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一起吃午饭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8本章字数:3001字

    “拽什么拽,等着收我的律师信吧!”

    靳亦霆太嚣张了,季允臣又气又痛,伤口传来嘶嘶的声音,五官皱成了一团。

    “季公子,我已经帮你打了120,你先躺着别动,救护车马上会来的。嗯,另外要不要打电话给你的家人?”温心皱了皱眉,靳亦霆真的是疯了,怎么能把人打的那么严重,好歹季允臣是季氏银行的继承人,季家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靳亦霆说不定会坐牢?好吧,她想多了。

    但是,关她屁事?

    明明是他蛮不讲理,野蛮粗鲁,季允臣只是为她出头。

    “你要走?”季允臣可怜巴巴的盯着她。

    温心脸一红,好吧,被他说中了。

    她留下来,万一别人问起来,还是很尴尬的。

    她想回家。

    可关键是,季允臣是为了她才受伤的,就这么走,心里过意不去啊。

    “我父母都很忙,你现在是我的特别助理,当然得陪我一起去医院,不然我一个人连挂号排队的人都没有。”季允臣就不相信他把话说到这份上,温心一点都不内疚。

    问题是,季允臣真心没想到自己是打不过靳亦霆的,本来想在温心面前展示一下自己强壮的体魄……今天算是彻底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好吧。”于情于理,她都得负责。

    没多久,救护车来了,温心陪着季允臣去了医院。

    这货刚才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一到医院,里面的医生和护士实在是太热情了,哪里还用挂号?直接迎到了VIP床位,嘘寒问暖,这检查那检查,倒显得她杵在哪儿有些指手画脚了。

    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检查完,索性季允臣都是表面伤,不大严重,医生说修养两个星期左右就会完全康复,某人则埋怨时间太久,问医生,两三天行不行?

    医生一脑门的冷汗,季公子,您这要求太过分了点吧,明摆着为难我们医院。

    季公子又说,会留疤么!

    医生回答:留疤不留疤得看保养,以及饮食方面。这样吧,您在医院住上两个星期,食堂给您准备有助于复原和调养的食物,应该会彻底痊愈。

    两个星期?季允臣郁闷,他可是日日流连夜店的夜店小王子,一个晚上就已经很煎熬。

    最后,他还是忍痛同意了。

    形象太差的话,他也不好意思出门见人。

    温心咋舌,一个大男人那么在乎脸干嘛,脸能当饭吃么!一开始真没发觉,越来越觉得季允臣超级自恋,性格跟个青春期的小孩似的。

    时而纨绔,时而天真,说起花言巧语哄骗女人时一套一套的,犯起傻来萌萌哒。

    “季公子,已经很晚了,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我先走了。”这个点朗朗应该睡了吧,最近她出差,冯媛特意到她家来照顾朗朗,总是打扰小夫妻俩恩爱,温心过意不去,又脱不开身没有办法。

    所以她现在真的想回去,想陪他,想抱着他,亲亲他。

    “等等。”季允臣的脸上包扎的跟木乃伊似的,只露出了一双不安分的桃花眼,转来转去,竟是有几分滑稽之态。

    温心忍俊不禁,微微调整了表情,问:“还有什么事?”

    季允臣望着她看似温柔和煦的脸庞,心道,你要是真听话就好了。

    我想让你晚上留下来陪我,不,照顾我,是万万说不出口的。就算说出口,她也不会同意的。

    “明天你要来陪我吗?”

    季允臣说话的口气从来都是委婉的,恳求的,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态度谦卑中带着嬉皮笑脸,才会让温心无法拒绝。

    “嗯,当然,这算是工作内容么?”温心调皮的莞尔一笑。

    “算。”季允臣道,“明天一起吃午饭吧。”

    “好。”

    后来季允臣想,他这顿打也不算白挨,至少他可以光明正大的享受温心的照顾,哈哈!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温心好不容易回到家,简直累趴了,抱着温朗,一睡睡到了天亮。

    梦里不知身是客,温心睡得昏昏沉沉的矢耦,还是朗朗把她给叫醒的。

    “妈妈,妈妈,朗朗肚子饿了!”

    “啊,朗朗乖,几点了?”迷迷糊糊的温心一下看时间,居然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小家伙揉着眼睛,穿着睡衣,像极了一直迷路的小动物。

    温心当即脸色大变,“糟了,朗朗,你怎么不早点叫醒妈妈,上幼儿园要迟到了!”

    温心手忙脚乱的起床,往自己身上套衣服,真是的,越急越乱,这裤子怎么那么难套啊,难道她这几天伙食太好,肥了,长膘了!

    这期间,温朗一直傻傻的,欲言又止看着自家妈咪使劲地折腾。

    “朗朗,你怎么不穿哪?”温心间或的瞅自家娃一眼,这孩子两天没看见,怎么变得傻了吧唧的。

    朗朗用迷茫的眼神,淡定的声音道:“妈妈,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学。”

    “星期六?”天哪,她疯了么。

    温心拍了拍脑门,整个人忽地松懈下来,颓然地往柔软的床面上一倒。

    “妈妈,你已经连续两个周末没有陪朗朗玩了。”小家伙委屈的,小声的控诉。

    那眼泪汪汪的眸子,水灵灵地眨着。

    朗朗是属于那种极为懂事,偷偷在背后抹眼泪,即便委屈也不敢大声说的那种性格。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更心疼他。

    她允自抚上朗朗的脸颊,感觉到他竟是在轻轻地抽噎着,眼眶也变得湿湿润润的,楚楚可怜。

    温心鼻头一酸,忍不住想哭,眼泪吧哒吧哒的滚落下来。

    “妈妈,别哭。”朗朗白嫩嫩的小手着急地替她擦拭眼角的晶莹,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话了,为什么妈妈好伤心的样子。

    “以后妈妈不乱跑了,每个周末每天晚上都陪着朗朗,好吗?”温心一把将柔软的小身子嵌入了怀中,真正感觉到自己身为一个母亲,没有尽到责任与义务。

    “好。”

    母子俩抱团哭了会儿,其实也就是温心问:“肚子饿吗?”

    “咕咕……”

    “咕咕……”

    分不清是谁的肚子里传来的声音,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又是哭的又是笑的,有人看见的话,准把两人当疯子。

    索性快中午了,早饭午饭一顿解决。当然,温心发誓,下次她绝不会再睡懒觉,必须要培养小孩子一日三餐的正确饮食习惯。

    母子俩吃饱喝足,手机嘀铃铃地响了起来。

    温朗眼巴巴地看着,温心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心道,肯定是诈骗电话或者打错的,本打算不接,可铃声一直没完没了。

    “喂,请问是温心女士吗,我们这里是……医院,您的朋友……”

    没办法,她一听来电,居然是季允臣医院的医生打来的,他们说季公子闹脾气了,早饭吃的好好的,护士们劝了好久,他硬是不肯吃,说是朋友没来,吃不下。

    季允臣可是一活宝,就算是院长也要上赶着巴结,因为季家每年都会捐一笔钱给医院,而且季母还是医院的副院长兼名誉董事,自然是要当一尊活菩萨给供起来,怠慢不得。

    温心咋舌,差点忘了一件事,难不成季允臣不吃饭,是为了等她?

    她实在是没想到季允臣的性子会那么执拗,万一饿出病来了,她的罪过岂不是大了。

    她还没回话呢,手机因为电量不足而自动关机了。

    “妈妈,你要出去吗?”他憋着嘴问。

    这孩子太聪明了,她还没说呢,就猜出来了。

    “嗯,妈妈要去医院看望一个朋友,朗朗要跟妈妈一起去吗?”医院虽然不是什么好地方,可把朗朗一个人撂在家里,或者托付给冯媛,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巴掌,说话跟放屁似的。

    “要。”朗朗眼睛亮亮的,声音里隐约透着兴奋。

    和妈妈一起出去,不管去哪里,他都很开心。

    看着温朗开心的小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要去儿童公园玩呢,实际上2是去医院。

    其实温心把朗朗带去,还有另一层用意。万一季允臣真的对她有想法,她把能打酱油的儿子带去,季允臣就会打消念头了,一举两得。

    小家伙状态一直很NICE,没多久的功夫,二人就寻到了季允臣所在的VIP病房,里面隐约传出了嬉笑说话声。

    “叩叩叩”温心敲了敲门,难道季允臣有访客?

    该不会是那群狐朋狗友,花衬衫和贼眉鼠眼吧!那两个坏家伙可是倒胃口的很,连带着她回想起包厢里的事,对季允臣的好感度都几乎要两相抵消了。

    她脚步踟蹰的当口,房门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十分清秀的小护士,俏脸红红的,欲说还休。

    她朝里面喊了一声,“季公子,昨天那位小姐来了。”

    温心往前走了一步,一屋子的脂粉味扑面而来,清一色身材窈窕婀娜的女护士,大约有五六个吧,围着季允臣的病床,个个面容娇嗔,欲说还休。

    花丛中的季允臣一听,当即脸色大变。

    哎呀,她怎么来了?

    她不是挂了医生的电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