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我要告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8本章字数:3065字

    温心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不是他为什么在这里,而是被‘投怀送抱’‘左右逢源’八个字炸的里焦外熟。

    什么情况?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几时那样了?”他这是赤裸裸的污蔑!

    温心触电般的收回了手,意料之中看到了靳亦霆写满了轻蔑,隐含着滚滚怒气的面容。

    每当他露出此等表情的时候,正说明他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严重起来请参照第一次在洗手间里的强吻和邻市酒店房间门口的,温心只觉身体颤栗,危险无比。

    她现下狡辩时的可恶模样,方才餐厅里与季允臣旁若无人的亲热更是历历在目,化作眼眸深处滚烫燃烧的火光。

    “我跟你说过,让你不要搭理他,你都忘了?”高大的身形居高临下,眼神寒光凛凛,声音中分明透着威胁。

    现在的情况不是我要搭理他,而是他要来招惹我,好么。

    为什么?

    靳亦霆凭什么,凭什么每次都忽然跑来质问她。

    “我想上次我跟你说的也很明白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而且,你不说话,我就能猜到你接下来会说什么,你一定又想用朗朗来说事了吧?”她往后退了好几步,平心静气字字珠玑的道。

    见她如小兽般惊恐抗拒的眼神,却是佯装镇定,虚张声势。

    她很害怕吗?

    不知为何,靳亦霆忽然觉得他此时应该换一种方式。这个女人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

    他敛眉后又迅速地抬头:“温心,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我是为你好!”

    温心不知道霸道总裁为何突然改变策略,眼底的怒气忽地散开,连语气一下子变得苦口婆心起来,不那么斩钉截铁。

    “为我好的人多了,你算老几?”冲动是魔鬼,她明知道,偏偏又自作孽不可活。

    “温心,你别不识好歹。”靳亦霆眉峰一横,冷冽道。

    其实靳亦霆已经掌握了温心的说话技巧了,表面上态度坚定,实则就是一个空心架子,也不是那么难以掌握。

    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对峙着,温心实在是烦透了靳亦霆的这种若即若离不表明态度的暧昧,莫说原本就不抱希望,即便是有希望,哪又如何,她不会跟任何女人去抢夺一个男人。

    谈了三年多的凌启昊她都选择放下了,没理由对着一个动机不纯的人的动摇吧。

    她不要怕他,最多就是强亲么,他还能做出什么啊。

    “我哪里做错了吗?朗朗不可能永远没有父亲,我还这么年轻,为他找一个爸爸,是理所应当的。”

    “谁都可以,只有季允臣不可以,他在玩弄你。”这个女人怎么会如此愚蠢,男人的花言巧语,男人的温柔,不过是伪装,季允臣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骗她上……床。

    “他在玩弄我?最起码他把他的目的全写在脸上,明明白白的,而你呢,遮遮掩掩,一面与另一个女人亲亲我我,一面对我假惺惺的关心,靳亦霆,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你一个大总裁就那么闲,非要来管我的闲事吗?”

    一个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温心自己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对季允臣和靳亦霆用了双重标准,明明这两人是五十步笑百步,谁也不是好东西。

    但是季允臣她可以原谅,因为他本性如此,她对季允臣根本没抱一丝幻想。可靳亦霆则不同,她无法释怀。

    靳亦霆被这伶牙俐齿的女人抢白得面色发黑,眸色阴沉。

    但闻空旷,充满回音的停车库里,他的拳头握在手中,指关节嘎吱嘎吱的作响。

    温心却是感到不寒而栗,丝丝冰冷侵入,他会不会打她?

    良久,他的拳头松开了,从他的紧抿着的玫色唇瓣蹦出几个字:“这件事情以后跟你说。”

    说罢,他径直牵起了她的手,不容抗拒的道:“太晚了,我先送你回去。”

    他的力量太大了,而且说风就是雨的。

    “放手!”温心挣扎,纤细的手腕一圈被两人的推拒弄的红红的,“你弄疼我了。”

    靳亦霆眸色一沉,却没有立即松手。

    疼?恐怕只有疼才能让你保持清醒吧!

    “靳亦霆,你能不能别自作多情了,我根本不喜欢你,也不稀罕你跟谁在一起,我跟你也没有以后,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好吗?”温心说完的时候,心突然空落落的。

    她疯了吗!

    果然,靳亦霆的脸色变得更为阴鸷,伴随着越来越阴鸷的眼神,从齿间低沉道:“再说一遍!”

    声音不大,用了十分的劲。

    那摄人的目光,简直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都不够,让她感到浑身颤抖,生出透骨的凉意,她怂了,她害怕。

    她从靳亦霆的眸光深处看到了一记烦躁,因为她说的那番话。

    为什么要那么纠结?

    感情世界里只有喜欢和不喜欢,没有模棱两可,没有含含糊糊,没有以后再说。尽管温心不愿意承认,她也必须承认,靳亦霆对她而言是特殊的。

    因为,她确实为这个男人心动过。

    但是,曼露的事情出来之后,她不愿意了,再不济,她也不想当一个第三者,带着一个孩子已经很累了,她只想找一个简简单单的人过日子。

    “放手!”她心里有许多话,却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跟我走!”

    “走你妹啊,靳亦霆,你知道什么叫做尊重吗,最起码季允臣在这一点上,比你强!”

    二人僵持间,曹操到了!

    “靳总裁,可以放开我的助理了吧!”季允臣笑眯眯的眼底,带着几分阴寒,“靳总裁和曼露小姐才刚刚公开交往,转身就纠缠别的女人,是不是不太妥当?”

    温心松了一口气,仍旧怒瞪着靳亦霆。

    听到冷嘲热讽的声音,靳亦霆只觉异常烦躁,转眸,冷冷轻吐道:“滚!”

    闻言,季允臣脸色大变,他实在是太嚣张了,从前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也就算了,这会儿居然当着女人的面,简直就是在打脸!

    是可忍孰不可忍!

    季允臣生气了,生气的结果就是毫不设防的一拳头挥了出去,咬牙切齿:“靳亦霆,你欺人太甚!”

    他好歹是堂堂的季氏银行公子,E市万千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关键是,温心在这儿,他季公子追女人,怎么能女人没追到,自己就怂包了呢!

    挥拳的一瞬间,温心是紧张的。

    她张大了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面露错愕。

    至今她觉得很可笑,那个瞬间,她居然会担心他。

    靳亦霆连眼睑都未抬,唇角勾了勾,再次抬眸,已经放开了温心的手,徒掌包裹住季允臣的拳头,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轻蔑。

    “就这点能耐,也想追女人?”赤裸裸的讽刺,完全一副还没有施展力道的感觉。

    季允臣羞恼交加,首先,他平时都有健身,即便是单挑,在圈子里也是鲜少有对手的。为什么,靳亦霆却轻轻松松的阻挡了他的攻击,而他的拳头在对方的掌心里,居然半分都挣扎不了。

    丢人哪!

    这将是他泡妞历史生涯之中最丢人的一幕!

    不行,他不能示弱,给靳亦霆一点颜色看看!

    靳亦霆一甩,将季允臣甩了出去。

    花了两秒钟的时间,季允臣站稳了身体,内心的暴动因子却无法停下来。

    温心以为就此结束,她不打算继续待下去了,如果这两个是深爱她的男人,或许她要担心,甚至内心深处还会窃喜一下。

    这两人根本是没必要,他们争的是一口面子。

    “还要继续吗?”低调的语言带着的是浓浓的不屑,轻蔑,一种没把他当作对手的无视。

    季允臣不喜欢这种无视,厌恶极了。

    他要证明,他才是最值得女人喜欢,让她们尖叫倾慕的那个人!

    温心转身之际,只听身后传来了恶斗拳脚以及闷哼之声,如此清晰。

    她强迫自己捂住耳朵,不去听。

    男人要打,她一个弱女子有什么办法,她留下来,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

    从她的判断中得出,那个哀嚎的声音主人肯定是季允臣。

    一个绣花枕头,整天流连于花丛的被掏空了身子的人,能打赢一个洁身自好,腹肌,胸肌,人鱼线等等都存在的人么。

    “疼死了,靳亦霆,你下手不能轻点么,还专挑本少爷的脸打,分明是嫉妒我的脸比你长得好看!”

    “哎哟,破相了!”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

    季允臣嗷嗷直叫,也不知道说真的还是假装的。

    不过他确实成功了,温心无奈地转过身,果然见到,季允臣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声声哀嚎。

    “靳亦霆,你……怎么能把人打成这样?”温心实在是难以想象,季允臣哪有风流倜傥的奶油小生的样?完全面目全非,她不由得指责道。

    说罢,她蹲下身子,打算把季允臣给搀扶起来。

    “靳亦霆,我要告你,温心就是证人,有本事你别走,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的律师!”摸着他最重要的脸蛋,季允臣彻底不淡定了!

    证人?

    好吧,她承认这事闹大了。

    “随便。”靳亦霆看见温心担心的模样,冷冷的撂下一句话,留下了一道冷冽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