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我喜欢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8本章字数:3012字

    温瑶和凌启昊这一对已经被挤兑的差不多了,效果刚刚好,温心觉得,对于某些存心找事的人,你越理她们,她们越是来劲,不搭理就好。

    她行的端做得正,没必要撒谎。

    思及此,温心不卑不亢地正色道:“季公子刚才是跟你们开玩笑的,我只是他的助理而已。”

    “哎呀,被揭穿了,温助理,一点面子都不给么。”季允臣纨绔地吐了吐舌头,朝温瑶和凌启昊笑笑,丝毫不显尴尬。

    这一家子姐姐妹妹都不是善茬,这个死没良心的女人,利用完他,马上就把台给拆了。

    闻言,二人更是神色渐变,想法不一。

    弄了半天,是一场误会。

    可大家心知肚明,季允臣维护温心的模样,容不得半点作假。

    所以善妒的温瑶,心里面更不平衡了。

    温心她凭什么,凭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么,居然将靳亦霆,季允臣这些大人物迷得团团转……

    “副总裁,我们还有公事没有处理好,你忘了吗?”温心水眸暗了暗,状似好心的提醒道。

    “哦,对了,二位,我们先失陪了。”

    季允臣是个聪明的货,立即读懂了温心的暗示,二人的身形转眼没入男男女女花花绿绿之中。

    温瑶瞥了一眼目光带着执念,允自发愣的凌启昊,气不打一处来,故意道:“季公子跟姐姐看起来还是很般配的,启昊,你觉得呢?”

    凌启昊回神,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瑶瑶,里面有点闷,我出去透透气。”

    说完,他便朝门口走去。

    “启昊——”温瑶在背后喊,可是凌启昊全然没听见,她气得直跺脚,这一跺脚不打紧,没收住力道,鞋跟断了!

    丢死人了!

    温瑶用手挡住脸,一瘸一拐的逃离了现场。

    旁人免不了窃窃私语和哄笑。

    温瑶边走一边道:温心,我诅咒你,诅咒你被季允臣玩过之后就甩了!

    “你和你妹妹感情不好?”

    从刚才开始,温心的脸色很臭,季允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有意无意的问。

    “你不是看见了么?”温心好没气的白了他一眼。

    “听说她的未婚夫是你的初恋男友?”

    温心拧眉,这货哪壶不开提哪壶,到底是谁说他聪明的?

    季允臣在她身后跟来跟去,笑笑道:“说实话,亲爱的,你当年的眼光真不怎么样。”

    亲爱的?

    “季允臣,你演戏演上瘾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温心十分讨厌季允臣这种暧昧的表现方式,她并不是一个善于逢场作戏的女人。

    但凡刚才她有一点想要打击温瑶的心,何必戳穿季允臣的谎言!

    太累,更何况,她不屑,也没有心思应付季允臣的花言巧语。

    季允臣耸耸肩,糟了,他好像踩中地雷了,这个女人貌似炸毛了。

    “如果我说,我是认真的呢?”

    不再是闲散的,吊儿郎当的强调,季允臣十分认真的道。

    温心抬起头,不偏不倚地对上了季允臣的微微上挑的双眸,其中仿佛有一抹真挚的情感从眼眶里跳出来,嘴角的弧度不再是倾斜的,近距离看,他的五官很是赏心悦目,严肃时,季允臣与花花公子压根不搭边,活脱脱一个国民初恋的感觉。

    她愣怔住了。

    如果是演戏,那么季允臣的演技未免太好了。

    他的双手将她圈在臂弯之中,表情是前所未有的郑重其事。

    “温心,请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想追求你,你愿意吗?”说实话,季允臣竟然觉得手心直冒汗,非常的紧张局促不安。

    这些情话他甚至说了无数遍,却为何,这一次,有着本质的区别。

    虽然之前不是没有被人告白过,但真正此时此景,温心却有些害怕。她真不是矫情,如果季允臣是玩玩的,那倒无所谓,是认真的,她拒绝的话,挺伤人心的。

    周围人很多,大部分都认识季允臣,或者是他的朋友,最关键,季允臣是一个挺要面子的人。

    她现在是进退不得,骑虎难下。

    季允臣分明看到了她的躲闪,她的犹豫,她的为难?

    为什么?

    难道他不够真心,不值得相信?

    那么多天,他硬生生地忍住没有出去泡妞,难道她就没看到他的牺牲么!

    温心没有回答,季允臣有些不耐烦了,寻着那抹小巧的殷红,俯下身,缓缓地亲了上去。

    温心睁大了水眸,用力的咬住唇瓣,使劲地对他摇头,不要!

    “臣哥威武!”

    “臣哥威武!”

    花衬衫和贼眉鼠眼两个居然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瞎起哄,替季允臣助威,比他们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还要兴奋。

    所有人的目光与焦点集中在二人身上,或侧目轻笑,或交头接耳,总之,看热闹的人永远都不会嫌弃热闹不好看。

    当然,温心在乎的并非全然是旁人。

    季允臣,不要,不要亲下来!

    不知道为何,她会如此抗拒。

    即便,

    “温心,我喜欢你.”他允自闭上眼睛,极是动情的道。

    他这么做没有错,他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季允臣在全心全意的追一个女人,而温心被他给承包了。

    “不——”

    在温心的惊呼声中,“啪”的一声,现场的灯光突然熄灭了,陷入了一方黑暗之中,引起众人哗然一片。

    温心脸一撇,季允臣的唇瓣堪堪擦过她的外唇,似蜻蜓点水而温热的一阵感观,速度快的她还来不及反应。

    在视觉盲点的一刹那,身体被带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之中,并且随着对方的动作,旋转了好几步,早已离开了原来所站的位置。

    渐渐能占平稳,她慌了神,却始终看不清抱住她的人的脸。

    他是在帮她吗?

    “你是谁?”

    周围的声音异常的嘈杂,是停电了?大家纷纷出现不安的躁动和喧哗声。

    当然,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是镇定的,站出来让大家保持安静。不乏有一些人模狗样的男人趁机伸出罪恶的双手,光明正大的揩油。

    另一边,季允臣怀中的人儿一空,扯着嗓子在叫喊着温心的名字,却是徒劳无功,声音淹没在混乱之中。

    可恶,就差一点点。

    他就亲到温心了。

    这电,该死的停的真不是时候!

    季允臣一副完全是欲求不满的心态。

    黑暗中,只听闻对方的呼吸声轻吐在她的脸上,温心柔软的腰间被一双大掌不容抗拒地按住,往对方的胸前轻轻一带,二人便贴合的密不透风,挣脱不得。

    温心的心跳在逐渐加速,他想干什么?

    她当然知道眼前的男人并非季允臣,季允臣通常身上会喷十分骚包的香水,与他接触的日子,这货愣是每天喷的不重样,以至于她的鼻子充满了免疫力。

    下一秒,他的唇便印了下来。

    温心如遭雷击,黑暗中,她的水眸圆瞪。

    五指紧紧地拽住薄薄的西装,阵阵地发凉,抽紧。他带给她的感觉与季允臣的蜻蜓点水完全不同。

    对于季允臣,她可以义正言辞的拒绝,很生气,但如果他道歉,她依然可以原谅。

    但对于某些人则不同,她害怕,她恐惧,她不安,引起这几种情绪的并不是觉得自己受了欺负,而是不愿让自己沦陷到卑微的地步,她最不愿意承认的便是她一直抵触和否认的。

    温心知道,这是一种充满矛盾的思想。

    她的理智一直在提醒她,温心,不可以,你不可以沉沦。

    但是情感上一直在勾勒出贪婪的欲望,是身体本能的反应,由不得她抗拒。

    她可以抵制第一次,第二次,可是到了第三次第四次呢?她不是每一次都能这样的定力的。

    太难了。

    他仿佛是造物主精雕细刻的杰作,正如神秘的阿波罗天神,冷酷,俊美,又残酷无比,让人又爱又恨,偏偏在第一眼把你的魂全部勾走了。

    她想,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女人抵住靳亦霆的诱惑呢。

    天知道,她要如何抵制住他一刹那散发出来的温柔体贴,浓烈滚烫的情感之中。

    一瞬,她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迷失在对方的炙热与缠绵之中。

    她必须得承认,她很享受甚至沉沦于靳亦霆的吻,谈不上多少高超的技巧,嘴巴里好像到处充满着甜蜜好吃的味道,不可自拔。

    就这样持续了不知多久,久到温心的脑子乱哄哄的,与交错的手机光线混合成迷眼时的一团迷离。

    他将瘫软如泥的她缓缓地放开,温心腿根子一软,完全是依附在对方的身上。

    “这里是我的,以后不准其他人碰。”

    他的食指按在了她气喘吁吁的唇瓣上,暧昧的呼吸吐在耳际,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却带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霸气,宣誓着他的主权。

    什么?

    他以为他是圣旨口么!

    温心慢慢地恢复体力,呼吸平稳之后,身前的压力和迫人的气息突然消失了。

    蓦地,交织的灯光再度明亮起来。

    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涌上温心的胸口,她背靠着墙,抬起头,视线往人群中,往四面八方搜寻。

    搜寻那张早已深深镌刻在脑海中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