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揩油舞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64字

    季允臣的身价与地位,人家自然是争相巴结。

    谁都有个周转不灵,资金短缺的时候吧,银行便是你最忠实的伙伴,所以季家的银行绝对吃得开,季允臣天生就是被人当作菩萨一样供起来的。

    这边眉姐跟保全还在没完没了的绕口舌,温心实在是听得聒噪,再争论下去,即便进去,人间晚会也结束了吧。

    有了,就这么说。

    温心计上心来,道:“看见季公子刚刚进去了吗,我们眉姐是他今晚的舞伴,季公子是什么脾气你知道的,耽误了他的事,你一个小小保全担待得起吗?”

    “这……”保全为难,吃不准这两个女人有没有在骗人,季公子他自然是知道的,都是大人物。

    “这什么这,要不然我现在打个电话让他出来接我们,不过,到时候,我们眉姐会不会生气,你的工作保不保得住,就不知道了。”温心故弄玄虚的道,忽悠起人来一点都不含糊,“本来么,我们在娱乐圈混的,是越低调越好,万一被狗仔拍到,你可得负全部责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温心说的保全冷汗直流,二人顺利进入。

    保全摸着脑门,自言自语:最近有娱乐圈里有这两个女的吗?他怎么完全没印象了,好奇怪。

    眉姐难得地夸奖温心机智,温心自己也没想到保全就是一纸老虎,那么不经吓。

    说起来,要感谢季允臣,他的名头够响亮。

    因为上次的事,温心多少是心有余悸的。她今天换了妆容,黑色大众礼服,一抓一大把,很是普通。再说那天晚上黑漆漆的,季允臣不至于认出她来吧。

    最关键的是,现场美女如云,像季允臣这种沉迷女色贪吃的家伙,莺莺燕燕,左拥右抱,不亦乐乎,哪有闲功夫来关心她。

    二人走入晚宴厅的时候,来参加晚宴的貌似都是有身份有地位时常出现在报刊杂志上的人物,而女人么,清一色的都是小有名气的模特演员……卧槽,这完全是变着法的偷情宴吧!

    怪不得门口的保安那么尽忠尽职,防火防盗防狗仔。

    不过,现场的情况还算文明与高大上,顶多咬咬耳朵,手挽手,放在女方的腰际,不至于太过分。

    眉姐发现目标,打发温心在一旁候着,人精明点,眼睛放亮点,不要傻呼呼地被人搭讪,上当受骗……总监大人,我看起来有那么蠢么!

    好吧,她这是关心。

    温心本来是在角落里吃东西的,不造为什么,原本华丽明亮的灯光骤然变暗,全场发出一阵唏嘘声。

    难道是主办方有啥大事要宣布?或者是臭屁一下?

    紧接着晦暗的灯光再次转变,变成一种暖熏的明黄色,既不张扬,也不昏暗。

    音乐响起,是优美的华尔兹,舞池中一对对翩然起舞,男人们西装革履,女人们腰肢纤细,长腿尽显妖娆风情。

    在温心看来,跳舞就是所有暧昧的根源,占便宜的最佳活动。

    在跳舞的时候趁机揩油吃豆腐,跳完了还不用负责,对男士而言实在是爽歪歪极了。

    “美丽的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搭讪声在身后不期然响起,温心皱了皱眉,该来的还是躲不了啊。

    “不好意思,先生,我有点不舒——”温心转过身,表情一滞,呼吸乱了乱,赫然是季允臣那个花花公子。

    今天季允臣穿着正儿八经的白色西装,发蜡打得精光,一双桃花眼灼灼勾人,手伸出来的样子,人模狗样的绅士。

    这货的眼睛太毒了!

    不行,她不能自乱阵脚。

    温心眼中的惊慌转瞬即逝,恢复镇定,她扶了扶太阳穴,补充完整:“对不起,我真的有点不舒服。”

    “美女,赏个脸吧,难道你不知道今晚女士是不可以拒绝男士的?”季允臣桃花眼眯起,加重了语气,不难听出其中的不悦。

    尼玛,她是刀架在了脖子上,不得不从啊。

    看季允臣的样子,分明是没有认出她来,如果她现在当众忤逆他,下了面子,今晚恐怕没有好果子吃。

    权衡利弊,温心视死如归地把手放到了季允臣的大掌上。

    果然是手如其人,这货的细腻光滑程度,居然比女人保养的好,靠,还有没有天理了!

    二人一上舞池,肩上的也就罢了,季允臣这货就把手堂而皇之地放在了她的腰上。

    “怎么了?”他笑眯眯的问,漫不经心地婆娑着。

    “没什么。”天知道她有多么想把那只猪蹄给剁了,但是被她咬牙给忍住了,“我不太会跳,要是跳错了,请季公子多多包涵。”

    “没关系,我可以慢慢教你。”季允臣凑近了她,在她耳边暧昧地说道。

    温心下意识地往后仰,这种吐气吹气的,怎么换了个人,她就全身不舒服,开始起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季允臣感觉到她的抗拒与青涩,发出一串轻快的笑声。

    笑,笑屁啊!

    他绝对是在幸灾乐祸。

    “一个男人,皮肤比女人还好……”她忍不住抱怨,这不是活脱脱的奶油小生么。

    刚开始季允臣确实揩油揩得挺滋味的,温心的眉锁一直没有松开,后来局势完全颠覆。

    “嗷!”

    “对不起,对不起。”

    “喔!”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

    被高跟鞋连着踩了N脚,即便是有风度的季公子,也受不了这种菜鸟舞伴。

    最关键的是,他痛,他只能默默的流血,他可是泡妞高手季公子,必须要维持好自己的优良形象。

    季允臣沉声咬牙问:“你到底会不会跳舞?”

    温心忍俊不禁,卖乖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不会啊,是你自己说要慢慢地教我啊。”

    季允臣吃了一个憋,半响说不出话来,他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个女人明明就会跳,却故意踩他,下起脚来快准狠,绝不心软,简直是睚眦必报,锱铢必较,忒小心眼了。

    温心偷偷乐着:姐姐的豆腐可不是白吃的,是需要付出代价滴。

    她索性趁机又踩了几脚,季允臣的脸变得铁青铁青的,就快变成忍者神龟了!

    温心好心提议道:“呃,季公子,如果你不能胜任我的舞伴,要不然,我扶您去歇着?”

    旁人似乎也察觉到了季允臣的力不从心和频频出错,半是关切半是起哄:“哎呀,季公子,是啊,身体不行就不要跳了么。”

    “是啊,休息一下……”

    “……”

    季允臣本来正有此意,听了温心和其他人瞎起哄的话,自然是下不了这个面子的,额上和手心里皆沁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咬咬牙,强撑道:“本少身体好的很,别瞎他妈操心!继续!”

    好啊,继续就继续,姐姐奉陪到底。

    正在此时,音乐变了,变成了激进的探戈舞曲,节奏感超级强烈。

    嘿嘿!季允臣露出了贼贼的笑容,温心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这一次季允臣再没给她踩脚的机会,因为探戈的脚步你懂的,甩头啥的,身体时不时地会分开,一一被季允臣恰当好处的躲避开了,反而害得她累得气喘吁吁。

    跳探戈,确实是个体力活。

    有一点,温心觉得好奇怪,自从踏入舞池,她总感觉后脑勺凉凉的,好像被蛇给盯上了的感觉。

    难不成是季允臣的暗恋者投过来的?

    突然,音乐出现了一个小高潮点。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是一个下腰的动作。

    “咯嘣”温心听到一声骨骼脆裂的声音,她眼神一变,大叫不妙,我的小蛮腰啊!

    季允臣幸灾乐祸:“美女,看来你的腰子不大好,需要锻炼锻炼。”

    温香软玉在怀,身段自是不用说的,凹凸有致,只可惜胸口包裹的太好,没什么春光可看,巴掌大的俏脸五官无一不显精致,尤其是将怒未怒的剪水眸,不点而朱的唇瓣,散发着无声的诱惑。

    季允臣心念一动,俯身亲吻了下去。

    不要亲下来!

    臭流氓!

    偏偏她腰肢僵硬酸痛的根本动不了!

    温心紧紧地咬住牙齿,这次可真是要吃亏了!

    突然,她整个人被一股力量给拖了出去,落入了一个坚硬而温暖的怀中,心快要跳到嗓子眼里了,嘴里的惊叫声变成了剧烈的喘息。

    靳亦霆的脸不期然地出现在她眼前,眸色深深,轮廓线条冷硬,连修整的眉峰上似乎也带着一丝寒意。

    他在生气?

    温心不明白,她记得靳亦霆最喜欢的就是嘲讽和讥笑她的蠢,以至于嘴角的弧度时不时地会倾斜到一个细小的微不可闻的弧度。

    好吧,千万不要问她,为什么会观察的如此仔细,她不知道,凑巧的。

    她们靠得如此之近,近的连彼此的呼吸都变得有几分灼热。

    她每挣扎一些,靳亦霆便收紧一些。

    他的心跳很快很有力,她的心跳很柔,很迟缓,俏脸上红霞纷飞,异常美丽。

    “我,我腰酸……”温心窘,因为这货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将两个人的距离缩短了又缩短,像是要贴到肉里的那种压迫感,害得她心脏外边的组织部位都不能呼吸了。

    靳BOSS,你确定你真的不是在揩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