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桃色绯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32字

    “不用了,我和朗朗自己打车吧,今天已经很麻烦你了。”

    温心理智回归,人家刚刚已经很明白说对你没意思,再继续纠缠牵扯,真的没多大意思。

    误人误己。

    温朗小朋友不开心了,欲言又止,最终目光在靳亦霆身上徘徊了几眼,没吭声,不敢再违背妈妈的想法。

    “什么?”

    冯媛睁大了眼睛,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我怎么不知道的?”

    温心扶额,请问你丫能不能别用‘勾搭’这个形容词!

    忒难听了点吧!

    靳亦霆淡淡地扫了一眼,冯媛立刻老实了,连眼神都规矩收敛了许多,嘘声不语。

    温心忽然觉得好笑,没想到冯媛天不怕地不怕,也有吃瘪的时候,像极了一个听话的小学生。

    靳亦霆眸色深沉,既不答应,也不离开。就因为刚刚他的一句,你不如顾清清,她就换做了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把好不容易露出的一点乌龟头,又缩进了龟壳里,建立起壁垒分明的一道墙体。

    不过,她的表现全部在他的预料之中。

    女人么,要让她对你死心塌地,就像放风筝一样,最重要的是牵住线头,或长或短,若即若离,还不是全由他掌控。

    倘若她想要逃出线去,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震动声响起,是靳亦霆的手机。

    “喂……”男人的声线恢复到最初的冷硬,不带一丝感情。

    电话那头大概是他的助理徐恒,‘嗯’‘哦’了几声,说了声有事,面色沉沉的就离开了。

    “妈呀!”靳亦霆修长挺直的背影走远了,冯媛才敢如释重负地喘气。

    朗朗替温心问了:“媛阿姨,你为什么那么怕靳叔叔?”

    冯媛争辩:“谁怕了,我才不怕那个冰块呢!”

    “媛阿姨,靳叔叔不是冰块,他笑起来可好看了。”朗朗才不相信冯媛说的。

    “朗朗,阿姨不跟你争了,你先一遍去玩,阿姨有些女人之间的话题需要和你妈妈探讨一下。”冯媛诱哄道。

    温朗一听,女人之间?他可是男子汉,所以很干脆听话的走开了。

    温心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她儿子继续跟冯媛待下去,会不会跟冯媛一样整天变得神神叨叨口无遮拦的?

    冯媛矛头立即转向温心,眯着眼,恍若福尔摩斯上身:“心心,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和靳亦霆到底怎么回事?”

    没等温心回答,她顿了下,继续叨叨念念:“不对啊,我安排你和他相亲之后,你明明说黄了,这会儿居然穿着一模一样的情侣装,不,是亲子装,天哪!你居然背着我跟他暗度陈仓,实在是太过分了!”

    温心擦了一把汗,这姑娘,还是一如既往的让她无从说话啊!

    “说,你们交往多久了,进行到了哪一步?心心,我突然想起来,你有两个晚上夜不归宿,难道是——”

    “停!”后面的话简直没法停听了,温心当即打断。

    这女人的联想力太丰富了,不去写小说当编剧真是埋没人才了。

    “好吧,你说。”请允许她心情太激动,因为意外么,原以为他们两个是没戏了,现在反而发展的如火如荼。

    关键是温心这小妮子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连最好的贴身闺蜜都没通知。

    “你先收回你的各种脑补,听我好好说。”温心终于确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原来自己的屌丝和不靠谱全是受这货影响的。

    吐槽归吐槽,她们两个还是有深厚的革命同窗情谊的。

    念书的时候,温心是好好学生,冯媛是不良少女,两人的性格有一点是蛮像的,那就是倔强,有那么点争强好胜,所以臭味相投,到最后,渐渐的,两人的各方面反而相互影响,相互中和。

    久而久之,就发展成现在这状况了。

    即便是五年前,温心冲动的不告而别,回来的时候,冯媛大骂了几句死没良心的,看到她带着一个娃,又骂你个蠢女人,被男人骗了吧!以后老老实实地呆在E市,媛媛姐照应你。

    冯媛对温朗更是好的没话说,吃的用的穿的,就差宠上天了。

    温心发自内心的在乎冯媛,只是有些事情,就连她自己都难以启齿,自从知道靳亦霆的身体没有隐疾,她就打消了一开始荒唐可笑的打算。

    “照你这么说,靳亦霆是对温朗好,对你没有半点意思,也没有意愿想发展成为朗朗继父的想法?”冯媛综合了温心的话,归纳出一个中心思想。

    温心:“……”那么多年了,看来这姑娘是永远改不掉用词不恰当,甚至是猥琐的习惯了。

    “那你有没有……”

    “有没有什么?”

    “那个啊!”

    “那个你的头,我像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也不知道谁一出国就跟人生了孩子,而且还光明正大的带回来。

    “……”

    两个人东拉西扯的,冯媛一个劲儿的瞎起哄,经过她的观察和了解,靳亦霆一定是喜欢温心。

    靳亦霆何曾对一个女人那么有耐心,无论帮助她,还是气她,都绝对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就在二人谈话结束的隔两天,八卦杂志拍到了靳亦霆的花边绯闻,没错,你确实没有看错。

    绯闻女主角是娱乐圈的新晋女神曼露,人长得漂亮,又会演戏,模特儿的完美身材,虽说跟她拍对手戏的男演员比较有压力,可九头身美女的魅力无法抵挡啊。

    狗仔先是拍到在靳氏的活动上,靳亦霆与曼露愉快的交谈,之后又拍到第二天,两人一前一后的从顶级酒店里走出来。

    没错,一个晚上干了什么可想而知。

    温心看到杂志上写的最搞笑的莫过于标题,分别是‘靳氏总裁一见美女,百病全消’以及‘当红女星贪图富贵,陷入无性恋爱’。

    这标题,简直太霸气了。

    想想有些可笑,前几天顾清清把自己当成情敌般的如临大敌,这会儿她看到新闻,还不得一个人傻乎乎的发疯啊。

    靳亦霆曾经说过,对于他不喜欢的新闻,根本不可能有出现在报纸杂志上的机会,那么这些是经过他同意的。

    果然,他是在划清界限吧。

    像他那般身份的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相对而言,她真的不起眼,甚至在旁人眼里,是配不上他的。

    她早就说过,靳亦霆根本不喜欢她。

    可为什么,情绪莫名其妙的有些失落,她定位成一种落差吧,今后靳亦霆约莫是要从她们母子的生活中消失了吧。

    下班的时候,眉姐叫住了她。

    说是让她准备准备,明天一早去邻市出差,需要两天的时间。

    身为助理没有说不的权力,庆幸的是直系领导是个女人,如果换做以前的黄涛,打死她也不敢去啊,妥妥被坑的节奏。

    将温朗托付给了冯媛,冯媛还拿她开涮呢,靳BOSS另投美人怀抱不打紧,这次出差你也掉个金龟婿回来。

    温心莞尔一笑,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从知道靳亦霆身体功能正常之后,她一直没敢有想法。所以不存在吃醋不吃醋的概念。

    至于她说的金龟婿,倒是真的要考虑了。

    顾清清给了她一个月的时间,她必须要搞定户口的事情。朗朗好不容易跟幼儿园的同学和老师打成一片……

    晚上八点,邻市某高档酒店门口。

    “两位请留步,请问你们有邀请函吗?”

    “等等,我找找看。”

    眉姐对她说,她们的重要客户就在酒店里面参加某某举办的类似高档宴会,温心还觉得奇怪呢,眉姐不过是一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的总监,居然受到了邀请,真是厉害呢。

    谁知道眉姐在小包里翻啊翻,结果啥也没翻到,红唇微张,霸气侧露的对保全道:“不好意思,忘了没带。”

    温心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眉姐的包是她收拾的,里面有没有邀请函,她一清二楚。

    好吧,她终于确定眉姐是在空手套白狼。

    不得不说,人家这保全太敬业了,在眉姐凌人的气场与高超的演技下,愣是不肯松口。

    “对不起,没有邀请函,不得入内,这是上面的规定。”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待会我看见你们领导,一定要投诉你,做事情实在是太死板了,你就是这样对待你们老板的重要客人的!”眉姐盛气凌人的道,那模样,那神情,像极了上流社会的颐指气扬的贵妇,女强人。

    温心退避一旁,妄她自觉嘴巴已经够伶俐了,到了眉姐面前,只能甘拜下风,五体投地。

    可是,眉姐这样张口闭口的投诉一个敬业的保全,分分钟准备让他掉饭碗的行为,真的好吗?

    温心反而有点同情那个保全。

    她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大摇大摆地往左边的大门走进去,那些个保全点头哈腰,卑躬屈膝的样子,好笑又滑稽。

    此人正是花花公子季允臣季公子,那个在E市俱乐部包厢里,对她图谋不轨的家伙。

    冤家路窄。

    幸好,那天靳亦霆正巧路过,把她捞了出来,否则她真要杯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