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 他出现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9本章字数:3050字

    窗帘外面似探照灯一般的光,晃来晃去,又是警报拉来响去,一般的浅眠者肯定是睡不着的。

    温心本就心情烦躁,折腾了将近二十分钟,声音才渐渐消弭,更是毫无睡意。

    白天的时候,不知道钟姐和季启山和朗朗说了什么,朗朗突然说他长大了,是个男子汉了,要学会一个人睡觉,不能依赖妈妈。

    不得不否认,朗朗的想法是正确的,但此一时非彼一时,这种事情完全可以以后再说。

    总之她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眼下只能期盼季允臣早点回来,否则……

    心烦意乱之间,突然,从窗口传来了沙沙声。

    刚开始她真没怕什么,大体是淡定的,毕竟灵异小说都是骗人的,直到她从窗口上看到一重剪影,顿时有一种被掐住了脖子的感觉,身体僵硬无比。

    周围安静的可怕,连风吹动,呼呼地敲击玻璃的声音都变得阴森可怖。

    糟了!她没有锁窗,因为是二楼,因为是私人别墅,因为外面有保镖,所以,没有防盗窗!

    可乃们不觉得如果是非人类,锁窗或者不锁窗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像是恐怖片里山村贞子从电视里爬出来的画面,在此重新上演,一个矫健的身形随着月光一起探入,他稳稳的落地。

    温心下了床,背后紧紧地贴着冰冷的墙壁,颤抖的手指允自触摸上电灯的开关,据说那啥不干净的东西是怕光的,可是,你不觉得在这个时候点灯,会更恐怖,更恐怖吗?

    静等着对方一步步的靠近,温心犹豫了,走在地上是有影子的,那说明对方是人而不是灵异人物。

    可为什么,对方有办法精准无误的找到她的方向呢,明明四周漆黑一片,她则是因为顺着逆光看到的,按理说,对方正处于光源上,是压根儿看不到四周情况的,简直太不科学了。

    是人就好,是人她就放心了,温心的恐惧感与颤栗感消失了不少。

    很有可能,眼前这个人就是刚才大张旗鼓在搜寻的入侵者,即小偷。

    她只要打开开关,然后大喊一声,最好是躲进床底或者其他安全的范围,小偷就无所遁形了。

    正当她怀揣着十分美好的愿望时,却遭到了现实无情的摧毁。

    那小偷跟猎豹似的,伴随着猎猎劲风,一下子扑到了她的身上,按住了她的双手。

    一瞬,她呼吸像是被扼住了,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又想到了那个男人,靳亦霆怎么可能像小偷一样潜入季家?那天曼露设下陷阱百般诬赖,若是他肯站出来替自己辩解一二,事情何至于变得如此糟糕,只需他动动嘴皮子的功夫,他都不愿。

    更何况,事实本就是他一直在招惹她,威胁她,强迫她。

    温心是心死的,平静的,谈不上失望与否,他的心本就是如此冷血。那样也罢,算是一个了结。

    她以为靳亦霆已经放了她,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温心还在自欺欺人的时候,低沉如夜色般浓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剧烈的压迫感卷席而来,压得温心透不过气来。

    “女人,你的胆子很大。”他霸道的言语嚣张的宣誓着他的回归。

    王者归来。

    不,是恶魔归来。

    “靳……”全身的血液仿佛倒流似的,掐住了喉咙,她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却是不由自主地冷到了极致。

    他真的出现了。

    靳亦霆来了。

    既震惊又在预料之中。

    他冰凉的手指允自抚上了温心光滑的脸颊,一如往昔般的触感,带着丝丝的如预想中的颤栗以及小鹿般的震惊目光。

    他的眼眸在夜色中显得阴鸷湛亮,抿起的唇线忽然张开,露出银白的皓齿,像是鹰隼一般,紧紧地揪住她不放。

    她浑身颤栗,颊边浮现出了细细密密的小颗粒。

    “怎么?害怕?”他饶有兴味的牵起嘴角,眼底有着温心压根儿看不到的残酷表情。

    就像是猎物重新回到猎人手中,老鼠再一次被猫给抓住了,他此刻便是在慢条斯理地戏弄,挑逗,恶意的摧残,直至毁灭。

    当然害怕,就算你不是靳亦霆,半夜三更以如此惊悚的方式亮相,正常人也会吓出心脏病来。

    下一秒,温心被他捏住了下颌。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令人惊心动魄的害怕,他不止一次地那么做了,她的下巴轻而易举地被挑高,正视他漆黑的眸子。

    “如果我说害怕,你会放过我吗?”她一字一句的道,已没了之前强烈的怨恨,好像在他那晚没有出现时,所有对他的幻想全部消失了。无论是眼神还是情绪抑或是声音都显得异常的平静,波澜不惊。

    “当然——”他眼底闪过一阵笑意,转瞬即逝。那笑,让温心觉得浑身不适,毛骨悚然。

    果然,他顿了一下,理所应当地补充道,“当然——不会。”

    恶魔就是恶魔,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我警告过你很多次,可是,为什么你很不乖,每次都不听呢?”他欺压而上,手中越捏越紧。

    她的下颌骨生疼生疼的,几乎快要变形了,比前两次用力多了,证明他很生气,他很愤怒么,与她何干?

    这种马后炮,又莫名其妙的行为,真是要不得。

    她瞪着他,不甘示弱的道:“靳亦霆,这里是季家,你不要乱来,只要我叫一声,马上就会有人来。”

    靳亦霆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忍不住低声地抽笑。

    然而,眼神在一瞬变得阴森冰冷:“叫啊,怎么不叫?”

    他在说反话吗?

    “靳亦霆,你别以为我不敢?”以为她会在乎么,会在乎一个恶魔?

    他索性放开了对她的钳制,在没有丝毫防备的时候,按下了开关,一室透亮,更是照亮了彼此。

    黑暗到光明,习惯是需要时间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不适后,温心勉强睁开眼睛,看清楚了对方,精瘦高挑的身子包裹在黑色的风衣,显得神秘冷艳,他的容颜一如往昔般的精致绝伦,眼角眉峰阴鸷中更添冷硬,眸中夹杂的怒火只要一点引线,随时都可能会砰地一声爆炸。

    没错,他当然生气。

    在靳亦霆眼里,虽然暂时没有下口,浑身上下贴着属于他的标签。

    不过离开了短短几天的功夫,她摇身一变成了季允臣的女朋友,居然得到了季启山那只老狐狸的认可。虽然其中原因不乏曼露在推波助澜的作梗,搞小动作,但事实就是事实,结果就是结果。

    他马不停蹄回国,在外面等了她三四日的光景,这女人居然带着朗朗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季家,她以为自己稳坐少奶奶的位置么,着实天真可笑,哼!

    三四天,已经是他忍耐的极限了。

    山不来就我,我就来就山。

    终于还是见到她了,这个女人离开了他的视线之后,过得很不错么,心宽体胖,脸颊上的肉都松松垮垮了……温心不知道他的暗自腹诽,实际上真的是因为心情不好而暴饮暴食,说实话吧,季家的伙食太赞了。

    她是因为太痛恨季启山这个阴险老头子,所以化悲愤为食欲,就算斗不过他,最起码吃垮他吧。事实上是,朗朗一个劲的说好吃,不断地往她碗里夹菜。

    ……

    最后是靳亦霆开的灯,温心确实没料到。

    他的胆子真大,难道他对于私闯民宅的这一项罪名,丝毫不怕吗?

    这个时候,她的身体脱离了禁锢,是自由的。

    靳亦霆真的放开她了,温心在犹豫了一秒钟之后,身形迅速地往旁边掠去,只要走到门边,打开门逃出去就可以了。

    楼下是有佣人的。

    只可惜,靳亦霆似乎早就看出了她的意图。

    他墨色的眸子仅仅看着,姿态优雅,带着一抹去意盎然的慵懒,眼神戏谑。

    就在她的手搭上门把的一刻,他完美矫健的身形如猎豹一般,行动似风,卷席到了她跟前,以不可惊人的速度掠住了她的身形。

    温心腰间一紧,竟是被他带到了怀中。

    “啊——”惊呼声掩在了他的大掌之中,她和他双双倒入了柔软宽厚的大床之中。

    温心大惊失色,一颗心似掉到了冰窟里。

    靳亦霆果然不会轻易的放过她,这次他又想干什么?狠狠地惩罚她,或者是占有她的身体,继续那晚没有继续的事情?

    挣扎,算了吧!

    “靳亦霆,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对于你的这场猎艳与驯服的游戏,我太累了,疲惫的没有任何精力应付你,你想要的都拿去吧。”与他越来越多的对峙中,温心早已失去反抗的力气了。

    疲惫的闭上眼睛,她的心是平和的。

    面容甚至看起来有几分心酸的委曲求全。

    “别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来,以为我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上当吗?”靳亦霆寒眸冷冽,无视于她苍白的面容。

    她沐浴后的香气不断地钻入鼻孔,令他心神难耐,他的手就揪在她的睡衣领口,只需轻轻一撕,她的一切都会落入他的鼓掌之中,他的怀中。

    柔情为他一人绽放。

    事实上,他完全有能力那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