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上药囧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8本章字数:3026字

    他略显冷冽的声音掷地有声。

    温心转过头,他什么意思,为什么又对她说这种暧昧的话!

    她正欲质问,却蓦然发现他洁白的衬衫上染了一抹殷红,触目惊心,脱口而出:“你受伤了?”

    好吧,她承认她跑题了。

    瞥见她眸底的担忧,靳亦霆黑眸微闪,状似无意地将袖子提起,无所谓的道:“手肘上擦破了点皮,小伤而已。”

    偏偏那张极其英俊的脸庞因为则这个动作,而深深蹙起,极是隐忍的模样。

    他是因为刚才抱住她而受伤的吗?

    温心心中百味杂陈,唇瓣动了动,却见他已侧身,“等等。”

    在喊住他的一瞬间,靳亦霆眼角动了动,嘴角勾起一道斜斜的弧度,微微侧过脸。

    从温心的角度,眉眼鼻梁与下巴的弧线似雕刻一般,完美而流畅,不似真人,却令人心神震撼,深入骨髓。

    “我房间里刚好有药水……”话说了一半,温心舌头开始打结,疯了,她这是引狼入室!

    尽管今天这头狼表现的很是隐忍,平静,指不定发起怒来,会引起什么龙卷风海啸呢!

    她连连后悔,已是来不及。

    靳亦霆走过来,“好”字干脆利落的好像别有预谋,阴谋得逞。

    ……好吧,她承认她想多了,怎么可能有人故意把自己弄伤,那么LOW的作风呢。

    靳亦霆跟着温心进了房间,小家伙偏浓重的呼吸声漫开了一室。

    这呼吸声和呼噜声也就在伯仲之间。

    哪家孩子杀伤力这么大?温心尴尬了一下,轻声道,“他可能玩的太累了,你先坐会。”

    玩?恐怕是和季允臣游泳游得太累了吧!

    靳亦霆心道,眸色一暗,小家伙也是惯会见风使舵的,前一刻打电话给他表衷心,后一刻倒戈相向,阵前叛变。

    他从善如流俯身,高大的身形坐到了朗朗对面的单人床上,小家伙睡颜纯真,小嘴微张,仔细端详朗朗的容貌,与他小时候有几分相似。

    温心一走出来,就看到靳亦霆用一种慈爱与柔和的目光投注在朗朗身上,这种自然流露出来的关心不似作假。

    她轻咳了一声,道:“把袖子撩起来。”

    “好。”

    他答应的干脆,几根漂亮的手指翻飞与纽扣之间,只见他一粒一粒地将其解开,露出内里的精实的胸膛……

    “你,你脱衣服干嘛?”温心立即撇开眼,两颊绯红。

    好吧,她承认已经看到了,而且画面非常精彩,比那啥国际男模的T台秀赏心悦目多了。

    “不脱,你怎么给我上药。”他轻笑,理所当然的道,眸中阴沉渐渐消弭,转而变成了一种浅浅的愉悦。

    突然发现,曼露轻解罗裳的主意不错,虽然他并没有受到影响,确实是一个值得效仿的办法。

    既然脱了,温心也没好意思让他再穿上了,毕竟这样是比较好上药。

    温心远远地挨着他坐着,眼神虚虚地转到了一边,努力装作心无旁骛地道:“把手伸出来。”

    “太远了。”靳亦霆伸长了手,没够着温心所在的位置。

    靳BOSS努了努嘴,整体轮廓变得渐渐柔和,眸底墨黑,脖颈处性感的锁骨让原本就俊美无俦的容貌邪魅无比,充满诱惑。

    温心不自觉地咽下了口水,心中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千万不要被他的皮囊给迷惑了,说不定人家等的就是你把持不住!

    有了一番心里构建的温心,像只蜗牛一样往前挪了几公分。

    差不多了,靳亦霆把手臂举在半空中,温心乍一看,果然有一块皮破了,流了一些血,现在已经止住了。温心开始专心致志地往伤口上涂药水,她习惯性地说了句,“有点疼,忍忍。”

    朗朗蹭破皮的时候,她也是那么小心翼翼的上药,一时竟脱口而出。

    待说出口,才觉得自己太温柔了。

    瞬间,一道专注的视线投射过来,她感觉头皮发麻,略抬头,用余光扫到他的眸光,炙热的眼神,一下子,脸颊逐渐升温,爆红。

    房间里流动的是暧昧的气息,到处飘逸着荷尔蒙,连带着温心手中的动作都不自然了,变得心猿意马,她想,快点吧,快点把靳亦霆给送走。

    再不送走,她真的会尴尬死的。

    这么一个大大的半裸男人,脸上就差写“快来尽情蹂躏我吧”几个大字,正巴不得她会扑倒呢,刚才什么仇视矛盾,通通抛却九霄云外。

    “你到底是在我的手上作画,还是上药?”

    他喉结上下滚动,眉眼表情从未有过的放松,噙着一抹魅惑的笑容。

    啊?

    “什么?”

    温心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把眼睛从他的锁骨处移开,没办法,谁让她身高不够,坐下来,平视过去,压根看不到靳亦霆的正脸,所以只能往各种平角度的地方搁。

    眼下,遭到投诉,她忙回神,一看,俏脸一窘。

    原本干干净净的手臂上,硬生生地多了一块不规则的蓝色印记,就像是小孩子故意涂鸦在上面似的恶作剧。

    “不好意思,我……”想帮你擦掉也来不及了,真不怪她,谁让药水是蓝色的,还有,谁让你丫把衣服给脱了,分明居心不良。

    温心给自己找了诸多借口,最后也没有拿出来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错误的开始。

    因为有小孩子在的关系,温心通常都是随身携带一些药水绷带创口贴等等。

    “刚才撞到腰了,有点疼。“

    说完,他的身子允自往后靠去,呈大约四十五度角舒舒服服地靠在了一团被子与枕头上。

    温心则闷头替他固定好了绷带贴,等等一系列动作做之后,再看他,从他身上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

    只见他眉眼紧闭,羽睫投注在下眼皮上,浓黑密长,煞是震撼。

    尽管靳亦霆的脸她已经无数次的看过,却依旧能撩拨起任何一个妹子的共鸣,美好的东西大家都喜欢,她自然不例外。

    他睡着了?

    温心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试着叫了他两声:“靳亦霆,靳先生,靳总裁?”

    没反应?

    温心郁闷,就这么点功夫就睡着了?不是跟她在装蒜吧!

    越想越觉得可能,这种明显的白眼狼行为,绝对是不要脸。

    温心知道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冷水一喷,就清醒了,可是,他现在赤着上半身,那种方法未免不人道。

    无论她做什么,都有些畏首畏脚,一来是怕把熟睡的朗朗给吵醒了,二来深怕接触到对方的皮肤,那可真叫有理说不清了,

    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温心对着一个半裸的美男,干瞪眼,犯了难。

    好吧,好吧,你丫既然要装睡,我就来个小惩大诫,温心如是打算,随手从包里取了一根棉签,调戏他的睫毛。

    不得不说,这货的装蒜本领也算是个中翘楚了,从睫毛到鼻孔,再到耳朵,明明她已经撩拨得很厉害,而他愣是一点都没动。

    温心又气又恼,她可不想和靳亦霆待在一个房间到天亮。

    正当她决定施行水攻的时候,靳亦霆突然长臂一揽,将她整个人带入了怀中。

    天昏地暗的一下,全身被紧密的男性气息给包围,一股重力往下压,她懵了一下,开始使劲地推拒,“靳亦霆你——”

    但是她的声音又不敢太响,动作又不敢太大,默默地流泪ING中,因为朗朗在旁边了,如果朗朗看到了,那将是会是一场说不清楚的杯具。

    “好吵,睡觉。”

    他全程紧闭着眼睛,玫红色的唇瓣蠕动了一下,直接把她熊抱着,两只手臂牢牢的圈着。

    “喂,你别睡!”温心羞窘交加,身体敏感的动也不敢动。

    他的脸深深地埋入她的肩窝与秀发之中,均匀的呼吸与心跳,似乎在证明,他是睡着了。

    温心的手手脚脚恰当好处地被他缠着,第一次亲密接触,痒痒麻麻的,温心简直欲哭无泪啊!

    靳亦霆完全是趁人之危,趁火打劫,仗着她隐忍不发。

    可是没办法,她就是投鼠忌器。

    千万,千万不能睡着,睡着了她就中了靳亦霆的计了,同床共枕,生米煮成熟饭,她还有老脸面对朗朗吗?

    温心死死地睁着眼睛,保持清醒的状态,以防某只禽兽什么时候就变身了。

    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太残酷。

    温心在连续作战一小时以上,唐诗宋词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之后,终是力量不敌瞌睡虫,两眼一黑,脑子一懵,睡过去了。

    睡梦中,靳亦霆还不老实,非要脱了衣服,健美精实的肌肉和质感丰富的人鱼线,老在她眼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而她呢,躲来躲去,四处逃窜……

    她的身体不那么紧绷的时候,靳亦霆睁开了眼睛,桔黄色的灯光下,墨色眸中纯黑一片,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NO,永远不要把一个男人想象得太复杂,即便是一个精明腹黑,近乎天才完美型的男人,温香软玉在怀,他们眼里自然只有一件事情。

    他的眸底渐渐染上了一层火热,天知道,他现在有多么想把这个女人压在身下,拆吃入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