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 绑匪的身份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20本章字数:3032字

    “好,希望你说话算数。”

    温心深深地凝视了一眼朗朗熟睡的眉眼,质问,“他为什么还醒,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她想要靠近,却被劫匪胖胖的身形给挡住了去路,他不怀好意的道:“别担心,小孩没事,不过就是中了点迷药,一会儿就醒了,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不过就是中了点迷药?你妹,难道你丫不知道迷药对幼童的身体和大脑是有损害的,气死她了!这货简直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温心狠狠地刨了一眼。

    别说,这一眼挺有杀伤力的,劫匪二号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但纤瘦的温心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个不堪一击的弱质女流,他嚣张凶狠的气焰重新增加了自信,推搡了一下,就把温心给弄上了船。

    “草泥煤,怎么110今天也这么忙?”蹲在犄角旮旯里的冯媛骂骂咧咧,今天就没有一件顺心的,她一边盯着温心的动静,一边又要打报警电话。

    谁知道一直都是忙音或者是占线,好不容易打通了,值班的大姐又是一耳背的,沟通了老半天,她差点没爆粗口,把手机给摔了,总算说清楚了。

    等她回过神,瞪大了眼睛,脸色骤变,温心她人呢?

    冯媛马上从角落跑了出来,发现地上躺着一人,好像是个小孩子。

    “朗朗,快醒醒!”她抱着朗朗,向江面望去,发现那艘破船已然开走。

    惨了,心心肯定是中招了。

    不行,除了110,她还得打个120以及靳亦霆的电话。

    细细想来,这件事情不可能是季董事长做的,人家要的是孙子,现在反而把温心给带走了。

    到底是什么人做的?冯媛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那些人不会伤害心心吧!这小妮子怎么就到处招人算计呢,没见她长得特狐狸精啊。

    没等到警车,靳亦霆倒先来了。

    “徐恒,马上把孩子送到医院。”他一来,看见朗朗的状况,厉色命令道。

    “是,BOSS。”

    冯媛觉得当时靳冰山的样子像极了自己给娶的外号,她正想问,自己明明没打电话,靳冰山是怎么知道的。

    “老婆,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另一辆车迅速停下,一个急匆匆的身形窜到了冯媛跟前,上下其手的检查,可见眼中焦虑担忧之色。

    这会儿冯媛知道了,通风报信的人正是自家老公。

    爱妻如命的大律师司翰,总算是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心有余悸,满腹柔情嗔怪道:“老婆,可担心死我了,下次我可不敢让你一个人出门了。”

    “老公我没事。”虽然有点肉麻兮兮,冯媛完全沉醉于自家老公甜蜜的责备之中。

    “要谈情说爱,一边去。”

    冷冷的音打破了二人的秀恩爱,冯媛真是吓了一大跳,冰山还是那座冰山,你能指望他会融化吗?

    心心被绑架的当口,他们俩秀恩爱是有点不合时宜,可靳亦霆的态度是什么个情况,难道他担心……

    冯媛在亲子活动那次就已经看出了靳亦霆对温心母子的不同寻常,但温心告诉她的顾虑也确确实实存在,这两人的感情就像麻花一样纠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要不然干脆一点就是分道扬镳的好。

    “靳欧巴,别担心,你的女人肯定丢不了,十分钟之内就帮你确定她的位置。”司翰几分耍宝卖萌地走到靳亦霆面前,调笑的强调到了后来,似乎又在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靳亦霆没有再说话,只是线条本就偏硬的脸上,冷冷的,目似深渊,视线一直落在远处的江面上。

    冯媛心道,司翰是给温心装窃听器了还是跟踪器了啊,说话开始得瑟起来了。

    且看司翰动作利落的取出了轻薄的手提电脑,利落的摊开,五指翻飞,聚精会神……

    冯媛擦了擦眼睛,我去,这是她家老公么,什么时候金牌律师变成了一个电脑高手?

    这个家伙整天各种对她黏糊糊,没想到暗地里藏了一手,他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是瞒着自己的。冯媛不是一个不懂轻重缓急的人,没有打扰或者干预司翰,一切等找到温心再说。

    十分钟之后。

    司翰紧绷住的神情终于松懈了,惊喜的道:“确定位置了,而且目标正在转移。”

    “马上带我去,暂时不要惊动警方。”靳亦霆思忖片刻,吩咐道。眉间凌厉,杀伐决断。

    “好的。”

    其实司翰之所以能确定温心的位置,仅仅只是通过手机讯号中的定位系统,但大家千万不要误会,不是随随便便什么普通的电脑高手或者黑客就可以办到的。

    司翰做完一切才有空搭理娇妻,见冯媛一脸疑狐,眼神诡异,只是诱哄求饶道:“老婆,你先回家等我,迟点跟你解释,好吗?”

    那眼神里的可怜巴巴的恳求之色,搞得是冯媛一点办法都没有。

    冯媛本来打算跟去,毕竟他们也是去救自己的好朋友,可司翰死活不让她去,说什么危险啊之类的,她这脾气闷在家里等也是够窝囊憋屈的。

    弄了一晚上,敢情她是一点忙都没帮上。

    心心,但愿你平安。

    话说回来,司翰一直都没敢问,靳欧巴这次该不会是玩真的吧,除了五年前的那谁,也没见他对一女人那么上心。认识多年,如果要说看透靳亦霆的心事,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正所谓BOSS的心事,你永远别猜,要猜也猜不透。

    ……

    绑匪一号:“哟,手机挺贵的吧,要个七八千吧。”

    温心:“……”七八千的手机?她能说,她也是第一次听说手机的价格么!原来靳亦霆送了只这么名贵的。

    问题是这货究竟要干啥,为毛她被绑架许久了,不见二人有任何的动作。一只手机,目的会不会太单纯了点。

    拜托,勒索还好点,千万不要是买凶杀人神马的,她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温小姐,我听说有一种非常先进的追踪手段是通过手机定位的,你说,会不会有人这么做啊?”绑匪一号把玩着温心的手机,在昏暗的光线下,散发着金属般的银光。

    被五花大绑着的温心童鞋十分不屑的想,哪个白痴有那么傻,无缘无故地做这种事情。警方就更犯不着了,她只是一个小人物,每天有许许多多的人口报失踪,难道他们一个个都去用高科技手段去锁定位置,去耗费人力物力去找吗?绝对不可能。

    “扑通”一声,绑匪一号把手机给扔进了江里。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温心还是免不了一阵肉疼。

    多好的一只手机,用了才没几天,就光荣殉职了。

    紧接着,船停靠到了码头,温心就纳闷了,问;“你们究竟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要杀的话,刚刚就可以,他们反而大费周章的带她上岸,坐上了一辆二手的面包车,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尤其是,刚才绑匪二号有意无意地占她便宜,真的是有让她想吐的感觉,幸好后来,没有再动作。

    “到了你就知道了,你一定很奇怪,我们为什么没有杀你吧?很快你就会知道,什么叫身败名裂,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呢!”

    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温心不由得联想到上一次被绑架的情形,说起来,绑匪一号给她的感觉和小女佣的很像,准确的说,是那个女杀手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一种罪恶的味道。

    会不会他们都是同一个人派来的?甚至本就是同一个杀手?

    细细打量,绑匪一号虽然做了多处掩饰,身高和气息却是无法掩藏的,即便蒙着面,也决不像一名男子。

    温心心惊肉跳,她早该想到的,可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迟迟没有动她,他们口中的身败名裂,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心里充满了恐慌,强撑起面容,尽量让自己镇定,问:“既然你们对我胜券在握,为什么不把幕后主使之人的身份告诉我?”

    绑匪一号似乎早就有预料,笑道:“别急,说不定他一会儿会出现的。”

    随着面包车的加速,温心的恐惧在加速,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好像一只待宰的羔羊,锅子里的水正煮着,而且马上就要烧开了,等待烧开的这段时间是最煎熬,最要人命的。

    这次,她到底要怎么逃?

    夜幕悄悄散去,远方天际边露出了淡青色的鱼肚白。

    “目标停止移动已经十几分钟了。”司翰一直盯着电脑网页上的显示地图,双手在键盘上翻飞,嘴里做着一丝不苟的汇报,极具专业性,“停留的具体位置就在前面。”

    司翰对照了一下位置,指了指红点点讯号的位置。

    他和靳亦霆两个人齐刷刷地往车窗前望过去,发现前面啥也没有,就有一艘光秃秃的二手破船,安静地靠在岸边。

    二人迅速地上船,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依稀可见蛛丝马迹。

    糟了,转移地点了。

    靳亦霆面色急速沉下,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耍花样,难道那些绑匪在E市待了那么久,不知道那个女人和他关系匪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