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 峰回路转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20本章字数:3020字

    “小钟,让管家把孩子领下来。我累了,你送一下客人。”季启山特意咬重了‘客人’二字,一脸疲惫之态,无需伪装,他是真的累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为何季董事长在几分钟之前还保持着不肯退让半分的决心,几分钟之后,态度软化,截然不同。

    温心诧异,难不成真是靳亦霆的话起了作用?

    靳亦霆却保持着另一种想法,一定是那个电话,才会让季启山改变主意,虽然殊途同归,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但至少省却了他一番功夫和力气。

    没多久,朗朗就被领着下楼,看起来十分乖巧木讷的模样。

    “朗朗!”温心激动的冲了上去,一把将小家伙抱在怀里。

    小家伙傻乎乎的,小脸上没什么表情,刚才哭的稀里哗啦的痕迹已被擦干净,眼睛仁肿肿的,温心除了心疼之外猛地一阵心惊发凉,不假思索地抬头怒问:“你刚才对朗朗做了什么?”

    她的浑身都张着到倒刺,根根竖立,眸露厉色,她就这么质问着钟姐,看上去竟有几分摄人。

    钟姐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她可从来没把温心放在眼里,就是这个看上去随和的女人此时却让她感觉到害怕,可能是一种母爱的本能体现与爆发。

    钟姐勉强恢复镇定,否认道:“没做什么。”

    温心一直瞪了她许久,最终才收回了目光。

    “妈妈……”朗朗不知是回神了,还是怎么滴,一下子哇的哭了出来。

    “别哭。”温心用拇指替他擦拭,擦着擦着,她自个儿也酸的想掉泪,一把拥入怀中,掌心眷恋无比地揉动着他后脑勺的头发。

    感觉到他软软的温度,温心才感觉到一种失而复得的真实感。

    她轻轻地啜泣着:朗朗,妈妈不该迟疑,妈妈应该坚定的要和你在一起,除非你的……否则决不放弃。

    即便恳求靳亦霆,那又如何?

    比起她们母子俩的幸福,她的尊严简直微不足道。

    朗朗漂亮而布满泪痕的五官,与记忆中自家儿子允臣幼时的容貌几分重叠起来,又好像截然不同,季启山的视线恍然间变得模糊起来,而眼前母子相拥的画面却是无比刺眼,胸口更添着一把闷火,无处释放。

    “钟姐,送客!”他低声道,不难听出其中的盛怒与隐忍。

    季董事长这次可真是气坏了吧,众人不约而同的想。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温锦涛与凌启昊担心的则是,依照季启山的性格,过不了一个晚上,怕是就会起诉温心……靳亦霆再厉害,仍旧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压根儿没解决眼前的困局。

    但是,而后,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季启山刚愎自用以及强硬的态度,居然是雷声大雨点小,悄无声息地来得快,去的急,一点痕迹都没有。

    “好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靳亦霆打断二人冗长的抽泣,一会儿季董事长反悔可怎么办?说起来,他一个人就单枪匹马的来了季家,明着火拼倒是没什么可怕的,万一老家伙使阴谋诡计,放暗枪,那才叫防不胜防。

    如果徐恒在,一定会默默的脑补:一般情况下,使阴谋诡计的人不正是BOSS大人您吗?

    一行人畅通无阻地穿过门口的音乐喷泉和院子,直至雕花铁门缓缓地合上,再无反悔的可能。

    “靳总裁,今天的事情就多谢你了,时间不早了,我就带温心回去了。”温锦涛揽过女儿的肩头,准备钻入车内。

    只见驾驶座上,凌启昊早早地坐好,发动了引擎。

    过河拆桥的人靳亦霆见的多了,就是没见过如此直截了当的。

    他嘴角微勾,惊心动魄的笑容里带着几分晦暗莫测,在温心和朗朗即将太入后座之际,他长腿一迈,两步间,来到后座前。

    高大的身子挡住欲关的车门,甚至将整片阳光与视线都遮掩掉了,凌启昊一直在开或者不开中犹豫挣扎,靳亦霆,你为什么非得阴魂不散呢,潜意识里,他真的挺不愿意靳亦霆和温心那么亲近。

    话说,换做其他男人,你作为一个余情未了的前男友,同样会嫉妒恨的吧。

    温心抬头,目光晕眩,因为有些背光的缘故。

    靳亦霆就身处在一片日光中,五官在阴暗下显得异常的变幻莫测,唯一不变的是他近乎完美毫无瑕疵的脸孔。

    “温心,确定要和你爸爸离开?回温家?”他俯身而下,如天神一般,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质疑,调侃,与嘲讽。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赤裸裸地写着威胁二字。

    温心明白,她再明白不过。

    靳亦霆明明可以用过激的语言,甚至轻描淡写的威胁,但是,他没有,他不屑于把这种理由展示出来,虽然他根本无所顾忌旁人的目光。

    她当然有想过,爸爸肯定担心她,所以让她回温家住……但,那绝对不是她想要的。

    他们一定会逼自己说出朗朗的身世。

    靳亦霆说的没错,如果不是他的提醒,或许她将被动地糊涂地跟着温锦涛离开了,或者正要面临不可挽救的地步。

    “靳总裁,麻烦您让让。”凌启昊透过反光镜,视线停留在那一个讨厌的男人脸上。

    阴魂不散,说的就是靳亦霆。

    这个家伙刚刚才和曼露的绯闻满天飞,一会儿三角恋,一会儿出轨,一会儿私生活混乱的……总之靳亦霆的个人形象太差了,凌启昊真的不希望温心被他给欺骗。

    他那样高高在上的人,连季启山都要畏惧的人,怎么可能对一个女人是真心实意的呢,男人都是这样,得到过了之后,便会弃之如敝履。

    面对凌启昊的挑衅,靳亦霆连眼睑都未抬,纹丝不动,他眸色黑沉,他相信,温心会下车的,她是个聪明的姑娘,知道该如何取舍。

    “心心,跟爸爸回去。”

    温锦涛使劲地朝温心递眼色,千万不要,不要和靳亦霆离开。

    她这么堂而皇之的走了,就是名不正言不顺。朗朗已经被人叫做私生子了,难道还要继续活在这种阴影之中么?

    “爸爸,对不起,我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幼稚冲动的温心了,我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也是最适合自己的选择。”

    说完,温心抱着哭的已经睡着了的朗朗重新爬下了车。

    望着温心坚定的眼神与耳边同样坚定的话语,一时间,温锦涛竟无法反驳。

    女儿长大了,有主见,有所担当,或许,他真的没有必要干涉。

    再者,他瞥了一眼

    “伯父,你怎么让温心和靳亦霆走了呢?”凌启昊有几分不甘,心头惊涛骇浪,出口的时候化作了平静与淡定,只因为,他不能,他的身份不允许自己对温心超乎寻常的关心。

    在凌启昊眼中,靳亦霆和季允臣是一种人,甚至比季允臣更可怕。

    他甚至不能相信,温锦涛就这么轻易地允许了呢,他身为父亲,这是一种极为不负责任的做法。

    如果换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或许凌启昊的心理能平衡一些。

    “启昊,你该关心的对象从来不是心心,而是瑶瑶,明白吗?”沉吟了一下,温锦涛满是深意的道。

    凌启昊被一句话给问住了,难倒了。

    顿时像是吞了一口苍蝇,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干干的道:“知道了。”

    略显尴尬的气氛在车里弥漫开。

    “开车!”

    温锦涛沉默了一下,命令道。

    望着反光镜中,温心和靳亦霆的身影越来越远,随着车速的前进,最后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凌启昊眼中的最后一抹不甘,终于还是从眼眸深处完全消失了。

    碍事的人离开了,靳亦霆满意的收回视线。

    “恭喜你,第一次做出正确的决定。”

    见朗朗趴在她的肩头,像是睡着了,靳亦霆自然而然地从她手中把孩子给接过来。中间遇到了一点点小小的阻力,但很快就别解决了。

    正确的选择?

    靳亦霆说的是下车,还是把朗朗让他给抱了的意思?

    她能说,她的手有点酸么,好吧,朗朗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体重飙升太正常了,可在母爱光环影响下,她手酸,抱不住,貌似是一件很扫兴的事。

    不过,他用上帝和古代皇帝皇恩浩荡的口气,算几个意思?

    好像她没有照做的话,就是天大的过错。

    为什么过了那么久,他的大男子主义和自负心理还是没有半点改变?

    “温小姐,上车吧。”

    愣怔间,靳亦霆已抱着朗朗坐入车内,招呼她的是从车窗中探出头的徐恒,靳亦霆的贴身助理。

    温心看到他的时候,面色露出几分尴尬和别扭。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破罐子破摔,她的名誉还能再乱点么,虱多不痒。

    ……

    季家。

    “董事长,他们已经离开了。”

    钟姐一丝不苟的和季启山汇报,“亲子鉴定的事?”

    “你确定上次的结果有错误?”季启山坐在桌案前,完全是淡定不了,手臂上的皱皮夹杂着青筋,可以知晓他的情绪仍处于十分的亢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