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曼露的挫败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8本章字数:3005字

    温心说的没错,或者他在意的始终是曼露身上穿的那一件,被靳亦霆横刀夺爱的那一件。

    季允臣自问聪明,却连那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有明白。

    其实温心真没想替季允臣省钱,那堆大道理不过是临时想起来的借口,借口是借口,她说的也没错啊,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争夺的,最后还不是便宜了时装发布会的主办方,白白地赚了一大笔钱,名利双收。

    她的目的很单纯,单纯的不愿季允臣为她花钱罢了。

    或许其他女人觉得花男人的钱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她不行,那是一种压力,如果你不能付出相应的回报,就享受不属于你的一切,是一件极为不负责任和不道德的事。

    “温心,以后谁娶了你,肯定不用担心经济状况了。”季允臣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柔和中带着的是某种炙热。

    那眼神,近乎迷恋。

    温心再度被他给吓到了,勉强扯了扯嘴角,尴尬笑笑:“谁娶了我,得最好后爸的觉悟,我可是会偏心的。”

    本来打算缓和暧昧气氛的温心,把气氛彻底弄到了零度了。

    季允臣当然听出她话中有话,意有所指,故意把朗朗拿出来说事,好让自己知难而退。

    谈结婚?NO,季允臣喜欢温心,但并没有到非卿不娶的地步。

    但他必须承认,现阶段他是喜欢温心的,总不可能刚喜欢上一个人,就必须把她娶回家吧。

    季董事长,他老头子和所有封建家长一样,喜欢包办婚姻,季允臣一度认为,他以后的人生规划,念书,上班,结婚,生子,与所有的富二代一样,殊途同归,按部就班。

    可是,他没有料到,人生总是有许多变数的,比如温心。

    现在的季允臣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能否包容与保护温心,以及她所关心的人,她的孩子。

    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能否给她想要的。

    所以此刻,他无法斩钉截铁的说,温心,和我在一起吧,我愿意接受你,接受朗朗,并且咱俩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

    打动一个女人,需要的不是甜言蜜语华辞藻句,而是最朴实的语言,最简单的承诺。

    很久以后,季允臣始终陷入在最深的后悔之中,如果他早点觉悟,温心所选择的人会不会就是他?

    温心到了玩具城里,朗朗正和其他小朋友堆沙子,玩得不亦乐乎。

    她站了一会儿,静静地望着自家儿子的侧颜,越看越是好看,瞧瞧这侧脸轮廓,相信再过上几年,去了婴儿胖,朗朗绝对是妥妥的小帅哥一枚。

    只是,她是眼花了么,为什么觉得朗朗身上竟有几分靳亦霆的影子。

    疯了!

    温心,不要再想了,爱情是奢侈品,你目前的唯一的大事就是照顾好朗朗,最好是给他找个靠谱的老爸,这才是正经事。

    什么靳亦霆,季允臣,他们对她不过是一时兴趣,或者等得到了玩具,把玩了一段时间,他们就会腻了,烦了。

    他们从来不是良配,所以别再痴心妄想。

    “妈妈,你什么时候来的?看我的城堡造的漂亮吗”朗朗终于看到她了,兴冲冲地跑过来。

    温心俯下身,揽住小小的身子,由衷道:“好看。”

    不知道是不是自家孩子屎尿香的影响下,温心总觉得朗朗比一般小孩子要聪明,只是性格不算开朗,准确的说是慢热吧,也不喜欢吵闹。

    她的朗朗,以后会是一个极为出色有成就的人呢。

    “谢谢吴秘书照顾了朗朗一个下午的时间。”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而且朗朗真的很乖巧,讨人喜欢。”

    温心和季允臣的秘书感谢来感谢去,季允臣诸事缠身,被主办方喊了过去做进一步的有关于时尚圈和流行趋势的交流。

    吴秘书摇曳的身姿离开之后,温朗偷偷俯在温心的耳朵边,悄悄道,“妈妈,我有一件奇怪的事儿要对你说哦。”

    温心笑笑问:“神神秘秘的,什么事儿啊?”

    “妈妈,刚刚漂亮阿姨拔了朗朗的头发。”

    “头……发?”温心傻眼,头发有什么好拔的,她安慰小家伙,可能是头发上沾了什么脏东西,所以吴秘书帮忙弄了下吧,也没多在意。

    “妈妈,朗朗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母子二人的身形渐渐走远,吴秘书方从贴身口袋中取出了一只透明的塑料袋子,里面有一根头发,嘴角勾了勾。

    手机铃声响起,吴秘书接了起来,是董事长的私人助理终钟姐打来的。

    “喂,我现在也在度假村里,东西弄到手了么?”

    “钟姐,不好意思,只弄到小孩子的,您知道的,少爷他比较——”吴秘书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董事长已经等不及了,再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最好送去医院化验。”

    “……好。”

    吴秘书赫然就是那天潜伏在医院里的小护士,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没办法,谁让她是董事长亲自派遣下来,安排在季允臣季少爷身边的卧底,擅长各种化妆伪装,悄悄监视季允臣的一举一动,随时向董事长汇报。

    取头发,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

    自从少爷受伤开始,也不知怎么搞的,反而清心寡欲起来,别说去夜店潇洒,就连搭讪美女的行为都几乎忽略不计,整天围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转来转去,跟吃了药似的。

    加上少爷看上去随意,实则精明,所以直接导致吴秘书根本没机会下手,只有等明天早上去酒店房间的枕头上看看,有没有吧。

    如果那个朗朗那个孩子是倒好,老爷可以等着抱孙子。

    如果不是,……

    在夕阳余晖散尽的时候,发布会落下了一天的帷幕。

    曼露的私人休息室里。

    “脱下来。”如古希腊雕像的人,侧脸完美分明,靳亦霆沉吟了片刻,锋利的玫色唇瓣开口。

    “亦霆,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曼露美眸露出惊讶,她一直以为刚刚靳亦霆说的送母亲不过是托词和借口。

    在秀场上的时候,就连主办方都没有强调说让她脱下来的意愿。

    因为在大家心里,送母亲也好,托词也罢,总归是他们一家子的事情,换不换,主办方当然管不着了,他们只管把钱收了就成。

    “我刚才对所有人说了,是送给我逝去的母亲的,所以,你知道这件婚纱的意义吗?”他转过身来,眼神冰冷,不带一丝情感的冷冽。

    此刻的靳亦霆在曼露眼中,美则美矣,却好似精雕细琢的机器人。

    他大脑中的程序,恐怕她这辈子都无法弄懂十分之一。

    曼露全身一寒,他就那危险的冰山,她甚至相信,如果自己不同意,那便是天大的罪过一般。

    靳亦霆真是让人又爱又怕。

    在他的注视下,曼露忽然神色一媚,将盘发放开,大朵棕色的卷发洒上莹润的肩头以及微微凸起的锁骨,一时风情万种,魅惑无边。

    她就不相信,自己不能把这块冰山给融化了。

    曼露允自解开了后面的拉链,宽衣解带。

    靳亦霆墨色的眸子古井无波,他既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那么睁着,静静地,仿佛曼露曼妙而一丝不挂的身材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怎么回事?

    曼露很着急,她虽然不是什么玉女明星,在娱乐圈却也算得上作风正派洁身自好的女星,如此火辣性感,主动宽衣的一面,已经是巨大的不易了。

    有人说,要得到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得让他爱上你的身体。

    曼露觉得,她之所以不了解靳亦霆在想什么,是因为缺少肉体的交流。

    所以,今天,她必须顺利拿下靳亦霆。

    但是,她已经一丝不挂了,对方反而没有半点反应,这真是身为女子最大的耻辱。

    难道还要让她自降身份,低贱地像个特殊行业的女人一般去讨好靳亦霆么?

    曼露在尊严与欲望挣扎了会儿,终于下定决心的时候,靳亦霆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从侧面的镜子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丝毫没有情绪变化的冷峻的脸。

    难道她对他这般没有吸引力?

    曼露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脸色有多么难堪,多么苍白。

    “把衣服穿上,着凉或者是被记者拍到就不好了。”淡淡的几个字轻吐,亦感觉不到半丝热气。

    这算关心么?

    他的关心也表达的这般冷静?

    “好。”强忍住心里的不适,曼露换上了简单的礼服。她早已习惯了人前人后两幅面孔,逢场作戏,是她的拿手绝活。

    “我喜欢懂事听话的女人。”靳亦霆眸中划过一记欣慰,长腿一迈,举步往外走,“把婚纱交给我的助理徐恒就可以了。”

    “亦霆……等等……”曼露犹豫了一下,在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即将消失的时候,喊道。

    眸光欲说还休,睿智女人的成熟与娇羞,在她艳丽的脸上表现的恰当好处。

    若是寻常男子,早就恨不得扑上去了。

    “什么事?”

    “你现在要离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