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帮帮她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34字

    搭上?搭你妹啊,粗俗!

    温心不满地哼哼了两句。

    没想到季允臣的面子挺大的,闻言,沈局长赔笑道:“既然是季公子的女人,自然是要完璧归赵的。”

    沈局长对其中一保镖使眼色,“把这个女的给放了。”

    然后,温心就真自由了。

    可是,眉姐还在沈局长手里。

    眼见着沈局长都在跟季允臣进行谈话告别阶段。

    她的面子跟眉姐相比,才值几个钱?

    “季允臣,能不能帮帮我,救救我的朋友?”温心鼓足勇气,扯住他的衣角,眼神诚恳的道。

    她就试试看,好歹季允臣是一个怜香惜玉的,除了第一次见面有点儿坏和混蛋之外,今天也算帮了她一晚上了。

    这下轮到季允臣诧异了。

    卧槽,这女人是演川剧的吧,跳舞的时候就对他各种冷淡不情愿,这会儿装得跟朵小鸟依人的莲花似的,楚楚动人。

    还有她的称呼,他是脑袋秀逗了么,为什么觉得‘季允臣’三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特别的好听?

    “你倒说说看,本少为什么要帮你?”好听归好听,态度好归态度好,季允臣可没忘了,他的两只脚背,现在还疼着呢!

    “对不起。”温心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如果你觉得不解气,我让你踩回来。”

    踩回来?他季允臣是如此小鸡肚肠的人吗?

    “不必了,你等着。”他朝她抿唇道,夜色中白色西装将他整个人衬托着格外清俊,转身快步往前追去。

    季允臣充分展示了他的绅士风度,离的有点远,温心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只是见到沈局长的神色变的有些难看,沈局长地位本就不低,放了她已经是很给面子了,看来她是为难季允臣了。

    此时温心相当的烦躁,明明没有喝酒,胸口却火辣辣的。

    渡过了煎熬的五分钟后,她的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

    季允臣成功说服了沈局长,他扶着烂醉昏迷的眉姐过来了。

    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付出了多少的代价,是温心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出同等的回报的。

    “谢谢你。”除了这个,她真没有拿得出手的。

    “如果真想感谢我,就亲我一下怎么样?”季允臣挑了挑眉,转眼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多情的纨绔子弟,又像极了一个讨要糖果的孩子。

    温心皱了皱眉,矛盾的道:“季允臣——”

    时而冷然可恶,时而多情,时而仗义,时而天真,到底季允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从某种程度上,季允臣和靳亦霆是一种人。

    他们的心思莫测,捉摸不定,她根本看不懂,喜欢她吗?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她扪心自问,拖家带口也就算了,自己除了中上的姿色,上流社会的圈子以及娱乐圈,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比如刚刚的曼露,像只高贵的白天鹅,举手投足之间,分分钟秒杀她,令人望之惭愧,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那么勉强,算了。”他状似无所谓的道,“你扶住她,我去开车。”

    “哦。”温心突然间松了一口气,她好像欠了季允臣很大的人情,但此人吊儿郎当的,处处留情,说不定对每个女人都是这样呢。

    眉姐醉的一塌糊涂,人事不省,温心不会蠢到不识好歹拒绝季允臣的帮助,几分钟的时间就回到了她们下榻的酒店。

    季允臣绝不属于强壮的类型,你想啊,长期纵情声色,在外风流的男人肯定是被掏空了身子,没什么力量。

    他驮着眉姐,表情轻轻松松的,愣是连粗气都没喘一口,温心不由得高看一眼。

    到了房间门口的时候,眉姐忽然醒了。

    “我要睡觉……呕……”她一头栽入房间里,貌似酒劲又上来了,要吐的节奏。

    温心正准备进去照顾她,发现一尊约一米八的菩萨还杵在门口,顿时皱了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季允臣桃花眼浅笑,本就柔和的面部线条显得人畜无害,多了几分亲和力。

    “不请我进去坐会儿?刚刚你朋友很沉呢!”他的语气颇为委屈。

    这家伙有什么企图?他也好意思说。温心嘀咕:也不知道刚刚占了眉姐多少便宜,得了便宜还卖乖。

    “太晚了,而且孤男寡女的不方便,季公子晚安!”

    温心不由分说地回绝后合上了门,没给季允臣登堂入室的机会。

    孤男寡女?房间里不是还有一女人么!

    季允臣桃花眼突然收起了笑容,眸色变得深沉起来,这个女人的戒备心太重了。

    不过呢,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靳亦霆那种自以为是的家伙,这一次,你要的女人,我得捷足先登了!哼哼!

    温心一进房间,眉姐把自己剥的干干净净,往被子里一钻,裹的严严实实的。

    有时候她真怀疑眉姐究竟是醉了呢还是没醉,没醉的话怎么会把已经搞定的合同刷刷刷地撕了,唉,也不知道明天醒来,会不会发疯。

    “叩叩叩!”

    她洗完澡的时候,敲门声响个不停。

    难道季允臣?

    这货不会就赖上她,挟恩以报吧!

    她犹豫着,声音越发的急躁起来,叩叩叩的。没办法,温心披了一件浴袍,系好带子,打开了门,张口就道:“季允臣,你——”

    来人却不是季允臣,而是靳亦霆靳BOSS,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见鬼了!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西装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眸色阴晴不定,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摄人的危险气息。

    温心眸底出现一丝惊慌,湿漉漉的头发上未干的水珠滚落到脖颈上,惊得皮肤冰冰凉的,她下意识地把门给关上。

    但是,对方的速度快得惊人,一只大掌生生地在房门即将关闭的时候挡住了。

    “你放手!”

    温心拉了半天,纹丝不动,又气又恼。

    好吧,她承认,霸道总裁想干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止。

    “靳总裁,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寒意来袭,温心紧了紧领口。既然拦不住对方,她索性走出去,挑明了说。

    这货是吃饱了撑着的么,半夜三更不睡觉,跑到了她的房间门口来,她可没忘,在舞会上,靳亦霆是怎么让她出丑的。

    “季允臣不是好人,离他远点。”良久,寂静的走廊里,靳亦霆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温心的小火苗一下子就窜了上来,“季允臣是不是好人,我心里清楚的很,不劳靳总裁关心。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想休息了!”

    说完,也不看靳亦霆一张俊上黑沉一片,就要往里走。

    靳亦霆一把拽住了温心的胳膊,温心转过脸来,神色微恼地瞪着靳亦霆,“你究竟想怎么样?即便你喜欢温朗,跟我又有什么关系,简直莫名其妙,不知所谓!你身边不是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大明星吗,为什么还要来纠缠于我?”

    她越想越气愤,她有那么重要吗,值得他纡尊降贵地来警告。

    闻言,手上的力量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温心的整个人都被靳亦霆给掰了过去,面对面正视着对方。

    “你吃醋了?”他幽深的眸光定定地望着她,嘴角微微勾起,眼神里居然透着一丝笑意。

    这一抹笑,在温心看来,绝对是属于嘲笑,或者是自以为看穿她内心的得意。

    “吃醋,吃你妹的醋啊!”温心恼羞成怒,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靳亦霆却是低低地笑了起来,声音显得相当的愉悦。

    温心越发搞不懂了,靳亦霆是不是有人格分裂,对她忽冷忽热,时好时坏。

    一定是这样没错。

    “温心,你爱上我了。”

    这一次,他用的是肯定句,眼神里充满了自信与笃定。轮廓分明的容貌越发的英俊逼人,眸光灼热,与舞会上流露出的冷漠截然不同,派若两人。

    温心表情一滞,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他想干什么?他要证明什么?

    “胡说八道,我喜欢你还不如喜欢季允臣,最起码他的目的比你更直接,不会像你这样目的不纯,阴晴不定,将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温心很气恼,一下子冲动的口不择言。

    话一出口,丝丝寒气逼来。

    靳亦霆的眼神在彼时变得异常可怕,泛着绿色的幽光,他收紧了双掌的力量,温心吃痛,皱起了眉心。

    他低沉的声音压抑着吼道:“你再说一遍!”

    温心吓得浑身一激灵,直接对上他的眼睛,他生气了,眼底隐隐有颤动着的怒气在氤氲。

    “你吼什么吼,难道有法律规定,每个女人必须喜欢你,必须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之下。在靳总裁的定义中,我温心就该爱上你,借以来证明你的魅力吗?”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温心明明怕的要死,但她不愿意示弱,索性破罐子破摔,一股脑儿地全倒出来。

    因为她很不喜欢那种被人玩弄的感觉,她宁愿失去理智,惹恼他,那又如何?

    靳亦霆眼睛死死瞪着她,那眼神像是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温心下意识地后退,可人被他禁锢在怀中,退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