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他的母亲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8本章字数:3052字

    这个问题不是没有人提,而是提了,没有人回答。

    靳亦霆一向不喜欢采访,众所周知,清一色的都是曼露在与记者媒体朋友们周旋。

    这会儿被季允臣直截了当的问了,众人包括曼露同样翘首以盼,期待他的答案。

    是啊,婚纱象征着纯洁与婚礼,靳亦霆真的是那个意思吗?

    周围的时间凝固,一时间安静不已。

    逼婚?

    有意思,看来他果真是小看了这个花花公子,做事并不是全然凭靠个人喜恶,还是能用脑子的。

    靳亦霆雕刻般的脸出现了细微的表情,抬眸,眸光深邃,如夜空中没有尽头的旋窝,与季允臣对峙着,气势逼人。

    温心紧紧地咬住唇瓣,心像一团乱麻似的,纠缠到了一处。

    她突然明白了季允臣的意思,因为由始至终,靳亦霆从未出面承认过什么,他反而是在帮助曼露,逼靳亦霆表态。

    难道季允臣是真的喜欢自己?把婚纱买下来是真心讨好她的?跟曼露没有一点儿的关系?

    她的神情逐渐凝重……瞳孔没有离开过他微微牵起的唇瓣,漂亮的玫瑰色,不会显得半分的妖艳,而更加的蛊惑人心。

    磁性低沉的声音随即响起,他定定道:“婚纱并不是送给曼露的。”

    干脆,果断,绝不拖泥带水,模棱两可。

    闻言,众人大惊。

    “怎么回事?”

    “……”

    靳亦霆的回答简直是在无声地打了曼露几个巴掌,不痛,却是颜面尽失。

    曼露的手在一瞬间变得无比僵硬,自动从靳亦霆的臂弯中脱落出来,再精致的妆容抵不住心中的那一抹失落与苍白。

    季允臣抿了抿唇,确实没想到,靳亦霆此人的心事太难猜了,简直不按常理出牌。

    但无论他的答案是承认亦或是否认,季允臣都有办法接下去,“哦?难不成靳总裁心中另有所属,这个人是谁呢?不会那么瞧,靳总裁和本少的品味是一样的吧?”

    季允臣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挑衅,靳亦霆眸光一暗,犀利的侧颜冷峻异常。

    只见他微微侧过头,视线不经意地往千篇一律的脸上徘徊了一圈,最终,目光又找到了一个聚焦点。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漫不经心地,还是略有深意的。

    温心怔忡了一下,靳亦霆是在看自己么。

    紧接着,他大大方方地朗声道:“有一点你说的没错,婚纱确实是打算送给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季允臣此刻再也笑不出来了,如此看来,靳亦霆喜欢的不是曼露,而是温心。

    难道他要向温心表白?

    季允臣脸色刷白,不行,那个女人本来就对靳亦霆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也许连她自己都还没发现,一旦窗户纸捅破了,他们两个双宿双栖,留下他一个人形单影只,可怜巴巴……

    曼露就更别提了,此刻她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到。

    更讨厌的是那些该死的记者唯恐天下不乱地使劲抓拍,她甚至可以想象到明天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就是她曼露尴尬丢脸的证据。

    有大胆机灵的记者追问:“靳总裁,刚才我们有注意到您在说到重要的女人时,眼神是落在那个方向的,请问这个女人在现场吗?”

    有一个奇怪的瞬间,季允臣在想,如果靳亦霆真放弃曼露选择温心,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了,他也是佩服了。

    只是,佩服不代表放弃。

    “当然——”靳亦霆停顿了一下,“不在现场。”

    众人嘘的一声大失所望,温心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说不清是失落还是一种如释重负。

    她一直所期盼的就不是所谓惊心动魄的爱情,而是平平淡淡细水长流,没有那么多的心思难测,猜来猜去。

    “那是谁呢?能不能麻烦靳总裁透露一下?”某记者不怕死的再度追问。

    靳亦霆三言两语,就把整个发布会现场变成了他的主宰。

    众人早已被他模糊了关注的焦点,随着他的抑扬顿挫而起伏变化。

    无论他的答案是什么,季允臣不爽,超级不爽,总有这么一个人处处压着你,你会舒服吗?

    “那个女人就是我母亲。”靳亦霆绕了一个大圈子,总算把答案给揭晓了。

    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听说靳亦霆的母亲早就死了,这会儿他到底在故弄什么玄虚?”旁边有人不满的道。

    好像靳亦霆的所作所为分明是在拿大家开涮,将众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温心愣了一下,按照靳亦霆逆天的颜值来看,他的母亲肯定是个绝色美人,可惜了,美人迟暮,红颜薄命。

    她一直想象不出来,有什么女人能让靳亦霆心悦诚服,甘心低头,怕是只有他的母亲了。

    “至于我为什么要把婚纱买给我母亲,就不方便透露给大家了。”靳亦霆面色一凛,直接把所有人的话给堵回去了。

    曼露的面色终于有所缓和,心却是陡然一寒。

    靳亦霆太可怕,太幽深莫测了,曼露突然觉得,自己在靳亦霆面前的小心机,简直就是小儿科,其实靳亦霆早就看出她的意图了。

    甚至于,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像个生动的木偶,靳亦霆不但把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而且还把她给耍弄的团团转,而傻呼呼的不自知。

    不会的!

    她是人人喜欢的大明星曼露,靳亦霆不会这么对她的!

    曼露不甘心,罂粟也罢,飞蛾扑火也罢,她不可能放弃了。

    ……

    众人唏嘘不已,明显的意犹未尽。

    后面说了什么,温心没有再关心了,绕开密集的人群,挤了出去。

    现在她只觉得空落落的,还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惆怅。

    “靳总裁,令堂能有你这么孝顺的儿子,真的应该感到欣慰。”季允臣神情复杂地瞥了靳亦霆一眼,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

    季允臣的视线锁在了出口处那道纤细落寞的身形上,这个女人,溜得真快,也不等等他。

    “对不起,我食言了。”

    季允臣好不容易追上了温心,发现她的表情很冷静。

    “你是说价值一亿元的婚纱?”温心侧过身,面容复杂又极其认真的道,“副总裁,你的礼物太昂贵了,我承受不起,也值得你这么做。”

    “温心,我说值得就值得,一亿元并不是我真心的全部。”他确实打算买下来讨温心的欢心,但是被靳亦霆一搅合,效果也达到了。

    像靳亦霆这种心机深沉的男人,任何一个理智的女人都不会飞蛾扑火,更可况温心不蠢。

    这人分分钟就能琼瑶男郎上身,表白的甜言蜜语也是张口就来,温心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

    “副总裁,我想去看朗朗行吗?”

    “好,我陪你一起去。”

    “……”温心没有拒绝,按照季允臣的性格脾气,她拒绝了等于没拒绝。

    二人刚走了没多远,一个气喘吁吁的身影追了上来,“季……季公子,等……等……”

    二人转身,只见对方正是刚才那位甜美的主持人。

    “什么事?”季允臣问。

    “季公子竞价的那件婚纱,如果您还想要的话,我们老板说,可以再帮您订制一件,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我们保证,虽然不可能做到一模一样,因为上面的钻石,您知道的……但请您放心,完成之后的效果只会更加的精致。”主持人一张嘴说的天花乱坠,态度亦是十分诚恳。

    温心突然觉得很想笑,准确的说是哭笑不得。

    季允臣忍俊不禁的问:“价格呢?”

    要知道靳亦霆拍走的可是一亿元,他可不会傻呼呼地花那么大笔不知所谓的钱。

    最关键的是,刚才他家的老头子董事长专门打了电话来警告他,以后如果要支出超过五百万,必须向他批准。

    大概是他前段时间泡妞,以及去夜店开销花的太多,惹得老头子不高兴了,把他的金卡支出金额给重设过了。再加上他的“允臣”公司刚刚起步,还没有盈利呢……总之这是一件灰常忧伤的事情。

    说的具体点,就是,他现在根本买不起啊!

    老头子一个月才允许他花五百万,简直是要命啊!

    主持人笑眯眯的道:“季公子,您放心,我们老板肯定给您优惠啊,不多,就五百万,怎么样?”

    季允臣的表情像是吃了一坨屎,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她们家老板把数字算的忒准了点吧!

    “如果是曼露身上的那件,一千万本少爷也觉得挺值,可刚才你也看见了,我丢了那么大的脸,难不成你觉得我就值这么点钱?”

    “季公子,一口价,两百万,就两百万行不行?再低的话我就做不了主了。”主持人急忙道。

    季允臣心道,这个价格差不多了。

    正准备敲定,却被温心给拦住了,“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是季公子的助理……”

    总之,温心磨了会儿嘴皮子,把主持人给打发了。

    事后,季允臣问为什么?

    温心说了一句:“你觉得赝品和正品能一样吗?”

    即便后面定制的那件做的再好,也不是原来的那一件,买回来,意义不同,完全不同,又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