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 杀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20本章字数:3018字

    耳边劲风呼啸,身后是致命追杀。

    温心感觉胸口涌起前所未有的绝望,孤独,苦楚……以及,还有一些抓不住,一瞬而过的遗憾。

    她知道,魔蝎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她的目的本来就是杀她。

    “砰——”

    又是一记枪声响起,温心本能惊恐地闭上眼睛,心脏好像骤然跳动了一般,双膝不争气的一软,直勾勾地朝前面扑去。

    温心诧异,身上不疼啊,怎么回事,她怎么没中枪?

    摔倒在地上的温心转过头,只听魔蝎发出一道闷痛声,她惊诧的发现魔蝎的手臂上中了枪,黑色的衣料上晕染出暗红一片,手指按在的伤口上正从指缝间不断地渗出血来。

    魔蝎如蛇蝎般的目光盯着她,温心不禁全身发麻。

    “魔蝎姐,你中枪了!”胖子懵了一会儿,刚刚缓过神来,他都还没搞清楚是什么情况哩。

    “温心,谢天谢地,你总算没出事,可担心死我们了。”司翰紧张兮兮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迎面两道高大禁欲般的身形,正是司翰和靳亦霆,两人的发型都有些乱蓬蓬的,司翰扶起她,退到了靳亦霆的身后。

    他来了!

    但是,温心惊悚的发现,靳亦霆的手中握着枪,他拿枪的手势绝对是专业级别的,本身的颜值高加上冷峻的表情,紧抿着的玫色唇瓣,有几分酷酷的,霸气侧漏的感觉。

    记得温心小时候看古惑仔系列电影,不是被某人的那股酷中带痞的感觉迷得妥妥的,靳亦霆与之相比,更甚一筹。

    他的出现似乎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他表现出来的是毫不掩饰的浓烈情感,如此直接,鲜明,丝毫没有予她抗拒的机会。

    温心心口满是复杂,既有些欢喜,欢喜中又带着难言的顾虑。

    枪口上冒着丝丝的硝烟气息,是他救了她。

    “靳……靳亦霆?”胖子显然认出了来人,面上露出惊恐之色。

    在E市,除了老大,得罪谁也别得罪靳亦霆,这个人可是出了名的心狠寡情,什么手段都会使,典型的天不怕地不怕。

    魔蝎则面无表情,眼露仇视的目光,却不曾表现出一丝疼痛的感觉。靳亦霆?到底还是来了。

    虽是出身豪门,不但具有商业头脑,身体素质能媲美特种兵和杀手,只是,她没料到,他竟连枪法都如此精准,抢先打中了她握枪的手。

    都怪旁边的蠢货,如果不是他磨磨蹭蹭的,她们早就拍好了高清视频,怎么会撞上靳亦霆,害得她中了枪。

    说实话,温心挺佩服女杀手的,如果换成自己,早疼得哇哇直叫了或者晕过去了,受过训练的,这意志力就是不一般。

    “谁派你来杀她的?”靳亦霆冷冷的问,一双黑眸似寒冰,周身散发着凌厉的煞气。

    靳亦霆竟如此在乎那个女人?

    “靳总裁,我们这行有我们的规矩,不可以泄漏雇主的身份。”魔蝎疼得满头大汗,说出来的话依旧是咬字清晰,却也能听出她的费力与艰难。

    铁打的身体,耐不住子弹入骨的威力。

    “是么。”靳亦霆幽幽的重复了一遍,眸光捉摸不定,意味不明。

    司翰还真的替那个女杀手捏把汗啊,居然在靳BOSS面前顶撞,如果她以为靳亦霆是什么怜香惜玉或者是惜才爱才之人,那就大错特错了,他可是那种宁可错杀三千,不肯放过一百,睚眦必报之人。

    “砰砰——”

    两道枪声响起,温心吓了一大跳,胸口剧烈的喘息。

    因为她看见靳亦霆开枪了,之前那个胖子惨烈的尖叫声扼在了嗓子里,肥胖的身体轰然倒地。

    靳亦霆杀人了!

    温心竟无法抑制的害怕与颤抖,浑身的肌肉寸寸僵硬凝固,且不说E市政府的枪支弹药管理异常严格,靳亦霆身为一个普通市民私藏枪支已经是一项重罪,最关键的是,他现在杀人了。

    杀人是要坐牢的!

    温心惊恐疑惑地望着司翰,对了,司翰不是律师么,他怎么不阻止?

    天哪,这个世界乱套了么,还是她已经跟不上脚步了?

    司翰像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俯下头,宽慰道:“别担心,死胖子没死,亦霆能分得清轻重的。”

    听口气,分明是司空见惯了的。

    温心张了张嘴,没有问出口:这算是哪门子的解释?

    没错,胖子的胸口和手臂是中了两枪,他本就赤着身,完好的肌肤皮开肉绽,所以显得特别的触目惊心。这两处,不算是致命伤。

    如果抢救及时,应该能就救回来吧。

    但,就算没死最起码也成了重伤吧。

    谋杀和故意杀人未遂之间,区别很大么?

    她承认,胖子可恶,罪该致死,但是普通人没有审判犯人的资格,又不是古代江湖武侠,替天行道神马的,法律和警察自会给予他惩罚。如果每个人都以彰显正义打击罪恶为己任,私下干,那这个社会可不是得乱套了。

    “靳亦霆,你……”

    此时的魔蝎才露出深深的惧色,每个杀手出任务时都做好的必死的准备,可真真到了那一刻,却同样害怕,与常人无异。

    就在刚才,靳亦霆分明可以朝她开枪的,而且她相信,凭借靳亦霆的地位,用些钱就能把死人的事给打发了。

    “下一枪,我会打爆你的脑袋,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靳亦霆,难道你就不怕得罪鹰老大么?”魔蝎最后的底牌是就是她的老大,他就是黑道,即便是在白道上混的靳亦霆,也要给他点面子吧。

    谁知,靳亦霆冷哼一声,不以为然的道:“即便你是他得意的杀手,我杀了你,你以为他会计较?”

    魔蝎倒退了半步,他说的是真的。靳亦霆随便砸点钱给老大,像她这样的杀手,要多少,大不了从头培养,又怎会在意?

    更可况,老大之所以接下这个单子,并不是因为钱。

    “我的耐性有限,说?”靳亦霆已经很不耐烦了,最令他厌恶的就是这种自作聪明有些本事的女杀手。

    “靳总裁,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我根本不知道。”可惜他终究是看错了魔蝎,她偏偏就是一个不识抬举的女人。

    说时迟,那时快。

    魔蝎的声音落定之后,靳亦霆就开枪了。

    事实上,即便是她说出雇主的名字,靳亦霆一样不会饶了她。从胖子身上,她就该有觉悟了。

    胖子血流不止,即便不是致命伤口,怕是马上就会失血过多而亡。

    这个男人绝非善类,行事作风比杀手和亡命之徒更可怕。

    紧接着,魔蝎的右肩上再度挨了一颗枪子。

    她紧紧地咬着牙齿,虽蒙着眼睛,还是能看出那股子虚弱劲。

    “哇,这女杀手还是挺吊的,两枪都顶得住。”司翰啧啧赞叹,但,仅仅是赞叹魔蝎的身体素质罢了。

    关键,靳亦霆没瞄准她的致命部位。

    就在靳亦霆的手指准备再次扣动扳机的时候,温心暗道:“不要。”

    “不要杀人。”察觉到靳亦霆微微侧过脸,幽深的眸子凝视过来,温心完整的说完。

    她要申明,她真心不是玛丽苏女主,她只是单纯的不想靳亦霆杀人,很白痴的理由是吧。

    魔蝎万万没想到温心居然替自己求情,就在几分钟之前,她还对那个女人做了那样的事。

    而靳亦霆还真的听话的放下了枪,眸底少了些戾气。

    不过,很抱歉,她不会感激。

    虚伪又愚蠢的女人,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而感到终身难忘的后悔,以及付出沉重的代价。

    魔蝎趁机逃了。

    小样,受了伤,动作还挺利落的。

    司翰还露出了遗憾的表情,毕竟斩草不除根,是个安全隐患。

    警鸣从四面八方响彻的时候,温心是着急的,靳亦霆真的是疯了,警察来了。

    “你,你快走!”她完全是下意识的冲她喊道,可是,他怎么不怕呢?

    “担心我?”靳亦霆看见她焦急的面容,好看的眉眼笑意微绽,如冬日里料峭的雪莲绽开,一颦一笑,无比灼人。

    他居然在笑?

    “靳亦霆,你是神经病吗?”

    下一秒,温心就彻底属于语无伦次,口不择言了。

    靳BOSS心情本来好端端的,被温心的一句半嗔怪半莫名的‘神经病’给整没了。

    这个女人,天生就是来破坏气愤的。

    司翰悄悄地给温心竖起了大拇指,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温心在高冷总裁面前的气势,完全属于碾压型的。

    你说不杀,他就把人给放跑了。

    你骂他,他也没生气。

    ……

    如果换做自个儿,亦霆欧巴还不给他两嘴巴子。

    看来亦霆跟温心是来真的。

    谁知道呢?亦霆的心思,他怎么会猜得到。

    其实温心想和他说的是谢谢,骂人只不过是情急之下的事。

    谁让靳亦霆那么蠢,枪还拿在手里呢,死胖子还躺倒在血泊中呢……

    事实证明,温心的顾虑担心种种都是多余的。

    人家根本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

    警察来了不少,个个全副武装,黝黑的枪口直勾勾地对着破房子里的众人。