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没有耍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8本章字数:3052字

    温心对此人的大话深表怀疑。

    游泳,那是讲究天分的,好么。

    就算你把游泳名将全部请来给朗朗当老师,未必能培养出冠军来。

    温心正打算轻手轻脚的上床睡觉,视线所及,却发现门边上有一个白色的纸盒,包装的很是精美。

    咦?奇怪,这个盒子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刚才明明没有啊。

    啊,难道是她洗澡的时候,有人偷偷放进来的!

    太可怕了!是她没有关门,还是说对方有备用房卡?

    温心心跳如鼓,顿时警铃大作,环视了一周,确定一目了然的房间里没有藏人,才小心翼翼地下床,拿起白色盒子。

    她迟疑了一下,立即打开。

    房间内的灯光她已调试到了睡眠状态,从盒子里蓦地释放出了璀璨耀眼的光,一室熠熠生辉,甚至刺的她有些晃眼。

    待适应之后,完全看清楚,她呼吸一滞,水眸讶异:是亿元的婚纱?

    她小心翼翼地将婚纱铺展开,仔细一看,上面的钻石颗粒饱满,款式如出一辙,果然是曼露身上穿的那件。

    可是,为什么婚纱会出现在她的房间?

    难道是靳亦霆?

    许助理要交给她的东西就这个?

    温心脑子里一团浆糊,靳亦霆明明说婚纱是给他过世的母亲的,她以为那不过是他将众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借口,他在故弄玄虚,那么贵重的东西,他也该是给他的女朋友曼露的啊。

    为什么?

    他到底什么意思?

    她的心被撩拨的七上八下,心神难安,如果不弄清楚他的目的,她想,她今晚是无法入眠的。

    温心打开门,走廊里空空荡荡的,唯有属于午夜独特的安静。

    他不在。

    垂下头,忽然涌出莫名的失落来。

    房间里一道敏感的信息铃声响起,温心下意识地走过去,鬼使神差的点开,发件人居然是靳亦霆。

    靳亦霆?温心睁大了眼睛,简直不可置信!见鬼了!她什么时候存了靳亦霆的号码?

    魂归天外的温心,回神之后点开信息内容,上面写着:我在电梯门口等你。

    靳亦霆在等她?

    所以婚纱和电话号码的事都是他干的!

    简直太可怕了,靳亦霆的可怕与震撼远远超过一亿元。

    仅仅在几秒钟的时间,温心便做出了决定,裹了一件外套,将婚纱重新叠好,装进和盒子里。

    当她来到走廊尽头,电梯口的时候,果然看见他笔直挺拔的侧影,伫立在夜色浓厚的窗口之前。

    他只穿着一件白衬衫,袖子微微卷起,

    地上的投影细长,一股淡淡的烟味卷着半开窗户里的风,吹了过来,温心皱眉,下意识地捂鼻。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在抽烟,她还以为,他没有这个习惯呢!好吧,她是从每一次见他,以及接吻来判断的。

    那,是不是说明他等的很烦躁,或者是局促不安呢?

    温心是非常讨厌别人抽烟的,但是靳亦霆完全颠覆了她的想象。淡淡的烟雾弥漫中,他缓缓地转过身,修长的食指与中指之间,慵懒而漫不经心地夹着半截墨色的烟,在玫瑰色的唇瓣之中交叠,吞吐。

    他精致绝伦的容颜就在如梦如幻间展现出来,眸色如墨,神情一如既往的高冷,带着些她看不透的深沉。

    不得不说,人长得好看,就连一些坏习惯也可以忽略不计,他抽烟的动作变得赏心悦目。

    看脸的时代,还需要理由吗?

    “你来了。”他看见她整个人包裹在一件驼色的外套之中,纤瘦的单薄,黑色的长直发未干透,半湿半醉,干净素净的脸上,表情几分局促。

    她秀气的两弯眉微微蹙起,靳亦霆立即掐灭了烟头,按在了垃圾筒盖上。

    “我把东西还给你。”温心咬了咬唇,就干脆点吧,说清楚,省的以后牵扯不清。

    靳亦霆视线落到了她手中的盒子时,眸光一滞,顿时暗了下来,明显不悦道:“我送出去的东西,你觉得有收回来的可能吗?”

    这女人倒好,别人求之不得的,她到底是在矫情自抬身价呢,还是——

    难道发布会上,她还没有看明白么,到底谁才是她最值得依赖与动心的人,季允臣么?在他面前充其量就是一个只知道挥霍的富二代,顶多挠几下痒痒,能掀起什么大风浪。

    即便他打了他又如何,就连季允臣的父亲,也不会选择与他正面冲突的。

    “靳亦霆,这么耍我,你觉得有意思吗?”温心抬起头,水眸直视着她,一字一句的道。

    她神情冷凝,声音清冷,不复往日里的逼人,却带着一种仇视。

    “你觉得我在耍你?”她生气,他更恼火,眸光似欲结成重重冰霜,喷射而出。

    温心纤柔的身影在靳亦霆的反衬下,显得娇小无比。

    胜负悬殊的对峙,毫无疑问的弱势。

    “为什么不是,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喜欢的时候逗弄一下,心情不好的时候行为恶劣,任意欺凌,我真的很讨厌你那种自以为是的暧昧行为!”温心觉得她受够了,她这小火爆脾气忍了好久了,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她说什么?

    靳亦霆眉一耸,面色阴沉,上下齿紧咬,眸色比刚才更幽邃,渗人,全身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温心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她为什么要那么激动,或许人家就是拿你玩玩的,你认真了,你激动了,主动承认妥协,那便是连自己最后的尊严和底线都抛却了。

    后来,她才明白过来,她难受,她矛盾,大概是因为在意吧。

    因为不确定对方的心,不确定自己的心,所以才更加的难受,有一股气,无处释放。

    她怕自己会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她没有勇气承认。

    温心将盒子放在地上,也不管他接受不接受,冷静的道:“靳亦霆,我们根本毫无关系,而且你已经有女朋友了,请你不要再做这种令人误会的事情了,还有,你以后就不要和朗朗联系了,你真喜欢的话,大可结婚之后多生几个。”

    其实温心一直都知道,不去刻意约束罢了,朗朗这孩子太聪明了,记着一个电话号码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只有靳亦霆不理睬他,他才会彻底断了念想。

    小孩子就是这样,一个阶段迷恋一个人,一件事情,过一阵子就好。

    温心说完就走,越走越快,她害怕。

    她无法否认,在发布会时的那个吻,她彻底沉沦了。

    所以她不能,她千万不能,她怕,下一次,她再也没有勇气拒绝了。

    可是她错了,她怎么忘了,靳亦霆又岂会是轻易善罢甘休的人,她刚拐过弯,就被人重重地撞到了,身体摇晃而突然失去平衡。

    “啊—一”她发出一阵疾呼,是靳亦霆吗?

    她说出那种忤逆他的话,他大概是要动手了吧!

    也罢,他推到她,打了她,或许心态就平衡了。

    一股浓郁的酒气钻入了鼻孔之中,她发现,她又错了,是一个喝的醉熏熏的男人。

    她并没有摔倒在地上,“小心”二个字从头顶上方飘过,她的身体落入了一个熟悉宽厚的怀抱之中。

    靳亦霆抱着她在地上翻滚了两圈之后,对她而言,如过山车一般,旋转,头晕眼花,连带着脑子都不怎么清醒了。

    “哥们,对……对不住了!”男人迟钝地侧过身,摇了摇手以示歉意,摇摇晃晃的身体继续往前走去。

    温心压根就没反应过来,对于一个酒鬼来说,苛责毫无意义。

    “有没有事?”一抬头,对上了一双关切的眸子,只是这种关切,很快地就融化在深邃的眼神之中。

    “没。”她承认她怂了,靳亦霆很关心她吗?

    按理说,他不是应该生气吗,为什么偏偏还要奋不顾身地抱住她,护住她。

    恍惚在某一瞬间,她会以为,他是在乎她的!

    这绝对是错觉吧。

    “咝——”他好看的两蹙眉,略略打起了褶,五官也皱住了。

    “你怎么了?”温心不经大脑,脱口而出。

    “没事。”他轻呼,像是在隐忍着什么,额上扑了一层细细的薄汗。

    温心面色微红的从他怀中挣脱出来,毕竟这种贴面的亲昵与拥抱实在是太暧昧和引人遐想了。

    她本来想非常有骨气地把‘一亿元’甩给他,偏偏世事难料,出现这么个酒鬼,破坏了她的高冷。而她刚才木木的表情,更是分分钟有打脸的嫌疑,神马叫欲盖弥彰,神马叫意志不坚定!

    “我先回房了。”

    好了吧,现在直接导致,后劲不足,仇恨值不够,只能毫无气势,灰溜溜地走了。

    “等等。”

    看着她别扭的背影,靳亦霆叫住了她。

    温心的脚步缓慢了下来,却没有停止,真的不敢多看他一眼,仿佛多看一眼,心底的那份禁忌的情感就会不小心爆发,灼烧她的理智,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没有耍你。”

    他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回廊里异常的空透,清晰。

    她的两只脚好像走不动了,发僵,不由自主地会停下,她侧过头,余光扫到了他的右侧。

    “你觉得我会有闲情逸致,放下一堆正事不做,去耍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