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自不量力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9本章字数:3023字

    原来她不能全力以赴的原因还是这个,她不是讨要名分,而且靳亦霆和她之间根本没有承诺,靳家也不会接受她的身份,她的一切。

    温心,你真是个白痴。

    你到底要什么?你要喜欢靳亦霆,未免太自不量力了!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卷席着她,她的心头重重蒙上了一层阴霾。

    靳亦霆浑身似寒光乍现。

    凌厉的眸光睨着季允臣,后者则挑衅地对上了他的眼睛。

    就连温心也以为靳亦霆不会解释,他却开口道:“我什么时候亲口承认过,曼露是我的女朋友?”

    温心诧异抬眸,迎上他的目光。

    “温心,我说过,给我一点时间,以后不会让你迷茫。”他重复了一遍,眸中满是深情厚谊。

    他到底有什么苦衷?

    不可以对她说吗?

    “切,靳总裁,你可是泡的一手好妞,脚踩两条船,一条都不肯放过。”季允臣不禁冷嘲热讽道,转而靠近道,“温心,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千万要看清楚,什么人对你是真心实意,什么人才是三心二意用情不专?”

    温心现在很烦躁,脑子乱哄哄的,就快爆了。

    不是靳亦霆三心二意,而是她不能全心全意,说好的不介意,如今又变得顾虑重重。

    她该信任靳亦霆吗?

    靳亦霆没有过多的辩解,他这个人是最不喜欢和人讲道理的,动不动就强吻,揍人。

    他现在之所以没有作为,那是因为没有体力。

    如果可以,他肯定会把季允臣再次暴揍一顿。

    季允臣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好了伤疤忘了痛,什么话敏感,挑什么说,句句戳中温心与靳亦霆两人情感的薄弱之处,使劲地烧火。

    没办法,兵不厌诈。

    你靳亦霆会打感情牌博同情,我季公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季允臣目光紧紧锁定靳亦霆,二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短兵相接,形成异常激烈的火花。

    这两人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对峙得厉害,空气仿佛凝结,像紧绷的弦,一碰就要碎的节奏。

    不行,不能让他们这么下去,万一又打起来……

    温心调整了情绪,横在二人中间,定定的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们先离开再说吧。你们两个难道肚子不饿吗?”

    季允臣秒变态度,严肃神情霎时消散,他对着温心笑得桃花灿烂:“被你一说,好像肚子是有点饿,靳大总裁肯定会有一大堆人上赶着伺候,我们先去吧?”

    “既然副总裁肚子饿,就请先上船吧,想来季公子也有一大堆人在候着伺候了。”温心发誓,她真的没有讽刺的意思,顶多是实话实说。

    他们两个的身份地位非同一般,从出现的搜索警力与人员船只数量上可见一斑,她一个过气企业的董事已育千金是不能相提并论,同日而语的。

    季允臣:“……”温心,你为什么执迷不悟啊,只有我才是你的良配啊良配!

    温心不再看他,径直走到靳亦霆身边,问:“能走吗?”

    此刻她的神情寡淡,态度客客气气,不负方才的娇羞与欲说还休,心境已是截然不同。靳亦霆不动声色地收入眼中,看来季允臣的话果然对她起了作用。

    他眉峰冷峻,神色冰冷入骨:季允臣,看来上一次的教训还不够深刻。

    另一边,季允臣自觉没趣,碰了一鼻子的灰,好话歹话说尽,人家就是不领情,是他有生以来,泡妞生涯中最挫败的一次。

    这个女人太顽固了,道理和厉害关系都跟她说的很清楚了,还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你说男人是不是天底下最犯贱的东西,上赶着巴结你的,身材好的,长得漂亮的,你不要。反倒是到她这来处处碰钉子,受窝囊气。

    堂堂的季公子何时为了一个女人窝囊到这等地步……

    “温心,我告诉你,下次你可别到我这来哭鼻子,本少不会同情你怜悯你的。”季允臣气急,发了狠话,他重重地摆了摆手,赌气般的往前疾步行走,越走越急,越急越气。

    温心瞥了一眼他犹自发颤的背影,没有理会,只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季允臣生她的气是应该的,因为他的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是她欠了他。让一个风度翩翩的豪门公子变得卑微如草芥,甚至是放下身段,卖萌讨好。

    她相信季允臣是真心喜欢她,却不能接受他的感情。

    其实季允臣和靳亦霆何尝不是一类人,他们是天之骄子,他们有豪门世家之子的身份,他们家缠万贯,在商界金融界是举足轻重的人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们将来的妻子一定是门当户对的优雅女子,或纯洁,或美艳,但独独不会是她温心。

    没有人会接受她。

    与其说季允臣在提醒,不如说在敲打她的梦,她的幻境。

    她自不量力地迷失在靳亦霆单方面给的情感之中,甚至于,他们当时差点失控……做一对露水夫妻,求得一时的欢愉,真的是她所想要的吗?

    凌启昊充分告诉了她,爱和性是不同的。

    温瑶之所以耿耿于怀,怕终究是得不到凌启昊的心。

    即便朗朗喜欢靳亦霆,那又如何?

    他是否能够逆流而上,撇开舆论,做那等惊世骇俗之举呢?第一次见面是她自不量力,跟着冯媛头脑发热。

    或许谈婚姻,他们还很遥远,但在她温心身上,这便是迫在眉睫的事。

    她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玩那种没有结果的游戏。

    靳亦霆半靠在她的身上,他们的脚步走的极慢,她知道,靳亦霆的沉默代表着什么,等,她已经没有时间了。

    靳BOSS在思考什么,他在思考这个女人在想什么?

    早已明朗的眉眼,变得心事重重。

    他伸出手,打算抚平她的眉,却被她下意识地躲过。

    靳亦霆当即露出不悦的神色,看来他有必要好好地和温心进行一次深刻有效的谈话,或者,现在他到是后悔了,刚才季允臣没来捣乱之前,他就应该打完三垒,巴巴的忍住着实憋屈。

    俗话说,征服一个女人最好的办法是从身体开始。

    到底是不是这样呢!

    正当两人各怀心思,难以言表的时候,局促的女声迎面传来。

    “亦霆,你没事吧,担心死我了!”

    温心诧异抬头,目光怔住,说什么来什么,居然是曼露。

    她来了。

    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且不论她穿得有多么不合时宜,带着墨镜,与周围格格不入,丝毫不能影响她半点的气质。

    这人天生就是让人自卑的吧。

    温心时常会想起,那部少女时追过的剧,某国的嫁衣,男主角居然死心塌地喜欢一个娇小颜值一般的女主角,也要抛弃对他情深不悔的高颜值模特女友……适用于现实生活中,果然很可笑。

    温心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松的手,只觉曼露压根连正眼都没瞧她,就径直来到了靳亦霆的身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怎么会不小心掉入海里的呢,害得我好担心,亦霆,你别再吓我了好吗。”

    “我没事。”

    靳亦霆的注意力根本没在曼露身上,他天生眸光深沉,捉摸不定,即便是草草敷衍,常人很难解读出来。

    所以曼露看不懂,她却明白靳亦霆和季允臣下水的原因绝对是温心。

    自从接到助理的消息之后,曼露便心神不宁,寝食难安,温心死了一了百了,她拍手称快,若是连累了靳亦霆,害得她错失嫁入豪门的机会,那就是死一百次都不为过。

    她的命怎么那么大呢!

    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亦霆,我扶你上船,呀,你受伤了?”

    “……”

    后面的话温心已经没有足够的勇气听下去了,直觉一股凉气由脚底窜上来,全身似抽空了力量,勉强绷住脚步,身体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季允臣回过头,看着她故作冷静的模样,花容失色的苍白,不觉方才的怒气烟消云散,化作了一丝心疼,怜惜。

    白痴女人!

    季允臣咒骂了一声,不知道谁比谁更犯贱,总之他是没有办法不管她。

    “走不动了么,手给你牵吧。”

    温心抬起头,是季允臣别扭而不失帅气的脸,白肤上隐隐几抹生气后的晕红,他在帮自己解围,但是这般狼狈的她如何值得呢?

    “不用了,谢谢。”一股冷风灌了进来,温心固执地不想在这个时候利用季允臣,那样就真的太无耻了,她不想变成坏女人。

    季允臣好没趣地摸了摸鼻子,忽地面容又舒展开,几步间,追上了那道倩影,重重地揽住了她的娇躯。

    温心皱眉,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可季允臣的力量很大,他假装严肃的道:“本少有点累了,你作为助理是不是应该搀扶一下你的领导啊。”

    也许是他的眼神太过温暖,怀抱异常牢固,她竟无法逃避,不想推开……

    靳亦霆目似深渊一般瞪着相拥的两个人,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季允臣恐怕死了不下数十遍。

    “在看什么,亦霆,你也觉得他们两个很般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