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巧合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7本章字数:3057字

    谁知道恰恰相反,总经理非但没有半点苛责,反而亲自出来迎接,把眉总监猛夸了一番。

    “小眉,干得好。”对方拍着她的肩膀,目含赞赏。

    眉总监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干,她干什么了?

    这还不够,温心同样莫名其妙的被总经理给顺带一起夸奖了,“小温,你也辛苦了,表现的不错。”

    好吧,两个人面面相觑,难不成见鬼了?

    眉总监进了总经理办公室,没过多久,她便找到了温心,一路上,眉总监自个儿像是踩在了棉花团上,对晕晕乎乎的温心道:“成了,但是跟我们合作的不是昨天那家,而是一间新公司。”

    “新公司?”温心更奇怪了,按理说,新公司刚刚成立,能不能做大都是个问题,就算签了几年的合作合同,有什么可高兴的。虎头蛇尾的公司多的去,说不定,到时候经营不善而倒闭,一毛钱都付不出来呢。

    眉总监笑着说,放心,就算整个E市的公司全部倒闭了,这家也不会。

    温心刚开始没理解,然而午间,眉总监叫上她,一块去对方公司商量合同,走到一幢大厦门口,就嗅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允臣”两个硕大的字,屹立在正中央的显眼位置。

    允臣?季允臣后面的两个字跟这一样吗?

    不对啊,季允臣明明是银行富二代,放着二世祖的生活不过,怎么可能自己开公司呢!再说,他也不像是一个有生意头脑的人啊。

    眉总监说了,“允臣”的品牌确实成立没多久,此次是为了找一间广告公司进行策划与宣传,主要经营高档自创品牌服装,配饰等等。

    听说注册资金就是一般公司的两倍,成本下的挺猛,里面的装潢确实够气派。

    她和眉姐来到会议室等待,总裁的秘书跟她们洽谈主要内容和协议项目。

    温心专心致志地仔细核对合同内容,两边合计完确认无误,就拍案定下,签好了名字,盖完了章,大功告成。

    本以为就这么着了,毕竟广告设计是设计部和策划部的事情,她只是负责眉总结的助理工作就成,哪里想到,当即就被对方公司秘书给叫住了。

    “温小姐,留步。”

    温心愣,指了指自己,“我吗?”出于礼貌还是停住了脚步。

    “温小姐,刚才您没有仔细看合同里的条款吗,我公司需要贵公司的一名员工配合这边的工作。”秘书小姐满脸得宜的微笑。

    温心突然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条,当时真没怎么在意。她朝眉总监投过去一眼求助似的目光,对方表示,她也不清楚。

    所以,“允臣”公司最后决定,协助工作的人选就是她。

    也就是说,按照合同规定,温心必须在“允臣”工作为期一个月。

    虽然这间公司财大气粗,但是她真心觉得不习惯。

    最关键的是,她木有说不的权利。

    对方公司是客户,客户是上帝,她当然只能服从。

    “那请问什么时候来报到?”

    “现在。”

    “现在?”温心长大了嘴巴,会不会太急了点?

    眉总监临走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温心,这是总经理非常看中的项目,好好干。”眼神里分明对她寄予深切的厚望。

    “好的,眉总监。”为什么听到‘好好干’三个字她都产生抵触心理了,但她知道眉姐和上一任总监黄涛是不一样的,不会搞两面三刀的小陷害。

    眉姐踩着高跟鞋离开了,秘书领着她到了一间特殊的办公室,据说是“允臣”的副总裁,想来一定牛逼轰轰。今后她的工作安排全部听副总裁直接指挥,因为“允臣”品牌的代言人就是副总裁。

    所以,她们今后策划和广告方案的男主角,只能是副总裁。

    温心心想:这人倒是挺会运用职务之便的么,这不,连请明星的代言费都省了,做人呢得自信到何等地步啊。

    温心盯着着花俏的办公室,只见原本背对着她的转椅缓缓地转过来,赫然是季允臣的桃花脸。

    今天他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西装,不同于昨晚白马王子的装扮,深色的西装将原本花俏骚包的外表压了下去,成功伪装成一名办公室高层领导,骨子里和眼神里的风流却是无法掩盖。

    “季允臣,难道是你……”温心很想重重地拍自己的脑袋几下,然后自我批评。

    温心啊温心,你是猪吗?别人都已经在大门口提示得明明白白了,你怎么愣是没往这货身上联想。

    难道这一切都是季允臣的阴谋和陷阱?

    好吧,虽然她怀疑过,但季允臣是土豪富二代啊,为了让她上钩大费周章,劳心劳力,可能吗?

    而她确实不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充其量能称上年轻辣妈……一个年轻辣妈自己也不明白,有啥吸引人的,难不成最近人们的审美出现误区?

    “本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没错,广告公司的合作案是我让人给你们公司的。”

    出乎意料,季允臣非常爽快的承认了,眼神里坦坦荡荡的,反而让人觉得问心无愧,毫无隐瞒。

    温心挑眉:“季公子,我不明白。”

    她听完后反而不存在类似欺骗的感觉,只是不真实,难以自信?难不成季允臣还真对自己感兴趣!

    “你不需要明白啊,我的公司刚刚成立,需要找一个广告公司合作,肥水不流外人田,就做了一个顺水人情给你。”季允臣轻描淡写的道,凡是跟钱有关的,都不是个事儿。

    肥水不流外人田?谁跟他是内人?

    温心听了脸色渐变,顿觉压力三大,她何德何能,经得起季公子那么大面子,况且昨天晚上那么大一人情还没还掉呢,这算不算是一笔庞大的人情债。

    对方越是用这种清淡无谓的语气,她便越是寝食难安。‘谢谢’几个字在吼间酝酿着,万一他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她岂不是被吃得死死的,没有反抗的余地。

    未等温心说话,季允臣桃花眼一勾,扬唇浅笑:“不过,你真的不用太感谢我。非要感谢的话,那就尽心尽力地当好我的临时助理,否则,我的一片好心就白费了,温心,温助理,你说是吗?”

    他笑语盈盈,雅痞之相尽露,眼神里透着一丝狡诈之色。

    “我还有拒绝的权力吗?”温心低皱着眉问,季允臣太会说话了,丝毫没有让人拒绝的余地。

    比起靳亦霆来,季允臣简直巧舌如簧,太会懂女人的心思了,掌握得分毫不差。

    季允臣唇瓣抿着,不动声色地低笑。

    显然,即便是一个陷阱,她一只脚踏进来了,另一只脚只能继续踏入,将错就错。

    更何况,季允臣确实没有提出任何非份无礼的要求。

    即便是提出,她也不会同意的。

    “准备一下,陪我出去一趟。”

    “去哪?”温心还没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呢,抬头,只见季允臣潇洒利落的从写字桌前起身,桌面上钥匙一拿,在空气中打了几个圈圈,人已经在几步之外。

    “去了你就知道了。”他故弄玄虚的道。

    温心迟疑了几秒钟,还是跟了上去。

    这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飞机?真是的!

    她算不算是上了贼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啊?

    接下来的大半天里,温心简直就是在充当季允臣的临时搬运工和使唤丫头,这货就这么理所当然地逛起商场来。

    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足足买了二十几个袋子。

    尼玛,季允臣确定不是在玩她吗?

    哪有让一个柔弱的女子干这种苦力的,温心的抱怨全部写在了脸上,并且以一种非常理智客观的态度与对方商量。

    季允臣挑眉,俯身贴近,状似风流的道:“叫我一声季哥哥,我就帮你拿。”

    脸上的调戏之意可见一斑,热气迎面吹来,麻麻痒痒的,温心一阵闷热,往后退了半步,与之保持正常距离,恼道:“算了,当我没说!”

    季哥哥?都什么年代了,恶不恶心,鸡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

    季允臣微微抿着唇,眯着眼盯了她一会儿了,唇角边重新勾起了一抹胜券在握的笑容。

    温心,一个月的时间,我就不相信,拿不下你。

    到时候,靳亦霆只有干瞪眼的份了,单是现在想想,就有点激动了。

    “逛了那么久,好累,我们去顶楼的餐厅吃饭吧,别说我这个副总裁苛待你。”季允臣伸了伸懒腰,迈着自以为帅气却带着几分吊儿郎当的脚步径直走去。

    温心一双漂亮的水眸圆瞪:你丫两手空空也好意思说累!

    “温助理,还不快跟上来!”电梯里季允臣在向她招手,“不快点的话,晚餐可能要自费……”

    自费?

    商场顶楼是整个E市最高档的西餐厅,如果没有认证会员,即便是普通的有钱人,根本别想进入。

    所以综上所述,顶楼的餐厅是个很牛逼叉叉的地方,是超级VIP富商名流的聚集休闲区,记得前几年的时候,王美琴缠着她爸很多回,最后还是没去成,反倒是数落了王美琴一顿。

    几十万快钱一顿饭,那种穷奢糜烂的地方,最是会让人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