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 亲子鉴定结果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9本章字数:3013字

    “孩子的父亲……在国外啊。”温心心里直打鼓,眉宇间表现出来的确是十分的坚定。

    “是么?”季董事长眼神略显深沉,不知道在思忖些什么,总之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怀疑。

    温心有一种预感,季董事长应该不会是担心孩子的父亲来突然认亲,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大人物的心思凡人永远别去猜,因为想猜,也猜不出来。

    温心脑补:难不成季允臣患有先天性缺失小蝌蚪等类似的毛病,所以季家人才会对朗朗刮目相看,超级喜欢?否则根本没办法解释。

    “是啊,董事长有什么问题吗?”

    “据我所知,温小姐五年前在E市的男朋友是凌天集团的公子,但在出国前是已经分了手的,而根据孩子的出生时间来推算,你应该是在出国前怀上的,我说的对吗?”他一字一句精准无误地分析道,目光一直观察着温心的表情变化。

    一瞬间,温心面色刷白,胸口发虚,她努力将飘忽不定的眼神集中,然而效果并不明显。

    虽然之前凌启昊有怀疑过这个问题,但被温心含糊带过,谁都没有继续深究。可如今,季董事长明明白白的提出来,分明早已做了调查,说不定连朗朗的……她好似把全部的隐私埋在内心最深处的东西暴露在阳光底下,这种感觉很难受。

    尤其是她刚刚说,孩子的父亲在国外,简直就是自打嘴巴,班门弄斧,季董事长指不定怎么耻笑她呢。

    见她的表情与沉默,季启山沉了沉眸光,心道,果然是心虚了。

    “温小姐为什么不说话?”他步步紧逼。

    “董事长您有话就直接说吧,不用拐弯抹角。”说了那么多,戳穿了她那么多的谎言,温心仍旧没有听出来他的意图。

    说实话,季启山也不喜欢绕弯子,可有些女人通常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只有把证据摆到她面前,才会说实话。

    温心绝对不是属于那种实诚单纯的女人,反而心思隐藏的极深。

    既然如此,季启山不客气了,脸上霎时少了几分和善,眸光犀利,开门见山的道:“你是故意接近阿臣的吧。”

    那眼神,就像一张大网一样,让她无所遁形。

    “不,我没有。”明明不是他说的那样,为何温心就是心绪不宁,平静不了。不过,她还是极力否认。

    季启山换做了一副轻蔑至极的态度:“不用装了,难道你不知道朗朗是阿臣的儿子?”

    “什么阿臣的儿子,董事长,你搞错了吧!”温心吓了一大跳,眉头都开始打结了,老人家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吧。

    装,接着装。

    此刻,季启山完全把温心当作了居心叵测的女人,用天真无辜的假象来迷惑季允臣,无论是五年前的温心,抑或是现在的温心,他一概看不上眼。

    他沉了沉声音道:“温小姐如果去骗骗阿臣那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小子也就罢了,跟我就不必装了,我这里有一份亲子鉴定的报告,自己拿去看一遍吧。”

    他下巴略抬高了些,视线落在了桌案上的一直黄皮子的档案袋上,示意温心。

    亲子鉴定?

    温心被一团迷雾给包围了,前路迷雾重重,为什么董事长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懂。这个老头子从昨天开始到今天的和颜悦色,慈眉善目全都是伪装的,她和他到底谁本事好。

    她思忖了几秒钟,最后伸出手,微微颤抖地拿起黄皮子的档案袋,缓缓地打开,就像潘朵拉的盒子,神秘美丽的吸引人,却也存在着致命的危险。

    一路在季董事长的高度关注目光下,温心取出了一张A4纸,上面陡然写着‘亲子鉴定结果’几个大字。

    下面所检测的对象果然分别是季允臣和朗朗,他们的DNA亲子鉴定匹配度居然在百分之九十五左右,很有可能是父子亲人关系。

    温心震惊难以言喻,嘴里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这份亲子鉴定?”是假的吧!温心抬起头,明显质疑的眸光盯着季启山问。

    再说,他们是什么时候提取了朗朗的血液,季允臣知道吗……不,她的脑子乱极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小姐不必怀疑,这份亲子鉴定是真实的。”否则,她何以有自信认为季家全家人都会愿意接受一个不清不白的女人,说不定就是因为私生活不检点而被人抛弃的呢。

    上流社会圈的人,谁都好面子。

    “不可能!”温心斩钉截铁的道,朗朗是出生在国外的,为什么会突然把这两个人牵扯上关系,再说,朗朗和季允臣虽然皆是属于颜值高,皮肤白皙,气质佳的男生,根本就不属于一类长相,说起来,这相似度还不如靳亦霆来的高呢。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否认的那么坚定,总之女人的直觉是很灵验的。

    可在季启山看来则截然不同,认定了温心是出于心虚的狡辩。

    “为什么不可能,事实胜于雄辩,还是,温小姐本就知道孩子是阿臣的,被我揭穿了,所以情绪才会如此激动?实话告诉你,像你这种女人,我是不会同意阿臣娶你的。”

    此时的季启山像是完全换了一副嘴脸,友善神马的全都是虚假的伪装,季允臣不在,他才把自己的真实面目给暴露出来了。

    她不想嫁是一回事,可从老家伙嘴里面轻蔑的鄙夷的拒绝,又是另一回事。

    季启山的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温心表示,她超级不爽。

    “季董事长,我确实没有想过要嫁给季允臣,我和他门不当户不对,明显不般配,我从来不说假话,您多虑了。再说之前,不是您让钟姐来劝我的吗,我一直都没有同意,但的确态度有所软化。不过,听闻你刚才的真实想法,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决定真是太正确了。”温心没有生气,俗话说的好,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因为她本身对季允臣的期待就并不强烈,所以不会太失望。

    这个女孩竟然胆敢主动挑衅,简直岂有此理。

    季启山是个极为沉得住气,耐得起性子的人,他笑得阴阴的道:“温小姐,无论你有什么图谋,适可而止,或者你想要多少钱,开个价?”

    终于到了狗血环节了,温心以为温家足够豪门了,可银行家更是财大气粗,纯粹把她当作十七八流没见过市面的穷孩子。

    温心感觉自己被侮辱了,大概是不介意的关系吧,所以不会有太大的愤慨,她哭笑不得过后,态度异常坚定,言辞异常恳切:“季董事长,第一,我不缺钱。第二,我在此申明,就冲着您的态度,我这辈子都不会嫁给季允臣。请问,您满意吗?”

    她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句的问。

    含蓄的表情,充满了张力。

    温心忽然觉得,自己的自信又回来了。那是因为朗朗,因为朗朗她才有了勇气。

    好一个漂亮的还击,但确实没有赌气的成分,这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季启山眸光一扫:她分明是在讽刺和报复,故意说出这番话来刺激他,像是悄无声息不动声色地打了他两个嘴巴。

    “牙尖嘴利的丫头!”良久,季启山不知悲喜的斥骂道,仍旧没有在沟壑众多的脸上表露出过多的愤怒情绪。

    她以为,仗着阿臣喜欢,就可以在他面前放肆,以为他奈何不了?真是天真。

    温心咂舌,原来季董事长才是影帝,喜怒不形于色,指不定心里怎么骂她呢。

    不过,她是最讨厌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相处起来确实很累,而且要时刻防备着。

    在季启山说话前,温心抢先道:“既然季董事长横竖看温心不顺眼,明天一早我就会带朗朗走,并且会和季允臣说清楚,不过您放心,我拒绝他的理由多着呢,但您千万别自作多情,绝不会是因为您的忠告。”

    “慢着。”他叫住她。

    “您还有什么事吗?”既然撕破脸,温心觉得也没啥好客气的,面容惨淡,彼此相看两相厌,话不投机半句多。

    “你可以走,孩子必须留下,季家的血脉决不可以流落在外。”季启山绷着脸,坚定不移的道。

    五年前的季允臣比之现在更加的少不更事,年少风流,给他擦屁股这种事情,钟姐早几年的时候没少干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或许朗朗就是那个意外。

    对于流落在外的季允臣‘儿子’,季启山相信绝对有这个可能性。

    铺垫了许久,温心觉得,这才是他的目的。

    “办不到!”她侧过脸,想都没想的就拒绝。

    且不论那份亲子鉴定报告的真假,即便是真的,她怎么可能舍得和朗朗分开呢?简直是荒谬至极!

    温心的反应说实话,都在季启山的预料之中。

    别以为她是一只小白兔,凶起来的时候就是一头狮子。

    “温小姐,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我凭着手里的亲子鉴定报告,和你打官司,你觉得结果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