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给你妈妈按摩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8本章字数:3040字

    该死的女人!

    他喉结一紧,一个转身,将她压到了柔软的床面上。

    温心吓了一跳,好端端地,难不成靳亦霆的间歇性抽风又犯了?

    男上,女下,温心瞪大了水眸,“你压着我,快让开。”

    “真的要让开吗?”他额前的墨发早已散乱,与黑曜石一般的眸子低垂而下,眸光渐渐迷离,那将露未露,衣衫半解的风情,魅惑无边。

    她的心跳的很快,樱唇轻咬,被对方按住的双手软绵绵的,毫无招架之力,眼看着他缓缓地俯下身来,她暗道不妙。

    不是不想躲,而是完全无能为力。

    为什么,他一定要逼她呢!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她挣扎着问,声音极浅,极轻,淡的毫无力道。

    她就是靳亦霆碗里的肉,已是无处可逃。

    只剩下一个宿命,那就是被拆吃入腹。

    “难道你看不出来么?”他凝视着她的眸光,仿佛有深情厚谊在涌动,紧紧地缠绕着她,密不透风。

    温心吞了吞唾沫,真的,别这么诱惑她,即便是贞洁烈女,也抵挡不住他狂风暴雨的攻势啊,更何况早就在不知不觉动心的某个女人。

    “给我一点时间,以后,你将不会像现在这般迷茫。”

    他的眼神他的嗓音天生自带一种魔性,仿佛要将她的灵魂全部吸附进去。

    紧接着,他的五官逼视而下,呼吸铺面而来,滚滚灼烧着她的理智,什么意思?不会像现在这样迷茫?

    给他一点时间,他会如何,这算是保证么。

    原来他知道?温心诧异,他知道她的退缩,她的犹豫,她的苦衷,他一直都知道么?

    靳亦霆变得不像靳亦霆了,他在退步,他在软化,他在示好……

    这一刻,温心震惊到了。

    “妈妈,靳叔叔,你们在干嘛?”

    天真纯净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如一阵惊雷。

    惨了,朗朗醒了!温心心跳骤然停歇,侧目,朗朗睁着好奇呆萌的眼睛看过来,一脸不解。

    时间仿佛凝固了,画面定格在男上女下的暧昧姿势。

    温心愣怔过后,使劲地往靳亦霆胸口推拒,面色涨的通红,恨不得有条缝能直接钻进去。

    而始作俑者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羞愧的念头,靳亦霆慢条斯理,从容不迫地挪开了身体,一本正经地冲朗朗勾唇,解释道:“叔叔在帮你妈妈按摩。”

    叔叔在帮你妈妈按摩?

    温心咂咂嘴,这家伙也真好意思说,好久没有人把牛皮吹的那么清新脱俗了!

    她很是不屑地瞥过眼的时候,不偏不倚对上了靳亦霆坦然表情,深邃而富有暗示意味的目光。

    那双眼睛里分明是揶揄,是取笑。

    温心气极,如果不是朗朗恰巧醒了,他的‘奸计’岂不是得逞了!

    朗朗继续天真的问:“妈妈,是吗?”

    温心快速地从‘案发现场’爬出来,被朗朗的问话给差点噎着了,在思考了零点一秒钟的时候,她脱口而出:“是。”

    说完,她想抽自己几个嘴巴。

    因为她的后脑勺仿佛长了眼睛,能够想象到靳亦霆此时的表情有多么得意。

    “咦,靳叔叔,你什么时候来的,昨天晚上睡觉,明明就没有看见你啊,你是跟妈妈睡的吗?”朗朗摸了摸脑袋,问道。

    “朗朗,小孩子不要乱七八糟的问题那么多,靳叔叔还有工作了,你别吵他了,是么?”

    温心一边走到朗朗跟前,一边猛朝靳亦霆打眼色,现在的小孩子就是属于十万个为什么的阶段,某些方面还是得悠着点,别过早的接触知道,弄得不好会早熟的。

    “靳叔叔,你要去工作了啊?”朗朗瘪着嘴巴,一脸的沮丧。

    大眼黑亮懵懂,靳亦霆心中顿时柔软了下来,“叔叔早上没有工作了,和朗朗一起用早餐好么。”

    “……”温心瞪大了眼睛,这家伙怎么总喜欢和她唱反调呢,影响她在郎朗面前的说一不二光辉慈爱的母亲形象。

    “好啊,好啊!”小家伙登时精神兴奋,不过,他还没有到得意忘形的地步,侧过头,局促不安地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温心,拖长了音,“妈妈——”貌似在征求一家之主的意见。

    那眼神,那小模样,好像你不答应他,就是天大的罪过。

    有人说,慈母多败儿。可温心觉得,朗朗的本质并不是顽皮恶劣的那种,他偏内向沉静的性格反而需要更多的鼓励,肯定,与陪伴,所以她愿意宠着他,在必要的时候顺着他。

    “只是吃个早餐,不能再打扰叔叔了,知道了吗?”温心板着脸,严厉与慈爱并存。

    “知道了。”朗朗应的乖巧。

    温心揉揉他的小脑袋,又快又仔细的给朗朗脱衣服,换衣服……

    靳亦霆静静地注视着,她娴熟的动作,温婉的模样,与方才愤怒,窘迫,羞愧又有很大的不同,忽然觉得母子间的亲情,弥漫着淡淡温馨,其乐融融的气息,是母亲去世后,他快忘记了许多年的味道。

    他和靳海铭,两个大男人,即便是在家里,空旷的别墅,父子二人近乎沉默的对话……是如此单调和苍白。

    原来他内心深处是渴望的,渴望亲情和温暖,所以才会离温心和温朗越来越近。

    男人么,拿得起,放得下。

    一个有了私生子的女人,哪又如何?只要他喜欢,他愿意!

    正在此时,“叮咚”“叮咚”的门铃声响起。

    “谁啊?”温心随口问。

    “是我,温心,你们起来了没有?”

    惨了,是季允臣。

    温心脸色变了变,嘴唇白了白,靳亦霆那么个大活人杵在这里,而且是光着膀子的大男人,这下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再说,靳亦霆和季允臣本来就不对盘。季允臣被揍了一顿之后,心里就憋着一股气,一会儿如果碰面,肯定是火星撞地球,妥妥一出人间惨剧。

    温心眸子转来转去,最后扯着嗓门回道,“还没,你有什么事吗?”

    回神,只觉靳亦霆的眼神有所不善,更觉提心吊胆。

    她现在和他还木有什么关系呢,靳亦霆表现出来红果果的占有欲,霸道而不容置疑的就跟他的性格一样,没有丝毫妥协协商的余地。

    间歇性抽风,时好时坏的男人,你永远不懂,不懂他何时会爆发。

    “我是来叫你们一起去吃早点的,你们还要多长时间,温心,要不然,你先给我开开门好吗?我进来等?”

    她承认,酒店房间的膈应效果并不好,加上季允臣的态度太殷情了,尽数落入了靳亦霆的耳朵里。

    靳BOSS神色严肃,面容深沉,心道:在通往康庄大道的路上,总有那么几个自以为是的炮灰。

    如果不铲除掉,道阻且长,任重而道远。

    “不用了,你先去,我和朗朗等会去找你吧。”为了弥补一个错误,需要用更多的谎言来掩盖。

    闻言,外面沉默了一下,非常爽快的道:“好吧,你和小朗朗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哦!”

    把人给打发了,温心舒了一口气,朗朗却不解的问:“妈妈,你为什么要骗季叔叔啊?”

    “因为……因为季叔叔和靳叔叔他们两个……”靳亦霆就杵在面前,温心窘,支吾了半天,结巴了,她到底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真是伤脑筋。

    靳亦霆好整以暇地望着她,总是不由自主地喜欢看她窘迫,脸红心跳的模样,丝毫不做作,自然无比。

    朗朗咯咯笑,调皮的道:“妈妈,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因为季叔叔和靳叔叔他们都喜欢妈妈,他们是情敌,所以不能让他们见面,对吗?”

    小家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说出来的话惊掉大人的下巴。

    温心一张老脸青红交加,恼道:“朗朗,这些你是从哪里学来的,什么情敌,别胡说……”

    现在的小孩子真的是太早熟了,温心感觉朗朗的聪明程度快要超出她的负荷程度了。

    “妈妈,朗朗没有说错啊。”小脸异常认真的回答,据理力争。

    温心正欲好好同温朗小朋友,聊聊人生,谈谈理想,顺便教育教育,什么是小孩子应该关心的,什么是不应该关注的。

    靳亦霆在此时恰当好处地出声问:“朗朗,你是想和季叔叔用早餐,还是要和我一起?”

    温心真是受不了,靳亦霆居然在询问他如此幼稚的问题。

    而朗朗小朋友很认真的在思考,就在温心以为朗朗很难做出决定的时候,朗朗调皮的朝她眨了眨明亮的眼睛,道:“我听妈妈的。”

    小孩子是最简单纯洁的,谁对他好,谁跟他玩,他就喜欢谁。

    本来朗朗是喜欢靳亦霆的,跟着季允臣学了一晚上的游泳之后,态度发生偏差了,两个都犹豫,才会把皮球踢到温心这儿。

    温心能感觉到靳亦霆的目光直勾勾地,但是季允臣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个可怕,一个缠人,她干脆道:“我谁也不选,朗朗,早餐就我们两个吃,好吗?”

    “好。”

    朗朗点点头,应道,朝靳亦霆投过歉意的目光,“靳叔叔,对不起。我听妈妈的,我们下次再一起吃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