。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

    温心匆匆跟了上去,勉强持平速度。

    心里则犯起了嘀咕,他到底是装蒜呢,还是真不认识顾清清啊?

    靳亦霆突然停下来,转过身,以至于温心来不及刹车,一鼻子撞了上去。

    “你干嘛突然停下来!”温心撞的眼泪汪汪,抱怨道,要是鼻子变塌了,那可就破相了。

    “明明是你走路不专心,低着头,还要强词夺理吗?”靳亦霆牵起嘴角,好笑的说道。

    温心捏着鼻梁,抬起头,“哎,……”这人怎么倒打一耙!

    “抑或是,你想要投怀送抱,也不必找这种烂的借口吧。”

    “你……胡说八道,强词夺理,我懒得跟你说!”见鬼了见鬼了,这家伙为什么对她笑得如此春光灿烂,微风和煦的,简直太不科学了!

    他对顾清清和其他女人的态度,与对她是截然不同的。

    仔细一想,还真不是她自作多情。

    “靳亦霆,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话一出口,温心就想甩自己几个嘴巴,叫你嘴快,叫你嘴快!

    你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这种话有什么可问的,人家肯定或者否认,都很尴尬啊。

    靳亦霆缓缓地俯下身来,对她的评价是:反应虽然迟钝了点,还不算太蠢。

    温心怔忡地看着他的俊容在她面前逐渐放大,一时间腿软脚软,腰子僵硬,完全动不了。

    尤其是靳亦霆的眼睛像一块墨色的磁石,每当他目光状似专注的时候,似有一种浓情蜜意在其中酝酿,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没法躲,根本躲不到。

    因为她是普通女人,而且是一个心没所属的女人,所以对示好和放电的魅力男性,该死的木有任何抵抗力。

    温心猛吞一口口水,她真担心,万一靳亦霆真喜欢她可怎么办!

    后来她发现,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脑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你觉得自己哪点比顾清清强?”讥诮讪笑的声音从两片薄薄的唇瓣中滑过,让温心如梦初醒,瞬间旖旎尽消。

    她回神间,靳亦霆早已挺直了腰,神情玩味,捉摸不定。

    温心窘,面若桃花,好吧,她又自作多情了,无论是哪方面,生活,事业,家庭,等等,顾清清确实令人佩服和羡慕,可以说是年轻有为,而她只不过是一个初入职场的菜鸟和有些糟糕的妈妈。

    但是,你丫这么讽刺我,真的很打击人!

    温心闷闷的反驳:“最起码我有儿子啊,朗朗已经五岁了。”

    而顾清清比她年纪大,快奔三的人,还孤家寡人,暗恋未果,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结婚生子。

    闻言,靳亦霆居然半响没想出反驳她的话来。

    这女人,思想还真是莫名其妙分不清重点的乐观,与常人不同。

    人家如果要生,孩子起码可以上初中了。

    生孩子是女人的最基本功能,有什么可炫耀的。

    原本高高兴兴的亲子比赛活动,因为没有获得名次,朗朗的情绪与早上相比,显得异常低落和平静。

    快结束的时候,冯媛风风火火地跑来。

    “心心,朗朗,我来了,比赛……还……来得及吗……”她跑得气喘吁吁,扶墙,在原地缓口气。

    温心翻了个白眼,你丫怎么不吃过晚饭再来?转念又想,比赛事小,毕竟司翰的身体要紧。

    温朗闷闷地道:“媛阿姨,比赛已经结束了。”

    冯媛以为是因为自己的缺席导致她们无法顺利参加,内心愧疚啊,一把抱住温朗,自责道:“小朗朗啊,阿姨对不起你,下次,下次阿姨一定补偿你,都怪你司翰叔叔不好,这里疼,那里疼,非要吵嚷着做个全身检查,排队挂号抽血,耽搁了一整天!”

    冯媛噼里啪啦的,语速快惊人,这货可以直接去当主持人的水平,温心感觉自个儿都插不上嘴,等她一嗓子吧唧完了,问:“嗯,媛媛,那检查结果怎么样?”

    冯媛道:“肝功能血常规,B超都验过的,身体各项功能都正常,除了——”

    “除了什么?”温心小小的紧张了一下,冯媛结巴可不是小事啊。

    她顿了顿,面色难得绯红,最后眉心一横,道:“除了要控制频繁的性,生活……”

    温心感觉头顶一群光秃秃的乌鸦飞过:“……”这话你也真好意思说出口!

    朗朗眨了眨纯洁的大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问道:“妈妈,什么是性……生活啊?为什么要控制啊?”

    温心和冯媛面面相觑,两人一起暂时性失聪失声。

    温心挑眉无声地瞪了一眼冯媛:好了吧,要你口不择言!

    现在怎么跟小孩子解释?

    “朗朗,媛阿姨告诉你,这件事情要等你过了18岁才能知道哦!”冯媛脸不红心不跳的解释,一边蹂躏小家伙软绵绵肉滚滚的脸颊。

    温心黑着脸靠近:“冯媛,难道你要教坏我儿子18岁就谈恋爱么。”

    冯媛心道:现在的小男孩十四五岁就发育了,到时候爱情动作片看的不要不要的,岂止初中,连小学就春心萌动了好么!

    她没敢说出口的是,没准十八就给你抱孙子了呢!

    “SORRY,朗朗,这件事情阿姨决定等你成年的时候,我们再好好的交流探讨一下。”

    “冯媛,你讨打啊,别教坏我儿子!”

    冯媛乐成了一团,得意忘形之际,发现了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的身影。

    “靳,靳冰山?你怎么在这?”那张辨识度百分百的脸,就是化成了灰,冯媛也认得。

    她和靳亦霆自然是认识的,而且吃过不止一顿饭,每次都吃得很艰难,某人气场太强大了,一个举手投足,一个喷嚏,影响力重大啊。她当时便觉得,这人会笑吗?简直是冻死人不偿命。

    后来,冯媛再度谈起冰山这个绰号的时候,温心觉得不可思议,靳BOSS分明很会笑啊!

    第一次相亲见面时靳亦霆的样子,已经很模糊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送你们回去。”

    面对一惊一乍的冯媛,靳亦霆显得十分淡定,在他眼里,冯媛疯疯癫癫的性格和司翰简直就是一对活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