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他的态度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69字

    “放手!再不放手我喊人了!”她怀疑他真的有精神分裂,否则为什么对她时好时坏,时冷时热,简直是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

    喊人?

    他冷笑,她以为他会怕吗?

    只可惜,她现在的态度以及刚才的表现,让他很不满意,甚至是生气。

    此刻靳亦霆确实很想掐死这个牙尖嘴利喋喋不休不识好歹的女人,但是偏偏他不能这么做,也无论如何下不去手。

    某个女人就是欺软怕硬的典型代表,所以他要给她点小小的教训,以示惩戒。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将自己的唇瓣狠狠地欺压了上去。

    事实上,在舞池里的耳厮鬓磨,她娇艳欲滴的樱唇在眼前晃来晃去,若非碍于人多,他早就想那么干了。

    距离第一次亲密接触,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唔唔——”温心瞪大了眼睛,整个人懵了一下,回神后拼命地挣脱,两只手使劲地抵着他的坚实的胸口。

    靳亦霆疯了么,为什么又强亲她?

    他明明有女朋友了,他的女朋友是多么的高贵大方,多么的美丽出众!

    温心发觉,想到这一层的时候,心里某处,很不舒服,很难过。

    在他面前她节节败退,只能死死地咬住贝齿,不让他的阴谋得逞,但,他太阴险,手抚上腰际在嫩肉上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

    是的,她怕痒。

    如此一放松,靳亦霆便有了可趁之机,采取了更深层次的掠夺。

    有时候温心真的很痛恨,难道真的是因为经验不足的关系,她才会如此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

    分不清纠缠了多久,只知道停下来的时候,她的大脑几乎缺氧,呼吸几乎衰竭,获得了新鲜空气之后,除了贪婪的呼吸之外,双膝一软,整个人沿着后背凉凉的墙壁,一直滑,最后滑到了下蹲的位置。

    她面色灿若桃花,眸光楚楚动人,被肆虐后的唇瓣嫣红得几乎要滴出水来,眼神却是薄怒地瞪着靳亦霆。

    靳亦霆能感觉到她又羞又恼的怒气,仿佛在说:靳亦霆,你个流氓!

    此时她呼吸紊乱,加上方才耗费了太多的精神,没有直接破口大骂。他确实料中了她的想法,甚至连台词都精准无疑。

    他英俊到窒息的容颜渐渐地化开,同样颜色极是漂亮的带着几分凌乱色彩的唇瓣微微上扬,没错,他的心情的确很好,甚至是愉悦。

    “流氓,混蛋!”等她歇息够了,果然张口就来。

    靳亦霆居高临下,两只铁臂撑在她头顶上方的墙上,漂亮的墨色眸光中,点点笑意,喉结一动,若大提琴的音洒满了她的脸颊:“温心,你喜欢我,还想抵赖吗?”

    这算什么?

    仗势欺人么。

    他处心积虑的为的就是让她承认喜欢他?

    不,这样可恶的人,她不要承认,也绝不可能喜欢他,顶多是被迷惑而已。

    “一个吻而已,我和凌——”本来她打算不动声色地给予靳亦霆犀利的还击,话说了一半方觉不妥。

    凌启昊就更是混蛋中的人渣了,大学谈恋爱期间,她的初吻贡献给了凌启昊。但不得不承认,凌启昊比起靳亦霆来,斯文内敛温和多了。

    不过,现在她对凌启昊又多了几分了然,那个家伙纯粹是道貌岸然。

    “你尽管再提一句其他男人试试看,届时我会如何惩罚你!”他仅有的笑容在一瞬间消失殆尽,换上了一副摄人的,随时能将你生吞活剥的表情。

    温心百分百相信,靳亦霆是说的出做得到的人。

    所以她本场第二次怂包了,尼玛,他真的是病的不轻,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了。

    靳亦霆之所以如此生气,不是温心不经意提到了某些无关紧要的男人,而是那些无关紧要的男人居然拥有过她。

    凌启昊算一个,朗朗的亲生父亲算一个,……,谁知道期间,她还有过多少。

    那些是遇到他之前发生的,他并非小心眼的男人,原本不该计较的,可偏偏一念起,心头像是有一万头小蚂蚁在噬咬似的,总会时不时地钻出来,扰乱平静镇定的思绪。

    最奇怪的是,她一个离异的女人还敢对他挑三拣四,她本应该感恩戴德,这女人简直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本来若是玩玩,有残缺,有瑕疵,无可厚非,腻了便可以随时丢弃。

    可现在上了心,得知她从前有过的男人,不舒服,绝对的不舒服。

    对朗朗,却有一种莫名的喜欢,舍不得拒绝他的任何请求。

    她现在的状态是敢怒不敢言,蹲在墙角,无计可施,模样没由来的楚楚可怜。

    温心怄死了,凭啥,靳亦霆凭什么对她指手画脚,她还必须忍气吞声……

    突然,他蹲下身来,走廊的灯光投注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浓黑睫毛剪影重重,眸光分外的捉摸不定。

    “你要干嘛?”他伸手作势抱她,她戒备不已。

    靳亦霆只是将她第N次的打横抱起,一步一步地往房间里走去,刚开始她浑身的肌肉绷得很紧,但是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一落入那温暖的被褥之中,整个人便钻了进去,将脑袋全部包裹好。

    这不知所谓的混蛋,刚才凶完了她,以为不说话,来个公主抱,就相安无事了么,想得到美。

    “现在遮,也晚了,刚刚你的领口可是开得很大呢。”

    呼吸不顺的温心同学在被褥里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地一摸胸口,果然如此,脸颊迅速升温,恼怒地掀开被子,房间里空无一人,房门的最后一丝缝隙轻轻的合上。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去骂他,靳亦霆简直莫名其妙,明明有佳人在怀,还对她暧昧不已,从前,大家都说他洁身自好,难不成现在康复了,打算变本加厉?

    温心快要被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念头给揉成一团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在乎靳亦霆的想法,前几天她不是斩钉截铁的说不喜欢他么……

    仅仅是因为被他试探出来的几句话吗?

    不,她永远都不要喜欢靳亦霆!

    靳亦霆笔直修长的身形,大步走出酒店,惹得前台的收银小姐又是猛地一个激灵。

    像这种绝品帅哥,多看一眼也是好的。

    不远处停着一辆深色的保姆车,赫然坐着大明星曼露,她的视线复杂地盯着靳亦霆的身影。

    红唇微漾,眸中似有一股郁色。

    靳亦霆,果然对那个女人不同寻常。

    深更半夜,撇下她,居然还跑到了那个叫温心的女人住的酒店来。

    趁着他上去的时间,助理已经调查过了。

    “小柳,你觉得靳总裁是喜欢我的吗?”总之,曼露的心情很是焦灼,她精明的大脑完全摸不透靳亦霆,一个钻石王老五的想法。

    撇开对他不利的传言,靳亦霆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任何女人都会忍不住的。

    但,明明是他先来招惹她的。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死缠烂打的女人。

    助理小柳答:“当然喜欢,不喜欢怎么会送那么名贵的钻石项链给曼露姐呢,他肯定是在追你,靳总裁从来不传绯闻的,曼露姐是第一个。依我看,他一定是知道你比较难追,所以想出了一个给你制造情敌的,欲擒故纵的法子。”

    虽然对方的回答,过于脑动大开,却让曼露有几分茅塞顿开。

    “那个叫温心的,哪点都比不上曼露姐啊,是个男人都知道怎么选,所以靳总裁当然是在气你,故意挑起你的嫉妒之心。”

    “说的好。”闻言,曼露一直阴霾的脸上总算是浮现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以往曼露喜欢的是放长线钓大鱼,今时不同往日,不行,她还是要尽快跟靳亦霆确立关系才行,否则夜长梦多。

    保姆车急驰而去。

    一夜无眠。

    到了凌晨的时候温心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清晨,眉姐尖锐的叫声没把她吓个半死,一脑门的冷汗。

    “怎么了?”

    “合同,合同不见了?”

    温心一起床就发现眉姐穿着个皱巴巴的衣服,一头利落的短发被她抓得乱糟糟的,床上也被她翻得乱七八糟。

    “眉总监,你不记得了?”温心弱弱的提醒,她肯定是喝醉喝断片了。

    “我不记得什么?”眉姐脑门突突的跳,心头有一种不详的预兆。

    温心咽了咽口水,在眉姐高压目光下,她一五一十的把昨晚的事情告诉她,眉姐一张精明的锥子脸上,一时间青白交加。

    被单在她的五指间赫然变了形状,由此可见她的愤怒。

    “你当时怎么不拦住我……”眉姐咬碎了一口银牙。

    眉姐这次表情那么古怪,恐怕事情很严重。

    温心讷讷的道:“我不是来不及么,总监你的速度太快了。”简直是霸气外侧,女汉子附体。

    “行了,我们先回去。”

    迁怒的事情眉总监是万万做不出来的,关键是,把合同给撕毁的始作俑者是她自个儿。

    不过,眉姐提前给她打了预防针,此次合作项目没有谈妥,总经理肯定会发飙,她们两个人都要做好心理准备。

    调部门算是轻的,说不定饭碗都不保。

    搭了高铁,没两个小时,就回到了公司。

    温心脚步踟蹰了下,难道她要破人生中最短被公司炒鱿鱼的记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