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彻底迷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9本章字数:3028字

    犹豫了一会,季允臣脱了上衣,准备入水,却被旁边的驾驶员给拦住,“老板,不要冲动。”

    进退之际,另一道身形毫不犹豫地跳跃,落水,水花四溅。

    季允臣咽了咽口水,眸光发怵,是他。

    “让开,别拦着我。”拨开碍事的手,他直接跳了下去。

    他不能每次都让靳亦霆那么得意吧,否则真对不起季允臣三个大字了,他是E市泡妞的传奇,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溺水而亡,怎么能甘于人后呢!

    原来这就是溺水的感觉。

    温心从来没有想象过死亡离得如此之近,因为她真的不会游泳,周围的空气完全隔绝,不断地有水压逼过来,逼得她无法呼吸,无法睁开眼睛。

    她要死了吗?

    霎时,惊慌恐惧无措害怕……各种负面情绪灌入脑中。

    当初妈妈溺死在水里,也是同样的孤独无助的感觉么。

    不,她不想死。

    她死了,朗朗怎么办,爸爸也一定会伤心的!

    ……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到意识渐渐消弭,她当时以为她的宿命就是这般吧,死的窝囊,死的冤枉,死的愚蠢,即便不甘心,也只能认命!

    原来,人的内心深处,求生的欲望会有消磨殆尽的时候。

    在无尽无助的黑暗之中,眼前出现了一团模糊的身影。

    是谁,在拍打她的脸。

    是谁,那霸道强势的吻卷席着新鲜的空气,一起深深灌入她的口中,送来了一丝暖意。

    “温心,我命令你不准死!”

    命令式的口吻恍惚在她耳畔响起,好讨厌啊,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还那么霸道。

    好熟悉。

    他到底是谁啊?

    那个人的力量很强大,她像是无根的浮萍依附住救命的稻草,身体随着他而动,给她安定。

    ……

    船上的人看得着急,打捞救援部队一批批地来,崇明岛东面的夜空亮如白昼,直至天方将明,密集的船只还未有退散的迹象,反而数量在增加。

    崇明岛当地警方介入,落海人数尚未核实确定,搜救工作在进一步的进行中,并且要扩大范围,乃至周边的岛屿。

    堂堂季氏银行的公子以及靳氏集团的总裁双双跳入海中救一名女子,着实是一件特大新闻,故警方对外封锁了消息,只有两边当事人的家属以及下属知道,并把这些人全部都集中在一起,除了避免E市的经济瘫痪之外,更有巴结两大企业的意思。

    海风呼呼,温心感觉整个人仿佛还溺在水里似的,全身难受的厉害。

    她恢复一点意识的时候,唇瓣与呼吸再度被人给攻占了,肺里胃里残留的水似乎被吸出去了似的,那柔然的,坚定不移的触感,再熟悉不过。

    是在做人工呼吸么,为什么她有一种被吃了豆腐的感觉,别亲,别亲了,但是,那味道该死的,熟悉的好闻,她真的是疯了,似乎连带着呼吸都顺畅起来。

    可是眼皮依旧那么沉重,沉重的抬不起来。

    紧接着,有人在按压她的胸口,一下,一下,又一下,她好想竖起来抗议,或者是大声投诉:喂,你丫能不能别按了,再按,妥妥的要缩罩杯了。

    不要,不要继续了,她可怜的B啊。

    为什么?

    为什么就是起不来!

    她的身体在向她敲响警钟,如果再不醒,或许就永远醒不来了。

    “温心,赶快醒来,否则,我把朗朗送下来给你陪葬!”大声的咆哮,夹杂着命令式的口吻充斥在她耳边。

    “温心,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

    “女人,听见了没有?”

    “……”

    是谁在威胁她?

    怎么感觉像靳亦霆的声音?真的是好讨厌,好聒噪。

    奶奶的,真以为她是柔弱可欺的小白兔?

    送什么葬,姐姐我还没死呢!

    “不准……”

    某种强烈的执念崛起,求生的欲望一瞬冲破身体的禁锢。

    她挣扎着,呐喊着,艰难地睁开眼睛,白光乍现,落入眼帘之中的便是一张布满了焦虑,又兼顾着怒气冲冲,眼底好像带着某些兴奋的脸,虽然表情丰富得近乎复杂,温心不想否认,那张脸依旧完美,生动,惊心动魄。

    是靳亦霆。

    他严丝合缝地与脑海中的影像重叠,她的心头居然衍生出一抹连她自己都无法弄清楚的喜悦。

    “你醒了。”

    他嘴角抿着,眼睛,鼻子与下颌形成了的一条紧绷的线霎时松了。

    似乎连靳亦霆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吁出一口气的时候带着轻轻的喟叹,是一种如释重负的心情。

    “咳咳……”温心吐了几口水后,心道:再不醒,你指不定还会说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或者是令人脸红心跳的事呢!

    靳亦霆眼中闪过一抹疾色,抬高了她的上半身,顺了顺后背的气,动作迅疾中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体贴。

    “是你救了我?”等温心终于缓过神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件事情。

    “你觉得呢?”靳亦霆的回答颇有几分骄傲的赶脚。

    但见他的发丝凌乱,冷峻分明的脸上沾着十分滑稽的绿色植物,大抵是水草海藻之类的东西,更别提皱巴巴的又风干了的衬衫,总之很是狼狈,偏偏气质这东西是无法掩盖的,靳亦霆天生就有一股凌驾于任何人之上的气场,也可称之为自信,或者是优越感吧。

    那一刻,温心仿佛失语了。

    对她而言是死里逃生,对靳亦霆而言又何尝不是。

    为何,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她在他心里的份量竟有如此之重?

    温心整个人凌乱了,她望着他深邃的眼睛,耳边总会回荡起他霸道的宣誓,恶意的威胁,却并不讨厌,甚至是不由自主地欢喜,心中最后一丝迷茫好像渐渐找到了方向。

    她嗫嚅了半响,“为什么要救我?”

    他眸色深醉迷人,唇瓣略动,以一种富有寓意的方式道:“在你心中,答案不是很明显了么。”

    他拖长了磁性的音,“温心,我很在乎你,所以你不准出事。”

    他在乎她!

    什么曼露,根本就是渣渣。

    他说过,他需要时间。

    纵使她有千百个问题,在此时此景问出来,太多余。

    她应该相信他。

    他说着这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丝毫没有尴尬,做作,矫情,或者是任何虚伪的成分,温心感觉心底某处软化了,化成了一团浆糊,迷失在他深邃的眼神之中,不可自拔。

    她浸润得近乎发涨的唇瓣此时因为血液的回升微微泛红,娇艳欲滴,幽香勾人,水眸如春风沉醉一般,羞红迷离。

    此时此景,令人心悸神摇,更似无声的诱惑。

    吻,仿佛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他轻轻地欺压了下来,带着极尽克制的温柔缱绻,占据着温心所有的思考,呼吸,一切。

    不同于之前的好几次,温心完全是享受着的,没有任何矫揉造作的反抗和负面情绪,完全遵从于心的主导。

    他们亲了很久。

    久到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又分明觉得如此短暂,短暂到她留恋不已。

    她双颊绯红,眼神迷离,浑身更是发软。

    简直无法相信,她居然光天化日地在浅滩上和靳亦霆来了一个法式长吻,如果不是因为体力不支,以及对方及时停止,接下来,很有可能出现脸红心跳的事……

    太无耻了!

    温心,你的羞耻心呢!你的节操呢!

    比温心更煎熬憋屈的是靳亦霆,天知道,如果换个地点,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撕裂她的衣服,狠狠地将她压在身下,尽占她的柔情。

    但是,他不能。

    在任何时候,他都是一个理智冷静的人,不能让欲望脱离禁锢。

    良久,等双方的呼吸都平静下来的时候。

    顿时,旖旎有那么点消散开了。

    靳亦霆问:“还能起来么?”

    温心点点头,没敢出声,唇瓣上的温度高的灼人,脸颊仍止不住的羞色,可是挣扎了半天,手和脚像灌了铅一般,起不来。

    好吧,她承认,她又出丑了。

    靳亦霆直接拦腰将她抱起,毕竟身下的密密匝匝的小石子还是挺磨人的,而且,海水会不断地迎着潮汐刮过来,一记一记地冲刷,将原本就没有干透的衣服再度打湿。

    温心下意识地圈住了靳亦霆的脖子,她看见他的表情并不轻松,眼角微微皱了皱,面色唇瓣已是湿白湿白的。

    “靳亦霆,你怎么了?”温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眸光忽然一顿,急忙追问,“是不是昨天的伤口裂开了?”

    “没事。”他平静的回道。

    “先放我下来。”你越是装作云淡风轻没所谓,她越是着急。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温心迫切地查看他的手臂,可是,却被他强势地给按住。

    “再动,我就把你扔进海里。”低哑的声音透过来,满满的威胁眼神。

    但是,温心不怕。

    她一点都不怕。

    按照她的脾气,是没有那么简单的善罢甘休,她只是单纯的不愿意动了,那样会加重对方的负担。

    虽然靳亦霆的身体素质较一般人强悍,可驮着一个快九十斤的人游了一个晚上,那是需要多么强大震撼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