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 曼露见面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9本章字数:3020字

    最后,非常戏剧性的是,温心童鞋一不小心哭睡着了。

    刚才反抗的异常激烈,情绪激动的某个女人,这会儿居然毫无防备的在他怀里沉沉的睡去。

    这个该死的女人!偏偏拿她没有办法。

    靳亦霆此刻的心情别提有多糟糕了,折腾了半天,他的火还压抑着,没有舒解过来。

    就差一步,就差一步他就能如愿以偿了。

    他以为往那里直白白的一躺,掉几滴眼泪,能抵什么用。

    也就是仗着他稀罕,换做别的男人,温香软玉在怀,早就扑上去了,还能像他这般坐怀不乱?

    他为她破了例,失了原则。

    可她呢,一点都不领情。

    死女人,她非要这么倔强,不肯退让半步么,她到底想要什么?

    “等我,可以吗?”

    温心依稀记得昨天夜里,一直重复着这个声音,这句话。

    靳亦霆从来都不肯做出承诺,他只会含糊其词,他到底有什么苦衷,什么难言之隐?他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手遮天的靳氏总裁,除了看不起嫌弃她的身份之外,再无其他。

    她最想要听的不是‘等’字,他可知道?

    天方作亮的时候,朗朗急促的声音她给叫醒。

    “妈妈,妈妈,你的眼睛好肿啊?”

    温心头疼欲裂,就连睁开眼睛,亦是刺痛袭来,晕眩不跌,适应了一会儿,勉强看清楚。

    思绪一下子回归到现实中,昨天晚上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吗?鼻息间仿佛残留着他霸道的气息和冷酷无情的话语,阵阵敲打她的心扉。

    碎裂的闷痛。

    “妈妈,你哭过了?”朗朗两眼汪汪地望着她,声音中带着哭腔,白白嫩嫩的小手抚摸上红肿的眼眶。

    “没有,妈妈昨天晚上没睡好。”温心疼惜地将他抱入怀中。

    眼眶里的泪仿佛流完了,再也流不出来。

    怀中,小家伙一脸认真的说:“妈妈,朗朗会保护你,谁欺负你,朗朗就打谁。”

    “好,我们朗朗最勇敢了。”

    温心感动之余,心乱如麻,愁容浮上眉梢,如果世界上的事能像小孩子那么单纯就好了。

    温存不过片刻,总归是要回到现实的。

    送了朗朗去幼儿园,温心在公司里一整天待下来都是魂不守舍的。冯媛和司翰两个把朗朗给接走了,亲戚结婚差一个男童,就把朗朗带去凑数,关键是朗朗长得可爱又出挑,长脸,倍儿有面子。

    “温心,你这两天是不是不舒服?精神不大好?”

    “我……”

    “行了,下午我给你放半天假,尽快调整好,不要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

    眉总监找她谈话之后,说了一番话,让温心自惭形愧,无地自容。

    这两天,许多事情发生的太快,让她措手不及。

    在感情方面,她太天真,太幼稚,做事拖泥带水,魄力不够,意气用事。

    出于担心,温心拨了一个电话给何俊,但愿,但愿靳亦霆不会找他的麻烦,否则她就是罪人。

    电话那头,何俊的语气显得意外又惊喜。

    在委婉的询问了一下,得知何俊安然无恙,温心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松了一口气。

    “能见个面吗?”

    “好,温心,你等等,我马上过来。”

    无论如何,在电话中拒绝对方,她实在是没有勇气。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何俊,靳亦霆真的会让他在E市无法立足的,她没有资格和权利自私的让何俊来承受靳亦霆的怒气。

    “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吧?”何俊气喘吁吁地赶到约定的地点,提了提鼻梁上的眼镜,微微调整了气息。

    “不会。”

    温心点了杯饮料,喉咙里酝酿了许久,不知如何开始。

    何俊入座后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温心极其耐心的聆听,静静地,没有打断他。

    “怎么一直不说话?”何俊不是没有眼色的人,他分明感觉到了温心的异常。

    “何俊,其实我有话想告诉你。”

    “什么话?”何俊的心头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眼皮在发跳。

    “你昨天说的,我考虑过了,我想我们并不合适。”温心艰难地说出口,如果对面的男人是季允臣,或许她还不至于这般犹豫,伤害一个老实人,她于心不忍。

    虽然她的行为,并不在欺骗感情之列。

    何俊恍若听闻一个晴天霹雳打了下来,击碎了他编制好的美梦。

    他面色煞白,却犹自不可置信的问:“温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哪里做的不对吗?”

    “何俊,这不关你的事,是我没有考虑清楚,造成你的困扰很抱歉。”

    说完,温心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了。

    她没有勇气去看,只是觉得心情异常的憋屈,沮丧。

    但,她不后悔。

    原以为错失了一个丈夫的好人选,她会惋惜,会难过。可是,她居然发现,更多的居然是如释重负的心情。

    因为不爱吧,她不喜欢何俊,仅仅因为合适。

    靳亦霆强势地介入,把她心底最不可触碰的隐私给刨挖出来,她没有任何秘密了。

    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霓虹灯五颜六色地晃得她视线晕眩。

    她的人生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糟糕?

    早知道这样,不如带着朗朗一直留在国外,永远不要回来。

    回来,只不过徒增烦恼,惹一身是非。

    一窜急促的铃声将她的思绪打散,她接起,“喂。”

    “温心?”

    “我是。”

    “我是曼露,方便和你见个面吗?”

    温心万万没有料到,曼露会主动联系她。

    她发现她越来越扭扭捏捏,既拿不起,又放不下,通话停留了好久,都没有出声。

    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最终,温心还是同意了。

    该来的,始终躲不掉。

    曼露约她在一间咖啡店里见面。

    她戴着墨镜,穿着风衣,红唇耀眼,艳光四射。

    温心有时候觉得那些明星真好笑,其实她们在机场或者是室内,戴着墨镜不是更显眼吗?

    不是更欲盖弥彰吗?

    如果她摘下眼镜,妆化的别那么浓,或许压根儿就没人认出来。

    思绪回归,曼露招呼她坐下,终于摘掉了墨镜,露出庐山真面目。

    “喝点什么?”她红唇轻启,问。

    “不用了。”温心摆摆手,开门见山,“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总觉得曼露的眼睛一直在自己身上打转,那是一种算计的目光。大明星曼露对她充满敌意。

    “温小姐果然爽快。”她笑笑,美眸捉摸不定,一瞬却锐利直逼温心,凌厉道,“你和靳亦霆到底什么关系?”

    “如果我说,没有关系,你信吗?”来者不善,大明星曼露没有她在公众视线中表现得那么淡定自信,她终于沉不住气了。

    “我不管你们之前是有过什么,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和他见面。”曼露毫不掩饰眼神中的不耐,冷冷的警告道。

    “曼露小姐了解靳亦霆吗?他想做什么说什么,你觉得是任何人可以控制的吗?”温心觉得委屈,每个人都来质问她,指手画脚的来命令她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难道她就那么好欺负!

    曼露面色渐变,神情冷淡:“温心,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面对面的跟你商量,没有打算用钱来打发你吗?”

    当然是因为你知道,钱不是万能的。

    温心不语,紧接着她又道:“因为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我和亦霆一天没有分手,你就是第三者,凭我曼露在娱乐圈和公众心中的地位,恐怕你在E市将没有立足之地,受所有人唾弃。”

    不得不说,曼露很聪明,一番说辞句句戳中她的软肋。

    但是,她错了,她大错特错了。

    温心神色未变,眼神淡定。

    在曼露看来,温心这个女人简直太难对付了,毕竟靳太太对任何一个女人都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所以,她才会明知道靳亦霆是个难以靠近,宁愿飞蛾扑火,也要迎难而上。

    无论是靳太太的头衔,还是靳亦霆的人,她都想要,想要彻底地征服在自己的裙下。

    “曼露小姐的话还是留着对靳总裁说吧,如果你能说服他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将感激不尽。”

    温心皱着眉,她发誓,她真没有打算挑衅,或者是炫耀的意思,她是发自内心的,如果对方会生气,那也没办法。

    靳亦霆以不容抗拒的姿态闯入了她的生活中,把她所有的一切全弄乱套了,她平淡的人生弄得惊心动魄,不同寻常,也带来了许多矛盾,烦恼和抉择。

    “你……”她竟敢说这种大言不惭的话,曼露气得牙齿咯咯的打颤,美目圆瞪,面颊燥热。

    好你个温心,果然上次崇明岛不死,对她是一种莫大的威胁,后患无穷。

    “如果曼露小姐没有别的事,那我先走了。”话不投机半句多,温心觉得自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她不知道靳亦霆的打算,但很明显,靳亦霆应该是不喜欢曼露的,他到底有什么理由非要和曼露在一起呢?

    “等等。”

    曼露突然出言叫住她,眸光在米白色的灯光下,显得捉摸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