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热情的探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22字

    这家伙一来,季允臣刚才的揩油行为简直都弱爆了!

    “急什么,我见你跟别的男人跳的很开心么,不如就陪我跳完。”靳亦霆不由分说地随着节奏起拍子,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重新紧贴到柔软纤细的腰肢上。

    “哎……”都说了腰疼么,霸道总裁就是霸道总裁,一点都不尊重人的意愿,我亲爱的腰子,你得撑住。

    温心始终担心的腰子问题并没有发生,靳亦霆的舞跳得太棒了,原以为他这种性子的人是不屑于此道的,她整个人的力量几乎是撑在他身上的,甩头,旋转,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掌握的恰当好处,配合得相当默契,堪称完美!

    “靳总裁怀里的舞伴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小模样倒是精致!”

    “刚才那女的可跟季公子跳的火热。”

    “别这么大声,被季公子听见就不好了。”

    “……”

    靳亦霆,你究竟是凑巧的呢,还是特意出现呢?

    季允臣看似随意地站在一边喝酒,眼睛却压根儿没从靳亦霆以及温心身上离开过,桃花眼笑容浅浅,却不达眼底,难掩一股莫名的懊恼与火气。

    本来没觉得对那个女人有什么特别,虽然他承认长的是不错,而且挺有性格的,但比她漂亮的要多少,可被靳亦霆一搅合,这心七上八下的,不是味道。

    不,应该是靳亦霆当众跟他抢女人,所以他才会那么烦躁的。

    “季公子,赏脸跳支舞?”

    一道酥媚入骨的声音在耳边袅袅响起,伴随着玫瑰花的香水味。

    季允臣抬头,深深地吸了一口,面露陶醉,眸光灼灼,调笑道:“原来是我们的大明星曼露小姐,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季公子客气了。”曼露穿着某国际品牌刚刚发布最新款的深蓝色抹胸长裙,妆容清丽却在眼角余尾处带着丝丝难掩的风情,身材高挑,气质出众。

    用季允臣的话来说,这就是一高档的狐狸精。

    他可没忘了,自己曾经为了追曼露,下了不少的本钱,花了一番时间,可这狐狸精倒好,圆滑精明的很,愣是一点便宜都没让他讨到。

    久而久之,季允臣干脆就懒得搭理了,谁让他本来就是一个没有长性的男人呢,天底下的女人多的是,何必浪费时间。

    “我的荣幸。”美人相邀,岂能拒绝!季允臣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握住了曼露的手,两人双双跳入了舞池之中。

    曼露和靳亦霆都是中场的时候才冒出来的,而前几天媒体一直在传二人绯闻,恐怕两个人真是有一腿,这会儿倒是不避嫌,公开的出双入对。

    想通了这一层,季允臣似不经意地牵起了话头:“曼露小姐是靳总裁的舞伴?”

    曼露虽然年龄不大,在娱乐圈也是摸爬滚打了好多年了,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是有的,她轻笑,“季公子不是明知故问?”

    不得不说,曼露是个极懂得风情的女人,很会撩拨男人的情绪。

    季允臣曾经一度被她迷倒,可不知为什么,脑海中总是会不经意地浮现出温心俏丽精致的脸来,见鬼!

    那么可恶又不解风情的女人,有什么可想的。

    季允臣瞥了一眼郎才女貌跳得正酣的靳亦霆与温心,那个女人表情很是陶醉么,还欲说还休小鸟依人的……岂有此理,跟自己跳则一幅不情不愿视死如归,还狠心地把他的脚踩肿……气死他了!

    “靳总裁还真是不解风情,把曼露小姐这样的大美女撂在一边,反而跟那种干瘪四季豆跳起了舞。”

    季允臣看似在替曼露鸣不平,叫屈,可酸酸的语气只有他心里知道。

    曼露的神色亦是微微的一变,即便很快地被她掩饰过去,还是被季允臣给捕捉到了。

    像靳亦霆这种绯闻又少,人长得又帅,家世地位财富一等一的单身钻石王老五,是女明星的最爱,曼露也不例外。

    “季公子说笑了,靳总裁和曼露只是舞伴罢了!”

    他说的没错,只可惜,她是女明星曼露,根本不必要为那种山鸡一样的灰姑娘吃醋,她相信,男人是长眼睛的,不会让明珠蒙尘。

    但如何有那么几个不识相的女人,在她成为豪门太太的路上窜出来,就不要怪她使用非常手段,清除干净。

    “曼露小姐,既然近总裁不识货,不如来本少的怀抱,嗯?”季允臣仍然不改花花公子本色,将挑逗进行到底。

    “季公子说笑了!我们还是跳舞吧!”

    漫长的探戈快到尾声,温心像是跑了三千米的长跑,腰酸背痛腿抽筋。

    可是靳亦霆像是上了发条似的,她不动,他偏偏就能想办法让她完成动作。

    最后一个高潮点过后的收尾音响起,变得抒情而浪漫,竟然有一种令人春风沉醉的感觉。

    妈呀!

    又是一个下腰!

    温心花容失色,狠狠地瞪了靳亦霆一眼,下腰之前,怎么不提前商量一下。

    今晚心脏真是太刺激了!

    而靳亦霆原本就深邃的眸色更浓郁了,他一手拖住腰肢,固定在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上,看得众人是啧啧称赞,赞叹这舞姿的曼妙与技艺的精湛。

    紧接着,靳亦霆亦是缓缓地俯下身来。

    俊美到令人窒息的容颜,雕刻般的眉眼和鼻唇,配合着抒情的尾音,美的像一副画,美的让她的心跳加速运转。

    四目相对,眼神交错。

    她慌了,她乱了,却是直勾勾地睁着一双漂亮的水眸,没有抗拒。

    她是疯了吧!

    为什么她看到他漆黑的幽深莫测的眸底,漾着的一丝浅浅的柔情。

    这种柔情拥有该死的致命的吸引力,如一块巨大的磁石,将她整个人全部吸进去,不可自拔。

    他是靳亦霆吗?

    这是错觉吗?

    靳亦霆什么时候对她有情?

    见鬼了!

    乱了,什么都乱了,索性就再乱一点吧!

    她看着他的唇瓣渐渐靠近,呼吸加重,却根本没打算躲,也无力躲。

    在呼吸最浓郁的时候,连空气中都散发着浪漫的荷尔蒙弥漫的气息,温心极其自然地闭上眼睛。

    然而就在此时,周围响起了断断续续的掌声。

    温心如梦初醒。

    她刷地睁开眼睛,靳亦霆正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眉头轻挑,眸光含笑,嘴角的弧度微微倾斜。

    那眼神仿佛在说,看吧,嘴里说要划清界限,装作冷若冰霜,最终不是也倾倒陶醉在我的魅力之下?

    口是心非,心口不一的女人!

    这分明是嘲讽,分明是看不起。

    最关键的,她刚刚确实被鬼迷了心窍,以为对方会亲吻下来,非常投入。

    她不要,她不要成为这样卑微的女人。

    可惜,靳亦霆的力道太大了,她动弹不得,挣脱不得。

    她觉得今天的靳亦霆太不对劲了,往日里戏弄归戏弄,总归是掌握分寸的,他在生气,他到底在生哪门子的气?

    “亦霆,我看这位小姐的脸色有点白,是不是跳的太累了?”最终曼露还是沉不住气,扭着细细的腰肢大长腿,走到二人跟前,面上的浅笑落落大方。

    亦霆?

    温心当时就在想,这声音简直太讨厌了。

    太刺耳了。

    声音的主人肯定特别骚。

    闻言,靳亦霆便渐渐松开。

    温心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速度太快,一个没站稳,脚下踉跄,重重地往冰冷的地板上跌去。

    当时周围围着好多人,她狼狈,男男女女她们哄然大笑,她成了舞会的一个笑话,一个小丑。

    温心满脸通红,羞耻不已。

    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把自己搞得糟糕!靳亦霆呼吸一凝,步履微动,正准备有所动作,却被曼露捷足先登。

    曼露错开了二人之间的空隙,挡在了靳亦霆的身前,对温心道:“小姐,你还好吗,需要我扶你起来吗?”

    温心终于看到了声音主人的庐山真面目,是她。

    那个大明星曼露,也是跟靳亦霆传绯闻的曼露。

    不得不说,她真人比照片上更漂亮,更妩媚,更有气质。

    但是,坦白说,温心喜欢她,一点儿也不。

    曼露像是白天鹅,她就是那丑小鸭灰姑娘,跌跌撞撞的,从来都不是名门淑女。

    “不用了,谢谢!”

    她终于明白,原来曼露和靳亦霆是一起来参加的舞会,他们两个人真的是在交往。

    顾清清真是个白痴,她的情敌应该是曼露啊。

    比起顾清清来,显然眼前的曼露更配得上靳亦霆。

    而那些……与她无关。

    人为什么在某一刻,会突然涌上来那么多的悲欢离合,死生感慨!

    好吧,她承认,她不适合装文艺,装深沉。

    本来温心真的想直接走人,反正这里也没几个认识她的。可季允臣童鞋觉得现场还不够乱,又跑过来插一脚。

    白色的西装剪裁合身,犹如白马王子。

    季允臣朝靳亦霆挑衅似的瞥了一眼,伸出白皙而养尊处优的掌心,落在温心眼前。

    “亲爱的,把手给我。”

    他说起暧昧的情话来驾轻就熟,随口而来。

    温心虽然不喜欢他,但比起继续在众人面前丢脸,还是很容易取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