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BOSS发怒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9本章字数:4436字

    温心的一根敏感的弦被触动了,她迟疑了一秒钟,否认道,“不是。”

    像靳亦霆这种恶魔般的男人,她有什么可犹豫的,难道她还要对他报有一丝幻想么。

    别傻了,温心。

    此时,钟姐的眼神变得相当的犀利,似洞悉一切。

    “温小姐,我不管你是真的喜欢靳亦霆,还是心如止水也罢,只是想和你说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靳家和我们季家是完全不同的,你别看靳亦霆好像是脱离了靳老爷子的掌控,他对他的父亲是极为尊重的。反倒是少爷,整日里没个正经,吊儿郎当的,哪天冲动了,拿着户口本随便找个女人结婚了,董事长也拿他没有办法。”

    钟姐的一番话,温心听的很明白,靳亦霆如此不愿意公开的原因,是他根本没打算认真,或者是结婚,他才是那个玩玩的男人。

    “谢谢钟姐的忠告,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未从没打算高攀过他……”

    “你讨厌少爷吗?”

    “没有……”我感激他都来不及。

    如果不是他,她想,明天她已经没有勇气面对朗朗了。

    最起码,那些报纸杂志不会随便报道了,他们顶多是捕风捉影,各有各的说法,总之,不会一边倒就对了。

    “那不就好了,你既然没有喜欢的人,也不讨厌少爷,为什么不能考虑他呢,试着给他一个机会,相处看看?”钟姐苦口婆心,“难道你还有什么顾虑?”

    温心现在是骑虎难下,钟姐真的是步步紧逼,也是一个很称职的说客,她是真的关心季允臣,一门心思地为季允臣着想。

    不可否认,她动容了。

    并不全然为了朗朗,为了她自己,同时也是为了季允臣。

    他对她的好,足以让她以身相许。

    但是,她无法确定,能不能付出相同回报的爱……

    季允臣值得一个真心爱他的女人,而不是像她这般心猿意马,朝三暮四的女人。

    她真不愿意将自己归到那类上去,爱情,对她而言,是一种奢侈品,她要不起。

    就连想要平平淡淡的过日子,都被某些人轻易的摧毁掉了。说到底,曼露今天之所以会算计她,全都是因为靳亦霆暧昧不清的态度,他才是罪魁祸首,招惹了一个,又不肯放过另一个。

    “钟姐,你知道的,上次季允臣为了我,被靳亦霆打了……”后来这事的不了了之,给了她很大的感触。靳亦霆再一次让她相信了他的强大,他的无所不能。

    “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钟姐笑着道,挺不以为然的表情。

    温心不解,难道不应该吗?

    钟姐告诉她,如果担心靳亦霆会报复,完全没必要,因为靳亦霆再拽,翻不过靳老爷子的天去。

    季允臣被打后,季董事长可是和靳老爷子好好的进行了一番谈话,出于两边的交情,季董事长自然不能追究,但并不意味着会害怕那个小辈。

    温心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从来没想过,拒绝会这么难。

    她没有强硬的坚定的拒绝,说明她自私。

    朗朗住在冯媛那里,是一早就跟她打了招呼的。

    这一晚,温心失眠了。

    睡眠质量本就不大好,又十分担心家里的门锁什么时候会被神通广大的靳亦霆给破解了,所以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的,因为靳亦霆的前科太多了,不胜枚举。

    这样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她承认,她喜欢靳亦霆,可靳亦霆的爱太霸道,太大男子主义,她承受不起,所以便只能逃避。

    甚至有一刻,她幻想着,如果靳亦霆的个性能够转一转弯,或者像其他男人一样,或许她可以……

    不可能了,那样就不是靳亦霆了。

    到底,她该怎么办?

    选择,选择,每天都是选择,这些选择从来都不是她自愿的,每一次,都是被迫,形势所迫,到底什么时候,她才能和朗朗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季家别墅。

    钟姐敲了敲门,得到回应之后,走进季董事长的书房,对方正闭目养神地坐在办公桌前。

    “怎么样?”

    季董事长闭着眼睛问,心却异常的清明。

    钟姐面容肃然,中肯的道:“我觉得温心倒不像是那种为了嫁入豪门,欲擒故纵的女人。”

    “就算没有不良企图,但要嫁进我季家的大门,终究不行。”季董事长刚开始情绪没有什么波动,紧接着一想到那个女人对自己的儿子各种嫌弃,各种托词,就隐约有些震怒。

    他的儿子是最出色的,没有眼光的东西!

    “董事长,您别激动,既然她不愿意,不是正合了我们的意么。”钟姐早已换上了另一幅表情,没错,刚刚她对温心说的,全部都是假的。

    “如果不是看在——”他欲言又止,话锋陡然一转,“明天让她把孩子带来看看。”

    “这恐怕……”钟姐皱了皱眉,“我想办法再劝劝她。”

    “对了,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阿臣,我怕会更舍不得那个女人。”他提醒道,自己的儿子太在乎一个女人,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随了他的愿,恐怕以后都会骑在他的头上了,何况,这个女人太招桃花了,几个男人都跟她纠缠不清。

    “那份报告不会出错吧,谨慎起见,还是重新再做一遍,万一哪一个环节弄错了,我们不是在瞎折腾功夫么。”

    “好的,董事长。”

    “我累了,你先下去吧。”

    ……

    M国。

    六点钟。

    靳亦霆一早就起床了,姿态优雅,面无表情地坐在餐桌前,极其斯文地享用早点。

    他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不忘工作着,一大堆的数据跳动着,可谓是废寝忘食。

    手机铃声响起,靳亦霆等了几秒钟,接起,一看,是司翰打来的。

    “什么事?”

    生硬的声音,司翰大律师早已习惯了。

    他在电话里咋咋呼呼的道:“亦霆,快看今天的娱乐新闻,出,出大事了!”

    娱乐新闻?

    靳亦霆眸光一闪,第一个直觉,肯定是和曼露有关。

    但是一个曼露,怎么可能惊动司翰呢,所以或许和另一个女人有关。

    他直接挂掉了电话,也不管司翰还有什么聒噪的话没有说完。

    关掉工作网页,打开国内的娱乐新闻,醒目的头条新闻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他眼神似寒冰穿刺,阴霾遍布,口中咬牙默念:当红影星曼露情陷四角恋,未婚妈妈遭两富家子争抢。

    未婚妈妈?

    靳亦霆第一眼就读出了这个信息,一定是温心。

    他才离开一天一夜,她就出事了。

    紧接着,页面往下拉,那刺目的画面不期然的出现在眼前,他的眸光在一瞬间变得刺红无比,似充了血!

    一天不见,长本事了,公然和季允臣搂搂抱抱。

    才处理完了四眼,又吧季允臣给召唤出来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不安分。

    什么?

    季允臣公开承认,温某是他的女朋友,温某默认了,两人举止亲密。

    而且,季家的家长季董事长,亲自把‘未来儿媳妇’给一起领走,言语之间充满了维护,并坦言好事将近……岂有此理……

    “哐当”

    一声巨响,把客厅里工作的助理徐恒给吓到了。

    他走过来一看,BOSS居然把笔记本电脑给摔碎了。

    之所以觉得是故意的,而非不小心,那是因为笔记本电脑碎成了好几半,除了BOSS那么大的力气,还真没几个人做得到呢。

    更不消说他脸上怒到了极点的表情,黑到了谷底的脸,以及拳头紧握,各种筋筋脉脉的,青悠悠地全部暴跳出来,连带着好看的眉峰和发型都歪歪的。

    到底是谁惹BOSS不高兴了,就算是损失上亿元的大单子,也没见他发那么大脾气呢。

    最关键的是,BOSS大人,您正在工作啊,里面要是有数据丢掉了,那可怎么办?

    没等徐恒开口,靳亦霆便道:“马上给我订一张国内的机票,越快越好。”

    “BOSS,我们的开发项目……”我知道老大你财大气粗,靳氏实力强悍,可开发这边海外市场,妥妥的赚外国人钱的项目,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是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放弃了把吧。

    靳亦霆的脾气,他了解,偏偏又不好意思明说,他这个助理有时候当的很为难啊,并不是时时刻刻都能照老板的意思去做的。

    “你留下,全权代表我。”靳亦霆当然没有被气昏头,他还是有理智的。担让他坐以待毙,那是绝不可能的。

    “我?”徐恒顿觉压力大了,那么大一笔生意,BOSS真是太信任他了。

    “有疑问?”他理所当然的问,说话时,那温度就快把他给冻冰了。

    “没有。”

    徐恒总觉得,靳BOSS气势汹汹的坐飞机回去,准时去找人算账了,不知道谁那么倒霉。

    当他后来看到娱乐新闻的时候,终于明白了,原来还是温心小姐。

    被BOSS这样的人爱上,到底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

    早上起床的时候,温心一个劲儿地打寒颤。

    “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

    温心去开门,迎面便是幽香扑鼻的玫瑰花,争先恐后的香味钻进了她的鼻孔之中,令人心旷神怡,心情大好。

    “早,送给你!”

    花的旁边是季允臣比花更灿烂的脸庞。

    “谢谢。”温心楞了下,这个家伙还真是一点喘息的时间都不留给她,分秒必争。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今天是周末,亲爱的温心小姐。”

    她真是昏了头了,连周末都忘记了,托季允臣的福,今天的她才能坦然的起床,没有羞愧的要死要活。

    “外面天很好,我们出去玩吧。”季允臣笑容爽朗的道,“顺便一起去你闺蜜家接朗朗?”

    “季允臣,你——”昨天明明有被伤到了的样子,此刻他却是用微笑在面对她。

    季允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为什么对她那么好?

    她真的无以为报,只有满心的感动,满心的抱歉。

    “我什么我,你想说我脸皮那么厚,没办法,我这个人认定了一件事情,天生就不喜欢半途而废。你一天没有结婚,我就等着一天,直到你回心转意,直到你肯接受我。”

    “……”

    “好了,我开玩笑的,只是一起出去玩玩,散散心,没有其他的意思。”

    季允臣,你真的别对我这么好。我的泪点很低,很容易被感动,因而做出一些连我自己都无法想象到的蠢事。

    温心是个冲动的人,同样也是一个感性的人。

    她是人,不是木头,拥有七情六欲。

    两人刚走到门口,就遇到了一个人。

    “李大妈?”温心眸发怔,眼神微露尴尬,被对方看了一眼,更是脸颊迅速的爆红。

    倒是季允臣,没心没肺地冲着李大妈骚包的笑。

    温心想死啊死,前几天李大妈刚刚误会了靳亦霆是她的丈夫,他们俩正在吵架。隔了两天,嬉皮笑脸的季允臣捧着一束玫瑰站在她家门口,算哪门子的意思?分明就是表示她脚踩两条船,朝三暮四……以上省略类似水性杨花等贬义词若干。

    正当温心无地自容间,李大妈思忖了一会儿,恍然大悟的道:“大妹子,原来你和你前夫真的不好了!”

    啥?

    李大妈心想,怪不得吵那么凶,原来是真的不能和好了,这新欢追求者都追到门口来了。

    “李大妈,上次,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囧,她觉得自己只会越描越黑。

    “我懂,大妹子。”

    “……”你懂啥?我都没弄明白呢。

    “大妹子,你这个男朋友,比起你的前夫来,虽然差了那么一点点,但也算是不错了。当然,大妈我年轻的时候,那几个追求者,也是玉树凌风,潇洒帅气,英武不凡!”李大妈开始自吹自擂,其中不乏损了季允臣一下。

    前夫?

    差了一点点?

    季允臣简直莫名其妙,前夫也就算了,关键是他到底哪里比别人差了?

    难道,大妈说的是靳亦霆?

    思及此,季允臣挑花眼忽然暗沉了下去,尽管他非常不愿意承认,靳亦霆确实在部分眼睛不大好的老太太眼里,是长的比他好看。

    也就是说,靳亦霆时常出现在温心家里。

    并且,被隔壁邻居错当成温心的丈夫。

    “大妈,我们赶时间,先走了。”

    温心发现季允臣脸色不大对,急急忙忙把他给拉走了。

    不过,季允臣童鞋不开森的心情很快被温心主动牵他的手的事实给抹平了。

    她的手又滑又嫩,又白又软,摸起来真舒服。

    季允臣正享受着,温心突然意识到什么,迅速地抽回了。

    二人默契的没有提刚才的事情,这一页算是揭过去了。

    季允臣开着车,二人一起去冯媛家把朗朗接了。当然,温心没让季允臣露面,就这种情况下,冯媛看了今天的报纸之后,问题一大堆,温心头疼欲裂的和她解释,那些报道全是不实的新闻。

    冯媛将信将疑,指控温心小秘密太多,不和她分享。

    温心叫苦不迭,她算是看明白了,司翰和靳亦霆是一伙的,她要是和冯媛说了什么,靳亦霆一准儿就知道,那样事情会变得比较麻烦。

    冯媛对她,好的没话说。

    也许两个人都明白,所以才能一直维持着和睦的关系。

    说了会儿话,温心带着朗朗下楼,小家伙一听说去游乐园,高兴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